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黑执事(二)

    马车快速的奔驰在乡间的道路上,赫斯提亚投过车窗向外打量着外面的景色。她入目的都是翠绿的树木,看着那些绿色,她觉得心很好。

    而坐在她的对面的伊丽莎白却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着,这是她重生之后第一次去见夏尔,所以有些紧张。她只能通过不停的说话来分散这种紧张。

    在和赫斯提亚达成了一致之后,伊丽莎白就决定带着赫斯提亚入住凡多姆海姆家。反正她既是夏尔的表姐,又是他的未婚妻,完全有资格去常住的。正好她的父母都不在家,这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借口。而且伊丽莎白相信如果自己母亲在家的话,她绝对会支持她的决定的,她也总是很讨厌那个名叫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的恶魔执事。于是最终伊丽莎白决定把自己的女仆宝拉留在家里,带着赫斯提亚就上了马车直奔凡多姆海姆家而来。

    无论伊丽莎白多么紧张,马车最终还是稳稳地停在了凡多姆海姆家的门口。

    “咦?”一下马车伊丽莎白就被眼前看到的弄得很惊奇,什么时候凡多姆海姆家的开始整和风了,整个花园都不见了,变得全是一些小桥流水之类的。过去的这个时候,她并没有来凡多姆海姆家,再加上后来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跟过去没有区别的花园,所以并不清楚这个时候凡多姆海姆家的花园还有这样的时候。

    不过还没等伊丽莎白感叹完,一个一瘸一拐的家伙正冲凡多姆海姆家的大宅冲突出来,他险险的差点撞到了伊丽莎白,好在被赫斯提亚给拉开了。

    “真是太粗鲁了。”伊丽莎白和赫斯提亚同时看着那个一脸仓惶的家伙一瘸一拐的远去。

    与此同时,在今天要招待的客人莫名其妙的离去之后,刚放下心来的凡多姆海姆家的活宝仆人却看到了可的伊丽莎白小姐到来。他们忙迎了出来。

    “夏尔呢?”

    “少爷在书房。”

    “赫斯提亚跟我来。”伊丽莎白的心跳变得猛烈起来,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见夏尔。她有些不敢独自一个人去见夏尔,所以一定要赫斯提亚作陪。

    赫斯提亚点点头,随着伊丽莎白本夏尔的书房走去。而凡多姆海姆家的仆人们则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位穿着一燕尾服,头发也整齐的盘起的女士。

    “夏尔!”来到夏尔的书房外,伊丽莎白在赫斯提亚鼓励的目光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狠狠的推开书房的门。

    因为过于激动,伊丽莎白使的力气很大,门一下子撞到墙上,还来回弹了几次。

    夏尔从这一天的早上就一直觉得心绪不宁,他早上早早的被一个噩梦惊醒,然后就一直头疼的看着自家的活宝仆人和恶魔执事为今天上门的客人忙碌着。好不容易解决了这个胆敢欺骗他的混蛋,刚刚可以安静的坐在书房里,他就看到自己书房的门被大力的推开。然后一个让他分外头疼的家伙就站在那里。

    “你怎么来了?”夏尔虽然对伊丽莎白很头疼,可是同样很喜欢这位表姐,很迁就她。

    “我想你了。”伊丽莎白满脸的红晕,她低垂着头,手指不停的揉搓着裙子。

    赫斯提亚有些佩服的看着伊丽莎白,她跟伊丽莎白只相处了一天,可是通过这一天的相处,她也能看出伊丽莎白是个很坚强、很勇敢的女孩,没想到这个女孩会在自己的人面前表现的这么小鸟依人。

    赫斯提亚在看着夏尔和伊丽莎白的时候,书房里的另一个人却在看着她。看着赫斯提亚,塞巴斯蒂安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他很久没有遇上这么难以看透的家伙了,很有趣。

    那边伊丽莎白的话还在继续:“我父母出门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很害怕,所以我就想来你这里。”她的大眼睛亮晶晶的,随时有要掉眼泪的趋势。

    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夏尔也不得不同意眼睛的主人的任何要求。只不过他还在心中吐槽:“明明姑姑姑父经常不在家,你也一直都好好的。”

    “对了,宝拉没有陪你来吗?”夏尔注意到陪伴着伊丽莎白前来的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那位女士一黑色的燕尾服,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盘在脑后,眼睛上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位女士跟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他不由得看向一旁脸上挂着莫名的笑容的塞巴斯蒂安,这两个人在某方面似乎有点像。

    “啊,对了。这是我新请来的执事赫斯提亚·泰坦。赫斯提亚很优秀的,她擅长做各种的食物,无论哪个国家的食物她都可以做出来···”伊丽莎白越说越兴奋。她白天在家的时候已经充分体会到了家灶女神的手艺了,只凭这一点,她就觉得她家的执事一定能把夏尔家的恶魔执事给比下去。

    带着赫斯提亚来到夏尔家常住,让自家的女神执事充分展露才华,让夏尔厌弃那个恶魔执事,主动赶走他。这就是伊丽莎白和赫斯提亚经过一天的商讨所制定的方案。

    你好像雇佣的是厨娘而不是执事。夏尔在心里吐槽着伊丽莎白,然后他用审视的目光看向赫斯提亚。自从发生了两年前的事之后,他对任何人都有戒备心,对于出现在他边的任何人都心存怀疑。

    “你好,凡多姆海姆伯爵,我是伊丽莎白·米多福特小姐的执事赫斯提亚。”赫斯提亚冲着夏尔打着招呼。她一进入书房就感受到了这个夏尔少年整个人都仿佛沐浴在黑暗当中,他的上不仅有黑魔法侵袭的痕迹,也有黑色的契约。看来伊丽莎白所说的并没有错,这个男孩已经成为那个恶魔的脔了。不过这个男孩的眼光真的很让人讨厌,对于夏尔打量的目光,赫斯提亚表示接受不能。

    “你好。这是我的执事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上下打量过赫斯提亚之后,似乎是判断她并没有什么杀伤之后,夏尔把自己的执事介绍给她。

    “你好米卡利斯先生。”赫斯提亚并没有伸手跟塞巴斯蒂安握手,女神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碰触代表一充满不洁、贪婪气息的黑暗生物的。

    “你好泰坦小姐。”因为赫斯提亚没有主动握手,塞巴斯蒂安也就按照交际惯例没有主动伸手去跟女士握手。当然至于是不是有其他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某黑暗生物也不喜欢跟一充满光明气息的不明生物接触也说不定。

    虽然没有肢体接触,不过两个人却进行了一次眼神交流。他们互相看向对方,用眼神厮杀了一次。

    “呵呵,不明生物?”

    “哈哈,脏兮兮的恶魔。”

    赫斯提亚觉得自己一向都很和平,不过今天在看到恶魔眼中挑衅的意味的时候,她有些按捺不住了要痛扁他一通的冲动。

    “冷静点赫斯提亚,作为希腊神族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代表你要拿出女神的气势来,让这个低等的恶魔臣服。”赫斯提亚这样告诉自己。

    “夏尔,在我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会把赫斯提亚借给你用的,你放心,我的赫斯提亚的优秀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比得上的。”伊丽莎白用眼瞟了眼一旁的塞巴斯蒂安。

    塞巴斯蒂安微微垂着头,他有些奇怪的感觉,以前伊丽莎白小姐来的时候并没有对他这么不友好的时候,可是这次他居然感到了一丝的敌意。难道是跟她边突然出现的不明生物有关?

    不过不管伊丽莎白小姐对自己有多大的敌意,也不管那个不明生物的实力究竟如何,他和夏尔·凡多姆海姆之间的契约是无法斩断的。塞巴斯蒂安低着头,耳畔的头发下垂,挡住了别人的视线,让人无法注意到他此刻眼睛当中的异光。

    就这样伊丽莎白在凡多姆海姆家的住了下来,而赫斯提亚也作为她的执事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抢占属于塞巴斯蒂安的领域。

    一大早,昨晚上依然没有睡好的夏尔和精神奕奕的伊丽莎白坐在餐桌旁。

    夏尔打了个哈欠,他注意到自己的几个活宝仆人表各异的站在一旁。尤其是负责厨房的巴鲁多,他一脸的愤愤,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塞巴斯蒂安和赫斯提亚同时推着一辆餐车向餐桌旁走来。他们的餐车都飘出了让人不停咽口水的香味。

    夏尔想他大概是明白了巴鲁多的心了,平时有一个塞巴斯蒂安总是抢占他这个厨师的地盘就已经够烦人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家伙。巴鲁多现在估计就像是领域受到侵犯的公狮子一样了。不过,闻着赫斯提亚餐车上散发的香气,夏尔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伊丽莎白没有说错,这个赫斯提亚确实有把刷子。

    两辆餐车同时到达餐桌旁。

    赫斯提亚率先开口:“夏尔少爷,伊丽莎白小姐,请品尝我做的早餐。”

    以绅士风度谦让,让赫斯提亚先开口的塞巴斯蒂安也跟着说:“少爷,伊丽莎白小姐,请品尝我做的早餐。今天的早餐是法式早餐,蛋卷搭配烟熏三文鱼炒蛋,还有牛。”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密封的盖子,将摆成漂亮图案的早餐摆上桌。

    即使是伊丽莎白这个对塞巴斯蒂安心怀恶意的人,也对这些早餐有把它们全吃下肚子的冲动。她吞咽下口水,把视线投向赫斯提亚,眼下她只能寄希望于赫斯提亚,希望她做的早餐能够打消她对塞巴斯蒂安做的美食的冲动。

    果然赫斯提亚不负众望。原本赫斯提亚并没有想到要先介绍她都做了些什么,原本在揍敌客家的时候她也是把菜都摆上之后才介绍一下的。眼看着因为失算让塞巴斯蒂安先占了上风,赫斯提亚自然一定要努力扳回这一局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塞巴斯蒂安今天露的这一手,让赫斯提亚认可了他的手艺,把他视作自己在厨艺道路上的劲敌。

    赫斯提亚深吸一口气,打开自己餐车上的大罩子,原来在大罩子下面居然是一个个的摞成摞的小圆盒子。

    “这是中餐?”夏尔曾经在刘那里吃过中餐,他认出这些都是中餐里的笼屉。

    赫斯提亚点点头,她将那一个个小巧的笼屉摆上桌,并且开始介绍道:“我做的是中式早餐,确切的说法是粤式早茶。”

    “这是虾饺、烧卖、叉烧还有蛋挞,还有这个是黄包,还有肠粉。粥品有南瓜粥、鱼片粥和水果粥···”

    夏尔一边听着介绍不由得吞了下口水,不过他马上发觉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似乎有些大。他不住看向一旁,原来并不是他吞口水的声音大,而是他的几个仆人也在同时吞口水。

    “希望味道也能跟你介绍的一样。”夏尔努力让自己脸上看不出异样,他冲刚才就相中的黄包下手了。

    咬了一口,那没有凝固透的内陷带着甜香进入他的口腔。

    “很不错。”夏尔努力让自己上扬的唇角恢复正常,不过显然不太成功。

    对于自己主人的一切都有敏锐的感觉的某个恶魔执事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主人激扬的心,看来他对那个不明生物做的早饭很满意。关于这点认知让某位恶魔执事心在一大早就变得霾了许久。

    “为凡多姆海姆家的执事永远是最完美、最强的存在。”看着赫斯提亚,塞巴斯蒂安不由得暗下决心。

    “那可不一定。”赫斯提亚同样毫不示弱的看着恶魔执事。“为米多福特家的执事我也永远是最华丽的!”

    两位执事的目光紧紧胶着在一起,当然这并不是他们一见钟的信号,而是他们将彼此视为敌人对手宣战的信号。

    不过在凡多姆海姆家的早餐餐桌上,女神执事vs恶魔执事,第一回合女神胜出。

    “夏尔少爷,伊丽莎白小姐,我明天早上会做茶鸡蛋,那可是东方文明古国相当高贵的食物。”赫斯提亚得意的看了一眼一旁有些萎靡的恶魔,志得意满的宣布自己明天的菜单。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