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FZ(四)

    丽斯菲尔和阿尔托利亚在来到冬木市之后,除了因为丽斯菲尔从来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这个原因才在到处闲逛之外,还因为她们打算以此吸引并借机找出其他的英灵和他们的主人。

    很显然这一计划很成功,刚刚在海滩上跟赫斯提亚一起玩的时候,她们明显感到了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强大的英灵正在虎视眈眈的。于是为了不连累她们新交的普通人朋友赫斯提亚,她们立刻跟赫斯提亚告辞,前往那个英灵所在的地方。

    不过她们并不知道,在她们离开的时候,赫斯提亚暗中跟在了她们的后面。只是一个照面,赫斯提亚就认出了阿尔托利亚并不是真正的活生生的人,而是跟那个自大狂黄金好者吉尔伽美什同一属。同时还有她也发现丽斯菲尔也并不能完全被称作是人,她上有跟时臣和绮礼还有跟她搭讪的韦伯相似的地方,但是又有一些诡异的地方。

    赫斯提亚认为阿尔托利亚应该是时臣口中的其他的圣杯争夺战中参展的英灵,而丽斯菲尔的份,她就有些难以断定了。好在无论如何,丽斯菲尔和阿尔托利亚的份并不影响赫斯提亚对她们的好感。在她看来,吃、会吃的人都是不错的人。在这一天跟她们两个的交往当中,赫斯提亚也是真心跟她们交往的,并且在相处当中,她对于这两个女孩子的好感与俱增。

    如果可能的话,她不希望这两个女孩子在圣杯争夺战中受到的伤害。她已经在评估自己可能能给圣杯带来多大的干扰,以她的神力能否控制圣杯了。在她看来,所谓的圣杯争夺战是一场无意义的、没前途的战争,早就应该被废除了。这些人类都被圣杯给耍了,所谓的把愿望寄托给神或者所谓的圣杯都是不切实际的,即使赫斯提亚本也是一位女神她也这么认为着。

    在丽斯菲尔和阿尔托利亚察觉到另外一个英灵的存在的同时,赫斯提亚也发现了。不知为何,赫斯提亚可以察觉到其他的参与圣杯争夺的主从,而当她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他们却不会发现她的份,这个里面甚至包括把她召唤来的时臣。

    时臣同样也发现了这点,虽然他能看到赫斯提亚的属值,可是却发现自己无法控制她的行动,在某一种程度上她甚至比吉尔伽美什还要自由自在。

    赫斯提亚跟在丽斯菲尔她们的后来到了另外一个英灵所在。在那里等待着丽斯菲尔她们的是一个高挑的男英灵。他的容貌英俊,脸上有一颗充满魔的吸引力的泪痣。他使一对双枪,看起来威风凛凛,实力并不弱。

    “那应该是lancer了。看上去很低级,难道圣杯只会给本王弄来一些杂种作为对手吗?”金光闪闪的王者出现在赫斯提亚隐藏的地方。他们两个位置在高处的电缆上,远离了lancer和saber即将展开战斗的地方,不过凭着他们的目力却都可以将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收入眼中。

    赫斯提亚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搭理这个自大狂,在她看来圣杯的品味真的很有问题,她边的这个自大狂才是不应该被召唤来的存在,金光闪闪的太伤眼了。此刻的她并没有意识到,等到她回到那个属于她的时空的时候,她会看到若干个金光闪闪的生物。毕竟雅典娜和波塞冬的战士们当中有很多是穿黄金圣衣作战的。

    在同属于时臣阵营的两人交流的时候,下面的战斗已经打响了。赫斯提亚注意到阿尔托利亚已经换掉了之前逛街的时候穿的那一女士西服,此刻的她穿着古朴的盔甲,真的如同跨越时空而来的战士一般开始战斗了。

    同样阿尔托利亚的对手也不是虚有其表,只有一张脸好看的,他的手很不错。那一长一短的两只枪给阿尔托利亚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原来阿尔托利亚是英国的那位著名的亚瑟王。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赫斯提亚摸着下巴说。她在上一个时空正好是在那个时空的英国,而她在那个时空中的朋友伊丽莎白恰恰是一个骑士小说的好者,跟着伊丽莎白赫斯提亚也读了不少的关于亚瑟王的小说。

    赫斯提亚有些苦恼的看着正在战斗阿尔托利亚:“早知道阿尔托利亚是亚瑟王的话,我就应该问问她,她究竟是喜欢兰斯洛特还是梅林。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梅林跟她很配,电视编剧们一定很以他们的故事弄出一部电视剧的。可是伊丽莎白却总说兰斯洛特才跟亚瑟王是一对,为了得到亚瑟王的注意力,兰斯洛特才去勾搭亚瑟王的王后的。也不对啊,如果亚瑟王是女人的话,那么她就不可能有王后的啊。”赫斯提亚自言自语着,她的脑袋已经被亚瑟王、梅林*师、兰斯洛特骑士之间的三角恋搞糊涂了。

    旁边的吉尔伽美什听着她的自言自语,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悄悄往一边挪了挪。跟白痴站的太近会被传染的,他堂堂伟大的英雄王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在赫斯提亚和吉尔伽美什陷入自己的思绪的时候,底下战场的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阿尔托利亚被以lancer职介参战的迪卢木多的诅咒之枪弄伤了左手,以至左手无法活动。看来失去一只手的战斗力的阿尔托利亚败局已定了。不过很显然骑士的自尊不许阿尔托利亚放弃战斗,她甚至做出了要跟迪卢木多殊死一搏的决意,迎着迪卢木多的枪冲了过去。

    赫斯提亚被战场上的势变化拉回了注意力,她没有犹豫,准备冲下去救下阿尔托利亚。相比于只见过一面的迪卢木多,她更宁愿是已经是朋友的阿尔托利亚活着。

    不过很显然有人的动作比她要快,随着空着传来的哞哞牛叫声,伴随着雷电,一辆华丽的战车出现在空中。一个红发的大汉十分豪迈的站在战车上,他的到来阻止了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的殊死战斗。

    “哦?那是rider?圣杯的品味果然很差,召唤来的家伙一个比一个低级,这些个杂种怎么配成为本王的敌人?”吉尔伽美什显然对于这个很会抢风头的征服王很不喜欢,当然能够得到英雄王喜欢的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到。

    赫斯提亚却在征服王出现之后变得沉寂下来,她收起了平里温和的表,眼睛紧紧盯着征服王座下的战车,眼中渐渐闪出火光,这是她要发怒的征兆。

    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的征服王,正在对着他很中意的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滔滔不绝的陈述着他征服世界的理念。他的打算很明确要把面前这两个很合他的口味的家伙收为征服世界的小弟。

    关于征服王的打算不仅是那两位被当成猎头对象的英灵想要吐槽,连征服王的主人韦伯也一样想要吐槽。而他一开口吐槽,就引来了藏在暗处的迪卢木多的主人的讽刺。不过韦伯却由此确认了迪卢木多的主人的份,他正是韦伯的老师兼死对头肯尼斯。

    尽管征服王很想收面前这两个英灵做小弟,不过很显然他不会如愿的。两位英灵都拒绝了他的拉拢,很显然三位谈崩了。

    而强势到有些白目的征服王也引来了吉尔伽美什的不满,他主动现出了真。同时也让人注意到在他边的赫斯提亚。

    “提亚?”丽斯菲尔叫出了赫斯提亚的化名,她有些不敢相信,她在离开城堡之后结识的第一个朋友会是同样要参加圣杯争夺的敌人。不过她究竟是主人还是从者呢?

    阿尔托利亚用右手握剑紧紧的盯着赫斯提亚,她在心中已经将赫斯提亚的危险等级提高到最高了。她自认实力并不弱,可是赫斯提亚跟她和丽斯菲尔一起相处了差不多一天,她居然没有发现赫斯提亚的份。

    “archer?还有···caster吗?”征服王辨认着新出现的家伙的份。“虽然我觉得滴滴的小姐不适合我的军团,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你要不要加入我?”

    caster?通过绮礼的监视看到现场的况的时臣先是为自己的两个从者的不服管而头疼,然后他又因为征服王错认了赫斯提亚的份而稍微高兴一点。赫斯提亚同样是作为archer的份被召唤来的,越晚被认出份,越对他们这一方有利。至于那个不知道在何地的caster到时候再说好了。

    赫斯提亚脸上挂着笑,这并不是她平里温和的笑容,而是更接近于神的笑,这让她看起来有些疏离,甚至有些高高在上。“我想你是搞错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跟小偷为伍的。”

    赫斯提亚的话让韦伯面上一红,毕竟他是偷了肯尼斯的圣物才得到参与圣杯之战的机会的。他以为赫斯提亚指的是他,不过他心里却有几分不甘。他参与圣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世人认识到他的才华,认识到魔法师不能光以家世作为衡量的标准。

    不过赫斯提亚针对的却不是他,她看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贼人,把你偷走的东西还回来!”

    赫斯提亚的话让伊斯坎达尔稍微有些惊讶,他的原则是得到的东西就是他的,征服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他从不认为自己偷了什么东西,他的东西都是抢来的。

    “你说的是什么?”

    赫斯提亚看向他的战车:“这是属于宙斯,属于神的战车,并不属于你这个人类。你难道想借此把吾等神族的威严践踏在脚下吗?”

    在场的除了吉尔伽美什之外的人都稍微愣了一下,难道这位小姐是位女神吗?她提到了宙斯,难道她是希腊神话当中的女神?

    远在远坂家大宅的时臣揉了下太阳,他是该为任的小姐暴露自己的份而头疼,还是为可以看到她的实力而高兴呢。毕竟从她话中的意思来看,她即使不是雅典娜女神,也会是某位希腊的女神。

    “哈哈哈···我伊斯坎达尔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指着我说小偷呢?太有趣了,哈哈···那么小姐让我看看你是否有实力从我手上夺走战车。”

    赫斯提亚和伊斯坎达尔有要大打一场的打算,不过突然出现的berserker打断了即将一触即发的战斗,并引发了吉尔伽美什和berserker的战斗。但是随着时臣强制命令吉尔伽美什返回,这一场几乎云集了所有从者的战斗戛然而止。

    “走了蠢女人,本王饿了。”

    “哦对了,我要回去做饭了,再见诸位。还有小偷先生,下次见面一定要宰了你!”说罢赫斯提亚也随着吉尔伽美什消失了。

    现场只剩下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还有伊斯坎达尔,以及躲在暗处的assassin,还有在别的地方通过水晶球观察况而因为看到阿尔托利亚变得绪激动的真正的caster。

    “看来只能下次在打一场了。”伊斯坎达尔的话为这次虎头蛇尾的战斗画下了句号。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赫斯提亚被当成了caster,还有她把伊斯坎达尔当成了偷了她弟弟东西的小偷,以及阿尔托利亚和迪卢木多看对眼了(好像有什么不对的东西混了进来),以及狂战士盯上了中二金闪闪,好乱啊!

    鉴于有赫斯提亚插了一脚,所以圣杯之战四战之后就结束了,没有五战什么事了。

    本来是打算最近多存点文好开新文的,不过这两天闹得没什么心了,还要把旧文翻出来一篇篇的看。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写了二百多万字,从头过一遍也是一个大工程。还有一个悲剧的消息,继我的脚扭了之后,我又睡落枕了,两天都这样,现在脖子只能向左转,打字的时候人得斜着坐,真是太残忍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