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的边~缘!(三千字!肉肉~~~~~)

    唐心凝眉,难堪的把头别过去,结结巴巴的开口:“我……不、不知道……”

    他将指间的透明液体抹到她凝脂般白嫩的肌肤上,在她微微颤栗的丰盈处,|靡|色|的暧昧气息在病房里缓缓散开来。

    “心儿……”

    他嗓音感而沙哑,在她耳畔轻轻漾,比最暖的话还要让人心神震颤。

    唐心凝眉看进他眼底,那眸中缭绕的氤氲雾气因为莫名的绪,染上了一层浓浓的|色彩,衬着那宝石一样的光泽,美的惊心动魄飚。

    他叫她心儿。

    他温的唇缓缓覆上她的,含着千般柔,温柔的|吸,勾|引出她体内最深沉的悸动,唐心环住他颈项,感受着他灼的巨大一点点挤入体内,与她紧密的结合起来……

    “啊……”他愉悦的低低呻|吟,紧窄的腰微微耸动,缓缓抽出,又用力刺入,带给她最激烈的感觉刺激锱。

    女人纤长白嫩的腿缠上他的腰,纤细的腰肢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青涩的体任由他肆意采撷,在他下开出做妖冶香浓的花……

    许久许久,他在一阵激烈的冲刺后,停在了她体内最深处。

    一室病房里,只剩下男人女人急促的喘息声。

    唐心翻了个,累的脸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任由他火的手在她后背游移揉捏。

    “累了?”

    “嗯。”

    她勉强应了声:“想睡觉了……”

    “先别睡,出了那么多汗,我给你倒杯水,喝了再睡,嗯?”

    唐心软绵绵的躺在那里没有动,男人微微倾,似乎在倒水,期间有弄了什么似的,传来极其轻微的声响。

    唐心蓦地睁开眼!!!

    下一瞬,男人端着一杯水凑了过来,拍了拍她的后背:“来,先补充点水分。”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翻了个,视线落在他手中的水杯上,顿了顿,又抬眸看了他一眼:“我不是很渴,在这种事上,女人毕竟不如男人耗费的体力多,你先喝吧。”

    叶修凡挑眉:“一杯水而已,用不着学‘孔融让梨’那一吧?又不是喝光了就没有了,来,喝一点……”

    他异常的执着让唐心的眸色愈发的暗沉了下来,顿了顿,扯着被子坐起来:“我不渴,你喝吧,我去浴室洗个澡。”

    话落,不再管他,拿了条毛毯裹住自己,走进了浴室。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中响起,她站在花洒下,任由冰冷的水从头浇下,终于将脑中的胀驱散开来。

    如果,刚刚的那声音,是他在弄避孕药的声音……

    如果,刚刚的那杯水里,融合了数片避孕药……

    那么,刚刚她从他眼底深处看到的那些,又算什么呢?

    她可以理解他不想要她怀孕的事,却不能宽恕他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来表达,无声无息的断绝了她的一切后路,只为减少他将来的麻烦……

    叶修凡啊叶修凡,这六年来,究竟是沈雨婷将你变成了这样心狠手辣的男人,还是……唐蜜儿?

    匆匆冲了个澡,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叶修凡还没睡,斜斜靠在那里,正垂首弄着他肩上的绷带,桌子上的杯子已经空了。

    她眯了眯眼,将浴袍带系好,缓步走过去:“伤口又流血了?”

    “你说呢?”

    他看了她一眼:“明知道我是病人,还主动勾|引我……”

    唐心敛眉,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你要是正人君子的话,也可以坐怀不乱呀,自己把持不住,就不要怪我。”

    她的视线落在边的垃圾桶里,里面黑色的垃圾袋里有薄薄的一层水,她今下午一直在这里伺候着他,这个袋子是新换的,她并没有往里面倒过水。

    也就是说,里面的水,就是刚刚杯子里的那些。

    “来,帮我拆下来。”

    他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只是微微倾:“我这只手不是很方便。”

    唐心敛眉,抬手帮他把纱布拆下来,又从房间里找出备用的消毒棉球跟纱布来,给他消毒,重新裹纱布。

    房间里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到。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男人垂首看着她,英俊的脸庞离她咫尺之遥。

    唐心没有看他,专心致志的绑纱布:“说什么?我现在很累,不想说话。”

    “这才不过两个小时而已,又没有做多少次,怎么会累的连话都不想说了?”

    叶修凡揶揄的笑:“不会是害羞了吧?这会儿才想起来害羞,会不会……”

    唐心抿唇,皱了皱眉,冷冷看他:“你能安静一会儿么?”

    “……”

    她过分直白的不悦清清楚楚的写在了脸上,紧绷的声音里甚至带了一丝冷意,叶修凡看的怔了怔,片刻后,神色微变:“怎么了?”

    唐心手上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下,心里忽然一阵懊恼。

    她早就知道他已经变了不是么?况且她现在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就算变得再坏,也跟她没有关系了不是么?

    既然来他边是为了窃取名单,就不要再为其他的无关紧要的事生气,别到时候人也搭进去了,却没有捞到半点有用的东西,阿烨估计会直接拿刀追着她砍吧?

    想到这里,她清清嗓音,重新摆出一副轻佻的表来:“你说呢?”

    叶修凡眯了眯眼:“我说?”

    唐心叹气,哀哀怨怨的口吻:“今天害你两次伤口流血,你觉得我心里能舒服么?”

    “……”

    叶修凡挑眉:“你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

    唐心在伤口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才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

    “……”

    他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神色复杂的看她。

    “我咖啡凉了,重新去冲一杯,你赶紧睡觉。”

    她扯了他后的枕头放平,没好气的开口:“看你脸色这么苍白,我就越羞愧了,好好休息,我在你边陪着你,嗯?”

    叶修凡敛眉,沉默了下,才开口:“不用了,我说过,我的安慰有人负责,上,陪我一起睡。”

    “……”

    唐心敛眉,不想让他再起疑,脱了鞋子上去:“那我只睡一小会儿……”

    他体贴的给她盖了盖被子,末了,轻佻的勾了勾她的下颚:“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这里不是欧宅,你不需要遵守在欧家的规矩。”

    唐心勾唇,勉强扯出一抹笑来,违心的赞赏他:“你对我真好。”

    “以后会对你更好的。”

    他垂首吻了吻她的唇,温柔的声音里却听不到任何的感:“乖,睡觉。”

    唐心敛眉,眼睛有些酸涩,翻了个背对着他。

    所谓的同异梦,大概就是如此吧?

    这六年来,她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睡觉,可是跟他躺到一起的时候,却又总是有种想再攀附到他上睡的冲动,就像六年前一样……

    可是不行,阿烨说过,她在叶家的一切习惯都要改掉,一切习惯!!

    包括她喜欢抱着他入睡的这个习惯。

    “背对着我做什么?翻过来。”她正纠结的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的时候,后的男人又开始不安分了。

    唐心没有转过去,怕他从自己的脸上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只是清清嗓音:“别乱动了,我怕我不小心碰到你伤口,就这样睡吧。”

    ps:谢谢林美娟亲哒送的4朵花花跟简剪剪亲哒还有弱水。三千送的花花,灰常灰常喜欢,么么么哒~~~先更一章,胃又疼了,挨不住了,明天中午起后再更第二章哈……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