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六千字!)

    …你心不好我就不打扰你了哈,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后面的话几乎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冲着门口急匆匆的走了过去,刚刚打开门,一头撞上了又折返回来的唐心。

    唐心看到她出来似乎有些吃惊,沈柳柳却顾不得说什么,逃命似的推开她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抹眼泪似的抬手擦了擦眼角。

    “……”

    吵架了?不然就凭她刚刚一副誓死要照顾他到天长地久的模样,怎么也不可能跑出去啊……

    唐心眨眨眼,有些狐疑的把脑袋向房间里凑了凑,唔,她才出去没三分钟就折返回来了,也就是说,他们只用了三分钟就把架吵完了……

    果然,堂兄妹之间就是心有灵犀,吵架都这么干净利落省时间的。

    “喂——”她靠在门口边叫他:“你们吵架了?”

    沈北宸靠在头,懒洋洋的看她:“你怎么又回来了?”

    “……”

    唐心窒了窒,半晌,僵硬着脖子开口:“我……是护士啊……”

    一句话,让男人紧抿的唇角微微上扬,一双漂亮的黑眸里酝了丝笑意:“哦?护士小姐,我这里有点不舒服,你帮我看看怎么样?”

    说着,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处。

    唐心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顿了顿,脸蓦地烧红了起来,愤愤然瞪他一眼:“下流!”

    男人笑容渐渐加深,顿了顿,微微伸手:“过来,我还有点困,你陪我睡一会儿……”

    唐心看了看他下的,说是病,却跟医院里的那种单人完全不同,仍旧遵循着男人的习惯,款式颜色跟他卧室里的都差不多,足够容得下三个人在上面睡了。

    唐心咬唇,顿了顿,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算了,一会儿被你堂妹看到了,又是一顿闹,你们堂兄堂妹的一起上,我吵不过……”

    不大不小的声音里不难听出一丝委屈跟抱怨。

    沈北宸闷闷的笑了起来:“什么叫我们堂兄堂妹的一起上?我怎么不记得我有帮她?”

    唐心抿唇,抬头瞪他:“你刚刚任由她又搂又抱的,还不算帮她?”

    沈北宸挑眉,抬了抬还扎着针的手:“你看,我手还在扎针,想推开她多不方便,不过你就不同了,你受过专业训练,曾经一个人撂倒了我院子里十数个高马大的男人,还怕对付不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么?”

    唐心撇嘴:“她是你堂妹,我如果真伤了她,你还不得跟我拼命啊……”

    男人不答反问:“你都没伤她试试,怎么知道我会为了她跟你拼命呢?”

    ……这还需要试试么?答案都明白着呢么……

    见她不说话也不动弹,男人微微挑眉:“你是打算一晚上都跟我隔这么远说话?”

    “……”

    唐心抿唇,磨磨蹭蹭的进去,刚刚关上|门,就听到男人在后叮嘱:“把门反锁上。”

    “……”

    唐心转头看他一眼:“那万一医生一会儿进来怎么办?你吊瓶还没打完呢……”

    “我让你锁上你就锁上。”

    “……”

    唐心转把门锁上,又磨磨蹭蹭的走到边,想到沈柳柳进来闹之前他们在干的事,脸忍不住红了红,轻咳一声:“那什么,你睡吧,我在这儿守着就好。”

    原以为他怎么也会跟自己客气客气,毕竟这么大,容纳下他们两个人足够了,没想到男人稍稍坐直了子,将靠枕放平了,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那我先睡了,点滴打完了记得把针帮我拔掉。”

    唐心抿唇,有些气恼的瞪他一眼:“知道了。”

    男人像是没有发现她的怒气一般,心很好的笑了笑,拉上被子躺了下来。

    自私自利,没心没肝没肺……

    唐心撇撇嘴,踢了踢椅子在边坐了下来。

     

    ;看着点滴……看着点滴……看着点滴……看着点滴……

    **********************************************************************************************************************************************

    被膀胱隐隐约约的不舒适感弄醒,唐心皱了皱眉,懒洋洋的在柔软的大上翻了个,打算再憋一会儿。

    迷迷糊糊的脑中忽然蹦入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她皱眉,努力了努力,勉强睁开了眼。

    点滴!!!

    这两个字蓦地蹦入脑海,她惊了下,猛然从上弹坐了起来,转头看了看,边空无一人,又伸手试了试,边的位置凉冰冰的,显然,他已经起来许久了。

    ……她本来是盯着点滴的,本来是等着给他拔针的,怎么就睡着了呢?!

    病房里厚重的窗帘都拉了上来,房间里光线有些暗,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她懊恼的皱眉,转去找手机,却发现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纸跟一把银色的枪。

    白色的纸上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保护好自己,等我回来。

    字迹遒劲有力,铁画银钩,凌厉的几乎要破纸而出。

    他去美国了?

    她敛眉,垂首看了看手中小巧玲珑的枪,一直以来,她都不是很喜欢这种强势而冰冷的武器,反而喜欢软鞭的灵动方便,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调节力道的大小,可以毫不留的杀人,却也可以简单的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

    只是这会儿,却莫名的对这看起来冷冰冰的武器有了好感,握在掌心里,似乎还带着男人掌心的温度。

    这是他的枪,之前她偷跑出去找他的时候拿了,后来又悄悄给他放回去了,摆在那么多的枪支中间,又是按照原本的摆放姿态放回去的,她原以为他应该不会知道的,可是这会儿他却又从这么多枪中挑出了这把放到了她边……

    他应该知道她动过他的枪了吧?

    做他们这一行的,其实对别人碰自己的枪这件事很是忌讳的,她原以为如果他知道了应该会生气的……

    “醒了?”女人懒洋洋的声音里微微带了丝不悦。

    唐心抬头,才发现沈雨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处,高挑的躯斜斜靠在门上,一双妩媚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唐心抿唇,下意识的把枪藏到了后,慢吞吞的下:“你找我有事?”

    “没事。”

    沈雨婷抿唇,好听的嗓音里仍旧带着微微的不悦:“只是北宸临走前千叮咛万交代,要我们照顾好你,比如说等你醒了再一起吃早餐,比如说看好你不要让你悄悄溜出去,比如说要我把柳柳弄走免得你看了她心烦之类的……”

    “……”

    唐心穿鞋的动作稍稍顿了顿,抬头看她:“她走了?”

    沈雨婷皱眉,不敢置信的看她:“你关心的就是这个?!!”

    顿了顿,猛地站直体,也顾不得气质风度了,几步走到她面前,一手指着自己的口:“我才是沈家的第二主人好不好?我才是那个需要被照顾需要被保护的人好不好?!你有手有脚有能力的,为什么要我来照顾你?!!”

    唐心莫名其妙的看着一大早上就肝火旺盛的她,顿了顿,耸耸肩:“你那么想,那就我来照顾你好了。”

    沈雨婷却猛地一挥手:“不用你来施舍我!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沈家这么大,能照顾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干嘛要你照顾?!”

    “……”

    唐心抿唇,一脸无奈的看她:“既然这样,那你大早上的跑来这里一通气愤是想表达什么?”

    “……”

    沈雨婷窒了窒:“我纯粹发泄一下,不行啊?!”

    “……”

    &n

    bsp;**********************************************************************************************************************************************************

    吃了早餐,实在没有什么事做,沈北宸又不准她出门,唐心想了想,跑去健房去锻炼体,正在跑步机上跑步,沈柳柳也换了一运动装,把头发扎了起来,一边瞄着她一边在她边的跑步机上站定。

    唐心看也没看她,兀自跑她自己的。

    沈柳柳眯了眯眼,一脸狐疑的看她:“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那么眼熟呢?”

    唐心勾唇,冷冷扫她一眼:“沈雨婷不是要你吃完早餐就走么?”

    “……”

    沈柳柳窒了窒,顿了顿,才扬了头一脸挑衅的看她:“我堂姐那是在跟我开玩笑!你一个外人都能住在我们沈家,我怎么就不能住在这里?我堂姐跟我说了,就把这里当成我自己的家,想住多久住多久!”

    唐心抿唇,懒得搭理她。

    沈柳柳在跑步机上慢吞吞的散步,仍旧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打量着她:“我还是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摸着尖尖的下巴:“你一定有问题!!”

    顿了顿,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指着她:“说不定是什么人派来的细!想要先讨好我哥哥,然后趁机对他下毒手!!”

    唐心挑眉,面无表的看她一眼:“我是,你能拿我怎么样?”

    沈柳柳皱眉,又摇头:“不对不对,如果你真是细,不该是这反映的,你应该……”

    唐心冷笑,把她没说完的话补充上:“如果我真的是,听到你这话的时候,我应该动手扭断你的脖子防止你去跟沈家兄妹说!”

    “……”

    沈柳柳吃了一惊,连忙抬手捂了捂自己的脖子,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你……你敢!你敢动我一指头,看我哥哥回来会不会把你大卸八块!!”

    唐心喘了口气,懒得再跟她废话,从跑步机上下来,后女人忽然啊的一声:“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

    唐心拿起外来向外走,沈柳柳急急的追上来:“哎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啊?”

    唐心睨她一眼,顿了顿,才勉强配合出声:“好吧,你在哪里见过我?”

    已经在脑海中的答案,却跟沈柳柳说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她指着她,一脸的激动:“你在哥哥的一份暗杀名单里!!我记得看到过,你叫……叫什么什么蜜儿!!对不对?!!”

    “……”

    唐心愣了下,转看她:“暗杀名单?沈北宸的?”

    “对,就是你!!”

    沈柳柳又笃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就是这张脸!!”

    唐心敛眉,顿了顿,挑眉看她:“你说的那份暗杀名单……在哪里?我能看看么?”

    沈柳柳狐疑的看她:“不过,既然你是哥哥要杀的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哥哥边呢?他不是该杀了你的么?”

    “名单!!”

    唐心皱眉,加重了语调:“你说的名单,在哪里?!”

    “这么关心做什么?”女人懒洋洋的声音蓦地从健室的门口传来。

    唐心抿唇,顿了顿,侧首看她:“只是单纯的好奇,也不可以么?”

    沈雨婷勾唇,似笑非笑的看她,这种笑容唐心并不陌生,他们兄妹之间很多习惯都是一样的,尤其是这种要笑不笑的模样,表面上看起来牲畜无害的,实际上却比淬了毒的枪还要厉害!

    ps:今天的更新来啦,明天一万字,凌晨四五点钟就会更新好,亲们早上起来就可以过来看了哈,么么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