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不是这样占有你的?!(三千字!肉肉~(~重要!!)

    出乎意料的,她十分安全的走了出去,没有受伤,也没有任何阻拦。

    唐心现在几乎是可以肯定,他是真的想从她这里走捷径,拿到那份名单了,否则以他乖张暴戾的格,没道理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她安全离开。

    她回头看了看宫一般豪华的别墅,冷冷一笑。

    欧宅已经安静了下来,人人脸上都挂着放松的笑容,小米应该是度过危险期了。

    唐心舒了口气,站在原地默了会儿,终究还是决定不过去看她了攴。

    她跟她之间的缘分,也就只有这么浅了。

    她到楼上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去了几天都没去的粥店。

    老板像是个被抛弃许久的怨妇一般,眼神幽怨的看着她,半晌,却只憋出一句:“你还把我当你老板不?弭”

    唐心系着围裙,冲他笑:“当然!一为老板,终是我的老板!”

    “那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旷工这么多天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媚子跟兔子的工作效率,你是打算要我关门么?”

    一字一句,明明应该底气十足的问她的,话说出来却统统变成了委屈的抱怨。

    唐心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这两天会好好工作,把钱赚回来的!你等我,我先去厨房刷碗……”

    “等等——”

    老板一听到她说‘刷碗’两个字,就被刺激的打了个寒颤,连忙拉住她:“啊,以后刷碗的活,就交给兔子干吧,你、你你先把地拖了……”

    唐心耸肩:“好。”

    正是客人稀少的时段,她拖的也不急,那边门忽然被重重的撞开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双手叉腰狠狠喘了口气:“那什么,你是唐小姐吧?叶先生受伤入院了,希望您现在就赶过去。”

    唐心手中的拖把柄‘吧嗒’一声落到了地上,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

    “受伤了?”

    兔子拎着两只湿漉漉的手从厨房里钻了出来,一脸担忧的眨着眼:“怎么会受伤了呢?伤到哪里了?要不要紧啊?你赶紧带我去看看……”

    “……”

    那人气还没喘匀,只是摆手:“没……就……就唐小姐一个人去就行了。”

    唐心咬唇,用力握了握冰冷的双手,连围裙也顾不得解开了,便匆匆跟着他向外走。

    “他……伤的重不重?”

    她知道自己不该问这句话的,她跟叶修凡之间已经不再是这种互相关心的关系了,可是……

    “伤的重不重?”

    她捂了捂砰砰狂跳的心脏,声音紧绷,不住的反复问:“很重吗?”

    “这个我不清楚,唐小姐您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

    叶修凡的确是受了伤,肩头处中了一枪,躺在一处僻静的私人医院里,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唐心只看了一眼,心就狠狠揪了起来。

    “过来。”

    他微微挣扎,似乎想要起,唐心咬唇,走过去扶了扶他,双手贴着他赤|的腰部,鼻息间是他上清淡的香气,她眨眨眼,眨去了眼底泛起的酸涩,抽了个枕头让他靠着。

    “你去沈家了?”不等她开口,他已经抢先一步问出声。

    唐心敛眉,顺手拿了个苹果开始削:“嗯。”

    “为什么?”男人骤然冰冷下来的声音。

    那语调里若有似无的暗示让唐心削平果的动作稍稍僵硬了下,顿了顿,微微抬首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面色虽然苍白,却丝毫不影响那强**人的气场,一双眸子锐利如鹰,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冷冷反问:“你说呢?”

    唐心看着他,半晌,微微挑眉:“你觉得,我跟你受伤的事有关系?”

    他没有回答,只是冰冷的笑。

    唐心敛眉,缓缓将水果刀跟苹果放下:“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我是欧先生手下的人,欧先生跟沈北宸是死敌,我为什么要去帮欧先生的死敌呢?”

    “又或者,你根本就是他沈北宸的人呢?”

    叶修凡接过她的话来,一双黑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据我所知,你曾经上过沈北宸的车,之后欧子烨就出事了,你又悄悄去了一次沈家,之后我也出事了,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么?”

    原来是这样……

    沈北宸的那通电|话,强迫她去他那里,甚至专程派车去接她,做的那样大摇大摆的,原来是想要造成现在的效果,要他们窝里斗……

    “我没……”

    她摇头,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来,腰便被他扣住,一个翻狠狠压在下!!!

    唐心倒吸一口凉气,眼角余光扫到他手臂上雪白的绷带很快被血水浸湿蔓延,她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叶先生,你刚刚受伤,最好不要乱动……”

    男人英俊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她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倒影在他瞳孔中的脸,带着微微的惊慌与不安。

    她下意识的咬唇,勉强按压下口的狂烈心跳声。

    男人的视线随之下滑,落到了她饱满的红唇上,顿了顿,忽然微微挑眉:“你不介意我做一个小小的验证吧?”

    唐心怔了怔:“什么验……”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他为受伤的手臂便飞快的滑到她小腹处,一手利落的解开纽扣,落下拉链……

    “你做什么?!”

    她皱眉,伸手握住他的手,这种时候他,他居然还有心思做这事?!!

    “我说了,做一个小小的验证。”

    他挣脱她的手臂,一手按着她的上半防备她起来,一腿压着她的双腿,滚烫的掌贴着她的内裤便滑了进去。

    唐心倒吸一口气,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衣装整洁的躺在这里,被他这样无所顾忌的亵渎!!

    “你不要乱来,我不是你家里的那一位,我不会顾及你究竟有没有受伤……”

    她试图阻止他,事实上她的确有机会阻止他,她的双手还是自由的,她完全可以把他推开……

    只是他口上那大片大片被鲜血染红的颜色吓到了她,她怕自己真的跟他动起手来,会让他失血的越发严重……

    他的指,毫不犹豫的长驱直入,直直探入她那最幽深的洞内……

    唐心凝眉,一手抓住他阻挡在前的手臂,用力握紧,却终究没有狠下心动他。

    他眯眼看着她,眸中是凛冽的寒光:“你今天,跟他做过?”

    “……你神经失常了?”她恼羞成怒,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出去,我……”

    叶修凡的神色越发的冰冷起来:“没做过,为什么感觉却不是那么紧致?其实连那晚也都是你设计好的吧?假装被你朋友出卖,事先补好处|女|膜,等着被我侵|犯,让我以为你其实是个很干净的女人,对吧?”

    一字一句,就像是已经得到了证据一般言之凿凿,唐心怒极:“叶修凡,你混蛋!!!”

    如果不是他前晚疯了似的索取,把她伤的连回家的时候,都疼的几次三番停下来缓一缓,她会……

    长裤忽然被他强行撕扯了下来,她刚要起,就被他重重的压了回去,修长的躯挤入她双腿间,甚至没有脱下她的内裤,只是微微向一边撕扯了下,灼的坚|便直直冲了进去!!

    她的体内还很干燥,根本没办法承受他因为怒意而胀大的巨物,那毫不留的强行闯入,不止伤了她,也伤了他,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都痛的闷哼出声。

    “你……”她痛的说不出话来,脸色比他的还要苍白一些。

    血水顺着他的手臂蜿蜒而下,落在雪白的单上,他虚撑在她上,喘着气,眸中有激烈的火焰在燃烧:“他今天,是不是就是这样占有你的?!!”

    ps:明天上大,凌晨更新好,亲们记得多多订阅哈,呜呜,求支持,求订阅~~~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