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猎人(四)

    “唉!”赫斯提亚冲着自己习惯做出来的巧克力蛋糕叹了口气。奇牙离开了揍敌客家族,她还有些不适应,以至于总是会顺便做出奇牙喜欢的食物,等着他来偷拿。

    赫斯提亚已经在揍敌客家族呆了好几年了,她所欠的债务也已经从五十亿戒尼降到了十亿戒尼。这可是她既要为揍敌客家族每天变换着花样做饭,以及还要不时的跟伊尔迷出门做任务才换来的。

    在前一阵子揍敌客家族发生了一件大事,在新一代的揍敌客家族成员当中,最被期待的奇牙居然会离家出走,而且在离家之前还打伤了阻止他的母亲。这样跟奇牙关系很不错的赫斯提亚很担心。

    “你在叹气?”伊尔迷不知何时又出现在她旁。

    这么些年,赫斯提亚早就适应了伊尔迷的神出鬼没,何况作为一位女神她也并不是白吃饭的,早在伊尔迷出现的时候就发现了他。

    伊尔迷似乎也知道赫斯提亚有办法发现他的存在,甚至她上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只不过他也一直不说,在出一些比较麻烦的任务的时候会带上她。这些年下来,两个人保持着某种彼此心知肚明的沉默,并没有揭穿。

    “我有点担心奇牙。”赫斯提亚没有多说,她毕竟还是外人,“你找我?是要出门?”说到出门赫斯提亚还是很兴奋的,出门就等于可以有钱赚,有钱赚就代表她欠的钱会减少。

    伊尔迷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我去收拾行礼。”赫斯提亚其实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只不过要给梧桐管家列出一张菜谱,把未来一段时间的揍敌客家的饮食安排好。

    忙完这些,赫斯提亚跟着伊尔迷坐上出门的飞艇。

    在飞艇上她才想起向伊尔迷问此行的目的。

    “去考试。”

    赫斯提亚眨眨眼不太明白。直到她到了目的地才知道,原来伊尔迷是带着她来参加这次的猎人考试的。

    作为最著名的杀手家族,揍敌客家族自然有他的渠道,所以在伊尔迷的引领下,赫斯提亚很顺利的就来到了这次猎人考试考生集结的地方。

    “也不知道刚才那家饭馆的菜怎么样?”赫斯提亚一边在不引起其他考生的注意前提下,在考生中间走过,她心里还在想着地上那层作为掩饰的饭店的菜。

    伊尔迷并没有跟她一起行动,当着她的面,伊尔迷用钉子三扭两扭就把自己变成了似人非人的钉子怪。而更要命的是他还要为赫斯提亚也进行变装,即使是伊尔迷声明这次可以免费服务,赫斯提亚也是立刻就拒绝了,她可不想成为钉子怪。

    经过仔细的变装赫斯提亚才来到考生集合的会场的,现在的她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不知为什么她对黑色的头发特别的喜欢,所以在变装的时候首选了黑色的头发。她把头发编成了一条粗粗的麻花辫,脸上戴着能把她的脸遮住一大半的眼睛,经过一番变装,她觉得即使是奇牙出现在她面前也未必能够认出她来。另外她上则穿了一条伊尔迷友价提供的连衣裙,不过赫斯提亚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一条女仆裙。

    穿梭在考生当中,赫斯提亚对这些考生有些好奇,当然她对这个猎人考试更加的好奇。对于猎人究竟是什么,经过几年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她已经搞清楚了。搞了半天,原来这个世界的猎人并不是那些捕猎动物的人,而是指探寻重要文化遗产及稀少的动植物并加以保护或者是追捕重大嫌疑犯的人,当然赫斯提亚以前听说过的美食猎人也是猎人的一种。既然来到了这里,并且取得了考生的资格,赫斯提亚觉得自己也来考个猎人执照好了。

    因为赫斯提亚的眼镜娘造型,在许多凶神恶煞的考生当中很显眼,她在观察别人的时候也被别人观察。或许是觉得她看上去很无害,很多人也就对她一眼扫过,认为她这样的考生等一会考试开始之后很快就会被刷掉,没有记住的意义。

    当然也有不走寻常路的人存在,一个矮胖看起来很猥琐的人就凑到她的边:“小姑娘,你一个人来考试的?”

    “是啊,我第093章合的最后时限到达的,所以表现的很兴奋。看着那个刺猬头一绿的男孩和一旁的穿着西服戴着眼镜的大叔相互兴奋的说着什么,赫斯提亚无奈的摇摇头。他们难道没有发现他们已经成为在场很多考生的目标了吗,那些人的眼睛里充斥对他们的不满。赫斯提亚相信如果要以自由战斗作为考试的科目的话,那三个人恐怕会成为很多人的目标。

    “铃——”一阵闹钟闹铃响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看起来像是个绅士的男人出现在会场里。

    原来这个人是第一场考试的考官,他只是吩咐一声让考生们跟上他,就率先一个人出发了。于是考生们只好立刻跟上他,赫斯提亚也一样不紧不慢的跟着大部队前进。

    刚开始考生们还很轻松的跟在这位考官后,他们甚至还有心聊天、交谈,不过后来考生们渐渐的闭上了嘴巴。因为考官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不闭上嘴巴全速前进的话,他们就很有可能第一场考试就被淘汰。满满的就开始有人掉了队,落到最后面。

    当然这掉队的人当中并不包括赫斯提亚,她的女神的体完全可以让她轻松的跟上考官。如果她愿意的话甚至可以超过考官,当然她也不会这么干,她只保持在大部队中的不前不后的位置。

    这个位置方便她观察各个她关注的人况,她已经看到了钉子脸的伊尔迷,这家伙一边跑,一边用他那张诡异的嘴巴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这声音让他周围的考生都不由得远离了他。

    赫斯提亚又向别处看过去,她发现奇牙似乎落到后面去了,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奇牙会在第一场考试当中就被淘汰,那样的话他就不会是揍敌客家族这一代最寄予厚望的人了。

    不过赫斯提亚看来看去,却发现那个变态小丑,还有东巴大叔,甚至是那几个最后赶到的考生似乎都落到了后面。赫斯提亚不认为变态小丑会这么容易被淘汰,她估计那家伙弄不好是在后面干什么坏事呢。至于东巴大叔,她觉得都考了35次还没考上,这位大叔的实力恐怕有限。而那三个最后赶到的考生,赫斯提亚就根本没有多在意,他们太弱了,如果第一场没有通过也很正常。

    靠着东瞅细看打发枯燥跑步的时间,赫斯提亚终于等来了考官停下步子的时候。不过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一个男人跳了出来指责考官是冒牌货。

    那些早就对考官一直闷声不响带着他们跑步的考生立刻也加入了指责的行列,当然也有人怀疑由正式猎人担任的考官怎么可能被冒名顶替。一下子考生们分成了两派,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相互指责对方认为是真的那位考官是假的。两派人都无法说服对方,弄得场面一团乱。

    最后解决这个难题的居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大部队的那个变态小丑,他同时攻击了那两个人。一直带着他们跑步的考官成功的躲了过去,而那个跳出来的家伙则被杀死了,从而证明了他确实是一个冒牌货。

    这家伙不好惹,千万别让他认出来。赫斯提亚看着那挂着一脸诡笑的名为西索的小丑魔术师,不由得托了托自己那个硕大的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眼镜。

    不过最终赫斯提亚还是惹到了西索。

    在大部队继续随着考官前进的时候,赫斯提亚注意到奇牙和那个一绿衣服的刺猬头男孩在交头接耳嘀咕着什么,他们好像发生了争论。紧接着那个绿衣服的男孩居然掉头往他们来的方向跑去。奇牙一直目送着他离开,他那时的表就是赫斯提亚这个已经跟奇牙相处过好几年的人都从来没有看到过。

    紧接着赫斯提亚又看到奇牙居然也掉头追着男孩跑了,她不由得皱了下眉。赫斯提亚看了看最前方的考官,她确认自己即使追着奇牙跑回去,也可以凭着自己的神力快速的赶回来,于是她追着奇牙也往回跑去。

    等到赫斯提亚发现奇牙的时候,他正猫在树丛里,借着树枝的缝隙向外望去。赫斯提亚顺着奇牙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她差点又喊出来一句有变态。

    西索那家伙正在搔首弄姿,当然这不是赫斯提亚会这么激动的原因。原因在于西索同时还在不停的挑逗着那个穿绿衣服的男孩,还有一个金发的少年。这个少年赫斯提亚认出,他应该也是那绿衣服男孩的同伴,他们是一起卡着点最后到达的。同时她还看到一旁的树底下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大叔,这同样是他们一起的伙伴。

    赫斯提亚躲在离奇牙藏不远的地方仔细听着西索那边传来的声音。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变态果然是种病,一定要治!西索那家伙似乎是对那位大叔一见钟(误!),趁人家不注意打昏了那位大叔,然后打算先哔后哔(大误!)正在大叔的贞受到危险的时候,他的同伴们赶到了,把他从变态痴汉的手上救下来。结果很不幸的是,某变态对他们同样产生了兴趣,打算把他们一起收入到后宫当中。

    眼看着那个绿衣服小鬼和他的小伙伴要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了,在看看那边似乎在犹豫究竟冲不冲出去的奇牙,赫斯提亚无奈的叹了口气。她顺手从地上捡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嗖的一下冲着西索扔了过去。

    她所在的位置是背对着西索的,结果那家伙却像背后长了双眼睛一样,下半不动,上半向一侧倾斜,体弯曲成一个高难度的弧度硬是将石头躲了过去。

    西索看了眼落到地上的石头,发出怪异的笑声:“看来不光有青涩的小苹果还有小虫子,也罢,我还是有看到小苹果长成的一天的。”说罢他忽然从绿衣服男孩和他的同伴边窜了过去,揪起还在树下昏迷不醒的眼镜大叔快速的消失了。

    原来我错怪你了,西索。那位眼镜大叔才是你的真!赫斯提亚再次感慨起来,她看了眼奇牙原先藏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人了。看来奇牙还是不想让他新认识的小伙伴知道他曾经出现过的事

    在赫斯提亚胡思乱想的时候,绿衣服男孩却一下子来到她的边。这个男孩似乎对丛林有一种天然的直觉,就像他本来是这丛林中的一员一样。

    “大姐姐是你刚才救了我们?”男孩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他认真的看着赫斯提亚。

    他的同伴那个金发的少年也慢慢的走了过来,相比于绿衣服男孩的直率,他似乎更加谨慎一些。虽然面上看不出来,可是他眼中却一直有着对赫斯提亚的戒备和提防。

    “大概我刚才不小心扔出去一块石头。”想了想赫斯提亚如此回答。

    因为帮了忙,赫斯提亚一下子跟绿衣服男孩熟悉起来了。等到他们追上考生的大部队的时候,那个名叫小杰的男孩已经跟她十分的熟稔了。以至于让奇牙冲她放了不少的杀气。

    我真是不是有意要抢你的小伙伴的!赫斯提亚看着的跟自己说着话的小杰心里默默的流着宽条泪。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