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不饥不择食到连你都不放过了?!

    唐心怔了怔,恍惚间,耳畔忽然响起一个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

    疼吗?

    唐心,我多希望你能死,可是,我怎么舍得你死?

    “唐心?”

    欧子烨的声音蓦地传入脑中,唐心回过神来,怔怔看了他几秒钟,才迟钝的开口:“唔,嗯,受了点皮外伤……栎”

    欧子烨沉默,顿了顿,站起来:“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唐心抬头看了看,一个个的孔明灯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只有星星般零星微弱的灯光还在一闪一闪,她喘了口气,压抑了好一会儿的咳嗽上来,又是一阵激烈的咳。

    是该看看了…附…

    伤口有些崩裂,外加受了凉,发烧咳嗽,医生用很严肃的口吻警告她,至少要休息一个月的时间,否则会很麻烦。

    唐心攥着被子里的项圈,乖巧的点头,等着他离开。

    欧子烨手里的医生中,就他医术最高,当然,脾气也就理所当然的就他最大,有时候连对欧子烨说话,也同样是这样命令式的,每每都让厉鹰不赞同的频频皱眉。

    唐心一直没问厉鹰的动向,怕欧子烨会多心,以为她想从他那里打探出什么东西来。

    她对什么特工团名单是着实没有半点兴趣,只要他人是安全的,就好。

    欧子烨等医生离开,才审视着她:“这枪伤,是怎么弄的?”

    唐心想了想:“不小心……就弄出来了……”

    欧子烨眯了眯眼,显然是对她这过分敷衍的话十分不满。

    唐心咬唇,轻咳一声:“欠了叶修凡一点人,就帮了他一个小忙,不小心弄出来的伤。”

    男人眸光蓦地黯淡了下:“……是因为我欠他的人?”

    “……”

    唐心干笑一声:“不是,就是私下里欠了他点,是我们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

    欧子烨敛眉,沉默了下,忽然开始脱外

    唐心脸上勉强挤出来的一丝笑在他干净利落的动作里一点点僵硬掉……

    这是要……

    偿?

    这两个字刚刚闪过脑海,她就被吓的一个激灵,连忙坐直了体,结结巴巴的开口:“等、等一下——”

    欧子烨解衬衣纽扣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下:“干什么?”

    ……干什么?

    他还好意思问她干什么?!!

    唐心眨眨眼,下意识的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你……想干什么?”

    “睡觉啊。”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唐心眼皮跳了跳,半晌,艰难的开口:“我开始怀疑发烧的人其实是你了,这里是我家,你要睡,也是去你家睡啊……”

    “我要留下来照顾你。”

    欧子烨面无表的看她,条理清楚的给她解释:“你家沙发太小,我睡着会不舒服,你是病人,也不能去沙发睡,我只好跟你挤一下了,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

    唐心睁大眼睛,欧大先生您这么问,难道是真的觉得没问题吗?!!

    她干笑两声:“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你那么忙,不需要在这里陪我的……”

    欧子烨沉默了下,顺手将手中的外丢到了她的脑袋上。

    唐心艰难的把外从脑袋上扒拉下来,一抬头,就看到他不悦的神色。

    “你觉得,我会对你动手动脚?”

    “……”

    “你觉得,我是那种趁机占女人便宜的男人?”

    “……”

    “你觉得,我欧子烨已经饥不择食到连你都不放过了?”

    “……”

    唐心黑了黑脸,先生,最后这句话说的有点过分了好吧?她虽然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但也没他说的那么差的好吧?

    她其实也有一大票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里的暗恋者的好吧?举个例子,她记得去年的时候,他们粥店隔壁卖麻辣烫的那个小伙儿,就时不时免费送她麻辣烫吃的好吗?!

    那不是暗恋是什么?!是什么?!!!虽然后来因为她没有他吃粥,气的再也不免费送她麻辣烫了,但是,曾经暗恋过也叫暗恋,这说明她长得还是过得去的……

    “你觉得……”

    “我的意思是,我这太小了,而且很硬很不舒服的,阿烨你躺这上面会很累的……”

    她连忙打断他的n个‘你觉得’,干笑着解释:“你这么正人君子风度翩翩的,我怎么可能会以为你想占我便宜呢,我是为你考虑,怕你会睡不舒服……”

    欧子烨抿唇,顿了顿,又继续解纽扣:“就算不舒服,我也会忍着的。”

    “……”

    唐心耸拉了脑袋,顿了顿,慢吞吞的向另一边靠了靠,又靠了靠:“明天腰酸背痛的话,可别怨我……”

    话音刚落,欧子烨已经开始慢条斯理的解皮带扣了。

    “你……你要不要脱这么干净啊……”

    唐心连忙把头扭过去,一手胡乱的摆了摆:“我,我衣柜里有大号的睡衣,你先穿……”

    ‘上’字不等出口,就只觉得被子忽然动了动,男人已经面无表的在她边躺了下来,冷静的丢给她五个字:“我习惯睡。”

    “……”

    唐心闭了闭眼,好吧,幸亏她自己穿着睡衣,否则这样相对的,边又是这么个超级大帅哥,她怕自己睡着后会不小心扑过去把他给……

    这么想着,她僵硬着子,慢吞吞的躺了下去:“唔,那……晚、晚安……”

    “嗯。”

    ……回她一个‘晚安’会死啊?!

    唐心撇了撇头,看了看边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他闭着眼,眼睫毛比她的还要长一些,遮住了那双漂亮的黑色瞳眸,薄唇弧度很是好看,只是从来没见他笑过,不知道他笑起来是不是比这样千篇一律的面无表还要好看一些。

    肯定很好看的,这么好看的男人,笑起来也一定会很好看。

    “关灯。”男人薄唇忽然动了动,面无表的吐出两个字来。

    唐心回过神来,连忙把头瞥过来,伸手将头灯关上。

    黑暗中,可以听的到男人沉稳而均匀的呼吸声。

    唐心用力握了握掌心的项圈,满足的轻喟一声,莫名的,忽然觉得很心安,她稍稍往他边靠了靠,低声叫他:“阿烨。”

    “……”“阿烨?”

    “……”

    “阿烨你睡着了?”

    “闭嘴。”男人清冷淡漠的声音。

    “……”

    唐心撇撇嘴,想了想,也的确没有什么要跟他畅聊的,只是,忽然很想叫叫他的名字……

    她微微侧了侧首,刚打算酝酿一下睡意,被子下,男人温暖厚实的手忽然握住了她的。

    唐心愣了下,不明所以的转头看他,他却像是睡着了一样,仍旧保持着原本的睡姿动也不动。

    唐心唇角无声的向上翘了翘,又转回了头。

    很心安的感觉。

    “灯……关了?”

    男人压抑而低沉的声音,在暗沉的夜里低低响起,窗边一盆兰花纤长的枝叶似乎也感染了那压抑的气息,不安的颤了颤。

    男人冷静而沉稳的回报:“是的,叶先生,灯关了,欧先生的车一直在楼下,但是他本人一直没有下楼。”

    叶修凡抿唇,握着手机的手蓦地收拢。

    她居然……

    她竟然……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等想出办法来,那边忽然又传来男人的声音:“叶先生,欧先生下楼了。”

    “……”

    叶修凡蓦地停住脚步,皱了皱眉:“下楼了?……怎么回事?”

    “他一边通话一边离开的,表很凝重,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

    叶修凡闭了闭眼,他那边还能发生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那么一定是沈北宸给他找出来的麻烦,不管怎么样,那个男人总算是派上了点用场……

    唐心揉了揉还有些酸涩的眼睛,扒拉着窗帘,确定欧子烨的车离开了,才重新关好门窗,转上。

    米媛失踪了。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刚刚迷迷糊糊的睡着,欧子烨接话后,几乎是立刻便起整理好了自己,脸色是罕见的紧张。

    唐心坐在上,低头看了看她刚刚包扎好的伤口。

    对米媛的事,她实在是不想干涉过多,更何况就算是有那个心,她也没有那个力气去管了,不管是她自己跑了,还是被沈北宸弄走了,她都没有能力去管。

    可是欧子烨要管。

    他大概是喜欢上她了吧?毕竟,她曾经那样奋不顾的替他挡下子弹过,上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对他来说,实在是不适合有喜欢的人,尤其是现在,他势单力薄,还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心的女人,一旦被沈北宸知道了他的这个弱点……

    这么一想,十有八|九,是真的被沈北宸给弄去了。

    她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他不会傻到为了她闯去沈家吧?沈北宸那一次抽风放他们离开,不代表他这次还会抽风……

    窗帘忽然蓦地起伏了下,伴着一声咚咚的声响。

    唐心愣了下,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果然见窗帘在不断的拂动。

    她刚刚,明明把窗子关好了的,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进来这么大的风的。

    她按着口处的伤口,艰难起,慢慢靠近窗子,屏息听了听,没有听到有人的气息,这才慢慢掀开窗帘一角……

    打开的窗台上,静静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淡紫色的包装纸上用彩色的丝带打着漂亮的蝴蝶结,很是精美漂亮。

    这是……

    生礼物么?

    唐心愣愣看着那份四四方方的盒子,顿了顿,伸手抱了过来,下意识的晃动了下,唔,有点沉……

    不会是炸弹吧?

    她应该没有那个名气,被人用这种方式设计做掉吧?

    那大概就是一份真正礼物了。

    她把盒子放到上,左右看了看,不等想明白,里面传来类似于动物低低的呜咽声,隔着纸盒子,听的不是很真切。

    唐心犹豫了下,一手捏着丝带的一角扯了开来,又慢慢将纸盒打开……

    一只小小的,金黄色的,看起来刚刚满月的小金毛犬赫然映入眼帘。

    唐心吃了一惊。

    “唔,汪汪……”小金毛犬睁着一双懵懂可怜的大眼睛看着她,声音细细嫩嫩的叫了几声。

    唐心的心被这气的叫声叫的颤了颤,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包装盒,怔怔看着盒子里的小家伙,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

    “汪汪汪汪……”小金毛犬看着她,又可怜兮兮的叫了几声,似乎是饿了。

    唐心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连忙将盒子盖好,手忙脚乱的用丝带重新缠好,就那么穿着睡衣抱着盒子匆匆向外面跑。

    刚刚打开门,忽然一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

    她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警惕的抬头看过去,正好迎上一双黑亮如宝石的眸子。

    叶修凡抚了抚被她撞的有些疼的口,皱眉打量了一遍她披头散发,惊慌失措的模样:“你这是要去哪儿?”

    唐心抿唇,冷冷看他,声音里充满了戒备:“你想做什么?!!”

    “……”

    叶修凡敛眉,轻咳一声以掩盖声音中的不自然:“没什么,睡不着,过来看看你伤口怎么样了……”

    唐心受不了他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索将手中的盒子向前递了递,冷冷看他:“我问你,送这个过来,是想做什么?!!”

    “……”

    叶修凡的视线落到那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上面,皱眉打量了一圈后,才重新看向她:“这是什么东西?”

    “……你还装?!”

    唐心凝眉,顿了顿,用力将盒子塞到他怀里:“我不喜欢这种东西,你送错人了!”

    她惊慌莫名的神色看的叶修凡频频皱眉,顿了顿,一手托着盒底,将盖子打了开来,那只小巧玲珑的金毛犬就静静站在盒子里,眨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看着他。

    他神色蓦地沉下来,皱眉看她:“……这是谁给你的?!”

    唐心窒了窒,他陡然大变的神色看在她眼里,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她犹豫了下,狐疑看他:“不是你?”“欧子烨对不对?!”

    叶修凡眯了眯眼,冷冷看她:“他之前送你的礼物,你忘记拿走了,所以他就拿这个东西来讨好你对不对?!!”

    一字一句,带着凌厉的怒意。

    “汪汪——”小金毛犬又低低呜咽了声。

    唐心紧紧握着门把手的手微微僵硬。

    欧子烨?

    是他吗?

    可是她刚刚明明看到他已经离开了的啊,而且,就算是要送给她,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送?他没有道理会这样偷偷放到她窗台上的呀……

    可是,除了他,除了他之外,还有谁知道她的事呢?

    这条金毛犬,不会是个巧合的,送她这个礼物的人,一定知道她跟阿金的事……

    见她不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打量着盒子里的狗,叶修凡下意识的将盖子重新扣好:“既然是来历不明的东西,那就丢掉好了。”

    “……”

    唐心怔了怔,下意识的伸手扣住他手腕:“你要丢哪里去?”

    叶修凡已经半转了的子又愣愣转了回来,看着她的神色晦暗莫名:“心疼了?”

    “……”

    唐心抿唇,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下:“不、毕、毕竟是个生命,就、就算要丢,也……得……嗯,规划一下……”

    叶修凡冷冷扫她一眼:“规划就规划,你结巴什么?!”

    “我哪有?!”唐心反的反驳他。

    男人眯了眯眼,伸手推开她,大踏步的走进去,皱眉打量了一下她的房间:“你这里这么简陋,养你一个都是问题,还打算再养个宠物?”

    “……”

    唐心眨眨眼,又眨眨眼,半晌,愣愣转:“你大半夜的过来,到底想干什么?”

    叶修凡抿唇,转了个,一本正经的看她:“都跟你说了,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你的伤。”

    “多谢关心,我的伤已经好了。”

    唐心走过去,伸手将盒子连带着小金毛犬一并从他手中拿了过来,皱眉看他:“叶先生,我们说好的,从今以后互不相欠,见到了也当做陌路,你这样……”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叶修凡窒了窒,半晌,才轻咳一声,慢条斯理的在沙发里坐下:“我今晚,听一一说,你上的枪伤,不是在沈家的时候弄的,是在营救她的时候,替我挡下了一颗子弹……”

    唐心明显的愣了下。

    怪不得他会突然跑过来……

    可是这件事,唐蜜儿为什么会主动告诉他呢?她不是就等着她跟叶修凡毫无瓜葛了么?明明现在什么都处理好了,明明都如她所愿了,她为什么……

    她张了张口,半晌,才抿唇,生硬开口:“她理解错了,那子弹,我不是替你挡下的……”

    “哦?”叶修凡挑眉。

    唐心别开视线,舌尖下意识的有些干燥的唇,斟字酌句:“我、我当时看到他拿枪,吓坏了,我以为他是要对着我开枪,我本能的觉得去你那里会安全一点,谁知道误打误撞就碰上了一颗子弹……”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