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儿,你真敏感……(五千字!)

    br>“唐心……”

    男人忽然凑到了她耳畔,在她敏感的耳部轻轻吹气,哑声叫她:“唐心……”

    唐心瑟缩了一下子,睁着一双惊恐莫名的大眼睛看他:“你……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一手仍旧横过她后背搭在她的肩头上,另一手撑在她体另一侧,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困在了怀中,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里带着盈盈笑意:“我想把现在小侣间会做的事,都跟你做一遍……”

    “……”

    唐心竭力的向后仰着,连呼吸都是很轻很轻的:“你……你你年纪都这么大了,不……不适合……小……咳咳……小侣之间的那了……”

    “你嫌弃我老?”

    男人挑眉,薄唇擦过她敏感的耳垂,感觉到怀中女人剧烈颤抖的体,闷闷的笑出声来:“心儿,你真敏感……”

    “……”

    人家计程车司机还在那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心恨恨的在心底咆哮了句,抖着手抽出一张百元钞票来,也顾不得要司机找零了,打开车门便拉着他跑了出去。

    还是在外面好一些。

    风冷,会让他头脑冷静一些,而且就算他再怎么样,她好歹也有地方跑,不至于挤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躲没地方躲,逃没地方逃,还有个司机在那里铁青着脸瞪他们。

    她重重的喘了口气,抬头看他:“你……你你要去宾馆是不是?去就去,开两个房间,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回去好了。”

    她今晚得好好捋一捋他们之间的事

    沈北宸双臂环,十分疑惑的看她:“开两个房间,万一半夜有人闯入我房间里对我暗下杀手怎么办?”

    “……”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是他坚持要去宾馆的好吗?!她不同意,他就在车上各种调戏……

    “你想要我怎么办?”

    她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他:“真有人来杀你,那多我一个也白搭啊,大不了,我到时候多帮你上柱香,多少点纸钱,让你到了那边做个小地主行了吧?”

    沈北宸勾唇,声音仍旧带着淡淡的戏谑,眼中却没有了笑意:“我还以为,如果我死了,你也会伤心的陪我一起去呢……”

    唐心正抬头打量着周围的建筑物,听到他这话,没好气的嗤笑一声:“你演言剧呢?还殉呢,别让人笑掉了大牙。”

    说完,视线落在远处的一家宾馆的位置上:“唔,那边有一家,我们先在那里住一晚好了,明早趁着没塞车的时候赶紧走……”

    说着,顺手拉住他的手腕便向前走,没有留意到男人瞬间黯淡下去的眸光。

    *************************************************************************************************************************************

    拗不过沈北宸的坚持,到底还是开了一间房。

    唐心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检查了一遍,总是不放心,她不知道沈北宸这么多年在外面结了多少仇家,唯一知道的是,沈北宸边现在的的确确就只有她一个人,一旦出现紧急状况,她是唯一一个能保护他的人,这种从未有过的压力压在肩头,沉重的让她从进门后就一直皱着眉头,有点风吹草动就精神紧绷起来。

    相对于她的神经兮兮,沈北宸却洒脱自在的多,不知道是已经习惯了被人保护了,还是已经超凡脱俗到看破生死了,很自然的进了浴室里冲了个澡,出来后又闲适的靠在沙发里看电视。

    “唐心。”

    “嗯?”唐心靠在窗边,眯眼打量着对面几栋大楼,距离太远,她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这样一来,心里就愈发没底了。

    她转头看他:“沈北宸,不然……我们回去吧?嗯?”

    沈北宸侧首,见她紧张的脸色都白了,忍不住笑:

    “干什么这么紧张?怕我对你做什么么?”

    唐心抿唇,皱着眉头严肃的看他:“这里我们根本不熟悉,待一整晚太不安全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沈北宸趴在沙发背上,打开一瓶啤酒递给她:“放轻松,干我们这一行的,都要看的开,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而且就算死,跟你死在一起,也好的……”

    “……”

    唐心窒了窒,忍不住瞪他:“你动不动就死死死的,真到了那时候,有你后悔的。”

    “你陪着我,我就不后悔。”

    男人歪了歪头,又将手中的啤酒向前凑了凑:“过来——”

    唐心抿唇,顿了顿,磨磨蹭蹭的凑过去,伸手接过来,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对了,有句话,以前我跟欧子烨说过,但是现在我既然来你手底下了,这话就要再跟你说一遍。”

    沈北宸挑眉:“什么话?”

    “就是……”

    唐心抿唇,沉默了下,才清清嗓音:“如果,如果我死在你前头,你能不能把我的骨灰放到一盏孔明灯里?”

    沈北宸愣了下:“……为什么?”

    唐心敛眉,捏着酒瓶的手微微收拢,半晌,抬眸看他:“我当初,就是这么送走阿金的……”

    “……”

    沈北宸抿唇,沉默了下,微微倾靠近她:“还恨我么?”

    “……你想听实话么?”

    “当然。”

    唐心抿唇,深吸一口气后,微微点头:“恨。”

    男人勾唇,似笑非笑的看她:“除了恨,还有其他的感觉没?”

    “……”

    男人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进她眼底:“还有没有?比如说……喜欢?”

    唐心窒了窒,转坐直了子:“不喜欢。”

    “不喜欢,在电影院里看到我跟女人说话,生那么大的气?”男人轻笑着揶揄。

    唐心窒了窒,脸色难看的瞪他:“我是因为你那么没戒心而生气!万一她是谁派来的杀手呢?!”

    沈北宸笑:“那不是有你在么?你不是会保护我的么?”

    “……”

    唐心抿唇,懒得搭理他,仰头喝了口啤酒。

    “你饿不饿?”

    沈北宸懒洋洋的枕到了她腿上,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她:“我有点饿了。”

    唐心犹豫:“叫客房服务不是很安全吧?你想吃什么?我出去帮你买点?”

    沈北宸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闷闷的笑:“唐心,你太紧张了……”

    “……”

    唐心咬唇,犹豫的看他:“你等一下,我去冰箱里看看有没有吃的东西……”

    “里面都是饮料跟酒,还有水果,没有可以吃的……”

    沈北宸抬手按住她:“别闹了,叫点吃的过来,没事的……”

    唐心皱眉:“我发现你安全意识真的好差啊,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真的……”

    沈北宸忍不住笑:“你真以为我们两个从后院翻墙出来,就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出来了?”

    “……”唐心噎住。

    “放心了……”

    男人看到她那副呆呆的模样,笑的愈发开心:“去吧,没问题的,有问题也不需要你担心的……”

    唐心咬唇,忍不住瞪他:“既然有人跟着,你不早说?!你没看到我刚刚紧张成什么样子了吗?!”

    她以为自己独挑大梁了呢,压力大的连喘一口气都费劲他看不出来吗?!

    沈北宸却无辜之极的眨眨眼:“我看你那么紧张,以为你是担心我对你‘图谋不轨’呢,唔,我说的这个‘图谋不轨’就是普

    通的图谋不轨的意思……”

    “……”

    唐心忍不住翻翻白眼,想也不想的开口:“你不会的。”

    沈北宸挑眉:“为什么这么肯定?”

    唐心眨眨眼,也有些愣神。

    对啊,为什么她会那么理直气壮的说他不会呢?好像她多了解他似的,好像……

    “你……会吗?”

    她咬唇,犹豫的看他,不等他回答,又连忙扯出一抹笑来:“你不会的,对吧?”

    沈北宸起,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听没听过一句话?叫‘酒后乱’……”

    唐心愣了下,看了看他手中的酒瓶,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瓶,顿了顿,连忙把酒瓶放下:“要吃东西是吧?我去给你点东西吃,别喝酒了,喝酒伤……”

    “……”

    她刚刚起,沈北宸却一手拉住她,笑着揶揄她:“真的不打算试试么?我学习能力很好的,不需要几次就能……”

    唐心面红耳赤的甩开他的手,恶狠狠的瞪他:“闭嘴!!”

    男人闷闷的笑:“你害羞的模样真可……”

    “……”

    唐心抿唇,隐忍的闭了闭眼。

    亏她刚刚压力还那么大,生怕会有人来暗杀他,好吧,她现在压力同样大了,生怕会没有人来暗杀这个疯子……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