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FZ(一)

    赫斯提亚在时空隧道中飞行着,她努力的分辨着那数不清楚的时空,以期能够准确的找到她该去的那个时空,毕竟之前她已经经历过好几次失望了。

    在送别伊丽莎白和夏尔他们一行之后,赫斯提亚再次踏上了旅途。

    “希望这次能够准备的找到。”赫斯提亚轻声呢喃道。

    她正忙着飞行,却不想从某个世界突然迸发了一股强大的拉力,而她的飞行路线正好在这个拉力的方向上。

    “该死!”赫斯提亚低咒一句,急忙运用神力抵挡这股拉力。不料这股拉力很强,而且毫不放弃一定要把她拉过去。

    赫斯提亚略微犹豫了一下,决定顺从这股拉力,她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家伙没事干了,敢阻挠她回家。

    赫斯提亚主动回应着这股拉力,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她之前有一道强烈的金光同样回应了。

    冬木市远坂宅的地下,远坂时臣正在念着召唤的咒语:“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汝为缠三大言灵之七天,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随着古老的咒语一句句的被念出,时臣越来越能感受得到自己体里的魔力被一丝丝的抽取。越到最后,他越能体会的到自己的魔力似乎有油尽灯枯的可能,他只能凭着意志力努力的坚持着。

    早就绘制好的魔法阵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已经因为魔力被抽空而疲劳至极的时臣,他的眼睛也随着金光越来越亮变得同样发亮。如此需要强大的魔力才能回应的召唤,还有那出现在魔法阵中的金色影,无疑都说明了一个问题——

    “绮礼,这场战争我们赢定了!”

    召唤魔法阵中的金光变得黯淡,这也让一直默默的守在一旁的言峰绮礼父子能够看清时臣究竟召唤来了哪一位英雄。♀

    言峰绮礼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那位出现在魔法阵中回应了时臣的召唤的英灵。金闪闪!他脑中直闪过这样几个大字,这位英灵从头到脚都是金色。金色的头发,金色的耳饰,金色的盔甲。他不怀疑这位英灵应该是位黄金的好者。

    那位黄金好者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绮礼心中一动,那是一双让人无法忘记的眼睛,一双目中无人高傲的眼睛。

    “你是这次召唤本王的master吗?本王许你报上名来。”他的声音同样不可一世,十分的傲慢,完全没有被自己的master召唤的臣服。

    为主人的时臣却并没有在意他的态度,毕竟这位的份给他的惊喜要远远大于这些无礼。他的态度十分谦恭的施礼道:“是的,英雄王。我是这代远坂家的家主远坂时臣。欢迎您的降临!”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这就是这位黄金好者的真实份。

    随意扫了眼行为十分恭敬的时臣,吉尔伽美什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个将自己召唤出来的所谓的主人。“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带给我多少惊喜吧,不要让我——啊!”

    吉尔伽美什本意是打算说不要让他失望,不料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件重物狠狠的砸在脑袋上。原本的一派王者气派,或者说是装13的气派然无存了。被砸趴下的某位英雄王气氛的发出怒吼声。

    时臣和言峰父子也被这突发的一幕弄得惊呆了,以至于没有及时把英雄王从垫的位置上拯救出来。最后还是那不明掉落的重物自己主动起,挪开了位置。

    赫斯提亚被那股神秘的拉力一下子拉到了这个世界上,她正好落到了时臣绘制的魔法阵中,而之前的英雄王还没有离开魔法阵,她一下子就砸到了吉尔伽美什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赫斯提亚一边道歉,一边从吉尔伽美什上爬起来,只不过在爬起的过程中,她还是很不小心的踩了对方好几脚。

    “该死的,你这个杂种!”吉尔伽美什终于从垫恢复回了英雄王,只不过他此刻再怎么装,再怎么有气场,也不能让时臣他们忘记他刚才被当成垫的窘样。

    “杂种?我想你最好解释清楚这个词的意思。”赫斯提亚本来还因为自己踩了对方几脚打算好好道歉的,不过对方一站起来就开始对她喊着杂种。

    杂种这个词,赫斯提亚怎么也没想到会落到她的上。作为纯种的女神,她从来没有被这样侮辱过。

    吉尔伽美什仗着高的优势,不屑一顾的扫了一眼赫斯提亚,他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杂种不就指的是你吗?

    可恶!赫斯提亚火大,手中金光一闪,黄金制成的菜刀出现在手上,然后菜刀迎风而长,变的足足有一人多高。

    时臣眼睛抽搐了好几下,他这次召唤来的英灵居然都是黄金的好者。那位后来的女英灵居然使得宝具居然是一把黄金菜刀。

    等等,他的思路似乎是偏了。时臣发现自己的想法奔向了歧路,此刻他应该关心的不是两位英灵的喜好问题,而是为什么一个魔法阵里会出现两位英灵,还有这位后来的小姐又是哪一位呢?

    “两位,能听我说一句吗?”在快速反省过自己的失误之后,时臣忙插到两位剑拔弩张马上要打起来的英灵之间。

    “无聊,不要打扰本王。”眼看着无法跟赫斯提亚打一场,吉尔伽美什的体化为金色的虚影消失了。

    “请说。”对于除了惹怒她的人以外的人,赫斯提亚一向都很温和的。

    “请问您是哪位英灵?还有您是如何回应召唤的?”时臣迫切需要弄清楚这位英灵的一切,以及为什么他的魔法阵会召唤来两个英灵。

    “英灵?”赫斯提亚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词,她似乎在以前什么时候听说过。哦,想起来了。

    “你是奥丁的信徒?”赫斯提亚想起来了,在她的那个世界除了他们希腊神族之外,还有北欧的阿瑟神族,阿瑟神族就搞出了一个所谓的英灵来。难道说这里就是她的那个世界,只不过是她落到了奥丁那边。

    赫斯提亚开始回忆他们希腊神族跟阿瑟神族之间是否有什么龃龉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大的纠葛话,奥丁应该不会介意让她过境吧?

    “奥丁?”时臣听到了一位北欧大神的名字,他同时也想到了关于英灵的另一个解释,确实北欧神话中也有英灵的存在。这位女士出口就提到奥丁,难道她生前是北欧的人士。时臣大脑飞速的转动起来,他在考虑究竟北欧有哪位可以称得上英雄的女士。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连亚瑟王都可以变成女孩子,他是抓破脑袋也想不出赫斯提亚的份来。

    想不出赫斯提亚份的时臣只好先将圣杯还有英灵的知识普及给赫斯提亚,他有些郁闷,这些知识应该是英灵们被召唤之后就会从圣杯里得到的。难道这位至今什么都是问号的女士什么也没从圣杯那里得到?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里并不是我的目的地。”听完时臣的介绍,赫斯提亚有些失望的说。“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就告辞了。”她对于参加什么圣杯争夺战没什么想法,一个许愿的杯子对她这个女神真没什么用,难不成她用那个杯子许愿让她回家不成?

    看到赫斯提亚转准备进入魔法阵离开,时臣连忙拦住她。

    “您毕竟是回应了圣杯的召唤,我想这自然有圣杯的意愿,也许您有要留在这里的需要。我不知道您究竟属于那个职级,也许只有当所有的参与者都到齐了之后才能确定这次圣杯之战需不需要您。所以我请求您先留下来。”

    时臣考虑的很清楚,这位女士虽然还有那么多的疑问,不过能够完全不畏惧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气势上也不输于他,那么这位女士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也许这次一次召唤来两个英灵,是圣杯在帮助他赢得这次的圣杯争夺战也说不定。

    听到时臣说的,赫斯提亚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觉得时臣说的很对,当时为什么那股拉力会把她拉过来,也许真的有什么说道也说不定。如果她真的一走了之,也许真的会给这里的人带来什么麻烦也说不定。也罢,那就先留一段时间再说好了。

    “好吧,那么我留下。”

    见把赫斯提亚顺利的留下,时臣心里也略感到高兴:“那么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时臣打算通过获知赫斯提亚的名字来确定她的份。

    赫斯提亚刚要道出自己的名字,她忽然犹豫了一下,直觉告诉她用真名似乎不太好。那么换个名字好了。

    “我是雅典娜!”的姑姑。赫斯提亚在心里把自我介绍给补全了。

    雅典娜?!时臣和一旁默默的关注着的绮礼父子都沉默了,好像雅典娜是希腊神话里的女战神吧,那并不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英灵吧?还有那把黄金菜刀,没听说女战神用的武器是菜刀吧?难道是假名?可是没听说哪个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可以跟自己的master撒谎的。

    “那么我先去休息一会。”顶着在场的几个人各种怀疑的目光,赫斯提亚泰然自若的离开了。

    “师父能看到这位···雅典娜小姐的实力吗?”绮礼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用雅典娜的名号称呼她。如果说刚才吉尔伽美什给他的感觉是可怕和危险的话,那么赫斯提亚给他的感觉就是神秘和无奈了。

    时臣半天无语,过了很久以至绮礼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开口:“全部都是a,还有宝具是ex。”说完这话的时臣其实心中的忧虑更甚于得到了两位强力的英灵的喜悦。一个吉尔伽美什就已经难以驾驭了,那么这位神秘的高战斗力小姐是不是更加不好控制了,尤其是他至今还没有得到她的真名。ly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