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猎人(一)

    赫斯提亚出现在一片森林里,这已经不知道是她到的第几个世界了,她顺手把在刚才那个世界里拿到的那颗网球扔到地上。

    刚才那个世界,她一下子落到一处网球场上,而且正好是在中间的球网处,更要命的是她正在一颗网球的行进路线上。那颗来势汹汹的网球正奔着她的面门而来,赫斯提亚顺手握住了网球,然后快速闪人了。在离开之前她快速的扫了一眼网球场上对阵双方,似乎一个紫色头发的大美女对一个戴着帽子的矮子,好奇怪的对手啊。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赫斯提亚对于自己把落点放到森林里表示满意,她实在受够了一落地就被人打的况了。在她之前到过的世界里,只有那位可的小斯内普先生欢迎她,其他的人似乎对她都不怎么友好。

    赫斯提亚仔细感受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况,她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也不是她要找的那个,甚至这个世界都没有神的存在。如果她愿意的话,甚至可以成为这个无主的世界的神。

    想了想,赫斯提亚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下再出发了,毕竟一连几个世界都不是,这样真的很打击她的自信心,她需要好好休整一下了。

    漫步在这个森林里,赫斯提亚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空气,她觉得这座森林很不错,很安静,似乎连动物都不存在,是个能让她好好休息的地方。不过她刚想到没有动物,就立刻感到了危险。

    她猛然向一边一跳,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怪物从远处的树丛中跃了出来,正好扑到她刚才站的地方。

    “刻尔柏洛斯?”在看清这个怪物的长相之后,赫斯提亚有些疑惑。这也是一只三头犬,跟哈迪斯的宠刻尔柏洛斯一样,以至于她差点认错。

    赫斯提亚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这只三头犬,只不过是有三颗头,长得巨大一些,并不像是刻尔柏洛斯那样是出于怪物家族的具有神力的怪兽。

    在确认了对方没有危险之后,赫斯提亚有些逗弄这只三头犬的想法。她冲着这只三头犬招了招手,吸引这只凶狠的三头犬再次向她发起攻击。因为看到它联想起自己在地狱里跟刻尔柏洛斯玩耍时的景,赫斯提亚对这只小狗很宽容。

    不过很显然这只三头犬并不会理解赫斯提亚对它的宽容,它张大嘴,向赫斯提亚扑了过来。赫斯提亚轻飘飘的向一旁闪了过去,她打算逗这只狗玩玩。虽然不是刻尔柏洛斯,不过也聊胜于无。于是她借助森林里的地势,不停的将三头犬绕来绕去,她玩的很高兴,只不过在外人看来她是被那条凶犬追得东躲西藏。

    正在赫斯提亚跑得很尽兴的时候,一个黑影从树上扑下来,将她扑到了一边。而那条三头犬也因为突然出现的人而停止了攻击赫斯提亚。

    “你是白痴吗?揍敌客家族也敢乱闯,我把三毛叫住,你快点离开。”那是一个小孩子,看起来能有个七八岁的样子,有一头白色蓬松的头发,脸颊鼓鼓的,有点婴儿肥,看起来很可

    赫斯提亚眨眨眼,她对突然出现的男孩很是喜,不过男孩也说了一些她不明白的事,什么是揍敌客家族?难道她跑到的这片森林是有主的?

    看着赫斯提亚呆呆的站在那想着事,男孩有些生气的大叫:“你还不走!”他有些紧张的看着四周,他大哥随时都可能会出现,毕竟这是他们兄弟的“躲猫猫”时间。如果他大哥出现的话,虽然没有钱赚,可是他一定会对闯入揍敌客家族的杀手毫不留的。男孩虽然觉得赫斯提亚呆呆傻傻的不像是为了揍敌客家族的人头赏金而来的杀手,可是能够推开试练之门进入枯枯戮山除了是杀手还能是什么?

    “可是这里是哪里?我又该去哪里呢?”赫斯提亚终于发完呆了,她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她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能往哪走呢?她忘记了自己完全可以划破空间离开这个世界的事。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做客。”她的耳边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一个人出现在她的后。而男孩在看到这个人出现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的眼中有一种显而易见的恐惧在里面。

    赫斯提亚转过头去,她看到一个黑发的年轻男人不知何时站在她边,他有一双大大的猫眼,那黑色看不出一丝绪的眼睛犹如一潭死水。同样是黑眼睛,赫斯提亚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小斯内普先生了。如果她还能从小斯内普先生的眼睛里看出绝望、懊悔等等的绪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位她什么也看不到。

    不过赫斯提亚已经为这个年轻的男人打上了一个不好惹的标签,因为她能感受得到这个青年上的血腥气,那是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积累而出的。这个男人很危险!同样是黑发,这个男人却让她想起了她的弟弟哈迪斯。

    看着赫斯提亚打量自己,那个男人也很配合,他甚至用右手的大拇指抵着下巴,很是大方的任赫斯提亚看他。只不过扔出的一句话让赫斯提亚差点没站稳:“看我也是要收钱的。”

    难道这家伙是个财迷?

    赫斯提亚又听到那个青年继续说道:“欢迎来到揍敌客家族。”

    “揍敌客家族?”这已经不是赫斯提亚第一次听到这个家族了,刚才跑出来阻止她和三头犬玩耍的那个男孩也提到了揍敌客家族,并且还让她快点离开,她不由得猜测这个揍敌客家族似乎是这个世界很不好惹的一股势力。

    “是的,你现在正踏足在揍敌客家族的草坪上,这是私人领地,未经许进入我家的院子是要受到惩罚的。”

    赫斯提亚有些窘迫,她跑到人家的院子了?难怪这两个人都要她离开。只不过谁家的草坪、庭院会是一处森林的,她绝对确定这座森林的面积还不小。

    一旁的那个自从这个青年出现就一直很恐惧的男孩此时脸上的表更加难看起来,他现在看赫斯提亚就跟看死人没有区别,在他看来,还没有人能他大哥手上逃走。

    “那个,我很抱歉。”赫斯提亚有些理亏,虽然她真不觉得这是人家的院子,不过看面前这一大一小的表现,她就觉得应该是真的。

    男孩更加的恐惧起来,他的眼睛来回在赫斯提亚和他大哥之间游移。

    不过令男孩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大哥并没有像对付以前闯入的人那样,而是采用了另外一种极富有他的特色的方式。

    “那么交罚款吧,五十亿戒尼。”青年口中轻飘飘的吐出一个数字来。

    虽然可以用钱来解决的都不是大事了,可是很显然赫斯提亚上并没有属于这个世界的货币。她不由得想:也不知道这附近哪有金库什么的,可以让她去打劫一下。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打劫不算是什么犯法的事,不过打劫什么的还是要组团比较好。

    “那个,我现在手上没有钱。”赫斯提亚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哦?”青年的表没有任何变化,他定定的看着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有些局促,堂堂一位女神连罚款也交不出来真是有够丢脸的。

    她想了想:“不知道你们家缺不缺厨娘,我的手艺还不错,我可以以工代酬,从我的工资里扣除罚款的。”虽然不知道五十亿戒尼究竟是多少钱,赫斯提亚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搞定。她可是有格调的女神,绝不会赖账跑路的,反正她的神生漫长,估计面前这个青年都死掉了,她还活着,怎么也可以把欠账结清的,她绝对耗得起时间。

    “哦。”青年点点头,神出鬼没的拿出一张纸,“签字画押吧。”

    一张欠条出现在赫斯提亚面前,赫斯提亚瞄了瞄那上面的数字,伸手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赫斯提亚。因为青年让她想起了哈迪斯,一时恍惚下,她顺手还把自己的真名给签上了。

    一旁的男孩吃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他以为这个女人一定会血溅当场的,没想到他大哥居然会放过她,虽然他觉得欠了他大哥的钱也许比死了还要惨。

    “赫斯提亚?”青年念着欠条上赫斯提亚的名字,然后心满意足的将欠条收了起来。“欢迎来到揍敌客家族,我是伊尔迷·揍敌客。这个呆呆的小猫是我的弟弟奇牙。”他把一旁的男孩强制拉到自己边,用手揉搓了下男孩那一头蓬松的头发。

    赫斯提亚看着那个哥哥面无表的揉搓自己的弟弟,而他的弟弟则已经在被他拖过来的时候浑僵硬。虽然这两兄弟一个面瘫没表,一个又恐惧的要命,可是赫斯提亚却觉得他们非常的和谐,这是友的兄弟啊!

    她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说出口了:“你们兄弟的感真是太好了。”她有些遗憾的想着哈迪斯他们三兄弟的互动就是太少了,要是什么时候哈迪斯也能这么把波塞冬的那一头蓝毛,宙斯的一头金毛给揉乱就好了。想着同样面无表的哈迪斯一手一个的揉着还在不停挣扎的波塞冬和宙斯的头发,赫斯提亚心就有些漾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你果然很合我的品味。鉴于此,我可以考虑减免你十块钱的债务。”赫斯提亚的话赢得了伊尔迷的赞同,他犹豫了下,终于很疼的决定大方一把。

    奇牙看着伊尔迷和赫斯提亚颇有共同语言的样子,再一次唾弃起自己来。果然能够从他大哥手下活下来的不是有钱的,就是跟他一样变态的。他果然还需要再修炼。

    就这样,赫斯提亚卖还债进了揍敌客家族。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