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害害死欧先生!

    “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吧。”

    她微微伸手遮挡了有些灼的骄阳,深深看他一眼:“毕竟是拿生命来赚钱,你总要给我点考虑的时间。”

    “当然。”

    男人懒懒向后靠了靠,神色轻松自若:“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唐心看着他,顿了顿,才微微点头:“好,三天时间。攴”

    叶修凡微微勾了勾唇,像是对她的扭捏作态不屑一顾一般,抬起手腕来看了看时间:“唔,我还有点事,可能不能陪你了,要送你回去么?”

    “不用,我想再坐一会儿……”

    唐心捧着咖啡杯,低着头,声音轻缓遑。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一张黑色镀金的名片被推到她面前,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很快收回去,她听到他离开的声音。

    名片上是三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叶修凡。

    她眨眨眼,拿出手机来,窗外阳光正好,男人在数名黑衣男子的守护下俯进车,在车门还没有被关上的时候,微微侧首对她笑了笑。

    没有任何温度的一个笑。

    她捧着手机,将那抹笑拍了下来。

    数量车子无声消失在马路的车海中,她低头看着那张照片,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很是好看,她陪着他的那四年里,他总是喜欢睡懒觉,她周的时候就会陪着他睡到上三竿,其实她基本上都是六点钟就醒了,醒了后就盯着他看,她甚至曾经数清过他的眼睫毛……

    一晃六年过去,曾经清爽俊朗的少年,已经离她这样遥远了……

    他在对她笑,可是她知道,他是在嘲笑她,嘲笑她也不过如此,被金钱蒙蔽双眼,却不知道危险的来临……

    她微微握紧双手,空气中还残留着他上清淡的香气,那不是她熟悉的香水味道,那大概是蜜儿喜欢的香水味道吧?

    手指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选中了图片,已经滑入垃圾箱的位置了,却怎么都没办法松开手。

    六年来,她改掉了一切在叶家学来的习惯,阿烨不准她看任何关于叶氏集团的消息,也从来不准她收集任何叶修凡的照片信息……

    其实不用他命令,她自己也知道,她跟阿修的缘分,早已经在那个雨夜断了,断的干干净净。

    她的生活被繁重的训练所充斥,她疲惫的没有一丝时间去想以前的事,只是,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那排山倒海般袭来的记忆,却让她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

    她没有忘记,没有忘记他的温柔,也没有忘记他的残忍。

    手臂忽然被人大力撞了下,她一个失措,手机从手中滑出去,她低叫了声,连忙俯从地上捡起来,照片却已经被删掉了……

    “抱歉,要赔你一张照片么?”男人低沉感的声音蓦地在边响起。

    唐心擦拭手机屏幕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下。

    男人唇角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修长笔躯在她面前的位子上落座,一手习惯的摸着衬衣袖口的纽扣:“hi,我是沈北宸。”

    唐心敛眉,食指摩挲着咖啡杯杯沿,声音轻缓而冷淡:“你养的那只藏獒,还好么?”

    “多谢关心,还不错,每天吃一只金毛狗,它现在比以前更讨人喜欢了。”

    唐心勾唇,轻轻的笑:“趁着它还讨喜的时候多拍些它的照片,免得几天后连个念想都没有……”

    像是没听懂她话语中的威胁似的,他微微挑眉,夜空般漆黑的眸子里闪着残忍的光:“你是在说你那只金毛狗么?怎么?你都没跟它拍过合照么?”

    唐心唇角的弧度渐渐冰冷。

    “啧啧,是我的错,那晚应该要你先跟它合照一张照片的……”

    他微微皱了皱眉,好像真的在懊恼这件事一般。

    唐心忽然就觉得,跟他一比,叶修凡还勉强算是个好人了……

    “听说你姐姐被叶先生抛弃了?”

    她轻叹一声,十分惋惜的摇摇头:“你姐她到底是有多差?才能让他连凑合都不愿意?嗯?”

    沈北宸眯了眯眼,声音蓦地低沉了下去:“子烨没教过你,不要随便挑战男人的耐么?”

    唐心慢条斯理的往咖啡里放糖:“阿烨只教过我,见到人渣的时候,不要犹豫,尽管上前狠狠的踩几脚就对了。”

    “……”

    “算了,看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儿上,不跟你计较了。”他微微侧首,单手撑着额头,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仔仔细细的看着。

    服务员送上来一份黑|森|林蛋糕。

    “请你的,尝尝看,喜不喜欢。”他微微扬了下下巴。

    “上次你找那么多人来请我,这次就算我请你好了……”

    唐心看他一眼,神色轻蔑而鄙夷:“慢点吃,别噎死了……”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一般,闷闷的笑了会让,微微倾,视线在她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看来子烨把你养的不错,三围正好是我喜欢的尺寸,要不要跟我走?”

    唐心敛眉,微微向后靠了靠:“这个世界上,我只会跟一个人走,很可惜,那个人不是你,不过……”

    红唇微勾,她抬眸看他的视线忽而变得凌厉人:“我早晚都会送你一程的。”

    沈北宸定定看她,顿了顿,忽然疑惑开口:“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的时候,表跟子烨一模一样?”

    “别一口一个子烨,就好像你跟他关系多好似的……”

    唐心皱眉,终于有些不耐烦:“你们沈家兄妹为了那么点权利,又是美色勾|引欧老先生,夺到了他手里的一切,还想要把阿烨也斩草除根,你不觉得恶心,我怕我会忍不住当着你的面吐了——”

    沈北宸搭放在桌子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顿了顿,微微挑眉:“你喜欢他?”

    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她不过是欧子烨众多手下中的一个,为什么会对他跟他之间的事这么清楚?

    除非……

    欧子烨平里跟她很亲近……

    可是欧子烨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他就算跟她相处过,也绝对称不上是亲近……

    那么,是什么?要她对那个男人死心塌地?

    除了喜欢他这个可能外,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唐心抿唇,慢慢靠到椅背上,面无表的看他:“还没看清楚么?你们兄妹,现在是腹背受敌!你有那个时间,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不被悄无声息的灭掉吧。”

    “这个就不牢你费心了,我自然有我的能力,你还是把你的关心都放到子烨那里去吧。”

    沈北宸低低的笑,微微抬手,后男人立刻将一个信封递到了他手中,他接过来,顺手推给她:“既然见都见面了,不介意替我做一次邮差吧?把这个,交给子烨。”

    “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替你做邮差?”

    唐心忍不住嗤笑出声:“我现在很忙,你想给他什么,你自己去给。”

    “你都不好奇这里面写了什么么?”

    “不好奇,我只好奇等你看到你的那只藏獒死后,是什么表。”

    她懒懒丢下一句话,起离开。

    沈北宸眯了眯眼,看着她离开的影,薄唇缓缓勾出一抹弧度来。

    她格变了不少嘛,同六年前的那个唐一一,可是有着天壤地别的差距……

    “沈先生。”

    男人隐隐带着怒意的声音:“就这么让她走了?”

    他从未见过有人敢用这样的口吻跟他说话,更不敢相信居然还是个刚满二十岁的女人!!这样的奇耻大辱,要他怎么咽的下!

    “不然呢?”

    沈北宸反问,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冷意:“她在刻意靠近叶修凡你没看出来么?她那样的格,在那件事发生后还愿意靠近他,除了是接到了子烨的命令,还能是什么?”

    他后的男人沉默了下,才有些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等她窃取到了名单后,再从她手中拿过来?”

    沈北宸敛眉,叉了一块蛋糕缓缓放进口中:“对付一个她,要比对付现在的叶修凡容易一万倍……”

    夜色寂静,欧家别墅里警卫森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

    唐心坐在餐桌上,等着吃泡面。

    一浅灰色休闲装的男人端着一杯空了的咖啡从楼上下来,就像是没看到她似的,背对着她开始煮咖啡。

    “阿烨……”

    她抱着泡面,可怜巴巴的叫他:“你别跟阿鹰说我来你这里了,不然他会生气的……”

    虽说欧子烨是厉鹰的上司,可是按照习惯来说,一般都是她惹毛了欧子烨,然后欧子烨把不满发泄到厉鹰上,然后厉鹰再把不悦转给她。

    所以说,只要他不把不满发泄给厉鹰,她就没有被骂的危险了。

    欧子烨转,灯光照在他清俊好看的侧脸上,他看了看泡面:“记得留下泡面钱。”

    唐心耸拉着脑袋,闷闷开口:“我……闯祸了……”

    欧子烨点点头,端了咖啡上楼,声音仍旧冷静无波:“那就处理好。”

    “阿烨。”

    她慢吞吞的站起来跟着他上楼:“你等等嘛,听我说几句话啊……”

    “没时间。”

    “阿烨阿烨。”

    她尾巴似的跟在他后:“你听我说,今天沈北宸找我了……”

    “我没兴趣听。”

    “你听一下下嘛……”

    她跟着他进了书房,拼命的央求:“我想先放一放叶修凡那边,我想先……”

    欧子烨忽然抬头,定定看她。

    唐心咬唇,在他对面坐下:“我想……嗯,我想先处理一下沈北宸那边,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你吃过粉蒸排骨么?”

    “……”

    唐心撇嘴:“阿烨,我现在没心给你做菜啊,你先听一听我的话好不好?我今天要是不是一直忍着,早就跟他……”

    欧子烨忽然拿起电|话来,很快拨了个号码:“唐心在我这里,你过来处理一下。”

    “……”

    唐心的下巴吧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阿烨!!!”

    她气恼:“你明明答应我不告诉阿鹰我来这里的!”

    欧子烨单手托腮,看也没看她,一手点着鼠标,在电脑上点来点去。

    唐心起看了看,一口气没缓上来,险些给噎死!!

    他居然在玩游戏!!

    大半夜的,冲了咖啡,居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玩游戏!!!他宁愿玩游戏,也不愿意听她几句话!!他就因为她不愿意给他做粉蒸排骨,就要阿鹰来处理她!!

    她看着他,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阿烨……”

    好一会儿,她重重叹口气,无奈开口:“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善良的,温柔的,英俊潇洒的,玉树临风的,翩翩俊朗的成熟男人,我希望我对你的这些印象,都是对的。”

    欧子烨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薄唇动了动,吐出五个字来:“哦,都是错的。”

    “……”

    唐心被噎了下,还不死心:“你是不是觉得,我根本没有能力跟沈北宸对抗?”

    以退为进!

    这是阿鹰教她的,必要的时候,就要以退为进。

    欧子烨面无表的喝了口咖啡,微微点头:“嗯。”

    “……”

    “好,我现在就去给你做粉蒸排骨,可以了吗?!”

    她愤愤然起,用力拍了拍桌子:“你再跟阿鹰说一下,让他不要过来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他那张冰块脸,吓死个人……”

    欧子烨终于纡尊降贵的看了她一眼:“顺便做个啤酒鸡翅,厨房里有鸡翅。”

    “……”

    倒腾了一个小时,她终于灰头土脸的从厨房里出来了,带着欧先生想吃的粉蒸排骨跟啤酒鸡翅,客厅里却站了一抹高大修长的影。

    那冰冷的气息远远的从他上散发出来,唐心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连忙把手中的盘子放下,小跑到他跟前,咧嘴笑:“阿鹰……”

    男人垂首,视线锐利如鹰。

    唐心咬唇,顿了顿,才闷闷改口:“厉教练……”

    “欧先生已经睡了,你立刻离开这里。”

    他看着她,凌厉的视线里有着浓浓的不悦:“知道你为什么会暴露么?就是因为你时不时的联系欧先生,才被人抓到了机会!知道这件事会给欧先生带来多大的麻烦么?他这六年的隐忍全白费了,沈北宸已经把视线投过来了,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害死欧先生,你知道吗?!”

    一字比一字低沉,一字比一字严厉。

    唐心耸拉着脑袋,半晌,憋出三个字来:“对不起……”

    厉鹰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深吸一口气,缓和了下口吻:“我知道你跟沈北宸有过节,但是现在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你必须忍,否则你会连累欧先生陷入危险!等时机成熟了,会给你机会做你想做的事,但是不是现在,你明白了?”

    唐心点头:“嗯。”

    厉鹰看了看手腕处的手表,顿了顿,才冷声开口:“你住的地方现在不安全了,暂时就先住在欧先生这里,房间在欧先生卧室的旁边,记住,虽然你是女人,但是一旦发生危险,首先要受到保护的,是欧先生,如果欧先生出了意外,而你还完好无损,我会第一个要了你的命!清楚了么?”

    唐心敛眉,微微点头:“清楚了……”

    “你可以上楼休息了,粥店的工作可以继续,那个地段很繁华,他们就算去,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点点头,闷闷转

    “唐心——”

    厉鹰抿唇,沉声叫住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吐出几个字来:“照顾好自己。”

    唐心眼巴巴的瞅着他:“你是不是不生我气了?”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灯光的折下闪着细碎的光芒,看起来无辜而可怜,厉鹰闭了闭眼,挥挥手:“去休息吧。”

    每每都是这样,知道自己犯错了,就一声不吭了,说什么她都听着,一旦事过了,她又好了伤疤忘了痛!!

    这个女孩儿,聪明起来聪明的过分,愚钝起来愚钝的吓人!!

    真不知道要她去做那么重要的一件事,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

    可是既然是欧先生的决定,那么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过问了,他们要做的,就是全力去执行他的决定。

    唐心走到欧子烨卧室外,忍了几忍,终究忍住没一脚踹上去。

    她在厨房里辛辛苦苦做了一个小时的菜,结果他居然一声不吭的去睡觉去了……

    祝他失眠一整晚!

    ps:谢谢各位盆友们送的花花跟荷包,都收到了哈,灰常灰常喜欢,灰常灰常感谢啊~~话说亲哒们这两天都好冷静,也不露面,也不看文,呜呜,偶都要心灰意冷啦,都表攒文哈,偶的写作动力都来源于乃们每天的支持啊,乃们都不见了,偶肿么写下去哇,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