生气了?(六千字!求月票啦,都把月票砸过来哇——)

    南宫泓的表活像是生吞了一只鸡蛋一样,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双桃花眼睁的圆溜溜的,愣愣的看着他。

    “怎么?”

    男人勾唇轻笑,挑眉看他:“不相信?”

    能相信么?他的脾气他又不是没见识过,向来只有他给别人气受的份儿,哪里有别人给他气受的时候?向来只有别人忍受他脾气的份儿,哪里有他忍受别人的可能?

    即便是他再喜欢那个女人,也不可能退让到这个地步吧恁?

    沈北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亏你还自诩圣,对这种事,其实一点都不懂……”

    “……哎哎哎,是你自己行为诡异让人没办法理解好不好?你可别怪到我头上来,我圣的帽子可不是自己戴上去的,是众望所归好不好?我……”

    “明天,你就跟你爸妈说,她感染了流感病毒,需要隔离治疗一段时间。担”

    沈北宸打断他:“他们的程向来排的紧凑,就算回来也不会待很久的,你先撑一撑……”

    顿了顿,微微侧首看他:“还有,你要在他们外出期间,想办法找个女人怀上你的孩子。”

    “……”

    南宫泓愣了下,睁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茫然的看着他:“怀……孩子?”

    “悄无声息的怀上孩子,到时候唐心只需要装装样子就可以了,等孩子生下来了,伯父伯母的视线就不会再集中在她上了,她在南宫家的生活也会轻松很多。”

    “……喂,喂喂喂……”

    南宫泓皱眉:“你……你不能只为你女人打算啊,也得为我打算打算啊,虽然我现在对交往什么女人是无所谓的,但是牵扯到下一代,牵扯到我们南宫家族未来的继承人,这可就得慎重再慎重啊,再说了,唐心如果怀孕了,我老妈一定会放下一切生意不管跑回来照顾她的,到时候一不小心就会露馅的……”

    沈北宸敛眉,沉默了下:“或许……我们也可以人工授精?”

    南宫泓嗤笑一声:“喂,少爷我体力充沛,最好的受精方式不用,干嘛要……”

    不屑的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顿了顿,睁大了一双眼睛看他:“你的意思是……让唐心怀孕?!!”

    男人敛眉:“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将来也不会孤单,而且她聪明,漂亮,除了脾气暴躁一点外,几乎没有缺点,将来生的孩子也会像她一样好看,聪明……”

    低沉轻缓的声音里带了丝微微的沙哑,就连习惯勾起的唇角,都掺杂了一丝淡淡的苦涩。

    南宫泓窒了窒,抬手搭上他的肩膀:“北宸,你确定要现在就让她过来吗?毕竟还有一段时间,如果控制的好的话,或许还有更多的时间,再让她陪陪你,不好吗?”

    沈北宸凝眉,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在惨淡的月光下越发显得苍白,他似乎有些站不稳,稍稍像后的柱子上靠了靠,哑声开口:“有烟么?”

    南宫泓摸了摸外口袋,摸出一盒烟,敲出来一根递给他。

    袅袅烟雾在寂静的夜晚缓缓升腾,飘散开来,男人靠在湖边的木柱上,投在地上的影悲凉而凄怆。

    他当然想再要她陪陪他。

    哪怕是一分钟,一秒钟也好……

    可是,却更不想让她看到他的脆弱,他的疼痛,他的挣扎,他的不舍……

    那个女人,坚强起来无坚不摧,脆弱起来,一碰便是彻底的崩溃……

    他曾经无数次想着,想着如果再次见面,要怎样折磨报复她,他要拿她的伤痛跟眼泪弥补他这么多年来在绝望中挣扎的痛,可是这会儿,曾经将他折磨的夜不能寐的绝望却渺小的不值一提,他只希望,只希望把他的离开带给她的伤害减小到最低程度。

    “南宫……”

    指间的烟已经灭掉了,良久,男人忽然轻声开口叫他。

    南宫泓也将自己手中的烟丢到脚下捻灭,抬头看他:“干嘛?”

    “我可以相信你吗?”

    他转头,一双黑眸比天上明亮的月亮还要耀眼几分:“你是我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你会为了我,保护好她,一辈子保护好她的,对不对?”

    南宫泓凝眉,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眶,半晌,重重点了点头:“兄弟,放心!我南宫泓这辈子就算保护不好自己的女人,也一定护你女人周全!!”

    男人敛眉,半晌,薄唇微微勾了勾,低低叹息:“谢了……”

    谢了……

    ************************************************************************************************************************

    回去的时候,唐心没有睡觉,抱膝坐在头上,愣愣的看着窗外摇曳的海棠花。

    “这么冷,还开着窗子做什么?”他走过去将窗子关上。

    唐心的视线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他上,顿了顿,淡声开口:“南宫泓呢?”

    沈北宸转,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他觉得有点,在外面多待一会儿……”

    男人一黑色劲装的模样很是好看,衬得材高大而修长,加上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人……

    唐心歪了歪头,皱眉看他:“你来不是找他谈事的么?”

    沈北宸眨眨眼:“对啊……”

    “那事谈完了么?”

    “谈完了啊……”

    “那你还过来做什么?”

    “……”

    唐心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回答,又问了一遍:“那你还过来做什么?”

    男人敛眉,轻咳一声:“我……我来看看你在这里还适应不适应……”

    唐心眯了眯眼,冷笑出声:“多谢沈先生关心,要回过头来看看被你丢给南宫泓的女人过的适应不适应,大概是你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吧?”

    沈北宸皱眉:“……什么?”

    唐心抿唇,冷冷看他:“我很适应现在的生活!多谢你的关心!”

    顿了顿,才挑眉看他:“之前给你发的短信不知道你看没看过,不过我今天就再说一遍好了,我不想跟南宫泓结婚,大概你说的结婚也不过是个借口,我们就敞开一点说吧,我不跟南宫泓结婚,也跟你保证不会再纠缠你,可以么?”

    沈北宸凝眉,声音有些怪异:“你的意思是……我让你跟南宫结婚,是怕你会纠缠我?”

    “不然呢?”

    唐心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他:“难不成真的是为了你将来的媒婆事业而奋斗?难不成你真的打算要我跟南宫泓结婚?”

    沈北宸看着她,顿了顿,薄唇紧抿:“如果我说是呢?”

    “……”

    唐心唇角嘲讽的弧度稍稍僵硬了下。

    “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

    男人敛眉,慢条斯理的走到边,微微侧坐下,清俊的眉眼定定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我要你嫁给他,你就必须要嫁给他……”

    说着,习惯的抬手想要捏她的下巴。

    唐心抿唇,微微侧首避开了他的手,冷冷看他一眼:“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

    边的男人没有动弹,唐心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的重复:“我说,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今晚不走了……”

    男人忽然轻笑出声:“听说伯父伯母回来了,我等天亮就过去见见他们……”

    唐心抿唇,声音越发的冰冷起来:“那你就过去等他们,南宫家这么大,也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等,我现在要睡觉了,你能出去么?”

    “生气了?”

    男人挑眉看她,薄唇勾着一抹笑:“气到都不愿意跟我待在一个房间里了?”

    唐心抿唇,冷眼睨他:“沈先生,既然我现在已经是南宫泓的准未婚妻了,麻烦你说话的时候语气不要这么暧昧,我怕南宫会吃醋。”

    沈北宸愣了下,顿了顿,忽然闷闷笑了起来。

    男人笑起来的模样很是好看,眉目半敛,英俊人。

    唐心却是看的眼冒金星,恨不得一掌劈死他!!!

    笑笑笑,笑什么笑!!

    “你们……你们聊完了么?”

    南宫泓忽然哆哆嗦嗦的窜进来,上下牙齿咯咯的打着颤:“外面好冷好冷,呼呼,好冷好冷……”

    蓕钼

    唐心抿唇,抬眸看了沈北宸一眼,顿了顿,打开被子看向南宫泓:“冷的话就进来吧,被子里暖和……”

    沈北宸敛眉,唇角的弧度无声无息的淡了下去,顿了顿,抬头看向南宫泓。

    南宫泓保持着双臂抱哆哆嗦嗦的模样,愣愣的看着她,几秒钟后,忽然整个人动放松了下来,双手还在脸颊边忽闪忽闪:“唔,怎么突然间就觉得这么了呢?我再出去凉快凉快……”

    话落,转跑了个没影没踪。

    “……”

    唐心抿唇,愤愤然的又把被子盖上。

    “我也觉得有点冷,不然……我进去?”沈北宸笑,侧首看她。

    唐心恶狠狠瞪他一眼:“想的美!”

    男人轻笑,忍不住摇头:“不早了,睡吧……”

    唐心抱着被子不肯松手,冷眼睨他:“你先出去,我再睡!孤男寡女,谁知道你会不会对我有什么歹意?!”

    沈北宸又笑:“我如果真的对你有什么歹意,在你跟我告白的时候就会接受,顺理成章的把歹意付诸行动了……”

    那口吻,就好像在说,放心,你对我实在没有什么惑力,就算我对南宫泓生出歹意来,也不会对你生出任何歹意的……

    唐心气结,愤愤然瞪他一眼,猛地拉开被子躺了下去。

    沈北宸敛眉,抬手将灯关了上来,黑暗中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下,缓缓的抚了抚她的一头柔顺黑发。

    唐心……

    唐心……

    他喃喃开口,无声的念着她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

    **********************************************************************************************************************

    清晨的南宫家,处处散发着静谧温柔的气息。

    “唔,算一算,我们有两年没见面了吧?”

    南宫戚执着酒杯,笑的真诚:“这几年一直在外面忙事业,多亏沈先生你的照顾,阿泓才没给我捅出什么大篓子来,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访一下你,真是惭愧。”

    沈北宸勾唇轻笑:“伯父客气了,南宫他继承了您的聪明睿智,表面上看起来玩世不恭,其实做什么事都有他自己的分寸,这些年,反而是他在照顾我呢……”

    两个人在那里客,唐心坐在南宫夫人边,神恹恹的切着盘子里的培根。

    “唐心,是不是还不舒服呀?”

    南宫夫人侧首看了看她苍白的脸色:“要不要再请医生过来帮你看看?这小脸怎么这么白呢?”

    顿了顿,转头看了看南宫泓:“阿泓,吃完早餐你再让医生过来一趟。”

    唐心连忙笑笑:“没有没有,阿姨,我可能……昨晚没睡好,一会儿再去补个觉就好了……”

    她随意找的借口,听在南宫夫人耳中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她眼睛笑眯了起来:“啊,昨晚没睡好啊,那一会儿再去睡,再去睡……”

    唐心愣了下,总觉得,她刚刚那句‘昨晚没睡好’,咬字咬的很重……

    正狐疑着,南宫夫人忽然转头看了看南宫泓:“阿泓,人家唐心刚来这里,你得多陪陪她,别冷落了人家,知不知道?”

    南宫泓皱眉,声音有些不耐烦:“知道了妈,一会儿我打算跟北宸一起带她出去散散心。”

    唐心愣了下,几乎是本能的抬头看向沈北宸,被沈北宸逮了个正着!!

    男人亮的耀眼的眸子闪烁了下,她有些慌乱的别开了视线,心脏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该死的男人……

    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还乱放电,该拖出去打死的!!

    正想着,桌下的小腿忽然被人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

    她抬头,对面正正坐着的沈北宸还专心致志的跟南宫戚聊着天,他边的南宫泓正一脸凶神恶煞的吃着他的早餐……

    南宫泓大概也没有那个兴趣去踢她,唯一的嫌疑犯,就是沈北宸,堂堂的沈大先生了!!

    堂堂的沈大先生,居然暗中做这样卑鄙下流无耻的小动作。

    她咬唇,愤愤然将一块培根塞进口中,眯眼看了他一眼。

    明明不喜欢她,还非要若有似无的撩拨她,时不时的来个小暧昧,她唐心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

    碧池!!!沈碧池!!!

    *****************************************************************************************************************

    车子在边停下,司机打开了车门等着他们进去,南宫泓自然而然的弯腰要坐进副驾驶座里,却被唐心拉了一把。

    “你干嘛?”他转头看她。

    唐心拉着他,转头看了看沈北宸,用下巴指了指副驾驶座的位置:“你坐那里。”

    男人勾唇,似笑非笑的勾唇:“怎么办?我不喜欢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上呢……”

    “……”

    唐心抿唇,顿了顿,松开了抓着南宫泓的手,俯自己就要进去,后却蓦地一紧,她愣了下,不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沈北宸抱进了后车座。

    “喂——”她气急败坏的瞪他一眼。

    “别闹……”

    男人好脾气的拍拍她的脸颊,笑容勾魂摄魄:“南宫都跟我投诉,说你脾气太暴躁了,女孩子家家,脾气温柔一点比较讨人喜欢,嗯?”

    唐心抿唇,恶狠狠的瞪他:“嗯?嗯什么嗯?!你当着我未婚夫的面把我抱进后车座里,你要我未婚夫怎么想?你要我将来怎么跟我未婚夫交代?你要我未婚夫……”

    “停停停停——”

    副驾驶座上的南宫泓被她一口一个未婚夫弄的头昏脑胀,终于忍不住开口:“咱别这样好不好?!我这个人其实很大方的,不介意,真的,我一点都不介意。”

    他话说的异常诚恳,可是唐心却不买账。

    “你不介意,我介意可以么?!”

    她看他一眼,顿了顿,又往旁边坐了坐,跟沈北宸拉开距离:“我要有为南宫泓准未婚妻的自觉!!”

    她斗气的模样认真而严肃,一张漂亮的小脸生机勃勃,散发着少女才会有的纯真烂漫,沈北宸轻笑出声,抬手帮她顺了顺长发:“好久没去你的粥店了对不对?听说你们粥店旁边那个卖麻辣烫的小伙子曾经追过你?”

    “……”

    唐心窒了窒,脖子,声调僵硬的开口:“他当初可喜欢我了,还免费送我麻辣烫吃!!!”

    “哦?”

    男人挑眉,感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戏谑:“免费的麻辣烫好吃么?”

    唐心瞪他一眼,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来:“好吃!!!”

    男人闷闷的笑出声来。

    她羞红了脸:“不准笑!!”

    他稍稍收敛了笑意,宠溺的捏了捏她的下巴:“好,不笑……不笑……”

    刚刚说完,又闷闷的笑出声来。

    “……”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