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猎人(九)捉虫

    赫斯提亚熟练的在新做好的蛋糕上点缀着油,距离猎人考试结束已经快一个月了,她早就又回到了揍敌客家族那间熟悉的厨房继续做她的厨娘了。

    虽然已经是有执照的猎人了,可是赫斯提亚的本职工作还是厨娘。成为猎人并没有对她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大概唯一的变化就是债主伊尔迷终于同意减免她的一部分债务了。

    “啊,奇牙,我做了蛋糕。”赫斯提亚正好看到奇牙低着头两手抄兜从厨房外面经过,她忙招呼奇牙,要知道蛋糕可是他一向最喜欢吃的。

    奇牙慢慢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摇摇头,走远了。

    “唉!”赫斯提亚叹了一口气,自从从猎人考试那边回来,奇牙就一直是这副死样子。以前会跟她斗斗嘴,还会偷偷溜进厨房偷吃的家伙变得十分的安静。

    她不由得想起了猎人考试最终回的那天。赫斯提亚因为把自己的对手小杰给揍飞了,所以第一个成功成为猎人。而小杰则要进入下一轮的比拼,他的运气实在是不好,他遇上了是这届考生当中实力也排在前列的半藏。

    半藏刚开始还小杰的,他也被赫斯提亚揍过,知道那女人揍人有多疼,所以他并不打算在通过武力让小杰屈服。于是他很客气的建议小杰同意认输,结果他却得到了小杰很坚定的拒绝。小杰已经输了一次,绝不打算再输第二次。最终无奈的半藏只好回到武力使对方屈服的唯一选择上。

    小杰本就在与赫斯提亚的第一场战斗中受了伤,再加上他原本就不是半藏的对手,很快就被半藏制服了。可是哪怕他被半藏生生的扳断了一条胳膊,他也绝不说出认输这一句话来,最后的结果是半藏被他弄得抓狂居然自动认输。这样输了一场,第二场也没有胜出的可能的小杰凭着过人的意志力得到了第二个成为猎人的机会。

    接下来,酷拉皮卡他们接连登场,各自都很顺利的成为猎人。只有奇牙有些托大,他拒绝跟受了重伤的对手对阵,这让他极为倒霉的遇上喜欢cos钉子怪的兄长伊尔迷。伊尔迷带给奇牙的压力是从精神上的,最后承受不住来自兄长的压力的奇牙错手杀了别的考生,被判定失去继续考试的资格。最后一直垂着头沉默没有说话的奇牙被带回了揍敌客家族。

    “奇牙少爷从回来就一直这样,真让人担心。”赫斯提亚被从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回忆。

    “梧桐管家拜托不要总在我后出现,否则我真的会不小心把你揍飞的。”似乎是在猎人考试的过程中一不小心点亮名为暴力的按钮,赫斯提亚自从参加完猎人考试之后变得特别暴力,她终于开发出了除烹饪之外的另一个好——揍人!

    “抱歉,抱歉!”梧桐看了眼赫斯提亚,忙退后几步保持安全距离,他们家的厨娘小姐最近格外暴力,前几天刚把闯进来的家伙给揍飞了,现在连三毛看到她都要夹着尾巴走。

    “说起来,那孩子也担心奇牙的。”赫斯提亚看了眼远远的跟在奇牙后的那个爆炸头女孩,那是揍敌客家族庞大的管家阵容中的一位。她的年纪比较小,还是一个女孩子,这让赫斯提亚格外的关注她。

    “她跟奇牙少爷有些渊源,所以一直都很关注奇牙少爷。”梧桐管家难得的八卦了一把,不过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被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有人闯入,我要过去看看,失陪了。”梧桐有礼的跟赫斯提亚说了一声,转离开。

    赫斯提亚没有在意,继续忙着自己的事,对于有人闯入揍敌客家族的事,她真没有太在意,每天都有这样的事发生。有的人幸运一点,连揍敌客家族的大门都没进。也有的人非常的不走运,好不容易进入了揍敌客家族,等待他们的却是死亡的厄运。当然也有更倒霉的,比如她这个偏偏落到别人家的院子里的女神,卖还债绝对够凄惨了有没有!

    此时的赫斯提亚并不知道,这次闯入揍敌客家族的人跟以往有些不同,他们并不是为了抓住揍敌客家族的成员去领赏金之类的,而是为了找到他们的同伴。因为来人是一个一绿衣服拿着鱼竿的孩子,还有一头金发的聪明少年和一西装的大叔。

    小杰是来找奇牙的,而酷拉皮卡和雷欧力则是陪着他一起来的。只不过从刚到揍敌客家的大门口他们就遇上了麻烦,如果不是推开门进来,他们将会在一进门的时候就遭遇到揍敌客家族的宠物狗的袭击。为了能顺利推开大门,他们三个人努力训练了很久,终于可以成功的推开大门堂堂正正的走进揍敌客家。与此同时,揍敌客家族也得知了他们的到来,于是奇牙也被他的母亲关在自己的屋子里。

    “奇牙,我进来了。”赫斯提亚推着一辆餐车敲着奇牙的门,其实这门根本不用呆在屋子里的奇牙来开,因为门被从外面锁上了,现在钥匙正在来给奇牙送饭的赫斯提亚手上。她这么说,只是对屋子的主人奇牙表示尊敬,不会随随便便就打开门进去。

    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赫斯提亚打开门推着餐车走了进去。

    “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食物,还有我最近才开发的新菜。”赫斯提亚一边说着,一边把食物摆到桌子上。在她忙着这一切的时候,奇牙一直坐在上没有说话,他用双手抱住屈起的双腿,下巴枕在膝盖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奇牙吃饭了。”将食物都摆好,赫斯提亚招呼奇牙下来吃饭。

    “喂,你有家人吗?”奇牙突然开口问道。

    “家人当然有了。”想起疼自己的三位兄长,还有自己疼的弟弟妹妹们,赫斯提亚笑眯了眼。

    奇牙看着赫斯提亚幸福的表,他突然有些恶意的问到:“那么他们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吗?像是会杀掉你的朋友,又或者是强迫你做出你不想做的事,就像我的家族一样。没有吧?”他的嘴角挂着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尖利的虎牙看起来就跟恶魔的尖牙一样。

    赫斯提亚的笑容凝固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她脸上依然挂着笑:“这个当然有。”

    奇牙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他没有想到赫斯提亚会真的回答他,而且还是一个肯定的回答。

    赫斯提亚像是回忆起什么:“我的家族很大,像你说的杀掉朋友,强迫做出什么不愿意的事倒是没有发生。不过有些其他的类似的事。”

    “切!”奇牙表示自己的不屑,他认为大概赫斯提亚会说出什么类似她的父母反对她的交友,或者干涉她的某些选择之类的。结果他听到赫斯提亚继续说下去的内容不由得愣住了。

    “我想想应该怎么跟你说呢?嗯,就从我的祖父一辈来说。我祖母看我的祖父不顺眼,于是让我父亲干掉他,结果我父亲就把我祖父给阉了,然后把他撵出家门了。”

    奇牙的脸色变得很好看,他把这件事往自己的祖父和父亲了一下,然后马上摇晃着脑袋把自己的那个可怕的带入晃掉。

    那边赫斯提亚还在继续说着:“然后说说我父亲,我父亲看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也很不顺眼,于是在我们一出生的时候,就想杀了我们,还打算把我们吃进肚子里,结果最后被我弟弟他们给干掉了,给关地牢里了。”

    奇牙继续进行着想象,他想象着自己几个兄弟联手修理自己老爸的镜头,他觉得这一幕很美妙。不过他马上又苦着脸起来,他大哥那个鬼畜没钱是肯定不干,二哥那个胖子也没胆,其他的又太小,这事根本不可能实现。不过他马上用敬佩的目光看向还在回忆中的赫斯提亚,原先他觉得揍敌客家族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赫斯提亚她家也不容多让。

    赫斯提亚的回忆还在继续:“再来说说我这一辈吧,我老爸被关起来之后。我三个弟弟开始争家主的位置,我老妈喜欢我最小的弟弟,于是作弊帮他当上了老大,还把我另外两个弟弟撵到外边自谋生路,于是他们一个只能做大海的生意,另一个只能做死人的生意为生了。”

    “然后还有我的两个妹妹,她们为了有一段好的婚姻,陷害了我这个最有可能成为她们障碍的人,让我嫁不出去。而我呢,我明明什么都知道,结果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算起来,我也过分的。”

    奇牙傻眼了,这位揍敌客家族寄予厚望的三男瞪大眼睛看着赫斯提亚,口中喃喃道:“我才发现居然有比揍敌客家还要变态的家族。”

    “骗你玩的。”赫斯提亚忽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用手弹了奇牙的脑袋一下,转离开。人一年纪大了就会总想起过去的事,神也不例外,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突然心血来潮,把陈年往事都翻了出来。只不过亲的女神,你把希腊神话这样诡异的讲给异世界的少年听可以吗,不会让他的大脑受到太大的冲击,产生不好的心里暗示吗?

    奇牙目送着赫斯提亚的离开没有说话,他的眼神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赫斯提亚没有多关注奇牙的心里健康问题,她只是每天按时把饭送到奇牙的房间里。知道有一天,她被通知不用给奇牙去送饭了。

    “为什么?奇牙还在发育期,饮食一定要正常的。”赫斯提亚问来给她送信的揍敌客家的管家。

    “奇牙少爷被许可以和他在猎人考试的时候结实的朋友一起离开了,所以不用送饭了。”

    “奇牙要离开了?”赫斯提亚有些惊讶,毕竟奇牙都被关起来好几天了,他妈妈怎么会舍得让他离开家呢?

    不过这也不是她要关心的事,她快手快脚的收拾了一下可以携带的食物,然后向着揍敌客家族成员居住的大宅门口跑去,在那里她正好遇上正往外冲的奇牙。奇牙的眼睛闪亮亮的,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奇牙。

    “我要走了。跟小杰他们一起。”奇牙兴奋的跟赫斯提亚说。

    “我听说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些食物。”赫斯提亚把自己准备的食物送上。

    “怎么没有巧克力蛋糕呢?”奇牙抱怨着接过,脑袋上挨了赫斯提亚不轻不重的一下。

    “一路顺风。”

    “啊。”

    赫斯提亚目送着奇牙离开。

    奇牙走了几步,他没有回头:“你那天说的你家里的事是真的吧?”

    “假的,骗你的。”

    “哦。切!”

    看着奇牙越走越远,赫斯提亚抬头望天,她现在好像回家,回到自己的时空。可是——

    “该死的我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欠债!!”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