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万仙阵出怨气冲天

    为一个圣人有移山倒海之能,不过此时准提最希望自己可以让时间倒退。如果真的能让时间倒退,他一定不会跑到这金鸡岭来。这样他就不会让面前这两个疯子给缠上。

    疯子!这是准提给面前的赫斯提亚和玉鼎的定义。本来就因为赫斯提亚对他的法宝免疫,导致他在纯武力的比拼中落了下风,被赫斯提亚连敲了满头包。他觉得自己彻底低估了赫斯提亚,嘀咕了一个疯狂的女人暴走时的战斗力。

    而且更要命的是半途又杀来了一个疯子,上来就抡着剑砍,他甚至不分敌我连赫斯提亚都一起砍了。等到孔宣换过劲来,恢复了人形,也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他师父都来了,还把那准提弄得那么狼狈,他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也插上一脚,以报刚才折辱之仇。

    准提刚才耳听八方听到了西岐那边的窃窃私语,他知道了后来的男疯子就是原始的徒弟玉鼎。这让他更为郁卒了,三清的妹子是疯婆子,徒弟也是疯子,这是不是说三清也是隐形的疯子?

    想到这准提不由得有一种放开神识去扫描四周的冲动,不过他根本没有这时间,他既要防备赫斯提亚疯狂的左右手连环计,还要防止玉鼎的杀气慢慢的斩仙剑。

    不过显然今天天道并不站在他这边,空中徐徐飞来一朵祥云,三清正站在云上冷冷的看着准提。

    “师尊。”姜子牙一看到原始亲至,立刻俯下跪。在他后阐教的弟子,西岐的众将都跟着跪了下去。

    三清来了?!准提没想到自己一连两次在商周的战场上撞见三清。上次是三清战鲲鹏,他本想捡个便宜,却被三清软硬夹击给顶了回来。这一次,他是在欺负人家的师侄的时候被抓包了。虽然后来他也被人家的妹妹和徒弟给欺负回来,可是算起来还是有些理亏。

    准提在脑中计算了一下,自己一个光杆司令要面对三清三个圣人,一个实力不明的三清的妹子,还有一个实力超群的三清弟子,自己这一仗必输无疑,还是想个办法脱才好。

    三清落下云来。

    “我说准提,你为一个圣人,居然欺负一个弱女子和两个后辈,你也太丢我们圣人的脸了吧?”通天第一个向准提开炮。

    拜托我好像还被他们欺负了吧?准提心里别提有多苦,以至于他的脸更加苦楚起来。

    不过接下来还有更让他无言的事,那就是他看到三清到来已经自动停下来,不过那两位追着他打的还没有停下来。赫斯提亚趁着他停下来的时候,马上上前对着准提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部位狠狠的来了一脚。

    准提还没来得及捂住自己饱受重创的部位,就看到赫斯提亚一下子冲到了三清跟前:“哥哥,我被人欺负了,我徒弟孔宣也被欺负了。嘤嘤嘤嘤···你们要给我们做主!”赫斯提亚扑到三清的怀里哭了起来,跟刚才疯狂追着准提展示连环追杀的样子前后判若两人。

    战场上一片寂静,商军和周军都木然的看着那还在圣人怀里哭泣的赫斯提亚。同样准提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把他脑袋揍的满头包的女人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现在还饱受重伤的部位。

    同时那边本来在赫斯提亚之后正举着斩仙剑向准提砍来的玉鼎也被她的话弄得左脚绊了右脚,然后整个人往准提上栽过去。

    “啊——徒弟救我!”玉鼎一边往准提上倒,一边还不忘像自己的徒弟求救。

    杨戬眨眨眼睛,努力让自己维持住一贯的冷脸,不过他嘴角的抽搐显然让这种努力有些失败。终于他在又睁开闭上眼睛两三次之后,才让自己保持平静的上前把玉鼎从准提上拉起来,至于准提会不会因为玉鼎抓在手上的斩仙剑到处挣扎的时候划伤,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杨戬冲三位师祖行了个礼,把自己师父拉到一边。

    这边孔宣也来到了三清边。

    “回禀三位师伯,弟子本来是奉师伯的命令在此处,准备将金鸡岭交给周军的,结果这准提圣人突然跑来,还想···还想欺负拐骗弟子。”孔宣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自己的师父保持一致。总之什么事都是准提的错,他和他师父都被欺负的好惨。

    那边的西岐大军和这边的商纣大军都同时在心里默默吐槽:那个跟周军的大将打得不亦乐乎,还把人家的将军给擒住的人真的是打算献关吗?还有就算你刚才差点被准提给抓住了,可是等你师父来,可是你们师徒一起欺负人家啊!

    “准提道友,我们也想知道你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要与我们三清门下过不去?难道你西方教要与我们三教做过一场吗?”原始一开口就咄咄人。

    “二弟三弟,我想准提道友可能另有想法,也许我们都才疏学浅无法理解道友所思所想,不如我们和准提道友一起去老师那里分辨一二吧。”老子不紧不慢的开口。

    相比于通天一开口就先声夺人,原始又火上浇油,到了老子那里就直接釜底抽薪。虽然几位圣人都算是鸿钧老祖的门生,不过相比于接引准提这样的后来硬靠上去的,三清可是根正苗红的多。到了鸿钧那里,准提估计自己就不知道该吃多少亏了。

    “呵呵,我刚想起跟接引道兄有事相商,我先走了,几位道友告辞。”说着准提有些狼狈的快速从战场上消失。

    三清相视一笑,这次准提当着西岐的面丢了大人,相信以他的面子的格来说,他一定没有脸再出现在西岐众将的面前,这样至少可以让这个人贩子稍微消停一些,他们也不至于也要每次都抛下圣人的面子跑来西岐帮忙的。毕竟准提不要脸,他们还要脸的,真当圣人是随传随到的呀。

    待准提走远,三清才忙着安慰妹妹:“妹妹莫怕,欺负你的坏蛋被我们打跑了,你要是还不高兴,回头哥哥们去踏平他西方。”

    三清的话让刚走到他们边的姜子牙差点没一个趔趄趴地上,他要是没有老眼昏花的话,那个把准提圣人追得到处跑的可是这位正被三清温言软语安慰的火灵圣母。

    本来赫斯提亚就是习惯的找三清撒,这是她在来到洪荒之后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也戒不掉的。于是在三清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就露出了笑容来。

    三清见妹妹终于笑了,也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怎么妹子怎么彪悍,他们都当看不见,在他们心中妹子永远是乖巧软糯的。

    这时三清终于有功夫看到一旁肃立的姜子牙:“姜尚,你做的很好,只要能够攻陷朝歌,你的伐纣大业就完成了。”既然让人家办事,就要说点好听的,于是原始就大概的说了几句表扬姜子牙的话。就这几句话让一直在阐教门下默默无闻的姜子牙立刻变得兴奋血起来。

    三清见姜子牙斗志昂扬,就打算离开。临行前,他们问赫斯提亚是不是跟他们一起离开。

    赫斯提亚摇摇头:“还攻到朝歌,我还不能离开。不过哥哥们帮我把孔宣带回去吧。”赫斯提亚想起自己答应过三清要帮着他们监视整个封神之战,顺便把那些不听话的三教弟子都给抓回去。如今姜子牙才到了金鸡岭,前面的五关什么的都还好端端的在那,要攻陷朝歌也要等一段时间。谁知道这段时间会不会有截教或者阐教的弟子脑子一抽跑来送死。

    不过虽然赫斯提亚打算留在西岐军中,她还是打算让自己的弟子孔宣回昆仑山。经过准提一事,她可怕孔宣在遭遇人贩子被劫财劫色,不对,是被坑蒙拐骗。所以还是自己哥哥坐镇的昆仑山安全。

    孔宣原先是不打算回昆仑山的,他想跟自己师父在一起。不过被一句“那你就跟我一起当火头军”就打消了念头,他堂堂天地之间的第一只孔宣怎么会屈尊降贵给那些人做饭呢?而且不光他自己要回昆仑山,他还打算极力要把赫斯提亚也弄回去,不过被赫斯提亚这个师父给镇压了。

    “玉鼎!”原始终于想起了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弟子,冲还呆头呆脑在一旁的玉鼎大喝一声。

    “师···师父。”玉鼎立刻结结巴巴的上前。

    原始皱眉,刚才玉鼎这家伙又抽风了,居然敢追着准提砍,好在准提被妹妹给修理了,一时顾不上他,要不然以他的修为以下犯上对付一个圣人不是找死吗?想到自己差点就死了一个徒弟,原始觉得不能把玉鼎留在这里了,还是把他一起拎回昆仑山好了。

    “你随我一起回山。”

    “那个···弟子···”玉鼎还真不想回昆仑山,他现在就担心自己的徒弟杨戬,准提圣人都跑来了,万一下次再来个接引圣人怎么办?他有些发愁的挠着自己的头发。

    “那个原始哥哥,还是让玉鼎留下陪我好了,至少还可以帮我切个菜什么的。”赫斯提亚一看玉鼎的表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想想玉鼎虽然不怎么靠谱,不过她也习惯了跟苏吉利和玉鼎一起当火头军的子了。

    “那好吧,既然妹妹你要他留下,就留下好了。”原始温言的跟赫斯提亚说,然后他又转过头疾言厉色的对玉鼎说道:“你且好好听从你师叔的教导,如有违抗,看为师怎么罚你。”

    在一再叮嘱赫斯提亚要小心之后,三清终于踏上云头带着孔宣,驾着祥云离开。

    姜子牙在一旁目睹了三清和赫斯提亚相处的全过程,再一次刷新了对这位师叔受宠的程度的认识。现在师叔说要继续留在西岐军中,这是不是说她将会成为西岐的一股强有力的助力呢?他不由得看向赫斯提亚。

    那边赫斯提亚目送三清离开,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抓起玉鼎就走:“我还有粥没熬,小吉利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

    “师叔说的大有道理,真是太精辟了,玉鼎佩服。”

    赫斯提亚和玉鼎两个人来的快,去得也快,很快就从战场上消失了。弄得西岐众将和商军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忽然商军那边孔宣的副将说道:“我等深受孔宣将军大恩,既然将军的师父在西岐从军,那么吾等愿降。”孔宣这金鸡岭的总兵不是白当的,早就把这里的兵将都拢到了自己的手心里,他说一没有人说二。本来孔宣就打算好了,等着跟死对头杨戬美美的打一架,然后就把金鸡岭扔给西岐的,结果因为准提的插手,导致事有些脱离计划。不过好在他的副将深知他心,即使孔宣没来得及交代,也帅军投降了西岐。

    于是西岐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金鸡岭,之后更是长驱直进,想五关开进。原本有些低辈的截教弟子在商朝效力,但是听到他们的通天教主两次帮了西岐之后,就觉得不能跟教主站在对立面,于是就弃官而去。当然也有留下来打算跟商朝共存亡的,西岐军遇到这些人也没有办法,只能是打到死为止。就这样,西岐的兵马一路高歌猛进,打过了五关,一直来到牧野。

    因为商军节节败退,纣王终于决定在朝歌的最后关口牧野这里跟周军决战。与此同时,为商朝国师,立志跟姜子牙做对的申公豹在再也忽悠不来截教和阐教弟子之后,把视线转向了三山五岳的散修还有邪魔歪道,各色妖精。他用官位、金钱、美色把这些人拉拢来,让他们为商朝而战。在纣王陈兵牧野的时候,申公豹也带着他弄来的这些奇人异士在牧野摆了一座万仙阵,他打算用这万仙阵将姜子牙还有他手下的那些阐教弟子们都一网打尽。

    姜子牙一率兵来到牧野就看到这里充斥云霄的杀气,他知道这将是最后一战的地方。对于那万仙阵,他也没有多少把握,于是又焚香祝祷,想师尊元始天尊求助。他本来是打算求助于一直在周营当火头军的赫斯提亚的,只不过赫斯提亚就只打算当一个火头军,对于这些事没兴趣,无奈之下,姜子牙只好还是找自己老师帮忙。

    这一次,姜子牙惊喜的发现自己老师居然很快就派来了援军。而且不光是原始派出阐教十二金仙,连老子也把自己唯一的徒弟玄都派来了,通天的四大弟子也全部出现。按照三清的想法,这是最后一战,虽然对面那座大阵号称是万仙阵,可实际上也就是些散修,妖修而已,这绝对是捞功德的好机会,不捞白不捞。你没看接引准提没有出现,却把自己的弟子也派来了吗?

    那一天的战斗凡是经历的过的,无论是普通的士兵,还是道行高深的修士都会记忆犹新。他们只记得不停的厮杀,将边不属于自己阵营的杀死,在杀红眼的时候连自己人也会一起杀死。一个人刚把自己的对手杀死,又马上成了别人的猎物。每个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别人,然后活下来。可以说活着已经成了一种奢侈的愿望了。

    那一天,天空被鲜血染红,大地也被鲜血浸湿,无数的尸体残肢堆积在一起,那一股股的杀气、怨气直冲云霄,即使是在高处居高临下无的俯视众生的圣人也难得动容。

    “这下子封神榜上的三百六十位正神应该齐全了吧?”赫斯提亚平静的问三清,作为天生的神明,她面对人类的战争出奇的冷漠。

    三清点点头,虽然他们的门下有不听话、倒霉的也上了封神榜,不过封神榜上的大部分人都是阵亡的商周将领们,他们门下的损失都不大,都是可以接受的。

    “那么这样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赫斯提亚望天一望无际的天穹,刚才那些杀气怨气直冲云霄的时候她清楚的感知到,天道对她的桎梏放松了不少,这就是她离开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