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金鸡岭孔宣拦路

    杨戬按照广成子与赤精子所说回禀姜子牙,姜子牙听罢发出一声叹息:“成汤之嫡裔就此断绝。”之后他命令全军整备,明就与闻太师所部决战。

    同时赫斯提亚也出现在站在山坡上遥望远处的闻太师后。

    “殷郊殷洪他们已经被广成子他们带走了,此后世间再也不会有殷郊殷洪二人了。”

    “多谢师叔祖。”闻太师深深的施了一礼。

    “你既然可以为了殷郊兄弟的命找我帮忙,那么自然也是想明白成汤江山时无多了,那么你是否改变主意,如果你改主意了,那么我也可以把你弄走。”

    闻太师一摆手:“弟子心意已决,只不过不想看到两位下年纪轻轻就丢了命,也想为殷氏留下一点血脉。至于弟子,弟子会为成汤江山流尽最后一滴血。”

    “我成全你。”赫斯提亚知道她是怎么也不能劝服闻太师了,大概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体面的像个英雄一样去战死沙场。

    “多谢师叔祖。”闻太师再次行礼。

    这是赫斯提亚和闻太师之间的最后一次交谈,第二天姜子牙帅西岐大军与成汤大军决战。因为西岐猛将如云,还有三山五岳的弟子在,闻太师所部在经过一天的鏖战之后大败。闻太师最终在西岐数十名大将的围困下战死。

    姜子牙传令厚葬闻太师,将这位为商朝江山奋战了一辈子的老将埋葬在面向朝歌的地方,也算是让他可以继续守望朝歌。

    在打败闻太师大军之后,姜子牙掐指一算,三十六路伐西岐的大军已经满了,正是他西岐出兵攻陷朝歌的时机。于是在良辰吉,武王姬发斋戒沐浴,祭拜天地。西岐大军在姜子牙一声令下,浩浩的离了西岐。

    此次出兵,姜子牙任命哪咤、黄天化还有雷震子为先锋官,而他最为倚重的师侄杨戬却出人意料的被任命为押粮官。三位先锋官的任命倒是没有多少争议,可是杨戬的任命却让人看不透,不少将领都在私下里议论他们家丞相这么排兵布阵可够奢侈的,杨戬那样的实力居然只能当押粮官。

    姜子牙这么安排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以杨戬的实力当头路先锋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安排。杨戬不仅是阐教最难惹的玉鼎真人的徒弟,还是天上玉皇大帝的外甥。此去征讨商纣,一路上要经历不少的艰难险阻,万一这杨戬遇到什么危险,岂不是要西岐遭到天帝震怒的惩罚。

    西岐大军离开西岐,走了一两天就来到金鸡岭,这是离西岐最近的商朝关隘,把守此地的将领名叫孔宣。

    作为常年掌握西岐军事的南宫适为众将讲解了一些西岐掌握的关于金鸡岭的报。他提到了金鸡岭的地势况,也提到了把守此关的商朝将领孔宣的况,据说孔宣年纪不大,但是军纪严明,是员良将。

    听到孔宣的名字,姜子牙心里咯噔一下,他立刻就想到了当年在昆仑山遇到的赫斯提亚师徒。他记得那位师叔祖边的弟子就叫孔宣。不过姜子牙随后摇头笑了笑,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大军来到金鸡岭下安营扎寨,子牙决定明就跟那孔宣见面,最好能不动干戈,说服那孔宣投效西岐。

    因为离开西岐才一天多的路程,杨戬这押粮官刚好押着粮草赶到了大营,也就就赶上了明天的见面。

    第二天,姜子牙帅众将齐出,摆开阵势。同时金鸡岭那边孔宣也带着人马杀了出来。

    “喂,杨戬大哥,那家伙不是孔宣吧?”哪咤踩着风火轮跟杨戬在一边嘀嘀咕咕。他是灵珠子转世,在还没化形,只是一颗珠子的时候就跟还是一颗蛋的孔宣有交了。等到他转世成哪咤之后,也跟孔宣关系很好。两个人过去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不知为何长大了一点的孔宣。

    杨戬瞄了一眼对面那个耀武扬威穿着十分五颜六色十分鲜艳的商将,不经意间撇了撇嘴。他一向跟孔宣犯冲,当年还差点被错点鸳鸯了,想想就觉得呕得慌了。现在那家伙跑到商朝那边,不知道师叔祖知不知道。如果师叔祖不知道,他不介意把这只包孔雀捉过来让师叔祖教训一下。

    姜子牙仔细分辨对面商将的长相,他只见过五六岁样貌的孔宣,而面前这个孔宣已经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他也不能确认这是不是那位孔宣师兄。

    姜子牙原本想上前跟孔宣答话,不料孔宣却极其嚣张的晃了晃手中的枪:“要么退,要么战!”意思是你们废话也不要说了,还是快打吧。

    孔宣的嚣张格一下子惹得西岐众将心头火起,黄天化第一个冲了上去。

    他举剑向孔宣劈过去。孔宣在黄天化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快速打量过他,随后心里嘀咕了一句:“全都是破绽,不知道这是哪位师兄们教出来的徒弟,大概是他睡着梦游的时候教的吧?”

    孔宣虽然是赫斯提亚的徒弟,不过他也是唯一一个得到三清真传的人。因为三清觉得孔宣的资质不错,怕孔宣整沉浸在跟赫斯提亚学习厨艺上,于是三清轮番上阵,将自己所知都教给了他。而孔宣确实天赋极高,三清教多少,他就学会多少,学会之后还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这让三清喜出望外,更是不遗余力的教导他。

    这样被三清教导出的孔宣不论各个方面都是三教当中的杰出者,除了发飙时的玉鼎,还有杨戬之外,三教当中罕有对手。所以今天面对黄天化,他很轻松的就在武力胜出对方一大截。很快黄天化就落了下风,出现了败势。

    黄天化一急,将宝剑交到左手,右手拿出他师父给他的法宝攒心钉,准备用此来打伤孔宣。

    孔宣微微一闪,躲过攒心钉,口中说了句:“雕虫小技。”随后他后现出五色神光,随着神光一闪,黄天化连人带座下的玉麒麟都被这五色神光给刷走了。

    “休要伤吾子!”黄飞虎大喊一声催动五色神牛上前。

    黄飞虎久经战阵,他的武艺要比黄天化强上许多,不过跟孔宣比仍不是他的对手,同样是在数个回合之后,被孔宣的五色神光刷走了。

    片刻之间,成汤两员大将被孔宣擒住,姜子牙眉头皱紧,这孔宣极难对付。

    这边孔宣一看形,发出得意的笑声。然后他看向西岐的众将,视线最终落到杨戬的上。

    “你上来,我们比比。”他用枪尖指了指杨戬。

    “杨戬···”姜子牙本想让杨戬小心,不过杨戬轻轻一笑,说了句:“师叔放心。”随即上前。

    孔宣与杨戬两个人连名姓也不用通就战在一处,他们形转动极快,让众人看的眼花缭乱。

    “你究竟在捣什么鬼,孔宣师叔?”在两个人形交错的时候,杨戬低声的问,他着重在师叔二字上加了重音。

    “真是难得,你平时可是极不愿叫我师叔的。”孔宣口气中有许多的讽刺在里面。

    “你究竟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们好久没有比划了,手痒了。话说你们西岐来得太慢了,让我好等。”

    孔宣的话很明白:小爷就是等着跟你这个死对头比试的。

    杨戬无言了,他彻底服了孔宣。这只孔宣的脑子果然没长对。

    “那就请师叔让出金鸡岭吧。”

    “行,等我打过瘾了,我就走。我早就不呆了,这商朝的军服太难看了,那群家伙穿起来跟乌鸦一样,太伤眼。”

    杨戬默默的扫了一眼在孔宣后方为他加油助威的商朝兵将,他们统一穿着商朝的黑色军服。果然像是一群乌鸦,一只孔雀统帅下的乌鸦。

    两个人谈话之间,已经交手了几百个回合。普通的兵士早就看的眼花缭乱,就是哪咤他们这样的修道之士,也有许多眼睛跟不上的。

    “这孔宣大概是我遇到的最强的敌人了。”姜子牙感叹道,即使是之前三十六路伐西岐的大军中,除了闻太师等少数人也没有这孔宣难缠。

    “不知杨戬是否会是这孔宣的对手。”姜子牙有些担忧。

    “丞相放心,那杨兄弟自来西岐之后立下了无数功劳,想必这孔宣最后也会变成他的功劳一件。”说这话的人是李靖,他因为与三个儿子金吒、木吒、哪咤一起投效西岐,所以在西岐也算有些地位。

    哪咤一直紧盯着战场的况,听到李靖的话只不过是撇了撇嘴。孔宣和杨戬每一次打斗都是不分胜负的,每次都要打到天昏地暗。这一次也不知道要打多久,他都有些饿了。

    孔宣和杨戬依旧战在一处,两个人此战都没用法宝,只是凭着武力在打斗。他们一直从早上打到下午,看起来还有要挑灯夜战的打算。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头挽双抓髻,髻上插着两只花,面黄肌瘦的道人唱着道正缓缓向战场走来。

    原本商周双方都紧盯着战场,生怕自己一个没看到自己一方的大将就出了事。这个时候有道士唱歌而来,显得十分的不相宜。有脾气暴躁的甚至冲那道士喊了一句:“嚎丧啊!”

    姜子牙却知道这道人必然是道学高深之士,忙命哪咤上前迎接。哪咤只好收回正紧盯着战场的视线,前来迎接道人。他心中埋怨道人早不来晚不来,非要在他正看到兴头上来。

    道人来至西岐阵前,冲姜子牙说道:“无奈西方准提道人是也。”

    姜子牙大喜,忙下了四不像对着准提连连行礼:“原来是西方教主准提圣人亲至,姜子牙真是有失远迎了。”他一听是准提,就觉得此战西岐必胜。要知道准提是谁,那是跟他老师元始天尊同为圣人的大人物。如此的大人物亲至,那孔宣不是手到擒来吗?

    “我今是来与西岐结个善缘。”

    说罢准提做歌来到战场上。

    原本孔宣正与杨戬杀得兴起,谁承想一个道人唱着酸歌跑来凑闹,他当时心里就觉得火大。杨戬脸上看不出来,不过心中也是有些不满。

    准提将孔宣与杨戬二人分开。杨戬默默的站在一边没有退下,孔宣也满是不满的看着准提。他没少听自己师父还有师伯们提起西方二人组,每次提到他们都不是什么好词。所以即使从来没有见过,他也对这位准提道人没什么好印象。

    “你这道人何故阻我与杨戬之战?”

    “贫道乃是西方准提道人,吾掐指一算,道友与我西方有缘,我渡化施主西行。”

    孔宣猛然间仰头大笑,他笑的前仰后合,差点摔了跟头:“哈哈,果然如此。师伯们还有师父说的果然不错,西方的两位圣人,每次见人,哪怕是见到一棵草都会以这句话开头,哈哈哈笑死我了,哈···”

    整个战场上都能听到孔宣的笑声,准提面上有些挂不住了,这更坚定了他一定要把孔宣弄到西方的决心。

    “道友确实与我西方有缘···”他的话被孔宣给打断了。

    “我观阁下跟我的枪还有缘,不如做我枪下亡魂得了。”说罢他一枪直刺准提的口。

    “施主杀孽颇重,需佛法的熏陶。”准提闪过孔宣的枪头,一脸无奈的说。

    “少废话,待你我做过一场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