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FZ(七)

    连一向嚣张到人神共愤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都被赫斯提亚扔了菜刀,那么其他人和英灵们也只好按照她的话开始了所谓的圣杯厨王争霸赛。

    赫斯提亚将自己昨天带着丽斯菲尔和埃尔托利亚他们逛菜市场买的食材都拿了出来,这些食材就是今天厨王争霸赛的比赛专用食材。

    “你们挑选自己喜欢的食材,然后在中午午饭前做好就可以了。”赫斯提亚将自己的比赛规则说了一遍。在她看来做饭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食材她也都提供好了,这些家伙们只要把它们做出来就可以了,多么简单的事。这样子,等过了中午,她就可以解决掉这个圣杯之战,然后踏上快乐的回家之路了。

    看着堆在一处的各种各样的食材,所有原本信心爆棚,野心勃勃的圣杯参与者们都面露苦笑。除了韦伯之外,其他人生活条件都很优渥,做饭的事根本就轮不到他们,可以说他们连调料都分不清楚。

    “看来这真是一场要抱着必死的决心才能完成的比试了。”时臣苦笑着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他们做出来的饭菜恐怕要有毒药一样的效果,到时候吃了真的会死人的。

    即使知道自己做出来的饭菜恐怕会很可怕,不过本着也许其他人做的饭菜会更难吃的思想,所有人还都是纷纷走上前挑选自己想要的食材。

    “哼哼,这次的圣杯争夺战我一定会是最后的优胜者,到时候就能看到肯尼斯失败后的嘴脸了。”韦伯算是这些人里面最有生活经验的了,他在心中飞快的过着菜谱,他还是会几道家常菜的,虽然手艺不精,味道也差强人意,可是看来他已经是这些人当中的佼佼者了,他不洋洋得意起来。现在他满脑子都是自己最终获胜之后,高举圣杯成为举世瞩目的大魔法师的景,当然背景就是一脸失意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肯尼斯。

    “哈哈,我做好了。”在韦伯陷入某种美妙的想象当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他被边的伊斯坎达尔粗豪的笑声打断了美好的梦境。

    “什么?”韦伯不可置信的看向伊斯坎达尔,然后将目光转向伊斯坎达尔边的完成品。他看到一头完整的牛,而且牛还保持着前提抬起的奔跑的姿势。牛的牛角被精心的打理过,闪着寒光。牛的上刷着金色的颜料,看起来金灿灿的。

    “这是什么···”韦伯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问伊斯坎达尔。

    “这是本王的杰作,征服王之牛,这头牛保持着奔跑的英姿,象征着本王对这个世界不屑的征服。它代表着本王征服世界的野心,还代表着···”

    “还代表着它是银行门口看大门的。”伊斯坎达尔后传来了赫斯提亚森森的声音。“我真怀疑你把银行给偷了!”

    她本来是被伊斯坎达尔的大嗓门给吸引来的,本来是打算看看第一个宣称做完的伊斯坎达尔的手艺的,结果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一头跟它的制作者一样傻乎乎的金牛,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它的第一眼,赫斯提亚就立刻脑海中出现了银行,似乎银行门口才会摆这样傻乎乎的雕像。

    “果然我对韦伯你的智商不抱有太大的期许,你召唤来的英灵跟你一样,真是物以类聚。”后跟着端着一个盖着罩子的大托盘的迪卢木多走了过来。

    “那家伙本来是要被你召唤的,这说明你的智商也没有超出我的预期。”被伊斯坎达尔和肯尼斯双双打击了一次的韦伯立刻毫不输阵的反驳。

    肯尼斯沉默了,果然如果韦伯不偷走圣物的话,那么这个跟他的品味很不合的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就是属于他的英灵。果然是够丢人!

    好在肯尼斯的抗击打很强,他立刻看向赫斯提亚,拿出自己英国绅士的派头。

    “那么女士,请许我向您介绍我的祖国的一道名菜,这是我的国家流传很久,只会在高档餐馆里才会出现的经典名菜。”

    “我以前在英国呆过,我希望您能带给我一道原汁原味的英国菜。”赫斯提亚回想起自己曾经在英国跟伊丽莎白他们一起生活的子,连恶魔都能做出一手好菜,想必面前这位英国绅士也差不多。

    “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肯尼斯自信满满的揭开盖子。然后他膛介绍自己的菜:“我做的菜名字叫仰望星空,有鱼、芝士等做成···”

    “我觉得叫死不瞑目更恰当!”赫斯提亚毫不留的掀了盘子,她觉得自己再看下去会伤眼的。

    肯尼斯的菜第一眼看过去就会看到被芝士盖住体,只露出鱼头的鱼。这些鱼瞪着圆圆的眼睛,昂着头。几乎从这个造型,赫斯提亚觉得自己一定会听到那些鱼的呐喊:“我们死不瞑目!”

    “我真是要怀疑你的眼睛难道是摆设吗?还有你的舌头也是木头吗?居然敢拿这样的菜来愚弄我,岂有此理!”赫斯提亚的怒火高涨,先是小偷先生偷了银行门口的雕像,然后就是长得人模人样的英国绅士拿来的见不得人的黑暗料理,真是当她好欺负啊。

    听到赫斯提亚因为愤怒而拔高的声音,其他正被做饭搞的焦头烂额的人都立刻低着头,继续忙碌起来。

    “我觉得应该在丢一些扇贝进去。”埃尔托利亚有些迟疑的说着自己的意见。

    saber组合做的是一道汤,丽斯菲尔昨天跟赫斯提亚逛菜市场的时候听了很多关于煲汤的知识,于是她今天就打算做一道汤。

    “可是我觉得排骨也很需要。”丽斯菲尔犹豫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排骨,据说排骨汤很有营养。

    “那就都放进去好了。”卫宫切嗣的观点是把美味的食材都放进去之后的成品一定是美味的食物。他把扇贝和排骨都放了进去。

    “据说多喝一点骨头汤对孩子很好的。”丽斯菲尔想起了昨天在菜市场听说的熬汤知识,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异国的女儿,不知道这次圣杯会走向何方,也不知道她是否有机会再见到女儿。

    “嗯。”卫宫切嗣低低的应了一声,他也想起了家中的女儿。“伊利亚喜欢香蕉。”说着他把一根香蕉扔进了锅里。

    “好像说是鸡蛋也很好,还有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姑娘们会在汤里放牛,还有麦片。”埃尔托利亚又继续向汤锅里添食材,没有下厨经验的她直接把鸡蛋连同蛋壳一起扔了进去,并且也把酸当成了牛倒了进去。

    “巧克力好像也不错···”丽斯菲尔继续往锅里扔食材。

    “法国菜要用到鹅肝田螺。”卫宫切嗣手也不停的放着食材。

    “要放些菌类···”

    “在放些酪···”

    “还要放···”

    默默的从全部精力都集中到倾倒垃圾,哦不,是放入食材的大业中的saber阵营的人后面离开,赫斯提亚已经没有力气去吐槽了。丽斯菲尔你们确定不是在魔药什么的吗,是不是我会期待有一天会看到小斯内普先生架着锅子熬汤呢?咦,好奇怪,为什么会想到小斯内普先生呢,为什么会觉得他会跟厨房很搭配呢。

    赫斯提亚几乎是用飘的离开了正在制造不明液体的丽斯菲尔等人,这次她来到了时臣这边。

    “你们能告诉我那金色的一坨是什么吗?”赫斯提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到。她指的是时臣正在摆弄的那暗金色泽的菜。

    “是咖喱。”

    “咖喱?很好,那么我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把它摆成了那一坨的形状?”

    “这个···”时臣犹豫了一下,他在赫斯提亚提供的食材当中发现了咖喱,好在他以前也听妻子叨咕过咖喱比较好做,勉勉强强弄了起来。而吉尔伽美什在看到咖喱的颜色之后,认为这个颜色很不错,所以主动接管了装盘的工序,之后就出现了赫斯提亚口中的“那一坨”。

    “本王觉得这个造型很适合本王。”吉尔伽美什昂着头一脸自傲的说,他根本不提之前本来是想把咖喱摆成他最喜欢的狮子造型不成想却变成了一坨的事实。

    “我也觉得这很适合你,简直跟你一模一样!”赫斯提亚看了眼金光闪闪的吉尔伽美什,果然也是金色的一坨。

    已经被这些奇形怪状外加材料古怪的料理弄得心烦意乱的赫斯提亚,对于最后的一个言峰绮礼阵营根本不报任何希望。果然看着那些几乎是没有加工冒着血丝,或者是被烧的焦黑的食物,赫斯提亚后的怒火与怨气几乎要她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起烧掉了。

    “我受够了你们了,你们这些家伙简直是玷污了这些食材,它们本来是我千挑万选出的最好的食材,可是你们,你们究竟都做了些什么?”赫斯提亚的语气严厉,如果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一定会以为这些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赫斯提亚猛地一挥手,面前所有的食材,还有各个阵营做出的黑暗料理都消失了。

    “我绝对不能让你们这些家伙浪费我挑选的食材,现在你们自己在这座山上找食材吧,我只等你们两个小时,如果到时候,你们拿不出让我满意的食物来,全体失格!”对于一位几乎把做饭当成了整个神生当中最重要的事的女神来说,她的纤细的神经已经快被这些家伙弄断了。

    “失格会怎么样?”丽斯菲尔跟赫斯提亚最熟悉,所以她直接问了出来。

    “那就死一死好了。”此刻的赫斯提亚看起来威严无比,根本不像是人类。

    “哼!”吉尔伽美什率先离开,他之所以走这么快,是不打算继续在看赫斯提亚的嘴脸,这个女人一定是他最讨厌的神中的一员,一样的讨厌!

    “请等等我,英雄王!”时臣急忙跟上。

    其他的阵营也陆续离开。赫斯提亚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也消失了。

    “我们应该弄些什么呢?”时臣一边走着一边不住的四处看。吉尔伽美什抱臂走在他前面。

    走了一会,时臣站住了:“绮礼你来了。”

    言峰绮礼带着自己的从者走了出来。

    “不知道其他人都在什么地方,我们要不要趁她不注意把其他人都处理掉,如果那样只剩下我们的话,是不是可以不战胜呢?”时臣摸着下巴思考着,不过他马上否定了这个计划:“也不行,如今整个冬木市都在她的控制下,你父亲这个监督也已经丧失了权力。恐怕如果我们不按照她的命令做的话,她会直接制裁我们的。”时臣越说越头疼,虽然是他召唤出来的从者,可是这位小姐比英雄王那家伙还那控制。本来在她破坏了冬木市的魔力系统之后,他曾经试着召唤过她,可是她根本就没回应他,可见她完全可以脱离自己的掌控单独行动。

    时臣思考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信任的徒弟和自己召唤而来的从者正在不知不觉的靠近他,尤其是吉尔伽美什手中出现的武器正对着他。

    不过还没等吉尔伽美什出手,异变出现了。曾经出现过却在也没有露过面的狂战士berserker跟他的主人出现了。

    “雁夜,是你?”虽然容貌大变,时臣还是立刻就认出了这个总在自己妻子边出现的家伙。他没有想到间桐家这次参与争夺圣杯的是这家伙,明明间桐家的老家伙脏砚因为间桐家的后代实力不济才把他的女儿小樱过继过去的。

    “我要杀了你!”雁夜一边忍受着体上的痛楚,一边狂喊着。同样berserker也疯狂的展开了攻击。原本上次碰面就十分不快的吉尔伽美什这次又因为被这对疯子打断了计划就很不爽,所以他立刻迎上了berserker大战了起来。

    雁夜一边指挥着berserker战斗,一边大声的指责着时臣的不负责任。他大声的陈述着小樱在间桐家过的子,一边指责时臣为了夺得圣杯不顾妻子和女儿。

    时臣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小樱在被过继之后会过这样的子,他现在连圣杯也不想争夺了,只想立刻杀到间桐家把小樱给抢回来。

    berserker和吉尔伽美什的厮杀也惊动了其他人,他们纷纷来到交战的地方,也都听到了这一切。

    “真是岂有此理,我一向认为要用最堂堂正正的方式来称霸世界,为了一己之私而让一个小女孩遭遇不幸,这个间桐脏砚必须得到制裁!”原本在看到两个英灵的争斗就一直跃跃试的伊斯坎达尔大声的说着,他不顾一直苦苦拉着他的韦伯直接走了出来。

    在他之后其他人也陆续走了出来。

    “确实不容原谅。”同样有一个女儿的丽斯菲尔也这样说,她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是自己的女儿遭遇到这一切,她一定会疯掉的。

    埃尔托利亚紧握手中的剑,她的眼神说明她也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一直沉默的卫宫切嗣眼中也有一闪而过的杀意。

    来自英国的绅士肯尼斯同样看不惯这样的事,迪卢木多同样握紧了手中的枪。

    “我···打算退出这次的圣杯争夺战。”这是为父亲的时臣最终做出决定。“我不会再做出任何的事,我现在立刻就离开这里。”在圣杯和女儿之间,时臣最终选择了女儿。

    其他人没有打算阻止。

    赫斯提亚突然出现了,她手上还抱着一个木木呆呆的小女孩。

    “小樱!”时臣大叫一声冲了过来。

    “小樱她?”时臣仔细的检视女儿,他发现果然就像雁夜说的那样,小樱根本没有看他,就跟一具木偶一样。

    “她的体里都是虫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不能算是人类了。”赫斯提亚一直注意着隐藏在暗处没有出现的雁夜一行,在发现他们追着时臣去了之后,她也立刻跟上了,然后就听到了雁夜说的内容。当时她就立刻瞬移去了间桐家,在救了小樱的同时,还修理了脏砚,将他用神力永远锢在虫室里不能出来。

    “那么您能让她恢复吗,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时臣抱着女儿用祈求的语气看着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摇摇头:“我只能满足圣杯之战最后的胜利者的愿望。”

    “如果那样,”韦伯站了出来,他看了眼伊斯坎达尔,对方冲他豪迈的点了点头,“如果那样,我认输。”

    “我们···”丽斯菲尔看了眼卫宫切嗣还有埃尔托利亚,他们同样也点了点头,“我们也认输。”

    “切,没有意思的比试我也没有兴趣,”肯尼斯一脸的倨傲,“我也认输。”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言峰绮礼。

    半晌之后,言峰绮礼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下子就剩下雁夜了。因为神志已经有些疯狂的原因,此刻的雁夜就记着要杀死时臣,根本不管其他。

    “既然如此,杂种就让本王打得你认输好了。”金光闪闪的王者站了出来。

    英雄王和berserker实力相差悬殊,最后在埃尔托利亚一声“兰斯洛特!”的惊呼声中,berserker消失了,而雁夜也终于因为支持不住走到了生命的终结。

    “那么我宣布最后的胜利者是远坂时臣,那么时臣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时臣的眼神十分的坚定,“我的愿望是让我的女儿小樱恢复到原来快乐的状态,扫去她上所有的霾。”

    “我同意!”赫斯提亚手上出现了她的权杖。

    远坂樱的体被金光笼罩,在金光散去之后,时臣惊喜的发现陷入熟睡当中的小樱一切都恢复到了之前没有被过继到间桐家时的样子。

    “现在我要宣布一下之后的圣杯争夺的程序,从下一次开始,我要进行一些改变。”

    原本对于小樱的变化都多少感到欣喜的所有人都侧耳倾听着,这一届的圣杯争夺因为特殊的原因以及赫斯提亚的捣乱而十分的混乱,那么下一次又会变得怎样。所有人都有了到了下一次他们绝不会留的想法。

    赫斯提亚猛地一挥权杖,七个造型各异的杯子出现了。

    “下一次集齐所有的杯子,就可以召唤我,我就可以满意你们的愿望!”说着赫斯提亚再一挥权杖,杯子全部都消失了。

    赫斯提亚的体也开始变得透明,她打算离开这个世界了。

    “提亚,你究竟是什么人?”丽斯菲尔终于问出了她始终不得而解的问题。

    赫斯提亚脸上出现淡淡的笑容:“我是神王···”的姐姐赫斯提亚。只不过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她就消失了。

    “什么啊,原来神王是女人啊!”伊斯坎达尔大声的说道。

    因为赫斯提亚的话没说完的原因,她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错误的信息——传说这个世界的□□之神是个女人。

    “好像圣杯之战结束了,我们也没消失。”几位从者发现了自己上的异状,他们似乎被留在了这个世界上了。

    “太好了,我要开始征服世界之战了,小子我们走!”伊斯坎达尔一把把韦伯抓到战车上,战车伴随着韦伯的惊叫声扬长而去。

    “本王要去散步了。”吉尔伽美什决定到处溜达一下,他要去书店买几本菜谱回来。下次遇到那个女人,他一定要在她最擅长的项目上赢过她。

    言峰绮礼有些茫然,不过他也慢慢的离开了。

    “那个我可以先帮你解除诅咒。”被肯尼斯宣布可以自由活动的迪卢木多来到埃尔托利亚边。

    “那个,我要和切嗣去约会,你们也可以去溜达溜达的。”丽斯菲尔冲着埃尔托利亚挤眉弄眼。她觉得这位骑士帅哥跟埃尔托利亚很配。

    埃尔托利亚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不过她也没有拒绝跟骑士先生单独相处一会。

    人们很快就走光了,只剩下时臣抱着熟睡的小樱。

    “爸爸。”小樱终于睡醒了,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亲的爸爸。

    看着女儿脸上出现的笑容,时臣也笑了起来。“小樱,我们一起去接妈妈和姐姐回家。”

    “好的,爸爸。”

    在下次圣杯之战开始前,我至少可以先做个好丈夫和好爸爸。带着这样的想法,时臣牵着女儿的小手离开了。

    此刻飞在时空隧道当中的赫斯提亚正将一只杯子弄成碎屑,让它消散在时空隧道当中,再也找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又忘记给存稿定时了,今天的字数就算是双更吧,终于把圣杯写完了,也就代表综漫先告一段落,下一次等到圣斗士剧进行一半的时候会在进行一次穿越。到时候穿着围裙做汤的教授也会出现的,还有木叶的故事也会继续。

    圣杯之战彻底被我颠覆了,还有齐集七个杯子就可以召唤女神了,赫斯提亚同学你真的把自己当成神龙了?好吧,你偶尔也可以算是母暴龙的。

    以及神王是女人这点是有可能的,赫斯提亚在食堂大娘之后的职位应该就是这个,我这真不算是剧透,先溜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