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火影(一)

    赫斯提亚在时空隧道中艰难的飞行着,她一边要躲避迎面而来的时空碎片,还要同时去从那数不清的时空当中找出她应该回到的那个时空。

    在当时她还在希腊神掌控的时空时,是被一名负有特殊时空能力的陌生的神偷袭而被打入到异时空的。此次回归之旅才是她第一次真正的用自己的神力穿梭时空。

    赫斯提亚正飞着,突然她叫了一声不好。原来刚才迎面过来一股时空碎片,她人虽然躲过去了,可是腰上挂着的一个玉石葫芦却被弄掉了。如果是别的东西掉了也就无所谓了,可是这是这个葫芦里却装着杨蛟正在温养中的魂魄。不管从杨蛟的亲生母亲瑶姬那里算起,还是算上瑶姬和三清应加给她的母子关系,赫斯提亚都必须立刻找到这个葫芦。于是她好不容易的向葫芦掉下去的那个方向的时空飞去,她一路追着葫芦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赫斯提亚在进入这个时空之后就失去了葫芦的下落,她只能先落到地上再作打算。

    刚一落地,赫斯提亚就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和浓烟味给熏了个正着。这种混合着鲜血和硝烟的味道,她很熟悉。刚刚她离开的那个有着疼她的哥哥们的世界就经历了这么一出。那场将普通人、修道之人都卷进去的战争她还历历在目。

    想到那场战争的残忍,赫斯提亚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不过由不得她多想,因为她正处在一个杀戮的修罗场,在敌人眼中,她这个凭空出现的女人也许是地方的援军,于是立刻分出了一部分力量来对付她。

    赫斯提亚来不及多想,立刻凭着本能躲开了一波攻击。看了眼她原本站的地方,那地方现在正插着许多像长针的东西,还有一些类似匕首却不是匕首的武器。她很确定如果她不是正好躲开的话,那些东西此刻应该都插在她的上。

    她抬起头看向那些随着武器一起出现的人,这些人都穿着紧衣,外罩马甲,头上都帮着一个护额,护额上有一个金属片,金属片上都有一个相同的标志。她再向远处看去,这个时候,她才有机会看清楚这个陌生的世界。这个地方似乎是个村镇一般的聚居地,不过那些看衣着打扮像是普通居民的人正一个个的被和围着她的人穿一样的衣服的人追杀。那些老人、孩子、妇女甚至是青壮的男子都惨死在这些人的手上。

    出于本能,赫斯提亚对于这些刽子手们有一种厌恶,再加上那些人似乎是把她当成了跟那些普通人一样的人,围着她就对她发起进攻,准备杀死她。不管是出于他们对一位女神的冒犯,还是看到他们杀戮平民的罪行,赫斯提亚都不打算放过这些人,她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菜刀。

    不过还没等那些人攻击到她边,也没等她的菜刀砍中那些人,又一阵暗器凌空来,这一次倒下的是那些围攻赫斯提亚的人。

    赫斯提亚眨了下眼,随即握紧菜刀,她警惕的看向四周,谁知道杀了这些人的人是好是坏。

    “你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传来。

    赫斯提亚大惊,在她没有使用神力的况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她边而让她没有察觉,这来人是什么人?

    她立刻转头看向说话的人。扑通!扑通!赫斯提亚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

    她面前站着一个青年,他同样穿着紧衣,外面罩着一件绿马甲,头上绑着一个护额,不过他护额上图案跟之前的那批人并不一样。这个青年有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让人只要一见就会联想到阳光,而他有一双碧蓝的眸子,让人也会联想到晴空。此刻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我先去救别的人,等会再来看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们木叶的忍者在,一切都会没事的。”他安慰的拍了拍一直呆愣愣的看着他的赫斯提亚的肩膀,然后一下子就不见了人。

    直到这个人消失了一会,赫斯提亚才回过神来。她脸颊泛红,心跳的更是厉害。此刻她的内心正在不停地呐喊着一句话:“完了,怎么办?我好像对他一见钟了!”

    没错,就是一见钟!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处女的赫斯提亚居然对一个陌生世界的只说过一句话的人发 了!

    如阳光般的金发,如大空般的眼睛,赫斯提亚的神生当中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她的侄子阿波罗正是这个描写的最佳代言人,而且当年阿波罗还对她表示过慕之,只不过当时赫斯提亚一点不为所动。可是今天她居然会对一个跟阿波罗长相近似,却没有阿波罗英俊的男人动了,不知道该说她反弧太长,还是阿波罗太悲催了。

    其实大概是跟赫斯提亚的心态有关,当年阿波罗遇到赫斯提亚的时候,她没有什么烦心事,一心就想着教养自己的侄子和侄女长大成人,与她真是可有可无。而在刚经历过封神之战的血腥,又在刚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时就遇上血腥屠杀,赫斯提亚的心境难免有些变化。在这个时候,一个有着阳光气息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难免不会让她心萌动。

    赫斯提亚忽然神色一变,她想到了自己的份,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目的,她不会在这里停留太长的时间,也就是说她不能上这个世界的人。叹了一口气,她努力的找寻那个青年的踪迹。她很快就发现了那个青年神出鬼没的行踪,每次他出现的时候都会至少收割了一条生命。

    大概是因为是神的缘故,赫斯提亚发现自己能够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她清楚的听到,那些之前还穷凶极恶的家伙在看到青年之后都一脸的惊恐,他们似乎说着什么闪光什么的。

    “喂,你没有事吧,我是医疗忍者,我可以帮你。你的脸有些红,难道是发烧了?”一个稚嫩的女声在赫斯提亚耳边响起。

    这次赫斯提亚有些羞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她能说自己是因为花痴的看那个青年杀人看的吗?

    “喂,琳问你话呢?”一个带着风镜的男孩有些不满赫斯提亚的沉默。

    “别这样,带土,她一定是吓坏了。”琳忙阻止同伴的不礼貌。他们救援来迟了,让这个离边界还有一段距离的村子被云忍给偷袭了,刚才她已经粗略的看过了,这个村子里好像除了这个女孩之外就没有生还的了,她一定是被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吓到了。琳有些同的看着赫斯提亚,心里想着该如何安慰她。

    “白痴,注意警戒。”一个原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突然蹦起来,准备袭击那个叫琳的医疗忍者,不料他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白发男孩给一刀劈成了两半。那是一个比琳和带土都要小一点的男孩,他有一头白头发,脸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的面罩。

    不知道为什么赫斯提亚一见到这个男孩,就有一种想要把他脸上的那块布扯下来的冲动,还有她总觉得男孩的眼睛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颜色。

    “红色的···红色的眼睛···”因为看到这个男孩,赫斯提亚陷入了沉思,她有些迷蒙的呢喃着。

    带土有些同的看了她一眼,这女孩一定是吓傻了。红色的眼睛多半是他们宇智波家的人,别的家可很少有,以前他也就听过夕家也长着一双红色的眼睛。估计是这个女孩刚才目睹自己亲人被杀受了刺激,如果刚才他们能早点赶到就好了。带土有些为因为自己崴了脚而耽误了小队的行进速度而感到内疚。

    他只好用跟死对头斗嘴转移自己的内疚:“卡卡西你在说什么?”

    “你们不要吵了。”金发的青年不知何时回到他们的边,他轻轻的在带土和那个叫卡卡西的男孩脑袋上拍了一下。

    “老师。”带土握拳叫道。

    卡卡西只是冲他冷哼了一声,就别过头去。

    “你没有事吧,我们是木叶村的忍者,奉了三代火影大人的命令来增援的,不过很对不起,我们来晚了。”青年很诚挚的跟赫斯提亚道歉,还深深的鞠了一躬。看到老师的行为,琳他们三个,包括那个看起来拽拽的卡卡西都冲着赫斯提亚鞠了一躬。

    “你们···”好不容易从花痴当中分出一部分理智的赫斯提亚还想说,你们干嘛跟我鞠躬?我跟这里的事又没有关系?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带土打断了。

    “请原谅我,如果不是我耽误了时间,也许老师还来得及救下你的亲人。”宇智波的少年虽然平里吊儿郎当的,但是看着一整个村子的人都被屠杀,他也无法推卸自己的责任。

    “我让琳帮你检查一□体吧,”青年看着赫斯提亚手上的菜刀柔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什么亲人吗?我刚才检查了一下,村子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那个,我叫火灵。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赫斯提亚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用哥哥们帮她起的名字,虽然那名字在她看来有些土,不过在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况的前提下,还是用假名保险点。

    “火灵?真是好名字?跟我们木叶真的很配,老师我们干脆让火灵去木叶定居好了。”因为心中有愧,带土一直想着如何补偿赫斯提亚,尤其是在他听到赫斯提亚说自己没有亲人之后。

    青年沉思了一下,这个女孩上没有查克拉,这点他可以肯定。现在木叶跟云忍和砂忍都有摩擦,虽然战争没有爆发,但是像是今天的事时有发生。村子正在全力备战,除了忍者之外,也需要普通的村民来维持常的生活。这个女孩没有亲人,如果她确实是安全的话,带去木叶也是可以的。

    其实青年内心还有一点隐秘的不被外人所知的事——他作为一名忍者,周围的女忍者像是玖辛奈、纲手大人等都是十分彪悍的存在。他看多了那些彪悍的女忍者之后,其实特别向往那种温柔的小鸟依人的女孩子。刚才他率先赶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就这么孤零零无助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云忍的围攻,当时他就在心中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保护。(十二:四代你确定自己不近视?)

    想了想,青年冲赫斯提亚露出一个足以让她心跳过速的笑容:“那么火灵姑娘,你愿不愿意随我们去木叶村定居呢?”

    看着青年的笑容,赫斯提亚仿佛被催眠般的点点头。然后她在心里不停的哀嚎:“完了!赫斯提亚,花痴要不得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