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黑执事(九)

    一路之上伊丽莎白还很兴奋的跟夏尔在谈论今天吃到的东方拉面,她刚吃完就想再吃一碗,于是就不停的磨着夏尔明天再去。

    而赫斯提亚还在纠结,那个刘说的没错,英国人首先做出了不容原谅的事,他这也只是以其人之道。可是拿着食物来害人,这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事。她究竟该怎么办呢?

    不过她马上就没有时间去纠结了,因为等到马车停在凡多姆海姆大宅门口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是敞开的大门。

    “菲尼安这家伙一定又是打扫完院子忘记关门了。”夏尔皱了下眉,他家的几个仆人真是各有各的令他郁闷的地方。

    相比于夏尔单纯的不满,赫斯提亚和塞巴斯蒂安的神却变得严肃起来,他们都感受到了凡多姆海姆宅邸充斥着强大的魔力,不久之前这里应该发生过激烈的战斗。

    “主人,请稍等一下。”塞巴斯蒂安叫住了正要往里走的夏尔,他抢先一步进入以防万一。与此同时,赫斯提亚也及时的挡在夏尔和伊丽莎白之前。女神和恶魔虽然平时彼此不对盘,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很有默契。

    四个人以塞巴斯蒂安打头,赫斯提亚护着剩下两人次行的顺序进入了凡多姆海姆宅邸。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看到自己家现在的样子之后,夏尔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以及他不愿知道的恐惧。因为眼前的一幕让他想起当年他父母死在他面前的惨状。

    凡多姆海姆家的宅邸里仿佛台风过境一般,家俱歪倒,甚至还被烧毁,庭院里的花草也一下子都变成了焦炭,屋顶上被开了个洞,可以望的见快要落山的太阳。

    凡多姆海姆家的几个仆人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夏尔甚至不敢上前去碰触他们,生怕他们再也不会醒来。

    “你们···回来了?”天使傻爸爸亚瑟靠坐在一个断掉的树下,他一的伤,甚至连一直隐形没有显露出来的翅膀都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显然是翅膀都已经折断了。

    “天哪!”伊丽莎白惊叫了一声,不知道她是为了亚瑟的惨状还是因为看到真正的天使的原因。

    “艾玛和菲尼克斯呢?”塞巴斯蒂安已经快速的查看过整个大宅的况,他发现除了重伤垂死的仆人们之外只剩下这个傻瓜天使了,至于恶魔艾玛和天使与恶魔的混血儿菲尼克斯则不见了踪影。恶魔执事直觉能够面前这个半死不活的傻瓜天使那里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赫斯提亚则平静的走上前,她的手上发出金色的光芒,她在用自己的神力治疗着天使的伤势。如果他不尽快得到治疗的话,恐怕也要撑不住了。看到赫斯提亚显露力量,一直对她的份猜不透的夏尔和塞巴斯蒂安的眼睛都闪了闪。

    “你们走后不久,杀戮天使就来了。艾玛和他们战斗,结果打不过他们,连同菲尼克斯一起被抓走了。我也受了重伤,如果不是他们要我转告塞巴斯蒂安一句话的话,恐怕也要被他们带走了。”在赫斯提亚治疗下,亚瑟的状态好了不少。

    “什么话?”塞巴斯蒂安的眼睛越发的变红了。恶魔执事认为这是天使对他发出了挑战,果然亚瑟转达的杀戮天使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

    “他们让你一个人在午夜的时候去伦敦塔,如果你不去的话,他们会杀掉艾玛和菲尼克斯的。”亚瑟有些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蒂安沉吟了一下,他冲着夏尔深施了一礼:“主人请许我前往。”作为夏尔的执事的子太过平静了,久的使塞巴斯蒂安差点忘记了往与天界那些像大白鹅一样的家伙们战斗的子了。

    “我许。”夏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让塞巴斯蒂安小心的话说出口。

    “赫斯提亚?”伊丽莎白咬了下嘴唇看向正在一边忙着给其他三个仆人治伤的赫斯提亚。

    在为最后一个人治疗完之后,赫斯提亚站起:“我跟你一起去。”她看了眼塞巴斯蒂安,然后又看了眼伊丽莎白。

    虽然伊丽莎白当初请求她来对付塞巴斯蒂安,可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之间一直没能真正的打起来,反而却总是因为不明的原因合作。这一次看来又要这样了。

    “可是他们说只让塞巴斯蒂安一个人去。”亚瑟有些担心的说,他有些害怕万一杀戮天使们看到多了一个人会对他的妻子和孩子不利。

    “他说的是人,不过很可惜我不是。”赫斯提亚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神力展露了一些出来。

    “你?”夏尔终于忍不住想问她究竟是什么人。

    “夏尔你放心赫斯提亚一定会有办法的。”伊丽莎白对赫斯提亚很有信心。

    “那么执事小姐,看来我们要为共同的目标而合作了。”塞巴斯蒂安伸出了带着干净的白手的手。

    “看来如此。”赫斯提亚握上了对方的手。“我们出发吧,如果回来的早的话,我要做一些鸡翅。”

    “我想我们很可能这次会弄到很多新鲜的鸡翅。”

    “那样正好。”

    赫斯提亚和塞巴斯蒂安一边说着,人已经远离了凡多姆海姆宅邸。

    “伊丽莎白,那个赫斯提亚究竟是什么人?”夏尔早就想问伊丽莎白这个问题,他只知道赫斯提亚不是恶魔,塞巴斯蒂安甚至跟他说过那个女人属是令他很讨厌的光明。因为看到伊丽莎白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夏尔才容忍赫斯提亚继续呆在她边的。也是为了监视她,他才许伊丽莎白最近一直赖在这里的。

    “放心好了,赫斯提亚是个很善良的人。哦,不对,应该说是神。”

    “神?”夏尔敏锐的抓住了关键词。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存在吗,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为什么在他的父母被害的时候,在他饱受欺凌屈辱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一个神来救他呢?

    赫斯提亚和塞巴斯蒂安在一离开凡多姆海姆大宅之后,就各自运用自己的手段来到了伦敦塔的附近。塞巴斯蒂安收起自己的黑色的翅膀,他看到赫斯提亚早就等在那里了。

    “一会我一个人上去。”

    赫斯提亚会意:“我会隐跟着你,放心好了,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看透我的伪装。”

    两个人在做最后的准备,毕竟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恶斗。

    塞巴斯蒂安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发。临走前他还是问了一句:“我能否有这个荣幸知道您究竟是什么?虽然您上那股象征光明的恶臭味让我很讨厌,但是我觉得您不是那些长着翅膀的白天鹅。”

    “赫斯提亚。我在第一天相见的时候就应景介绍过了。顺道说一句,这个世界的希腊跟我的老家很相像。”

    赫斯提亚,希腊?塞巴斯蒂安立刻想明白了赫斯提亚的份,他对赫斯提亚施了一礼,随即后出现黑色的翅膀,轻拍几下翅膀,他的人已经飞向了伦敦塔的高处。

    同一时间赫斯提亚也隐去形跟了上去。

    午夜的伦敦塔很安静,除了那巨大的钟的指针还在缓慢的移动着。而此时时钟的时针上倒挂着一个已经遍体鳞伤的女恶魔,那正是亚瑟的妻子女恶魔艾玛。而在钟楼的最高处,还或站或坐着几个一白衣,后还有白色的翅膀的人,或者称呼他们为杀戮天使更为合适。

    杀戮天使,天使的另类。他们跟其他那些整天吟诵圣经,以守护慈悲为信念的天使们不同。他们更喜欢用杀戮和敌人的鲜血来宣扬他们的信念。因此杀戮天使也算是天使中的异类,跟其他的天使格、理念都很不合。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大部分杀戮天使都更喜欢来到人间,这里有着许多在他们看来邪恶的人们,也离地下的那些恶魔更近一些。

    随着那个扇动着翅膀越飞越近的恶魔的接近,所有的杀戮天使都站起,做出迎战的姿态。

    塞巴斯蒂安飞到钟楼上,他收起翅膀,用嘲讽的眼神看向面前这些个有着明亮的发色,长得一表人才的家伙。这些所谓的天使,有着天使的名字,却总是做出一些连恶魔都不屑的行为。

    “我已经来了,把她放了吧,还有那个孩子。”塞巴斯蒂安在飞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只有恶魔艾玛,没有看到菲尼克斯。难道这个小婴儿已经出什么事了?毕竟那孩子是天使和恶魔的混血,恐怕对于那些杀戮天使来说,他要比他的恶魔母亲更加的可恨吧。

    塞巴斯蒂安不动声色的说着,他是在拖时间。刚才赫斯提亚已经跟他说过了,她会先去把人给救下,并且送到安全的地方。只要天使们手上没有人质,他战斗起来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不过很显然天使们并不打算跟塞巴斯蒂安说些什么,反正杀戮天使们遇到恶魔的时候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冲上去开打。

    不下十个天使同时像塞巴斯蒂安发动了攻击,他们有的手上拿着箭矢,在远处瞄着恶魔击。有的则举起长剑,近跟恶魔缠斗起来。天使们训练有素,默契也很好,有远攻,有近击,有空战偷袭,还有陆地搏击。

    塞巴斯蒂安一边回敬着天使们的攻击,一边赞叹这些白天鹅们还是有些手段的,难怪那个脾气火爆的恶魔艾玛会被收拾的那么惨。好在他是一个高阶的恶魔,对付这些天使短时间内还是没有问题的。

    “啊哈,执事先生大半夜不睡觉原来有来伦敦塔闲逛的好。”这个时候,在钟楼的最高处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你?”塞巴斯蒂安和天使们同时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他认出了来人的份。

    红色的头发,锋利的牙齿,还有手上泛着凶光的电锯,已经那有些欠扁的声音,来人正是曾经作为红夫人的执事出现过的死神格雷尔。当时夏尔正奉了女王的命令,查探开膛手杰克的案件。塞巴斯蒂安在暗中调查的时候已经锁定了红夫人和她的执事的嫌疑,只不过在他还没有开始行动的时候,就被伊丽莎白和赫斯提亚抢先了。红夫人不告而别去了东方,格雷尔也下落不明。没想到今天在他和天使们交战的时候,这个立场不明的家伙突然出现了。

    “你来做什么?”塞巴斯蒂安看向笑的一脸漾的死神。

    有些精神不正常的红发死神垂涎的伸出舌头:“我只是想尝尝天使的血的味道,不知道天使的血用来作画是不是一样的美。”说着他已经拎着电锯冲向了天使们。

    一个实力不算低的死神出手一下子分担了不少塞巴斯蒂安的压力。他轻笑了一下,随即继续跟天使们展开了战斗。

    “请不要动,恶魔先生。”这个时候一个塞巴斯蒂安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随着这个声音走来的是一白衣的女王执事亚修,而他正推搡着被捆了起来的夏尔和伊丽莎白。

    “果然如此,没想到女王的执事居然会是一位杀戮天使。”塞巴斯蒂安语气依然很平静,完全不像是自己的主人正被对方控制住。

    在塞巴斯蒂安和赫斯提亚前往营救被抓的恶魔母子的时候,亚修却敲开了凡多姆海姆家的门。他告诉夏尔说女王要紧急召见他,让他立刻随同他一起前往。因为伊丽莎白不放心夏尔一个人去,就固执的陪同他前往。而一上了马车,他们就被露出本来面目的亚修给制住了。

    “卑而罪恶深重的人类又怎能会让我臣服,就好比这已经肮脏无比的凡多姆海姆伯爵怎么会得到你的臣服一样。”亚修厌恶的一推夏尔,让他险险的差点跌倒。

    看到夏尔差点跌倒,塞巴斯蒂安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不过他继续平静的说:“我从来不认为人类低,相反因为我活的时间很久,见识过人类是怎样一点一点的客服各种困难活下来的。所以我永远不会低估人类。”他突然看向亚修的后,而那几个杀戮天使则同时向他示警。

    亚修本能的向一旁闪过去,他原的地方已经被突如其来的炸药给炸出一个洞。

    不远处传来翅膀扑扇的声音,刚刚从重伤中缓过来的天使爸爸亚瑟更拎着菲尼安飞在空中,菲尼安手上还有一大袋东西,他从里面掏出一件就冲着亚修扔了过来,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亚修在躲过菲尼安的炸弹攻击向一旁移动的时候,又有一颗子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了过来,显然在不知何处还埋伏着一个狙击手。

    这些家伙,塞巴斯蒂安无奈的笑了。看来凡多姆海姆家的仆人们都开始行动起来了。巴鲁托制造的炸药,由大力的菲尼安负责投掷,而梅琳则躲在暗处充当着狙击手。

    塞巴斯蒂安没有松懈,趁着亚修躲避炸药和子弹的时候,他快速的出现在夏尔和伊丽莎白边,成功的解救了他们。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亚修突然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手上突然出现了一直不知所踪的小婴儿菲尼克斯。“天使和恶魔的混血崽子的血正好可以用来发动阵,将邪恶的世界涤清。”他看向伦敦塔的底部。

    顺着他的视线,塞巴斯蒂安看了过去,他的神严肃了许多。原来在伦敦塔的底部不知何时已经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阵,那个阵一旦发动起来,很可能整个世界都会被毁灭。

    亚修单手举着菲尼克斯伸到半空中,只要他一松手,菲尼克斯就会落下去,然后他的血会将整个阵发动起来。

    “为天使不应该是保护那些人们吗?”亚修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他微微一愣,然后手上一轻,菲尼克斯已经不在他的手上了。

    赫斯提亚在塞巴斯蒂安边显出形来,她将孩子交给已经松开绑绳的伊丽莎白。

    “你是天使,是这个世界上有力量的存在,为什么你却用自己的力量去伤害那些一直向你祈祷的人们?”赫斯提亚很弄不懂杀戮天使的逻辑。

    “执事小姐,我想这与你无关吧?”

    “怎么无关!为米德福德家的执事,我就有关!”赫斯提亚说着类似塞巴斯蒂安的口头禅,然后嗖的一下冲向了亚修。

    亚修只觉得眼前一亮,然后两道金光闪过,他就被赫斯提亚用平底锅直直的拍下了伦敦塔。他最终好不容易才在快要摔到地上之前让翅膀恢复了工作。

    “虽然没有那个恶魔之子的血发动阵,不过我想为虔诚的天使,我的血也可以。”亚修突然划破了自己的手掌,让鲜血滴到阵上。

    “糟糕!”赫斯提亚眼神一变飞速的向下飞去阻止亚修发动阵。

    剧烈的爆炸声将整个伦敦的人惊醒了。

    几天后,轮船码头。赫斯提亚正在这里跟伊丽莎白他们告别。

    “你们真的要去东方。”她有些怀疑的看着夏尔和伊丽莎白,两个养尊处优的贵族要出远门,能行吗?

    “谁让夏尔跟刘打赌要在八十天内环游地球的,我只好勉为其难的陪着他了。何况那个讨厌的塞巴斯蒂安也会跟着,还有梅琳他们。”

    没错,这次是凡多姆海姆家的全体行动。那天在亚修发动阵之前,赫斯提亚和塞巴斯蒂安及时的冲了上去,在加上在阻止亚修的过程中,赫斯提亚又一次精分了。最后有惊无险的,那个阵的效果被压制到最低,以一座伦敦塔的倒掉的代价化险为夷。

    而亚修则在恶魔和死神的攻击下死去了,他的死也连累了维多利亚女王,这位女王在不几天之后也过世了。因为女王的过世,英国遍布全球的殖民地都有不稳的迹象,而已经知道自己父母死因真相的夏尔借故准备离开英国。伊丽莎白则坚持不懈的要跟着他一起离开。

    因为伊丽莎白准备和夏尔一起走,所以赫斯提亚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她将在送别伊丽莎白一行之后离开这个世界。

    目送着轮船远去,赫斯提亚转离开,是该走的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黑执事结束,至于伊丽莎白和塞巴斯蒂安的夏尔争夺战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下一章开始fa,这是综漫卷的最后一个故事了,在到综漫就是第四卷中间的部分了。

    明天考试,希望会有好运气。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