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黑执事(四)

    今天的凡多姆海姆宅依然很闹。

    “啊——救命!”戴着眼镜一脸呆样的格雷尔一边大叫着救命,一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唉,又来了。”梅琳无奈的说道。

    “应该更加严格的督促他。”一脸不耐的巴鲁托很不耐烦的说道。

    他最近心极度不好,拜那两个混蛋所赐,他的厨房已经很久不属于他了。而被撵出厨房无所事事的他只好投入到训练格雷尔的大业当中去,他现在觉得把格雷尔虐的更惨心就会变得很好。

    而除了他之外,梅琳和菲尼安也觉得看到笨拙的格雷尔他们的心里会更加平衡一些,毕竟如果执事们都是像现在总在厨房斗气的那两位一样的话,他们真的就不用活了。

    因为觉得自己的执事不合格,而被红夫人扔到凡多姆海姆家的格雷尔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凡多姆海姆家的活宝仆人的消遣工具了。每天凡多姆海姆大宅当中都会时不时的听到了他的惨呼声。

    仆人们之间的小故事并不会影响到主人们。夏尔正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早餐,自从伊丽莎白带着她家的执事来常住之后,夏尔对自己的三餐和零食表示越发的满意。果然是有竞争才会有动力。他不由得望了望看起来十分平静的恶魔执事,通过他与恶魔的契约,他能感受到恶魔那平静的面容下郁卒的心。这让他对于伊丽莎白决定要延长居住时间表达了沉默的欢迎,既能满足口腹之,又能看到恶魔踢到铁板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

    “夏尔,我吃好了。”伊丽莎白已经放下了餐具。自从那天在夏尔面前展现了剑术,伊丽莎白也就不瞒着夏尔自己会剑术,并且剑术实力卓越的事。而她也发现,夏尔似乎不在意她并不那么淑女。能够以真实的跟夏尔相处,这也是一件愉快的事。不过她今天必须出门去做一件必须做的事

    “走吧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平静的跟着伊丽莎白离开了凡多姆海姆家。她们上了马车,直奔她们今天的目的地而去。

    “我始终不相信那家伙是个死神。尽管我必须承认塔纳托斯很挫,可是···”赫斯提亚没有继续说下去,自从那天伊丽莎白告诉她了那个格雷尔是这个世界的死神之后,她就会经常这么说。

    “说实话我也不太相信。”伊丽莎白也有些迷惑不解。关于红夫人和格雷尔的事都是上辈子她无意中听到的夏尔和塞巴斯蒂安的对话时才知道的。不过当时她只是听到了几句话就被塞巴斯蒂安给发现了,所以具体的况她也不太清楚。不过她始终认为红夫人是受了那个变态死神的胁迫的,也许还是被冤枉的。她不能看着夏尔到时候为了他重视的亲人而再次伤心,所以趁着格雷尔在凡多姆海姆家的时候,她决定去拜访一下红夫人。

    伊丽莎白同样知道现在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伦敦的社交季已经开始了,而关于女被杀人的消息已经在报纸上出现了。

    “我们今天一定要解决红夫人的事,拜托你了,赫斯提亚。”伊丽莎白祈求的看着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点点头:“请放心,如果是真的,我一定会出手的。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作为神明却可耻的纵凡人去做残忍的事是不能被原谅的。”

    一路无话,马车很快就稳稳地停在了红夫人家的门口。

    “是什么风,让你舍得离开夏尔来我这了?”红夫人一边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一边招呼伊丽莎白坐下。这是她在市区的公寓,为了工作方便才住在这的,除了她之外,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存在。屋子里宁静的气息与这位社交女王的份十分的不搭。

    “我来是想向您问一件事。”伊丽莎白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赫斯提亚,她们之前就商量好了,来这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就问红夫人真相,不跟她迂回了。

    “什么事?该不会是关于夏尔的吧?”红夫人脸上挂着有些猥琐的笑容,“你像不像知道他刚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还有他有些什么糗事?”作为姨妈的红夫人显然要比为表姐的伊丽莎白知道的更多。

    “我想知道您是不是那个开膛手杰克?”

    伊丽莎白的话让红夫人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不过她马上回过神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没有事的话,你就先离开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她沉下脸来下了逐客令。

    “我想知道那些女们究竟是不是您和您的执事杀的?请您告诉我真相,我不想等到事发之后让夏尔伤心。”

    “哎呀呀,如果小姐您那么想知道的话,就让我告诉您好了。”

    伊丽莎白听到自己后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她似曾相识,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变态的声音。不过还没等她细想,她就被一旁的赫斯提亚推到一边,而在她原本坐的地方一柄电锯已经将那里劈成了两半。

    “格雷尔!”伊丽莎白叫出了那把电锯的主人的份。怎么可能,她离开凡多姆海姆家的大宅的时候,格雷尔还在装废柴过的生不如死呢,而且她刚才坐的位置后面是墙,根本不可能有人出现在那里。之后她马上就想到了这个废柴格雷尔的真实份,他并不是人类,作为死神的他应该可以办到的。

    “啊呀,果然我的直觉没错,执事小姐并不是普通人。”格雷尔十分风的拿出一把梳子梳理自己的头发,随着梳子梳过的地方,他的头发有黑色变成了红色,一时之间这间屋子里除了伊丽莎白之外集中了三个红发的生物。当然这三个之中只有红夫人一个人类。

    “听说你是死神?”赫斯提亚挡在伊丽莎白前面,她飞速的扫过了格雷尔,然后在心中给这个世界的死神打上了一个中二的标签,然后为这个世界的人类表示了同。如果这个世界的人死后正凄凄然的时候,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二货死神,那个人类估计都顾不上继续哀悼自己挂掉了。

    格雷尔突然一本正经的行了个礼:“格雷尔·沙多克里夫,真是幸会啊,来历不明的执事小姐。”他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跟那一口白白的锋利的牙齿相映成趣。

    “塔纳托斯一定会哭的。幸好你的老板不是哈迪斯,否则不会哈迪斯疯掉,就是你被他杀掉。”赫斯提亚感叹了一句。

    塔纳托斯?哈迪斯?赫斯提亚?格雷尔只是装的比较废柴一点,他通过赫斯提亚说出的两个名字,还有赫斯提亚自己的名字,似乎联想到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塔纳托斯和哈迪斯甚至还有你这位赫斯提亚小姐都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

    赫斯提亚不置可否:“我们今天来并不是讨论希腊神话的,我和伊丽莎白只想弄清楚关于这个所谓的开膛手杰克事件是怎么回事。”她后的伊丽莎白点点头表示同意,无论如何她今天都要弄明白这件事。

    “执事小姐做的菜不光很好吃,还很有艺术感,可见执事小姐也是一个极有艺术气息的人。我想您应该会理解艺术的奥义的,我最喜欢红色了,尤其是鲜血的那种红色。还有你不觉得红夫人的创意很不错吗,那些丑女能够成为我们的作品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我想小姐,那些成为您的食材的东西应该可以理解丑女们的荣幸吧?啊哈哈···”格雷尔越说越兴奋,他的眼中充满了狂暴的神,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不正常。

    “我只知道那些人并不应该死。”赫斯提亚冷冷的说道。

    “她们为什么不应该死?她们才最应该死!”说这话的人是红夫人,她同样有些神不正常,她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她们来找我堕胎,她们居然就那么轻易的舍弃了我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她们都该死!”

    伊丽莎白倒吸一口气,她知道红夫人无法生育,难道那些女们真的是她杀的,只因为红夫人嫉妒她们能够生育却不珍惜?

    “不错,那样的丑女砸碎正好成为我们的作品,你们不觉得我们杀人方式十分的美感吗?还有那红色,鲜血的红色是多么美丽的颜色?”格雷尔一脸陶醉的捧着脸说。

    没有搭理那个变态,赫斯提亚严肃的看向红夫人:“你是医生?你在成为医生的那一天难道没有宣过誓吗?那个希波克拉底誓言?你究竟是为什么学医的?难道你学医就是为了杀人?如果那样你不配称作为医生。”

    对于赫斯提亚来说,挂了一堆神职的阿波罗虽然总是不太靠谱,不过他对于自己那个医术之神的神职还是很在乎的。以前赫斯提亚在人间溜达的时候也曾见过他化作凡人的样子去教人类医术的事。她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红夫人会用自己的医术去杀人,不过潜意识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少见多怪,未来有的是没有医德甚至用医术杀人的人。

    赫斯提亚这一连串的问题如同箭矢一般击中了红夫人,随着她的每一个问题的抛出,红夫人的体就越发的萎靡,她的人也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岁,一点没有社交女王的风范。

    “哼,无聊的道德观!”格雷尔似乎对于红夫人的样子很看不过去,他眼中现出了杀机。

    赫斯提亚手疾眼快,在格雷尔的电锯击中红夫人之前拦住了他。她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菜刀,虽然金光闪闪的看起来十分的俗气,可是格雷尔眼中却放出了比那金光还要炽的眼神。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原本格雷尔只能察觉到凡多姆海姆家的那个恶魔的气息,而赫斯提亚的气息则是若隐若现的,他只能依稀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她并不是人类,但是具体是什么又说不出来。不过看着她手上凭空出现的菜刀,还有那非人的速度,格雷尔有一种找到了新玩具的感觉。

    他一下子变得更加兴奋了,挥舞着电锯将赫斯提亚锁定为攻击目标。

    赫斯提亚并不是战斗系的神明,她的出手更多的是出于本能和直觉,而对上这种不以常理而来的变态死神,一不留心她的肩膀被电锯划破了一下。

    赫斯提亚看着一些类似胶片的东西从肩膀的伤口处飘出,然后被格雷尔吸收。

    “啊呀呀,原来小姐您还有那么纯的时候,那位金发的先生可真是帅气啊,真有一种想要用鲜血把他那头金发浸染一遍的冲动。”格雷尔不停的赞叹着。

    他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话越说越多,那边赫斯提亚的表越来越难看。

    “该死的你彻底激怒了我。”赫斯提亚此刻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跟之前判若两人。刚才格雷尔说的是当时水门跟她表白时的景,这让一直把这段初恋深埋在内心中的赫斯提亚一下子爆发了,或者说她被这个变态死神刺激到了,一下子精分了。

    赫斯提亚手上的菜刀一下子改变了尺寸,变得比她整个人还要高出许多,然后她就抡着菜刀冲格雷尔砍了过去。

    如果说平时状态的赫斯提亚是不精通战斗的神明,那么她精分的时候就是十分精通战技的。她连续几刀快速的砍向格雷尔,那速度让一旁的伊丽莎白什么也看不清,她只能看到一道金光闪过。等到金光闪过之后,她就看到那个一直跃武扬威的格雷尔居然一的伤口,他的衣服上有无数的裂口,每道裂口都能看到伤口,这下子终于满足了他对红色,对鲜血的喜好了,他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

    而让格雷尔变成血人的始作俑者赫斯提亚并不满意,她打算直接把这个死神送回他老家。在她下一次抡起菜刀的时候,却被人阻止了。

    其实阻止她的也不是人,而是死神当中专门负责抓捕犯错的死神的人员。据那个名为威廉的死神说,格雷尔因为对不是任务的对象出手而将受到惩罚。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将他交给你了,如果下次我再看到他,我会把他削成一片片的做成火锅的。”

    赫斯提亚和伊丽莎白目送着被威廉抓走时还一直冲她们抛媚眼的变态死神被带走,然后她们都看向红夫人。这个才是大麻烦。

    “你们把我送去警察局吧。”红夫人平静的说,“我杀了人,违反了我成为医生的初衷,监狱会成为让我赎罪的地方。”

    伊丽莎白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看了看红夫人,又看了看赫斯提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红夫人确实犯了罪,可是夏尔知道她的事一定会伤心的,她该怎么办?

    赫斯提亚想了下:“也许我有办法。”

    目送着红夫人乘坐的马车离开,伊丽莎白看了眼赫斯提亚。“这样好吗?让红夫人一个人去到遥远的东方。”

    “这也是她自己愿意的,那里贫苦的人很多,他们得了病也没有钱医治,如果有一个医生帮助他们会是一件好事。未来红夫人一定会救很多人的命,就当是为她所做过的错事赎罪了。”赫斯提亚只是提出让红夫人用自己的医术为她曾经做过的错事赎罪,没想到红夫人却打算余生都呆在遥远的东方为贫苦大众服务来赎罪。这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人,她既可怜她曾经做过错事,又佩服她未来可能会做出的功绩。

    “唉,希望夏尔不会因为红夫人的不告而别而不高兴。”

    数之后,夏尔将被称作开膛手杰克的连环杀人犯多尔伊特子爵逮捕归案。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解决了红夫人的事件,没让她挂掉,而是把她打发到遥远的异国他乡去当赤脚医生赎罪去了。十九世纪的东方的生活水平很不好的,对于她这样养尊处优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折磨吧。

    格雷尔被抓起来了,不过他还会在出现。我预定的黑执事的结局大乱斗里也包括死神的,女神、恶魔、天使还有死神的大乱斗。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