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弄死她的!(四千(字!)

    唐心被他那陡然变得充满野暴戾的视线吓到,顾不得再跟他生气,连忙改口:“我、我我不是……啊————”

    他停留在她体内的巨大猛烈的冲撞了起来,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贯穿,那铁一般坚硬的物体带出她体内最隐秘的液体,唐心挣扎着想要起,被他狠狠抵在座椅后背上,双手用力的挤压着她前的柔软,垂首狠狠|吸|啃|咬!!!

    “不要——你走开啊……好痛……”

    唐心痛的眼眸中一片湿意,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控制,奈何上被他完全占据,疼痛伴着快感在体内疯狂蔓延肆虐,她喘息着,下很快又疯狂的收缩了起来。

    男人却像是吃了壮阳药似的,眯眼享受着她的绞紧,唇舌疯狂的|吸着她的唇,将她细嫩的脖颈处|吸|啃|咬出大片大片的痕迹来飚。

    唐心挣扎到最后,整个人几乎整个瘫软了下来,也懒的挣扎了,任由他翻来覆去的将她搓圆揉扁。

    整整两个小时,男人坚硬的巨大终于猛然一个冲刺,在她体内停留了下来,滚烫的液体全数喷洒进她体内最深处。

    唐心软软的靠在他怀里,下又疼又麻,连动都动不了了,他却猛地将她从自己上扯起来,按到了膝下,那刚刚才喷|后疲软下来的分,眨眼间在她眼前重新变得坚硬巨大起来秭。

    唐心忽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不肯凑近:“阿修,阿修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这样……”

    她终于哽咽出声,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栗,那样的长度粗度,她根本含不住,他会弄死她的……

    按着她脑袋的手因为她细细的哽咽求饶而蓦地僵硬住。

    她抬起头来,无助而可怜的看着他:“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阿修,你……放过我……”

    叶修凡面无表的坐在那里,眯眼看着她:“你以前就是这么做任务的么?取悦男人训练中,连这个都没学习过?”

    唐心吓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摇头。

    “到我这里,你学一一的口吻讨好我,要我放过你,那么,如果是欧子烨呢?厉鹰呢?”

    他微微倾,拇指与食指捏着她的下颚,面无表的看着她:“如果是他们要你这么做,你要怎么跟他们求饶?”

    “……”

    他眸中清冷的寒意看的唐心心惊,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却不知道她的解释他还会不会相信……

    叶修凡冷嗤一声,一手按住她的头,就要往他的昂扬上面按下去。

    唐心挣扎着不肯,终于记起来,他究竟是怎样残忍的一个人。

    不会因为她的眼泪而动摇,不会因为她的软弱而帮助她。

    那个夜晚,她也是这样软声祈求他帮帮阿金,而他却只给了她一句‘打,打死为止……’……

    她怎么会忘记他是怎样残忍的一个人呢?

    她的巨大撑开她小小的嘴儿,用力按下去,她很快没办法再吞下去,她的喉咙被他整个堵住,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按着她后脑,动下,完全不把她当做人似的,一次次在她小小的嘴儿内来回冲刺,抵着她的上颚研磨戳动,快感潮水般涌入脑海,他嘶嘶的倒吸着气,抵着她嫩嫩的小嘴儿,将全部的液体灌入她口中……

    唐心被甩到一边,被呛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趴在那里一阵干呕。

    叶修凡抽了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自己,挑眉看她一眼:“我大概猜到了你来我边的目的,是那份特工团名单,对不对?”

    “……”

    男人干净简洁的卧室里,唐心拖着伤痕累累的体从浴室里出来,叶修凡早就将自己整理妥帖,一休闲而显材的白色居家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模样,谁又能想到一个小时前,他还是那个残暴狂虐的变态狂……

    他斜斜靠在头闭目养神,听到声响后,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

    “了不起……”

    他嗤笑一声,看着她的眸中满是嘲讽的笑:“他欧子烨带出来的人果然耐力不错,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忍下去跟我回来,这衣服是一一的,穿在你上虽然有些浪费,不过,既然是她丢弃不要的了,给你也无所谓了……”

    唐心嗓子疼的厉害,话都说不出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手边的那个银灰色的盒子一眼。

    同欧子烨给她看的照片一模一样。

    那就是她要找的那份名单。

    “这里面的人物名单,其实我跟沈北宸,谁都拿不到,能打开的,就只有欧子烨一个人,但是沈家兄妹不死心,总想着把这里面的特工团掌握进手中,扩大他的势力,却不知道,如果这个盒子落入欧子烨手中,欧子烨的势力就会吹气球似的急剧膨胀,不消几天就能与他势均力敌,再加上我一个,那么他的将来,就岌岌可危了……”

    他拿起来,在掌心把玩了下:“其实我拿着没什么用处,而且我就算打开了,也不过是用一时而已,不过到时候要交给的人,却不是你的欧子烨……”

    唐心定定看着他掌心的盒子。

    “你想要?”

    他微微扬了扬盒子,挑眉看她:“想要的话,就过来拿。”

    唐心看着他,顿了顿,走过去,忍着喉咙的剧痛,哑声开口:“我知道你不会给我,我可以拿件事跟你交换。”

    叶修凡微微侧首,十分好笑似的:“哦?拿件事跟我交换?你觉得,什么事值得我把这样重要的一份名单交给你呢?”

    唐心闭了闭眼。

    阿修,你在报复我,你在为那件事报复我!!你明明说过永远都不再提起来的,可是你心里还是在意是不是?所以你宁愿碰这个赝品,也不要碰我?!

    唐蜜儿那天的嘶吼声还响在耳边,不出意外的话,她说的那件事,应该是指她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事,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让他想要报复她的?

    再进一步猜一下的话,那就有可能是六年前,她看到的那些她跟言七少在一起的照片,不,确切的说,是蜜儿跟言七少在一起的照片。

    她曾经问过言七少,他们有没有发生过关系,而言七少当时是默认了的,也就是说,蜜儿当时或者是心甘愿,或者是被沈雨婷讨好,总之是跟言七少发生了关系的。

    叶修凡他显然很介意这件事,他们应该也为这件事争吵过不止一次,所以蜜儿那天才会咆哮着说出‘你宁愿碰这个赝品,也不要碰我’的话……

    她睁开眼睛,定定看他,声音还有些沙哑:“不想知道,你的一一六年前跟言七少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么?”

    叶修凡唇角的那抹弧度瞬间僵硬了住。

    唐心勾唇冷笑:“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想,照片中的那个女人,会不会有可能是我,会不会是你误会了她,不过很遗憾,我想我的答案会让你有些失望……”

    叶修凡眯了眯眼,危险的看她:“既然是这样,你怎么会知道……”

    “你曾经问过我,认不认识有个叫言七少的,你忘了么?”

    她挑眉,定定看他:“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回去告诉了欧先生,他调查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

    “闭嘴!!!”

    男人看着她,神色一点点的冰冷低沉了下来,压抑的声音中带着风雨来的压抑感:“唐心,你最好现在就闭嘴!!”

    “为什么?”

    唐心挑眉冷笑,微微倾靠过去,慢慢近他:“你怕知道什么呢?你不是很喜欢她么?真那么喜欢她的话,原谅她一次……”

    顿了顿,忽然嗤笑一声:“当然,确切的说,或许是几十次,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对不对?”

    “唐心!!!”

    男人压抑而冰冷的声音骤然传来,下一瞬,她还带着斑驳咬痕的颈项被他狠狠扣住,用力收拢。

    唐心的脸色一点点白下去,藏在背后的手不动声色的将他仓促中丢在一边的盒子收进后腰,又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放到原本的位置。

    “ok,我不说了……”

    她耸肩,十分乖巧的松口:“我不说了。”

    男人紧紧扣着她颈项的五指还有些僵硬,半晌,才缓缓移了开来,眯眼看着她,危险的警告:“一一的事,你最好别再插手,否则,我不确定我们的合作是不是要终止掉……”

    唐心坐在那里,面无表的看着他。

    叶修凡喘了口气,微微扬了扬下巴,指了指桌子上的一杯水:“那里有一片事后紧急避孕药,把药吃掉。”

    唐心敛眉。

    唔,现在连美男计都懒得用了,直接来硬的么?

    她拿过药来,顺手拿过水杯,将药放进口中,对了一口水直接吞下去:“可以了么?”

    “张开口,我看看。”他不放心。

    唐心抿唇,顿了顿,微微张了张口,男人侧首看过去,她靠近咽喉部位的软腭还在出血,上颚也有些磨破了皮,有些斑驳血迹,他抿抿唇,冷冷扫她一眼,声音终究稍稍缓和了下去:“可以了,你出去吧。”

    唐心敛眉,顿了顿,又很刻意的看了眼那个盒子,十分渴求一般:“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把盒子给我?”

    叶修凡嗤笑一声,挑眉看她:“你想要的话,尽管拿去啊,看看你带着它,能不能走得出这里。”

    “……”

    唐心抿唇,顿了顿,站起来:“那就等你想好了,再找我吧,我先回粥店了。”

    叶修凡浓眉微挑,视线在她颈项处那一片片的暧昧痕迹上扫了一遍:“你要……这个模样去工作?”

    唐心想了想,起从衣柜里挑了个丝巾出来,扬了扬手:“相信再要一个丝巾,你的一一也不会有意见,哦?”

    叶修凡勾唇:“看在那些痕迹是我弄的的份上,你想要就拿去好了……”

    唐心利落的将丝巾缠在脖颈上,皮笑不笑的开口:“多谢。”

    “不客气。”

    ps:最后一更来啦,求荷包求花花啦,好久木收到荷包了,呜呜,乃们都不我了咩?~~~~~~~~一定是不了,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