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火影(六)

    自从水门离开之后,赫斯提亚就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新口味的拉面开发当中了。

    因为这次边境的冲突逐渐演变成战争,越来越多的忍者走上了战场,很多忍着学校的学生也在仓促之间毕业就被拉上了战场。村子里留下的只有少量的负责保护村子的忍者,还有更多的老人、家庭主妇以及非常幼小的孩子。

    人们更多的心思都放在前方的战况,还有在战场上拼杀的亲人上,这也让一乐拉面的生意也变得惨淡了许多。这样赫斯提亚就只能将精力放到料理研发上,好在这也让她分散了许多对水门的思念之

    战争持续了好几年,最开始的时候水门还回过村子,后来随着岩忍、砂忍都投入到战争当中,前方的况变得更加紧张,像水门这样的战力就必须更长时间的留在前方,他能够回到木叶的机会越来越少。好在随着金色闪光的名声在敌我之间越来越响亮,赫斯提亚也可以从不时的传到村子里的消息当中知道他的况,知道他又创出了怎样的丰功伟绩。

    在木叶的居民度过了几年揪心的生活之后,前方开始不断的传回好的消息,木叶的忍者在战争当中渐渐掌握了主动,人们已经有了木叶将要取得最终的胜利的信心。

    这一天,赫斯提亚在晚上告别了手打下班准备回到自己的家。她刚走到一处巷子,就察觉到似乎没有人的巷子里居然隐藏着一个人。她不动声色的继续走着,希望那个人与她没有关系,否则她不介意让他尝尝自己的菜刀和平底锅的厉害。

    不过显然这个人是冲着她来的,她走了几步,就看到原本空无一人的巷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全副武装的人。赫斯提亚在木叶也呆了几年,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人的打扮应该是木叶的暗部。她刚来木叶的时候,边就有木叶的暗部暗中监视了一段时间,直到后来确定她对木叶没有危害,那些暗部才离开。这已经过了好几年了,怎么这木叶的暗部又来了,还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

    赫斯提亚没有时间多做考虑了,因为那个暗部打扮的人举刀向她劈来。赫斯提亚的眼神一肃,她可以给人类做饭,可以对他们微笑,也可以上一个人类,可是女神的尊严却是不能被冒犯的,这也是刻印在她灵魂深处的信条。于是赫斯提亚的右手已经暗中聚集了神力,对付一个忍者的实力她还是有的。

    不料在这个暗部忍者快要冲到赫斯提亚边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住手!”

    那名暗部忍者手中的刀稳稳地停在赫斯提亚面前,赫斯提亚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出手了,这个人好歹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三代大人!”那名忍者叫出了来人的份,赫斯提亚也已经认出了那正在向他们走来的老者的份,正是三代火影猿飞。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走吧。”三代对那名至今没有摘下面具的忍者说道。

    “可是···”

    三代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他一挥手:“这件事我会跟团藏说的,你的这次任务取消。”

    那名忍者似乎对于木叶村最大的头目的命令有些犹豫,他略停顿了一下才瞬离开。

    现在巷子里就剩下赫斯提亚和三代两个人。

    “很感谢您,火影大人。”赫斯提亚对三代说着自己的感谢,她有些奇怪,自己在木叶过着平凡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怎么会有忍者来杀她呢?总不会那位忍者视力有问题,认错了人吧?她觉得她应该可以从三代火影那里得到答案。

    “我送你回家吧。”三代却没有说出赫斯提亚被追杀的原因,只是背着手走在前面,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打算把赫斯提亚送回到她的住处去。这位沉默的独自走在前面的老人从背影看过去是那么的沧桑。

    赫斯提亚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她注意到除了三代之外,附近似乎还有几个人在暗处,估计这就应该是火影边的护卫吧。

    两个人路上一直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十分的沉闷。赫斯提亚是在一直考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遇到暗杀,尤其她注意到似乎追杀的命令来自一个团藏的人。这个人她在木叶住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听说过,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家伙。

    同样三代也没有说话,他似乎有什么心事,他的眼睛既显得沧桑,又有许多的疲惫。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赫斯提亚的住所,这让赫斯提亚松了一口气,刚才路上沉闷的气氛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请进来喝一杯茶吧。”赫斯提亚提出了邀请,这也算是一个试探,她想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三代火影也不会深更半夜呆在一个单女子的住所不离开吧。

    果不其然,三代没有犹豫,答应了赫斯提亚的邀请。

    赫斯提亚动作麻利的泡好了茶,还收拾了一些她做的点心摆了托盘里送到三代跟前。“真是谢谢您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如果不是遇见您的话,我恐怕就···”

    三代喝了口茶:“茶很好喝,这些点心也很好吃。火灵小姐真是一位宜室宜家的优秀女,无论谁能娶到你,都会很幸福的。”

    赫斯提亚含笑接受了三代的称赞,她一向对于饮食都很有心得,这个称赞她受得起。而且她想起了水门,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水门是三代的学生自来也的学生,也就是说三代是水门的长辈。她这是接受自己恋人的长辈的表扬,这让她十分的高兴。

    “火灵小姐是和水门在恋是吧?”三代又喝了口茶,终于进入了正题。

    赫斯提亚点点头,虽然她和水门恋的时候很低调,但还是有人知道的,这并不是什么难为的事,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不过她马上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紧张的看向三代:“是不是水门出了什么事?他受伤了?还是···”赫斯提亚没有继续说出那个最可怕的结果。

    她以前在村子里看过有的人接到前方的传讯,说他们的亲人在前方战死或者重伤。往往那些前去送信的忍者都是这么言又止的。不过水门已经重要到要三代火影亲自来送信吗?还有那个针对自己的偷袭是怎么回事?

    三代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烟斗,他似乎想抽,可是又想到面对的是一个女孩子,也只好放下,在手上把玩着烟斗。

    “请您说吧。”赫斯提亚的眼神坚定了许多,如果水门战死的话,她会试着去复活他。虽然她的神职当中并没有跟死亡、灵魂有关的,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位女神,虽然长久以来,她给别人的印象就只是会做做饭。这个世界的神已经消失了,她自信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是她的对手,也不会有人可以阻止她复活水门,即使那些被称作尾兽的神兽也一样。

    “水门的生命很安全,他甚至很健康。”三代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话让赫斯提亚心中不由得一松,不过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站了起来。

    “水门明天就会返回村子,之后不久就会和漩涡玖辛奈结婚了。”

    “你什么意思?”赫斯提亚的双手撑在桌子上,她质问着三代,甚至已经忘记要用尊称了。什么叫他就要和漩涡玖辛奈结婚了?那个漩涡玖辛奈又是谁?一想到她一位女神好不容易开展了一场恋,居然会被人给截胡,赫斯提亚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请告诉我具体的况,难道是水门移别恋吗?即使他真的移别恋,这也不会是让暗部来暗杀我的理由,对吗?还有那位漩涡玖辛奈究竟是什么人?”赫斯提亚的问话跟连珠炮一般对着三代发过去,她的气势越来越强。在方面女人们包括女神都会变得很斤斤计较。

    三代有些没有想到赫斯提亚的气场会这么强,一般的女人要是听说自己的恋人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不应该是哭哭啼啼的吗?

    “玖辛奈是···”三代意识到自己差点顺口把村子里的大秘密告诉给了赫斯提亚,忙住了口。

    “请您说下去。”赫斯提亚冷冷的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三代不说实话的话,她不介意动用自己的神力。

    三代叹了口气终于说出了他已经憋了一晚上的话:“水门他很好,是个很优秀的忍者,我甚至已经把他当成了下一代火影在培养。”

    “难道因为我的小小的厨娘的份并不配他未来的村长份?”赫斯提亚冷冷的嘲讽。

    三代因为那个“村长”一次脸抽了一下,他继续说下去:“因为水门的优秀,所以我把村子里最强的战力托付给他。可是敌方也瞄准这个战力,想要掳走她。”

    赫斯提亚注意到这个战力指的是某个人,不知为何她联想到那个名叫漩涡玖辛奈的女人上。

    三代还在继续:“因为被敌人掳走了她,水门前去救援,在付出重伤的况下,他成功的救下了她。之后水门陷入了昏迷,醒来之后却发现他失忆了,不过他失忆之后谁也不认识,甚至连他的老师自来也也不认识,唯独对玖辛奈很依恋。结果最后他上了玖辛奈。”三代有些费劲的说着水门的经历,以他看来面前这个女孩也很不错,可是水门偏偏失忆的时候忘记了她,还跟玖辛奈发展出了恋

    “那位玖辛奈小姐是有一头红头发,体里还有一只尾兽的女孩吧?”赫斯提亚的声音愈发冷了下来,她虽然平常给人的感觉是显得不怎么动脑筋,但是她同样也继承了瑞亚和克罗诺斯的优秀基因,可以说对谋诡计、权势争夺之类的事是融合进骨子里的,只不过她兴趣不在这些上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她能笑对当年的那个处女神事件,而不是冲到德墨忒尔和赫拉的面前把她们揍一顿,在当众宣布那件事是假的一样。

    “你怎么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三代立刻警觉起来,玖辛奈的人柱力的份算是木叶的机密,很少被人知道。就是在战场上发生的敌对方劫持她的事件都是木叶内部的人透漏出去的,而面前这个女孩只不过是拉面店的普通员工,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事。三代相信知道玖辛奈真实况的水门不会向自己的女朋友透露这些事,那么她一定是有其他的途径可以知道这些事。

    三代马上就想到了赫斯提亚的份,她是水门带回来的被屠村之后仅剩下的遗孤,如果她根本不是这个村子的人呢?反正整个村子的人都被杀了,也无法指认她的份。虽然在赫斯提亚来木叶之后,暗部按照惯例对她进行了监视,可是却没发现不正常的事,也就早早的撤回了对她的监视。但是从她刚才说出的内容,还有上的气势来看,她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嘛,我至少暂时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不说明白水门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很有可能会成为你的敌人。”赫斯提亚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金光闪闪的菜刀,“还有请您不要轻举妄动,您也不要想联络那几位暗中隐藏着的忍者,他们不会注意到您的况的。”

    三代的瞳孔微缩,以他的眼力都没有看清楚赫斯提亚的手上是怎么突然出现那柄菜刀的。看着那柄金光闪闪由纯金打造的菜刀,虽然看上去有些俗气,可是刀上却蕴含着某种神秘的气息。

    现在三代已经确定赫斯提亚不是普通人了,普通人是不会凭空手上出现菜刀的,普通人也不会有能力察觉到隐藏在暗处负责护卫火影的精英忍者的。

    他叹了口气才开口:“我不知道你的份,但我姑且相信你对木叶没有恶意,毕竟以水门的眼光他不会上一个内心邪恶的人。”

    “事实上,导致水门的重伤失忆的任务就是夺回我们村子最强的战力——人柱力。这一代的人柱力就是漩涡玖辛奈,其实她一直跟水门青梅竹马,连水门的老师自来也都认为他们将来会成为一对。”

    “只是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那么这次水门失忆之后你们是打算把这个错误导正了?”赫斯提亚的语气依然充满了嘲讽,她已经打算如果三代点头说是的话,她会考虑直接去把水门绑上带走,直接离开这个世界。她相信自己兄弟姐妹们应该不介意她带回去一个异世界的人的。

    “不,”三代停顿了一下,“并不完全是这样的。根据自来也传回来的信息,水门重伤醒来之后失去了记忆,但是唯独对玖辛奈的红头发有印象。”他若有所指的看向赫斯提亚的红头发。

    赫斯提亚用手指卷着自己的红发没有言语。

    “不过你也许并不知道,我虽然为村子里的影,可是并不能对木叶所有的事都大权独揽。在我的边有长老团的存在,他们在某些事上也同样有发言权,今天派来那个忍者的团藏就是其中的一员。”

    “长老团一直认为要对人柱力进行严格管控,玖辛奈一直跟九尾的融合都很好,但是在前线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暴走过,长老团后来查明她的暴走是与水门有关的。本来在之前的任务结束之后,玖辛奈是打算跟水门告白的,可是没有想到在她出任务的这段时间里,你出现了。”

    “所以那个所谓的长老团,会认为水门失忆是一个机会。而那位玖辛奈小姐也同样这么认为,他们让失去记忆的水门错误的认为自己喜欢的人是那位玖辛奈小姐。在前线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一旦回到村子里,我这个水门的正派女友就成了大麻烦,所以才有今天晚上的暗杀,对吗,火影大人?”赫斯提亚代替三代将事继续说了下去。

    三代艰难的点了点头,他一直极力维持着与长老团的平,可是为了这种平今天却可能让一个女孩独自承担一切,这是他作为忍着的耻辱。

    “你说错了一点,玖辛奈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她一直极力拒绝长老团的决定。而今天晚上对你的暗杀也是长老团中的某一位的决定。”三代想起那位深处暗处的根的首领心里满是无奈。他今天晚上得到了团藏极力游说小他们,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来暗杀面前的这个女孩的消息才匆忙的赶来的。好在他及时救下了人,要是让这个女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他一定会很内疚的。只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的基础上。

    “哦?如果没有今天晚上的刺杀,那么三代大人你又是打算如何对付我呢?”

    三代直视着赫斯提亚的眼睛:“我的打算是请你离开木叶村,并且再也不要回来。今天晚上我已经派出暗部成员将村子里知道你和水门的事的人的记忆都做了修改,在他们的记忆中也没有你这个人的存在。而前线知的忍者也都已经被下了言,他们也不会跟水门说出你们的事。”

    “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安排?我可以把水门带走?也可以把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打算公诸于众,让你们在别的国家面前丢脸。能够做这些事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离开这里?”

    “因为这是水门深的故乡,我想即使他没有失去记忆,在面对人和家乡的选择下,他也会选择木叶的。作为一个继承了火的意志的木叶忍者,我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三代说出了赫斯提亚最为担心的事,她可以找到水门,带走他,也可以恢复他的记忆。可是她却没有保证恢复记忆的水门会选择跟她离开。她觉得将自己和木叶村都摆放在水门心中的天平上的时候,胜利或许并不会像她这边倾斜,毕竟胜利女神不是她的从神。

    “我可以离开。不过我希望在离开之前再见他一面。”赫斯提亚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请放心,我不会顺手带走他的,尽管我有这样的能力。”

    三代沉默了一会,随即起告辞。临行前他问出了这一晚上憋在他心中的疑问:“我能知道你的份吗?你似乎并不是忍者。”

    “这不是你可以知道的,三代火影!”赫斯提亚上突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直接用自己的威压压迫着三代。

    三代无言的走出赫斯提亚的住所,他回过再次看了眼这间房子,心中暗叹:也许他们这次做出的这个不近人的决定让木叶在不经意间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也得罪不起的人。

    目送着三代离开,赫斯提亚还维持着原本的坐姿,整整一夜。她的眼神在三代离开之后黯淡了许多,即使是女神,也会为初恋的失败而感到难过。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亮。她已经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没有又怎么样?她有亲人,有自己的追求,少一个男人又不会死。赫斯提亚努力忽视自己心中的一丝黯然,努力让自己忘记这段感

    天色已经变得很亮,因为从三代那里知道木叶的忍者已经把跟她相熟的人的记忆做了修改,赫斯提亚也就觉得没有必要去一乐拉面那里去上班了。

    她站起最后环视了一下这间她住了几年的房子,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下一刻她出现在木叶的一座古老的大宅里。

    宇智波鼬独自一人在练习着投掷苦无,现在他的父亲正在前线厮杀,母亲也要处理家务,懂事的他就自己一个人坚持每天练习着各种忍者应该掌握的基本功,凡是见过宇智波族长家的长子的人都不会不停的夸赞他的天资聪颖。只不过这些人完全忘记了这位天才今年也不过四岁,还只是一个孩子,却已经不能像其他人家普通的孩子一样能够尽玩耍。

    鼬在手中最后一只苦无也钉在靶子上之后皱着眉看着靶子,他今天有两只苦无没有进入靶心,今天需要多加一次投掷练习了。

    “好用功啊。”一个陌生的女声从他后传来。

    鼬立刻转过来,因为宇智波的血继限界,对于宇智波的驻地的保护一向都很严格,不会让陌生人进入宇智波的聚居地的。他可以肯定从没见过这个女人,难道是敌对方的忍者潜入吗?他不由得想起母亲讲述过的那些敌对国的忍者对他们这些有血继限界的人的垂涎,他的眼睛瞟了眼一旁的靶子,现在他所有的苦无都在靶子上,手上根本没有武器。他也确定如果自己发出叫喊的话,恐怕没等人赶到,他的小命就交代了。

    “你是什么人?”

    看着鼬那张少年老成强自镇静的脸,赫斯提亚心里在感叹,投胎也是要看人品的。以前的杨蛟虽然她只有一面之缘,可也是个有符合他的年纪的活泼的正常少年。可是现在这个孩子,明明只有四五岁大,却偏偏让人感觉他有十多岁了。没有童年的孩子真是可怜啊。现在赫斯提亚对于忍者这个职业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她有些不放心让这个孩子留在这里成为一个忍者。

    “来抓你的人。”赫斯提亚突然打算吓他一吓。

    “你可以抓我走,但请不要伤害其他人。还有你真的确定,抓走我之后能逃脱木叶的追杀吗?”鼬稚嫩的脸上表没有在听到赫斯提亚的绑架宣言之后有什么变化,他冷静的陈述着。

    赫斯提亚笑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她曾经把血给过杨蛟的原因,她在心中无意识的对这个杨蛟投胎的孩子很有好感,大概真的是“母子连心”吧。

    见到赫斯提亚笑,鼬反而更加警觉起来。

    看着那孩子故作镇定的样子,赫斯提亚再次笑了起来。她走上前来,鼬不由得退后了几步。不过他毕竟人小步子也小,赫斯提亚几步就来到他的面前。

    见到赫斯提亚抬起手来,鼬不由得闭上眼睛。他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大概是想把他打晕,或者是用迷药迷晕,更或者是直接杀掉。不过最后令他没有想到是,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顶。

    他不由得睁开了眼睛,进而瞪大了眼睛。那个奇怪的女人,正冲他温柔的笑着,手也在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他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除了母亲之外还没有人这么对待过他,但是对于这个奇怪的女人的靠近,他却没有升起一点的反感,反而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你想要跟我离开吗?”一直奇怪自己对这个奇怪的女人的感觉的鼬听到那个女人这么问他。

    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明白这个女人问他的是什么,立刻大声的说:“我不会跟你离开的,这里是我的家,我的亲人都在这里。你立刻离开吧,这样我不会举报你的。”

    赫斯提亚再一次笑了起来。她蹲□子不顾鼬的反抗,把他小小的软软的子抱在怀里。

    原本还在不停的挣扎的鼬忽然听到那个把自己抱在怀里的女人忽然发出了笑声,他停止了挣扎。“不想笑就不要笑。”虽然从见面以来,这个女人就一直在笑,可是鼬却觉得她并不快乐,比起笑来,她更想哭。

    鼬的话换来了一个额头上的亲吻。

    “这是女神的祝福,她会保佑你平安的,既然你一直想要成为忍者,那么平安就是必须的。”赫斯提亚没有告诉鼬,自己已经把神力通过这一吻注入到他的体里了,一旦他濒临死亡,自己就会感应到,哪怕跨越无数个时空也会立刻赶来救他的。无论是看在瑶姬的份上,还是因为曾经杨蛟和她的那份被血液所维系的母子关系,她都会让鼬平安一世的。何况她还计划着到时候带鼬回到他最初的那个世界,去看看他的弟弟和妹妹的。

    鼬捂着额头被赫斯提亚亲吻过的地方,呆呆的看着那个奇怪的女人就那么从他面前消失。他把这件事一直放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只不过在后执行各种任务,甚至是成为叛忍之后会偶尔抚摸一下额头被亲吻的地方。他一直把这件事当作一场梦,只不过未来的他不会想到,在他真的面临死亡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真的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赫斯提亚离开宇智波的大宅之后就来到离木叶大门最近的街上,在这里能第一时间看到归来的忍者。她想等待一个人的归来,毕竟如果不亲眼看一眼的话,她确实有些不甘心。

    等了一段时间,赫斯提亚终于等来了她一直等待的人。那是一对任何人见到都会说一声金童玉女的侣,金发的男忍者和红发的女忍者并肩走着,他们彼此眼中对对方的意昭然若揭。

    赫斯提亚定定的看着那对恋人越走越近,她终于迈步迎了上去。

    本来正在烈的跟水门说着什么的玖辛奈突然脸色一变,她的眼睛直视前方。水门有些奇怪,他顺着玖辛奈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个红发的女孩正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他仔细的看向那个红发的女孩,总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个,水门···”玖辛奈咬了一下唇,终于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虽然同样着水门,可是也是个堂堂正正的人,不会让自己用卑鄙的手段得到

    当初水门因为救她而深受重伤,当时玖辛奈就彻夜的照顾他。可是没有想到水门醒来之后居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失去记忆的他偏偏对红头发的女孩有深刻的记忆,所以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玖辛奈特别的温柔。

    当时村子里除了三代的那些长老们对人柱力的事格外紧张,玖辛奈在刚到战场的时候曾经暴走过,通过询问自来也那个大嘴巴,长老们知道了玖辛奈喜欢水门,而水门又有了人的事。本来长老们就有召见水门,然后命令他放弃自己转而喜欢玖辛奈的打算。只是没有想到水门失忆了,这下子长老们高兴了,他们对所有的忍者都下了言令,然后告诉水门,玖辛奈就是他的恋人。

    失去了记忆的水门本能的依恋着自己仅有印象的人,他虽然在记忆中看不清那个他一直追逐的姑娘的面容,可是那一头的红发却是可以肯定的,所以他在自己不知况下将对赫斯提亚的感转移到玖辛奈的上。

    水门的举动让玖辛奈就感到幸福,又总是觉得自己很卑鄙,尤其是当水门每次眷恋的抚摸着她的红头发的时候。虽然不舍水门对自己的温柔,玖辛奈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等到一回到木叶,她就把水门还给赫斯提亚。至于现在,就当是她偷来的一段幸福时光吧,今后她会把这一段的子铭记在心中。

    虽然做好了回到村子里就跟水门坦白,把他还给赫斯提亚的决定,可是玖辛奈没有想到他们刚一进村子就碰上了赫斯提亚。即使在不舍,玖辛奈也已经决定立刻就跟水门坦白,不想,水门的话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那个,请问我们认识吗?”水门总觉得迎面而来的红发女孩让他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是因为失去记忆的原因村子里的人他应该都没有印象才对。

    赫斯提亚在水门和玖辛奈面前站住,她深深的看了眼水门还有一旁低着头不说话的玖辛奈,脸上出现一个极淡的笑容:“不认识,我只是这村子的过客而已,不可能认识这村子的人的。”说罢她就径直从水门二人的边走过,向着木叶村的大门走去,期间一直没有回头。

    水门一直目送着赫斯提亚离开,他久久没有离开,总是觉得随着那个女孩的离去,他的心中似乎失去了什么。

    同样看到赫斯提亚离开的玖辛奈终于按耐不住了,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卑鄙,她就不应该贪图水门的温柔,而没有在事最初的时候就把真相告诉水门。现在看着那个没有做错任何事的女孩就那么离开了木叶,她就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她握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水门我有事要跟你说。我其实···”

    “玖辛奈你回来了?”她要说的话再次被打断了,这次打断她的人是三代。三代同样一大早就来到这里等待他们的回归,他一整夜都没有睡觉,既为自己曾经迫一个女孩而自责,同时也极为担心实力不明的赫斯提亚会因此痛恨木叶,而在水门归来的时候做出什么事来。如果到时候,她跟水门讲清楚而使得玖辛奈体里的九尾暴走的话又该怎么办?

    刚才一直在暗处的三代目送着赫斯提亚走近水门他们,他同样听到了赫斯提亚对水门问题的回答,他的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正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注意到了玖辛奈的表现。以他对玖辛奈的了解,玖辛奈一定是打算说出真相了,当即他立刻出现打断了玖辛奈的话。

    “玖辛奈我有事找你,你跟我来一下。”

    “可是···”玖辛奈不由得看向水门,她应该先跟水门说清楚的。

    “是有些急事。”三代又催促道。

    “那玖辛奈你就去吧,我一会会去一乐拉面,你去那里找我吧。”水门倒是很大度的让玖辛奈跟三代一起去,他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需要玖辛奈去做。

    听到一乐拉面,玖辛奈的表又变了变,然后她点了点头,沉默的跟着三代走了。在火影的办公室里,玖辛奈跟三代还有长老团的几个长老关上门密谈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了些什么。

    “那么三代大人,等我和水门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您参加的。”玖辛奈愉快的挥手跟三代还有长老们告别。

    目送着玖辛奈离去的背影,小长老忍不住开口:“猿飞,你的封印术可靠吗?毕竟玖辛奈她是九尾的人柱力,我们对她记忆做的改动,很难保不被九尾给破坏了。”

    三代沉默的抽着烟斗,过了一会他才开口:“放心吧,这次九尾很配合。我想它也不想让玖辛奈背上如此沉重的负担。”

    这一年一直让木叶担心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同一年,水门跟玖辛奈结婚,不久之后就任火影。第二年随着他与玖辛奈的儿子鸣人的降生,火红的一幕出现在木叶村。不久之后属于鸣人一代的故事即将拉开帷幕。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