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心,拿好枪!(六千字!重要章节!)心

    “……”叶修凡伸手接药箱的动作,就那么生生一顿!

    唐心勾唇,嘲讽的笑:“看,他对我这么好,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别被我算计到了,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她脸色苍白而落寞,声音也冷淡的没有了一丝波澜,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了似的,就好像离开了欧子烨,天就塌下来了似的。

    叶修凡抿唇,僵硬着手接过药箱来,冷冷扫她一眼:“觉得伤心了?他让你来我这里的献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伤心?”

    唐心瞥他一眼,声音冷冷淡淡的反驳了句:“你怎么知道我不伤心的?旒”

    叶修凡被狠狠的噎了下,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瞪她。

    “沈北宸的做法本来就很奇怪,他会怀疑我,也正常。”

    唐心想了想,很认真的点头:“出于大局考虑,让我离开,也很正常,我不伤心。女”

    说完,又呐呐重复了一遍:“我不伤心。”

    叶修凡抿唇,沉默了下,打开药箱,里面各种各样的消炎药、止痛剂、医用纱布、消毒剂,一应俱全,还有厚厚的一沓人民币,细心的用信封包裹着,跟这些医药用品隔离了开来,他看了眼,微微抬眸:“这个,也是他留给你的?”

    唐心看着那小小药箱里的一堆东西,秀眉微皱:“昏迷过去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冷,有点孤单,我其实从没想过我对他来说会是多么重要的人,却也没想过会是这么不重要的人……”

    她忽然笑了下,抬眸看他:“你看,他对我受没受伤的事,都没有过多追问,我虽然不想回答他,可也不希望看到他对我这样冷淡……”

    一番凄冷惨淡的话,却说得像是在聊家常一般。

    叶修凡抿唇,慢吞吞的把药瓶扭开:“他一心一意想要‘复位’,哪里有时间顾得上你的心思?觉得伤心,就不要喜欢他。”

    觉得伤心,就不要喜欢他……

    唐心敛眉,想了想,很疑惑的看他:“我不喜欢他,还能喜欢谁?”

    “……”

    叶修凡皱眉,声音愈发的冷凝下来:“怎么?天底下就他一个男人了?别的男人都死了吗?!!还是你眼睛瞎啦?!”

    唐心瞥他一眼:“我又没说什么,你发什么火呀……”

    “……”

    叶修凡瞪着她,顿了顿,索一把将药丢回了药箱里:“你自己擦去吧,我去吃饭。”

    “自己擦就自己擦。”

    唐心撇撇嘴,慢吞吞的把药箱里的东西摆弄好,去厨房把菜都做出来,一盘盘的摆在桌子上。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吃的饱一点吃的好一点,连她自己都不疼自己了,还指望谁来疼她?

    叶修凡本来想着只能喝点鸡汤了,没想到她垮着一张脸还能迅速做出一桌子香味四溢的菜来,有些吃惊。

    看她那模样,还以为得颓废个三天五天,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来让欧子烨回心转意呢!

    “要喝酒吗?”

    唐心吃了一口,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微微抬手:“我柜子里还有几瓶酒,一直没舍得喝……”

    叶修凡骨节分明的手利落的剥着大虾:“你上有伤,还喝酒?”

    唐心歪了歪头,仔细想了想,利落的下了结论:“不喝算了,我自己喝。”

    “……”

    叶修凡皱眉,见她果真起去拿了几瓶烈酒出来,浓眉紧皱:“你一女人,在家里放这么多烈酒做什么?”

    “被他欺负的时候,心不好,就偶尔喝一点咯。”

    唐心打开瓶盖,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头,喝水似的灌了进去,秀眉紧皱,嘶的咽下去:“你都不知道他脾气有多古怪,我忍他忍的很辛苦的。”

    叶修凡握着勺子的手微微僵硬,顿了顿,忽然抬手按住她:“有你这么喝酒的么?”

    “怎么没有?”

    唐心甩开他的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挑眉看他一眼:“我不就是么?”

    那精致的小脸因为这带了丝挑衅意味的一瞥而平添了一抹生气,叶修凡抿唇,没好气的看她:“男人其实不怎么喜欢会喝酒的女人……”

    “所以说,我没有男人。”

    唐心很赞同的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冲他微微一笑:“而且我也不需要男人,我需要的,其实是……”

    她忽然顿住,想了想,微微摇头:“不、不能告诉你。”

    叶修凡抿唇,给她夹了一块蜜汁叉烧:“别只喝酒,吃点菜,否则胃会不舒服……”

    唐心看了看盘子里的,嗤笑一声,挑眉看他:“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叶修凡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她:“你才认识我多久,就知道我最大的毛病了?”

    唐心摆摆手:“错了,错了错了,这个东西不需要认识久才能看出来的,你这个人,自私自利,控制强,喜欢女人又不喜欢承担责任,但是这些都是小事,你真正的毛病,是……”

    她打了个嗝,白的有些过分的脸颊因为醉酒的缘故微微浮出一抹红晕来:“你真正的毛病,是把假话,说的跟真的似的,这是个很不道德的行为你懂吗?!”

    叶修凡懒懒扫她一眼:“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

    唐心歪了头,撇撇嘴轻蔑睨他:“我在给你提意见呢,把态度放端正一点。”

    “女汉子似的喝酒,我还真以为你酒量多好呢……”

    叶修凡皱眉,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醉了?”

    唐心凝眉,十分伤感似的:“嗯,我酒量其实很好的,可是我心不好的时候,就会催眠自己,喝一点酒就会醉,醉了心就好了……”

    她深吸一口气,勉强爬起来,摸索着找了个杯子,一人一杯倒满,摇摇晃晃举起来:“来,亲的,我们来喝交杯酒……”

    “……”

    这个女人真心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也弯成月牙状,整个人看起来俏可人儿的紧。

    叶修凡眯了眯眼,慢慢伸手接过来,酒杯在指间微微转动,顿了顿,似笑非笑的看她:“喝了交杯酒,我们可就是夫妻了……”“可以呀……”

    唐心甩了甩后的长发,笑的愈发开心起来:“我本来就是要嫁给你的呀……”

    女人软软的声音,比最沉香的酒酿还要醉人几分,叶修凡眯了眯眼,声音有些沙哑:“真的?”

    唐心又笑,红润润的小嘴儿微微动了动:“假的。”

    “……”

    “阿烨他昨晚跟我求婚了……”

    唐心忽然皱眉,重重叹了口气:“我一开始被他吓了一跳,后来想想,如果跟他结婚的话,就能照顾他一辈子了,虽然他脾气真的不怎么好,可是……”

    “阿……烨?”

    男人眯了眯眼,声调有些怪异:“你叫他……阿烨?”

    唐心没有回答他,只是皱着眉头,绞尽脑汁的想着什么。

    叶修凡敛眉,五指转动着酒杯,顿了顿,忽然停住:“唐心。”

    “嗯?”唐心抬头看他,一双水眸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看样子是真的醉了。

    “你跟一一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修凡看着她,眸光微微闪动:“她做了什么让你不喜欢的事么?”

    唐心皱眉,像是没听懂似的:“一一?”

    “蜜儿,唐蜜儿。”叶修凡改口。

    “啊——”

    唐心重重的点了点头:“蜜儿,唐蜜儿,我的双胞胎姐姐!”

    “对。”

    他循循善:“你跟她之间,是怎么回事?”

    唐心眨眨眼,想了想,忽然皱眉:“唔,我头有点疼,我……我得出去吹吹风,我得冷静一下……”

    “先聊一会儿,聊一会儿了,我带你出去吹风。”叶修凡微微起按住她。

    唐心不耐烦的推他:“我说了我头疼头疼了,要出去兜风,聊什么聊……”

    “……”

    叶修凡隐忍的闭了闭眼,该死的女人,喝醉了还是一样难缠!!!

    黑色的加长型私家房车在高速公路上急速行驶着,风呼呼吹在耳畔,唐心还是觉得不舒服,推了推边的男人:“你往那边靠靠。”

    叶修凡挑眉,没好气的扫她一眼:“怎么?你要跳下去?”

    “靠靠,快点儿……”她不耐烦的催促他。

    叶修凡抿唇,顿了顿,果然向另一边靠了靠,唐心看了看,又催促:“再靠靠……”

    “……”

    叶修凡靠到车边,然后就见她抱着一个抱枕放到了他腿上,子一躺,直接在他腿上躺了下来,末了,还舒服的轻叹一声:“好了,这下舒服了……”

    “……”

    叶修凡垂首,顺手摆弄了一下她柔顺的黑发:“我们接着聊刚刚的话题怎么样?你跟……”

    “嘘……”

    唐心竖起一根食指来抵在唇边,示意他不要说话,顿了顿,翻了个:“你让我先睡一觉,睡醒了我再告诉你……”

    叶修凡皱眉,一手搭上她肩膀,刚要用力把她翻过来,想了想,又顿住。

    她这几天,为了救欧子烨,的确一直没有休息好,上又伤痕累累的……

    下次吧,时间有的是,想知道的话,总是会有机会的……

    女人均匀的呼吸声很快传来,带着淡淡的酒香气息,叶修凡让司机把车窗升上去,想了想,又将外脱下来盖到她上,还带着温体温的外似乎很受她欢迎,几乎刚刚碰到她的体,她就下意识的伸手抓紧,往上拉了拉。

    如果就这样,放她下车,她起来后,会不会也宝贝似的将他的外收藏起来呢?

    这么想着,思绪就忽然转到了另一件事上。

    沈北宸究竟为什么救她呢?

    她受伤后没多久,沈北宸就对欧子烨动手了,那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还能找的到她,帮她包扎伤口,甚至还细心的准备了医药箱跟钱……

    也难怪欧子烨会怀疑她。

    沈北宸不会无缘无故的对谁好,他这么做,一定是有某种原因的……

    而解开谜题的关键,还是在她上……

    沉思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手机在西装外里,因为有震动的声音,似乎吵到了唐心,她动了动,又动了动。

    叶修凡没想到她醉酒后睡的还能这样浅,连忙倾将手机拿出来,飞快的按下通话键:“什么事?”

    男人冷静低沉的声音传来:“叶先生,刚刚得到的消息,唐小姐住的别墅区闯入了一批陌生人,正试图将她带走。”

    叶修凡猛地坐直了子:“怎么回事?!她的住所一直很保密,是怎么……”

    顿了顿,忽然皱眉:“先不要管这个,尽可能的调派人过去,我半小时后就到!”

    人干脆利落的应声,很快挂断电|话。

    叶修凡抿唇,有些不安的握紧了手机,顿了顿,拨通了唐蜜儿的手机号码,那边的通信设施似乎被切断了,没有办法拨过去。

    他狠狠丢开沈雨婷的那晚,她曾经咬牙切齿的说过,别让一一落入她手中,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尝遍了千人骑万人踏的感觉……

    如果……

    如果她真的落入她手中……

    有莫名的寒意从心底慢慢升腾蒸发出来,他用力握紧冰冷的双手,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

    不会的,不会的……

    她会没事的……

    他在她边派了那么多人守着,就算是被沈家兄妹侥幸得知了她的位置,也不会那么快就找到她的……

    “一一还在里面,我们冲进去之后,我跟一一会先在里面,你们几个开着这辆车,载着她冲出去,开着车窗没关系,他们要的是活的人,不会对着里面的人开枪,只要记得,让他们看到这张脸,就可以把他们引开,只需要拖延半个小时,其他的事,我到时候会再通知你们。”男人低沉而冷静的声音响在耳畔,空气里有压抑的气氛蔓延,唐心不安的翻了个,下一瞬,那声音便戛然而止。

    突如其来的安静,周围却有不止一个人的呼吸声。

    唐心皱眉,顿了顿,混沌的大脑本能的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清醒,她睁开眼,近在咫尺的一把带了消音器的黑色手枪让她脑中一个激灵,蹭的一下坐了起来!!!!

    左肩一阵尖锐的疼痛!!!

    她皱眉,抿紧唇,勉强把那冲口而出的呻|吟压了下去。

    加长型的轿车里,满满的坐了一车的西装男人,一个个神色肃穆的看着她。

    唐心警惕的看着他们,慢慢向后靠了靠,视线一一扫过他们,最终落在了神色冷沉的叶修凡上。

    “唐心,你今天,要帮我一个忙。”

    叶修凡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醒过来,惊诧片刻,忽然将手中的枪塞进她手中:“就算是还我借人给你的一个人!”

    唐心垂首,看了看手中同样带了消音器的枪,沉默了下,才看他:“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沈北宸派了人来抓一一,她跟你不一样,沈雨婷恨她入骨,想要她死,我需要你帮我把他们的视线转移开……”

    唐心敛眉,顿了顿,眯眼看了看窗外掩藏在一片葱郁树林中的一栋欧式别墅。

    她没有说话,里面的女人却等不得她的迟疑,叶修凡眉眼间的沉之色愈发浓郁:“那也是你的亲姐姐!唐心,于于理,你都该帮她!”

    唐心抿唇,握着枪的手蓦地一紧。

    “不清楚我们之间的事,你就不要在这里自以为是的做评论!!”冰冷到了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

    叶修凡怔了怔。

    唐心看着他,眸光澄澈而清明:“我可以帮她,但只是还你借人给我的人而已,还了你,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

    叶修凡抿唇,眸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下,才转看向车内的人:“让他们都准备好,掩护我们进去。”

    肩膀处的伤口似乎因为喝酒而发炎了,隐隐作疼,唐心将枪放到一边,伸手按了按。

    “拿好枪。”男人沉声命令。

    唐心看他一眼,顿了顿,嗤笑一声,屈指敲了敲边的玻璃车窗:“这是防弹玻璃,冲进去后也就安全了,直接下车再上车就好,到时候再拿枪也不迟。”

    叶修凡皱眉,忽然有些恼怒,拿起枪来强行塞进她手中:“唐心,对自己的生命负点责任!”

    对自己的生命负点责任?

    唐心敛眉,险些笑出声来。

    她好好的吃了顿饭喝了顿酒,一睁眼就被推到刀尖枪口上了,她倒是想负责任,可是,她有那个能力么?

    她如果说,她想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她不想死,她现在就要下车回家吃饭睡觉,他能答应她么?他会答应她么?!

    亲手将她推出去的人,是他!

    任何人都有资格要她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唯独他,没有那个资格!!!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