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死!

    要她还人,也要有个尺度吧?她伤口疼了一晚上了,强忍着陪他来来回回的陪客人喝酒,容易么她?!

    叶修凡闭了闭眼,好一会儿,才终于把心里的怒气压下去,别扭开口:“我今天,也顺便帮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是……给你的……”

    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才勉强挤出来的。

    唐心怔了怔,眨眨眼,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下意识的摆摆手:“唔,我的就算了,我知道你是怕我心里不平衡,可是……”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栎”

    叶修凡终于不耐烦:“给你你就拿着,磨磨唧唧个没完没了,你看我是那种闲的没事做,有时间在这里听你磨叽的人吗?!”

    “……”

    唐心窒了窒,眼睁睁的看着他让女佣将他送的那份礼物递过来,闷了闷,慢吞吞的伸手接过来:“那……唔,嗯……谢谢。赶”

    叶修凡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似乎是在等她打开看看。

    唐心伸了伸脖子,看了看女佣手中抱着的一堆礼物,眼尖的发现了她撕开了一半包装纸的礼品盒:“唔,那欧先生送给我的那个礼物,能不能一起……”

    “先打开看看!!”男人不耐烦的打断她。

    唐心闷了闷,看了眼脾气莫名其妙异常暴躁的他,慢吞吞的撕开包装纸,慢吞吞的打开……

    长长的盒子里,赫然躺着一个有些陈旧的,宝蓝色的宠物项圈,项圈中央,是个小小的,拇指大小的银铃铛,依稀可以看出上面歪歪扭扭刻着的两个字——阿金……

    那是她八岁的时候,自己刻上去的,后来到了叶修凡边,他给它换了好几个宠物项圈,一个比一个漂亮,阿金都很喜欢,她也就都很喜欢,却没想到,他居然把这条最老旧的项圈留到了现在。

    唐心托着盒子的手抖了抖,险些没拿稳。

    男人一双温的手及时覆了上去,稳稳地托住了她的手,连带着托住了她手中的盒子。

    唐心怔了怔,像是蓦地回过神来一般,连忙松开了手。

    “你……”

    刚刚说出一个字来,她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近乎于哽咽了,连忙顿住,努力将喉中的哽咽吞下去。

    叶修凡将项圈从盒子里拿出来,沉默了下,才开口:“这个,本来是打算送给一一的……”

    他看着她,眸光深沉如海:“可是担心她看到这个会伤心,你既然是她妹妹,我想,这个由你来保管,更好一些……”

    原来是这样……

    唐心咬唇,不动声色的深呼吸,勉强按捺住口澎湃汹涌的绪,好一会儿,才清清嗓音:“那……也好,我、我来替她……保管……”

    说完,努力眨了眨眼,眨去了眼前的朦胧,僵硬着伸出手,将项圈拿了过来,指腹刚刚碰触到那熟悉的质感,眼泪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的……

    叶修凡握着盒子的手蓦地收拢,顿了顿,假装是要跟后的女佣说什么转过了去。

    唐心见他转,连忙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努力眨了眨眼:“叶先生……”

    叶修凡转,一边整理着手中的礼品盒一边漫不经心一样的回答她:“嗯?”

    “谢谢你的礼物,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唐心握紧手中的项圈,拇指指腹一点点的摩挲着铃铛上的‘阿金’两个字,生怕被他发现似的,下意识的将双手向后藏了藏。

    叶修凡眸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让人送你回去。”

    “……谢谢。”

    这个时候,她实在没有心去跟他在需不需要送的事上计较。

    叶修凡眯了眯眼,看着她纤弱的影进入车里,沉默了下,才转从一堆的生礼物中挑出了欧子烨送给她的那份礼物。

    骨节分明的指飞快的拆开包装袋,小小的盒子里,静静躺着一只白色的女士手机,某品牌的最新款,很是漂亮。

    记忆中,她这两天似乎一直没怎么用手机,不会是连手机都没有吧?

    叶修凡敛眉,慢慢将手机拿出来在掌心掂了掂,薄唇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来,顿了顿,将手机递给了那个女佣:“这个,你用好了。”

    “……”

    女佣一张俏脸立刻红了起来:“叶先生,这个……”

    “不想要的话,就丢掉好了。”叶修凡随手将手机抛进了盒子里,面无表的整理了一下西装,转走了开来。

    “……”

    幢幢灯影下,一辆熟悉的黑色加长型房车静静停泊在路边。

    唐心捂着窒闷的难以喘息的口下车后,没走几步,又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过去,黑色的车窗阻挡了她的视线,可是奇异的,她却清楚的感觉到了来自里面的人的温度。

    她走了几步,走过去,屈指敲了敲车窗,沙哑着嗓音叫他:“阿烨……”

    车窗缓缓降下去,后车座内,男人西装笔的坐在里面,棱角分明的侧脸英俊人,听到她的叫声,他微微侧了侧头,清冷的视线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醉了?”

    唐心摇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手敲着车门:“你下来……”

    欧子烨敛眉,顿了顿,果真打开了车门,慢条斯理的下了车。

    唐心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他的西装,然后慢慢环住了他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西装上:“你让我抱一抱……”

    欧子烨敛眉,看着埋首在自己口处的女人:“抱可以,但是不准哭,这西装很贵,弄脏了,你赔不起。”

    唐心点头:“嗯。”

    然后眼泪西里哇啦的落了下来,一滴不浪费的全擦他西装跟衬衣上去了。

    欧子烨抿唇,缓缓向后靠了靠,靠到了车门上,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的打量着周边的小吃摊。

    唐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子一抽一抽,却到底没有哼出一声来,就那么压抑的,隐忍的,趴在他怀里哽咽,好像只要不出声,就不算是哭一样。

    就好像在拥抱六年前躺在他怀中的,体已经僵硬了的阿金一样。

    欧子烨沉默,半晌,终于抬起了一只手,抚上她的发:“唐心,要放孔明灯么?”

    “……”

    山,还是那座山。

    唐心披着他的外,红肿着一双眼睛,慢慢的点燃孔明灯,欧子烨帮忙撑着,觉得可以了,于是慢慢松手。

    唐心脸色苍白,一声接着一声急剧的咳嗽着,欧子烨沉默良久,终于忍不住微微侧首打量她:“不舒服?”

    唐心摇头,眯眼看着夜色中一个个飘飘飞向远方的明亮灯火,顿了顿,微微侧头看他:“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如果我死了,你就把我放进孔明灯里,让我去找阿金?”

    她几次三番的险些死掉,每每那时候,总是担心他会忘记自己的承诺,担心她找不到阿金可怎么办……

    欧子烨看着她,孔明灯微弱的灯光下,他的神色复杂莫名,好一会儿,只是清声开口:“你不会死的。”

    唐心笑了笑:“总之,其他的事你都可以忘,唯独这件事,你不能忘。”

    “你不会死。”他又淡声重复了一遍。

    唐心皱眉,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欧子烨敛眉,眯眼在她上打量了下,忽然伸手碰了碰她的口……

    指尖微微的濡湿让他眸色瞬间转黯。

    “你又受伤了?”

    ps:第二更来了,亲们么么么么哒~~~后面会有很多加更哒,所以都表着急,等偶大爆发哇,哈哈……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