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北宸的床上功夫比北你强多了!

    她清清嗓音,双臂环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来:“但是前提是,你不准再随便碰我了。”

    叶修凡挑眉,薄唇出一抹轻佻的弧度来:“怎么?我觉得你很喜欢我的碰触。”

    “那是你自己觉得。”

    唐心也学着他的模样,给他一抹恶劣的笑:“其实我更喜欢沈北宸的碰触!他的上功夫可比你强多了!”

    叶修凡唇角的弧度僵了僵,起就要抓她:“你给我站那里别动!!攴”

    唐心本来还没打算走的,结果听到他这句话就知道他要过来收拾自己了,连忙打开门窜了出去。

    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傻子,他让她不动她就不动了?等着他把她抓回去折腾?

    “那什么,叶先生的伤口需要重新包扎一下……弼”

    她随手抓住一个过路的医生,说完就跑了出去。

    这家私人医院地处偏僻,被层层叠叠的竹林所覆盖,如果不是知道有这个位置,一般人几乎是走不进来的,竹林外每条小路上每隔几米都会有一个人拿着枪把守着,森严的很,她刚刚跳出去,面前就停了一辆车,有人上前打开车门,元星煦一脸焦急的走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对人是要狗急跳墙了吗?你们都是怎么……咦?这不是一一么?修凡不是把你藏起来了么?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六年不见,元少爷居然一点都没变,还是傻傻的,呆呆的,萌萌的,吃惊的时候,眼睛瞪的溜圆,特别可

    唐心微微挑眉,摆出一副第一次见他的模样:“你是……”

    “我?”

    元星煦左右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她,见她的视线的确是在自己上的,顿时不敢置信的叫:“老天,你才几天不见我?!!你受伤那天,老子一天一夜没睡替修凡陪你的好吗?!不带这么忘恩负义的!!”

    唐心见他快气的要跳起来了,于是表就愈发的茫然起来:“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走错地方了吧?”

    “……”元星煦眨眨眼,一脸痴呆的看着她,半晌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位是唐小姐,唐心小姐。”为他开门的男人主动开口。

    唐心撇撇嘴,有些无趣的看了他一眼。

    元星煦又眨眨眼,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啊啊啊的叫了起来,右手食指抖着指着她:“你、你你你就是修凡找的那替?!我擦!!怎么跟一一一模一样啊?!这……这,你不是被克隆出来的吧?叫、叫什么?唐心?你居然也姓唐?!!一一她原本也姓唐啊,你们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啊?!”

    唐心笑:“我也这么觉得呢,你说,我们要不要做个dna鉴定呢?看看我们虽然不是在同一个医院里出生的,却有可能被抱错的几率有多大?嗯?”

    “……”

    元星煦干咳一声,一双桃花眼终于恢复了原本的大小:“这个嘛,其实这种巧合的事也是很多的,我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啦……”

    说话间,已经有另一辆车绕过层层葱绿的丛林,在鹅卵石铺的小路上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一黑色劲装的男子大踏步走出来,形修长健硕,一张脸格外的清俊,只是一双眼睛却是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唐心一直觉得,这世界上应该没有人比他们家阿鹰还要冷了,结果今天才算是见识了,这个男人,刚刚从车里出来,就让周围的整个温度都降低了几度,就连刚刚还纹丝不动的竹林,都陡然间沙沙作响了起来。

    他千年寒潭一般的眸子在周围环视了一周,最后定在她的上,微微眯了眯眼。

    唐心忽然有种被激光扫描过的错觉。

    车子里面动了动,眨眼间又钻出来一个人,唐心微微侧首看过去,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凝脂般白嫩的肌肤,弧度完美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唇,一头金色的卷发,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子,只是一双大眼睛,却同边男人一样冷的没有温度,穿着同他一样颜色的紧衣,下车后,视线便直直落在了她上。

    唐心感觉再一次被激光扫描了……

    “白子蹇,你又带着你的小女友出来显摆了?”

    元星煦趴在车上,脸上是愤愤不平:“所以我才说你跟修凡一个德行,不就捡了个漂亮女人么?至于天天带在边显摆么?我就是不愿意而已,不然大把大把漂亮的姑娘等着我带好不好?做人呢,要谦虚一点,跟我似的,这样才会受人尊敬戴……”

    男人锐利的眸子从唐心上移开,落到了他上。

    他边的女孩儿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跟他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

    就像是两个完美的机器人一般。

    片刻后,男人忽然冷嗤一声,下一瞬,他边的女孩儿纤细白嫩的手就抬了起来,右手拇指扣着中指,片刻后中指微微弹了弹,而后两人便步伐一致的走进了医院里。

    唐心眯了眯眼,清楚的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她弹指的时候飞快的落到了元星煦上。

    她有些好奇,向后靠了靠,靠到了石柱上,衣物摩擦过后的咬痕,疼的她微微皱眉。

    该死的男人,她开始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去打一针狂犬疫苗了……

    她在心里诅咒叶修凡的功夫,元星煦就像是上爬了个蜘蛛似的浑不对劲了起来,左右扯着衣服大声嚷嚷:“啊啊啊,我衣服里是不是掉进虫子了?快给我看看——”

    唐心勾唇,故意吓他:“是蜘蛛,我刚刚看到了,从你衣领里钻进去了……”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竹林沙沙作响,空气清新宜人。

    三秒钟后……

    “啊啊啊啊啊啊——————————”

    堪比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震耳聋,唐心皱眉,掏了掏被震的极度不舒服的耳膜,转向医院后面的小径走去。

    她一直知道他怕那些虫子什么的,原以为六年来怎么也得有点长进了,嗯,没错,是长进了,越来越怕虫子了……

    就凭他那么在乎自己偏偏俊朗的贵公子形象,刚刚那张扭曲的俊脸要是拍下来,估计能讹他个百儿八十万的……

    竹林里僻静的很,平里听惯了兔子跟小媚的聒噪声跟老板的抱怨声,突然走进来,耳边只有大自然包容温柔的奏乐声,鼻息间是清爽沁人的空气,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咬着一根狗尾巴草,找了个石阶躺了下来,优哉游哉的打起了瞌睡。

    鞋子无声无声踩在落叶上,发出极轻微的声响,几乎要被掩盖在一片沙沙声响中。

    轻微的声响忽然停了下来。

    唐心蓦地侧首,避过那小小的一点东西,一手探入后,软鞭顷刻间被抽了出来,在半空中发出尖锐的一声响,蛇一般灵活的缠绕上什么东西。

    “我一向不是很喜欢‘偷袭’这种事。”

    她坐起来,一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吐出了口中的狗尾巴草,对面前的人轻笑:“别乱动,上面有刺,划伤了你的手腕,就是我的不是了……”

    面前嫩如花儿的女孩儿仍旧跟那会儿一样,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表,在她说话的空当,反手握住束缚着她的软鞭,眨眼间便闪到了她跟前。

    唐心侧闪开,在她还没来得及转的时候扣住她的手,利落反折到她后:“你最好跟我来个和平谈判……”

    话音未落,女孩儿一手撑着石桌,纤长轻盈的躯腾空而起,翻转了一个完美的圆形弧度后,劈手就向她颈项处砍,唐心微微侧避开,那带着凌厉劲风的掌风让她吃惊,手中软鞭猛力一收,女孩儿重重跌落在地,周围的层层落叶被惊的震动了下,几片翩跹翻转着随风飞走。

    ps:呜呜,赶在12点之前更新了,明天的更新还会是凌晨,至少先更三千字,也有可能是六千字一起上,么么么哒~~~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