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黑执事(六)

    今天的凡多姆海姆大宅依然很闹,在早饭过后,各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夏尔带着塞巴斯蒂安进入了书房,他将对旗下的凡多姆海姆公司的事物进行处理。伊丽莎白则跟着赫斯提亚去了厨房,她最近一直都在跟赫斯提亚学习,想要给夏尔烤个蛋糕。

    梅琳开始了整个屋子的清洁工作,巴鲁托虽然对于两位女士侵占了他的厨房有些微词,不过他还是开始在厨房里为中饭做着准备。而菲尼安则去照顾花园,顺便打扫一下大门。

    不过过了一会,应该在打扫大门的菲尼安却一路惊叫着冲回屋子来。他引发的噪音将分布在屋子各处的人们都召集到大厅来。

    “究竟出了什么事,菲尼安我必须要得到你的解释。”塞巴斯蒂安不悦的开口。作为凡多姆海姆家的执事,他对于自己管理下的凡多姆海姆家的仆人要求很严格,只不过这几个家伙往往达不到他的要求。

    夏尔也有些不高兴,他要求在工作的时候保持绝对的安静,可是菲尼安打扰到了他。

    “不是我,是,不是,是这个小家伙。”菲尼安有些语无伦次,最后有些言语不能的他终于把怀里一直抱着的那个黑色的包袱展示给大家看。

    几乎是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发出惊呼声,原来菲尼安怀里的小家伙居然是个小婴儿。

    “你从哪里弄来的?难不成是你偷生的?”伊丽莎白很怀疑的看着菲尼安,菲尼安的年纪应该弄出孩子来了。只不过上一世她一直没有听说过菲尼安有个孩子的。

    “不是的,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去清扫大门的时候,在门口发现的。”菲尼安脸色通红的连连解释。

    伊丽莎白也只是逗逗他而已,她大概清楚这应该是什么人把孩子扔到了凡多姆海姆家的门口。多半是这个孩子的家庭无力负担来养大这个孩子了,而他们又不想把孩子送到孤儿院里去。因为在伦敦的孤儿院里孩子们并不能健康的成长,还不如送到这个的贵族或者富商家门口,也许主人心善会留下这个孩子,就是不打算留下也一般都会送去孤儿院。估计这孩子的父母也是打算搏一搏的。

    “这是个女孩子吗?”夏尔端详了半天,他觉得那孩子那么秀气的长相应该是个女孩子的。

    赫斯提亚熟练的从菲尼安手上接过孩子:“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哦,这是个男孩子。”

    “男孩子?我还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呢?”伊丽莎白也不太相信,可是为淑女的她又不能凑上去看一眼这孩子的体,只能相信赫斯提亚的判断。

    赫斯提亚将孩子放到桌子上,这样其他人也都能看到他。这个孩子一直都在睡觉,即使刚才菲尼安那样慌里慌张的跑进屋子都没有惊醒他。

    现在赫斯提亚已经把包着孩子的包袱打开了,也脱掉了他的衣服仔细检查着。

    “很奇怪。”夏尔手托下巴看着这个孩子上的衣服,“这些衣服的材料并不差。”

    “确实如此主人,光是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就价值不菲。”塞巴斯蒂安打量着那条带着一块深蓝色如同海洋颜色的宝石项链,他总觉得这块宝石很有吸引力,连他这个恶魔都有些被吸引了。

    “是有些奇怪。”赫斯提亚在仔细检查了一遍孩子的体之后如此说,她总觉得这孩子上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息,有点像边的恶魔,可是又不像,还有点像是那天咖喱大赛上见到的所谓的天使。而且这种气息很微弱,她也只是偶然能够觉察到。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伊丽莎白却问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他们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是把这个孩子送到孤儿院,还是把他留下。

    “塞巴斯蒂安,报警,并且把他送到孤儿院去。”夏尔向自己的执事下达了命令。

    可是一向以主人的命令行事的恶魔执事却难得了违反了主人的命令。“主人,请您先留下他。”赫斯提亚觉察到的事,塞巴斯蒂安也觉察到了。他一开始只是被那条钻石项链吸引了,可是无意中还是察觉到了那种古怪的气息,这让他心中一惊。他再次看了眼那条钻石项链,看来不光这条项链有问题,连个这个人类的孩子也有问题。

    夏尔不满的看向自己的执事,他看到自家执事眼中的坚持。

    同时伊丽莎白也难得的不跟塞巴斯蒂安打擂台:“留下他吧,夏尔。别把他送到孤儿院去,那样他有可能死掉的。”

    看着伊丽莎白切的目光,夏尔他微微垂眸:“如果是你的坚持,我可以留下他。不过我不想听到他的吵闹,如果他影响到我,我就把他丢出去。”说完他别扭的转离开了。

    在一转的时候,夏尔听到后传来的欢呼声。他翻了一个白眼,走进书房。他还有工作要完成,还有一会还要让塞巴斯蒂安去查查究竟是什么人把这个孩子丢到他家门口的。以那孩子的衣着和那条贵重的项链来看,他的父母绝对不可能养不起他的。

    在夏尔离开之后,几个活宝仆人和伊丽莎白围绕在桌子旁,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这个熟睡的孩子上。即使刚才他们发出的欢呼声都没有惊醒这个孩子。

    “我应该给他弄点吗,可怜的孩子一定会饿惨了的。”巴鲁托难得不把烤作为首选。

    “我要去给他做几件衣服,小孩子的衣服一定要最可的。”梅琳满脸梦幻的说,她脸带红晕的看向塞巴斯蒂安,心中还在想着,如果这个孩子是她和塞巴斯蒂安的该有多好。

    塞巴斯蒂安不动神色的挪了□子,正好避开梅琳的视线。

    “他已经开始长牙了,有一对上牙,应该还不到八个月。”赫斯提亚将手伸进小婴儿小小的嘴巴里。

    “咦?真的吗?”伊丽莎白惊讶的看着赫斯提亚,她只是摸了下牙齿就知道这个孩子有多大了。

    “当然是真的了,我可是很有经验的。”赫斯提亚一脸骄傲的说,“我的侄子和侄女都是由我一手带大的,他们从来都很健康。”

    “哎呀,原来赫斯提亚小姐这么有经验。”塞巴斯蒂安在赫斯提亚边低声的说道。

    “没错,养孩子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赫斯提亚开始吩咐其他人。

    “梅琳你去准备一些小孩子的衣服,还有尿布。”

    “巴鲁托,准备一些牛,还有可以准备一些糊之类的也可以。他这么大可以吃些辅食了。”

    “菲尼安,你去大门外的附近看一看,看看有没有奇怪的人在附近。这孩子的父母也许会留在附近躲在暗处看看况的。”

    赫斯提亚利索的吩咐其他人开始工作,至于她和伊丽莎白和塞巴斯蒂安则留在这里等待着这个孩子醒来。她和塞巴斯蒂安不约而同的准备多观察一下这个孩子的况,毕竟这个孩子给他们一种奇怪的感觉。

    其他的仆人们都开始行动了,菲尼安快速的冲到大门外,他睁大眼睛四处的张望着,并且走出了一段距离。只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失望的回去。他并不知道在他转往回走的时候,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紧盯着他。

    而这个时候,一直安睡的小婴儿终于醒来了,他先是小小的打了个呵欠,然后眼睛慢慢的睁开。

    “他醒了。”伊丽莎白兴奋起来,作为一位女,母是与生俱来的。

    赫斯提亚和塞巴斯蒂安则挂着笑容看着这个小婴儿。

    “他的眼睛的颜色是红色的?不对,这个孩子是个异瞳?”伊丽莎白惊讶的发现,原来这个孩子的眼睛一只是红色的,而另外一只则是蓝色的。好奇怪,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况。

    “难道这孩子的父母是因为这双眼睛才把他扔掉的吗?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孩子就太可怜了。”伊丽莎白有些怜惜的抱起孩子。

    不过这个孩子似乎并不喜欢她的怀抱,在她怀里开始哇哇的大哭起来。伊丽莎白努力的哄着孩子,可是孩子却越哭越大声,弄得她只好向赫斯提亚求助。

    “可能是抱孩子的姿势不正确。”赫斯提亚从伊丽莎白的手上接过孩子,没想到孩子刚到她的手上,立刻就止住了哭泣。

    “孩子应该这样抱。”赫斯提亚向伊丽莎白示范着正确的抱孩子的姿势。

    “原来是这样。”伊丽莎白再次伸出手来,她打算在抱抱孩子。不料孩子在回到她的怀抱里立刻又开始大哭起来,弄得伊丽莎白有些惊慌失措。

    “也许是孩子尿了。”塞巴斯蒂安一边说着,一边从伊丽莎白手上接过孩子准备检查一下尿布。这孩子在到了塞巴斯蒂安手上之后又不哭了,反而把大拇指含在嘴里冲塞巴斯蒂安笑了起来。

    这下子伊丽莎白大受打击,女神的怀抱这个孩子显然很喜欢,连那个恶魔的怀抱他都喜欢,可是他偏偏不喜欢她这个纯粹的人类,难道小婴儿也搞种族歧视?

    “我想他需要洗个澡,梅琳的衣服应该准备好了,正好给他换一下。”塞巴斯蒂安优雅的抱着孩子离开。

    执事先生抱着孩子进了浴室,一路上这个小婴儿都在他的怀里冲他笑着,那仅有的上牙露出来很是可

    来到浴室,塞巴斯蒂安把小婴儿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最后摘掉了那条项链。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写了一个原创剧,关于这个小婴儿上的秘密明天揭晓。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