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西岐火头军

    这一天赫斯提亚在昆仑山闲逛,思考着做什么新的料理来整治燃灯。[*****$*****]*结果她就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影。

    一个脸上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的家伙,正蹑手蹑脚的往昆仑山的出口摸去。

    看着这个人的样子,赫斯提亚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大概是燃灯的帮凶狗腿子吧。于是她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那个人只顾着躲躲闪闪往昆仑山出口走,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住了。

    赫斯提亚猛地向前一蹿,出现在这个人前面。

    那个人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一吓,差点把自己上背的那个巨大的包袱给扔出去,脸上的面巾也掉了下来。

    赫斯提亚跟这个人打了个照面,她终于看清这个人的长相,然后她也泄气了。这家伙根本不可能是燃灯的帮凶狗腿子什么,因为他是原始最头疼的徒弟玉鼎是也。

    “玉鼎你弄成这样,鬼鬼祟祟的要干什么?”赫斯提亚有些怀疑的打量着玉鼎的蒙面巾,还有他上的那个巨大的大包袱,她有些怀疑玉鼎是不是把他金霞洞所有的家当都背在上了。

    玉鼎本来也被吓了一跳,不过见是赫斯提亚才松了一口气。他说:“师叔,小点声,别把弟子的师父招来。”

    “玉鼎你究竟要搞什么鬼?难不成你要离家出走?”往常只有原始发怒把玉鼎踢出门的时候,玉鼎可是很难得的出门的。“你要是不说,我就喊你师父。”

    “别,别,师叔且慢,且慢。”玉鼎一下子慌了神。

    这下子赫斯提亚更加确定玉鼎一定是背着原始干了什么。她眼一眯:“快说!”她声音里多了几分严厉。

    “师叔弟子立刻就说,弟子打算偷溜出昆仑,下山去看弟子的徒弟。”玉鼎终于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看徒弟?你徒弟不是好端端的呆在灌江口吗?”赫斯提亚有些奇怪,前一阵子杨戬被原始选中作为派往天庭就职的人选。不过杨戬也不算太愿去给他舅舅卖命,于是设法弄成了听调不听宣,被敕封为二郎显圣真君,封地就在蜀郡的灌江口。

    “弟子的师父不许弟子等离开昆仑山。”玉鼎有些郁闷的挠挠他一头乱发。

    “这我知道,你师父也是为了你们好。”自从燃灯的谋被发现,原始为了安全起见,把已经各有洞府的亲传弟子们集中到昆仑山,并严令阐教二代弟子不许离开昆仑。

    “反正杨戬手不错,他又呆在自己的封地,你这个做师父的也无需紧张的。”赫斯提亚安慰着玉鼎。其实她也想溜出去,她的宝贝徒弟孔宣都被原始要去做苦力了,她也好想去到孔宣的边看看。

    其实赫斯提亚有些怀疑原始为什么先后把杨戬、孔宣都踢出了昆仑山。该不是因为他们两个祸害没事就打作一团,把昆仑山弄得乌烟瘴气了吧?

    赫斯提亚还算猜中了原始的一点小心思,原始确实觉得不能让这二人留在昆仑山捣乱。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们三清虽然定计要用人间的那些忠臣良将、帝王将相来替代自己的门下。可是毕竟未来的封神之战可是号称顺天应时的正义之战,他们阐教也不可能一个人都不出现的。

    原始原本就打算把门下那些外门弟子挑一些福缘浅的前往西岐效命。后来在燃灯的谋被察觉之后,他又觉得燃灯大概对他的门下都很了解,如果他一个内门的亲传弟子都不出现的话,很容易引起他的怀疑。

    于是原始一方面严令二代他的亲传弟子不得前往人间沾染尘缘,另一方面翻检他的弟子们的弟子,打算找一些冤大头,不,是合适的人选前往人间。

    选来选去,原始挑选了几个人——杨戬、哪吒、雷震子、黄天化等。

    杨戬,作为玉帝的外甥,原始觉得玉帝不会坐视自己的外甥死在战场上。他索做个人,把杨戬扔去天庭就职,想必玉帝也会领,对他将来派往天庭就职的弟子们多加关照。

    而哪吒,他是女娲送到玉虚宫的。想必女娲也不会让他随便去死,而且现在莲花化的哪吒想死也不容易。

    这两个人都属于本有实力,后也有靠山的,送去西岐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即使有问题,他们后的靠山也不会让他们出问题的。

    而像雷震子、黄天化则属于另外一类。雷震子的父亲就是西岐的西伯侯姬昌,现在的武王姬发是他哥哥。他去帮姬发打江山那是应该的。

    至于黄天化,他爹原本是成汤的武成王黄飞虎。黄飞虎后来叛商归周,引来了三十六路人马伐西岐。也算是一个商周之战的引子。那么作为引子的儿子,黄天化也不能呆在山上清闲。

    所以像雷震子和黄天化这种是因为跟商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使原始不让他们去,他们早晚也会自动请命前往的。派出这样的人,原始一点也不觉得心疼。本来三代弟子就跟他隔了一层,而这些人也不算是最出类拔萃的,就是有事他也没那么心疼。

    关于原始这些心思玉鼎可不知道,他就知道他徒弟要被派去打仗。所谓刀剑无眼,他对唯一的徒弟十分的担心,在自己的洞府里坐卧不宁,索带上自己的全部家当打算溜出昆仑山,悄悄的躲在徒弟边,保护他。

    “弟子的徒弟要被师尊派去西岐,弟子不放心,想去看看徒弟。”

    赫斯提亚眨眨眼,她也好想去,她也不放心自己的徒弟,她也想去看看徒弟的。

    她眼珠一转,反正玉鼎一个人是溜,加上她一个也是溜,即使被原始逮着了,他们两个人还能分担一下原始的责罚。

    “我跟你一起去。”

    玉鼎傻眼了,他原本以为被师叔发现了一定会阻止他的,没想到师叔居然说也要去。

    “快走,再不走原始哥哥就要发现了。”赫斯提亚一推玉鼎,两个人就打算快速不被人发现的溜出昆仑山。要知道自从原始下令封山之后,特别严令南极仙翁把守好昆仑山的门户,杜绝他的门下弟子哪个想不开溜出去。

    不过两个人还没走出几步,就看到原始背着手正站在前面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们。在原始边还有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通天。

    “我说二哥,你这宝贝徒弟也不太听话了。”通天夸张的指着玉鼎对原始说。原始不是一向都说他通天的门下野难驯,不服管教吗,这不就有一个明晃晃打脸的了。

    “蠢材!”原始有些怒其不争的看着玉鼎。

    赫斯提亚怕原始气坏了,忙从玉鼎的边挪到原始的边。“那个原始哥哥,是我让玉鼎陪我出昆仑山的,你就不要责怪他了。”虽说赫斯提亚原本是打算让玉鼎分担一下原始的责罚的,不过事到临头,她还记着自己为玉鼎的长辈,怎么也不能让他一个挨罚的。

    她一边细声说着,一面又瞪了通天一眼。都是通天哥哥的错,如果他不说话的话,原始哥哥还没那么生气的。

    通天有些无奈的揉揉鼻子闪到一边,面对妹子他一向是多说多错的。妹子可不管他是不是圣人,惹到她了一样没饭吃。

    原始自然不会跟赫斯提亚生气:“孔宣那里很安全,他现在在商朝当了总兵,把守要冲,高官厚绿子过的不错。就是西岐现在不能一下子打到他那里。妹子不必担心他。”

    “可是我还是想要亲眼看一眼呢?谁知道那个燃灯背地里又搞出些什么来。”

    “弟子也想去看看弟子的徒儿的。”那边玉鼎也小声的插嘴。

    原始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玉鼎,然后继续安慰赫斯提亚:“妹妹放心。孔宣的法力高深,只要不是愚兄几个圣人的话,外面还没有人能难为到他的。”

    不过原始稍微一停顿:“不过如果妹子想要出去,倒是没有什么。”

    赫斯提亚一听有门,立刻眼睛放光:“哥哥要我做什么?难道是直接去朝歌把那个纣王宰了?”

    通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始轻咳一声:“那倒不至于,人间朝代的更替,与我们这些化外之人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那姜子牙虽然被赋予兴周伐纣的重任,可是他福缘浅薄,恐怕不会那么顺利。愚兄想妹妹能不能去往西岐一段时间,看看愚兄门下的不肖弟子。”

    其实原始是害怕再出个万一,像是他哪个弟子再被燃灯忽悠到西岐去。那样一旦卷入纷争中,他这个做师父的到时候是救还是不救呢?而赫斯提亚与天道无碍,那些法宝也伤不了她,正是一个可以去西岐暗中监视的好人选。

    那边通天也凑过来:“是啊,我也想拜托妹子帮忙。二哥已经下法旨不许门下弟子轻易涉足,可是吾门下却有很多的徒子徒孙在商朝为官。虽然有一些已经听劝,回归山林了。可是还有一些死心眼留在那。我想拜托妹子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在那些死心眼跟西岐那边对上的时候救上一救?”

    赫斯提亚连连点头:“我去西岐。我会帮着原始哥哥看着姜子牙他们的,也会帮着通天哥哥往回抓人的。要是那帮死心眼不听话,我就拿平底锅把他们敲晕了带回来。”

    通天脸上出现了笑容,他要求不高,门下的弟子能多活一个是一个,至于他们是不是被平底锅敲的满头包,他就不管了。

    看着师父师叔们相谈甚欢,玉鼎趁机插嘴:“师父,那么弟子呢···”他可不可以做师叔的跟班一起去啊?

    “快滚!你要是敢不听你师叔的话任意妄为,为师不会饶你!”原始面对玉鼎一向没多少好脸色。

    “是,是,弟子马上就滚,马上就滚!”玉鼎撒开脚丫子背着他的大包袱已经跑了出去。

    “原始哥哥,让玉鼎去可以吗?”赫斯提亚有些犹豫,玉鼎怎么说也算是原始的亲传弟子,万一燃灯把脑筋动到他上怎么办。

    “无妨,燃灯还看不上玉鼎那个笨蛋。再说即使有个万一,玉鼎不是还有个徒弟杨戬吗?”原始有些不在意的说。

    其实原始没有说的是,玉鼎还有那个精分状态,这足以保证他的安全了。原始不得不承认,他的徒弟玉鼎不正常的状态下的实力大概在他的所有弟子当中名列前茅的,这点让他很无言。

    于是赫斯提亚和玉鼎一起出了昆仑山,因为不放心赫斯提亚和一个不太靠谱的玉鼎一起出门,通天又把自己的一个门下苏吉利给了赫斯提亚。

    苏吉利是通天的弟子,只不过他相当于玉鼎之于原始,通天的满道法没有学到多少,倒是把通天对吃的执着都学了去。因此他跟赫斯提亚很对脾气,在加上玉鼎,赫斯提亚觉得自己此次西岐之行大概不会太寂寞的。

    赫斯提亚三人来到西岐,西岐因为已经高高竖起反商的大旗,所以正在招兵买马。赫斯提亚他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投军。就是赫斯提亚也把头发挽起来,装扮成一个男孩子。在苏吉利的法力导下,他们三个成功的被分到了火头军,负责军中的伙食。就这样三人成功的在周军当中呆了下来。因为赫斯提亚的手艺不错,他们还被派去专门负责姜子牙和一干将领的饭食。

    这天西岐的丞相姜子牙正带着自己的几个师侄,还有那些心腹大将等待吃午饭。军营里的伙食都是大锅饭,只能保证吃饱,至于味道,甚至的生熟都不能保证。除了那些在军中呆的年头久的老将早已适应之外,像是杨戬等人都不太适应,每每到了吃饭的时候都感到分外的痛苦。

    杨戬以前吃过孔宣拿过去的赫斯提亚亲手做的饭菜,再加上他原本嘴就叼,如果不是维持自己的面子,他早在第一天吃到军营的饭菜之后就会冲到厨房去亲手烧菜的。毕竟他可是把玉鼎记录的赫斯提亚的菜谱都看过的人,做几道菜难不倒他。

    旁边挨着他坐的就是哪吒,他此刻正在盯着空空如也的桌子默默的运气,一脸的苦大仇深。自从那不开眼的厨子在某一次把一大盘莲子粥和凉拌莲藕搬上来,他只要到吃饭的时候就感到火大。

    哪咤边坐的是雷震子,这位每到吃饭的时候,就会浑颤抖,那一对巨大的风雷翅更是瑟瑟发抖,哪咤不止一次腹诽,雷震子的翅膀每次抖动的时候一定会掉毛。

    这也不能怨雷震子,如果你有一个不靠谱的老师。随便让你去洞府的后山找吃的,然后因为吃了两颗杏子就给整容了,你也会对吃产生恐惧的。谁知道下一秒吃完饭,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给变了都说不定。他都长成这样了,要是再变,能嫁出去吗?

    挨着疑似厌食症患者的是武成王黄飞虎的儿子黄天化,这位也对军营的大锅饭很不满意。虽然他也是在山上过了一段苦修的子,可是在那之前为成汤的武成王的长公子,他也在王府过过一段锦衣玉食的子。这样的他又怎么能咽下军营那跟猪食差不多的饭呢?

    因为种种原因,昆仑来的玉虚门徒们都被军营的伙食很不满意,每次的吃饭时间都让他们分外痛苦。尤其是看着那些老将们甩开腮帮子,一碗接一碗的吃的时候。

    不过再不愿意,今天中午的饭菜还是准时端了上来。

    坐在上首的姜子牙首先举箸夹起一口菜送入口中,他说:“今天的菜很不错,据说火头军新招了一些人手,大家多吃点。”

    这是惯例,只有他这个丞相先吃下第一口,其他人才会开始吃。人们也没有在意,以为他只不过是随便说说。

    杨戬冷着一张脸,趁人不注意用额头的神目扫描了一下盘子里的菜,挑了一块最小的菜放进嘴里。原本他打算随便嚼几口就咽下去,结果他眼光一闪,然后放慢了咀嚼的速度。然后以不失风度的速度,优雅的姿态向其他的菜进攻。

    其他人也是打算随便吃点的,结果他们都惊奇的发现今天的菜格外的好吃。于是都不由自主的加快夹菜的速度。那些将军们更是不顾形象的争抢起来。

    过了一会,所有人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有些人还捧着肚子打着饱嗝。

    “今天的菜味道真不错。”有人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杨戬则在别人不注意的角度微微弯起唇角。

    作者有话要说:封神之战之后,参展的人当中就六个成圣的:杨戬、哪吒、雷震子、韦护、李靖、金吒、木吒。封神当中只提到杨戬的师承,并没有提到他跟玉帝一家的关系,不过如果默认这位就是二郎神的话,那怎么也不能让玉帝的外甥挂掉。

    哪吒,是出自女娲宫,自言是灵珠子化。他的大靠山是女娲,所以也不能挂掉。

    然后韦护后来的韦陀尊者,李靖的师父是燃灯,金木二吒的师父也是弃道入释当菩萨去了,也都是佛门背景。是否他们的师父这个时候就跟西方眉来眼去不得而知。

    这些人里面也就雷震子没什么说道,不过关于他的来历那段描述,我十分怀疑他是什么大神的私生子什么的,借着伐纣封神来镀金的。

    明天终于可以开打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有些封神提到的人物。战役被我给和谐掉了。不过我也从别的地方搬来一些可以当敌人的了。例如说《西游记》。l3l4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