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燃灯的阴谋

    自那之后,纣王和妲己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间小饭庄里,伪装成凡人的圣人们还悠闲的过着普通人生活。

    不过这天正在算账的原始忽然把算盘一扔,直接走出了小饭庄。过了一会,他虎着脸带着一个一看就是修士打扮的人回来。

    通天一看原始的脸色不对,立刻施法让饭庄内的客人都离开。

    二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云中子也来朝歌了?赫斯提亚从厨房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正一脸惊疑不定的站在原始边的云中子。

    云中子是原始的亲传弟子,平里没少吃赫斯提亚的饭,她自然是认识的。只不过她记得,她二哥为了怕门下弟子一不小心卷进封神之战里,一直严令他们不许下山到人间来的。怎么这个云中子居然不听命令跑到人间来,而且不光如此,还跑到人间王朝的首都朝歌来了。

    云中子本来站在云头,还在得意于自己将要为纣王除掉一个大妖的时候,他师父元始天尊就那么不声不响的过来了。云中子本来就因为自己违抗师命私自下山的事而有些害怕,后来看到原始的脸色更加是惴惴不安了。

    等到原始揪着他来到这间不起眼的小饭庄之后,他更是惶恐不安起来。怎么不光他的师父,连他的师伯、师叔们都来了。而且看这通天师叔的架势,似乎他还当了这间小饭庄的店小二了。真是太可怕了!人间一间不起眼的小饭庄居然集中了三位圣人,要知道现在可只有六位圣人呢。

    说,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违抗师命,私自下山?还向那纣王进献木剑除妖。难道你打算破门出教不成?原始很注重自己作为师父的权威的,如今云中子的行为让他很震怒。

    原始哥哥,你先别气。先听云中子说。赫斯提亚急忙安抚她那已经气的暴跳如雷的二哥。

    因为疼的妹子的安抚,原始的脸色好了许多,不过他依然面沉似水。

    云中子早就是得道的金仙了,不过别管这位金仙在其他人面前多么威风,在自家师父面前他可耍不起威风来。

    弟子是听燃灯师兄无意间提起,说是人间妖气纵横,如果谁能为人家的王者除去妖患,自当是功德无量的。弟子本想来此除妖,为咱们阐教多积攒点功德,好应对师父口中的大劫。

    原始和通天他们自紫霄宫回到道场之后,并没有把真实的况告诉弟子们。所以弟子们只知道将要有一场针对他们截阐两教的大劫,所以他们的师父都限制了他们的行动。云中子这也是想要为师父分忧,才冒险下山的。谁承想,他那号称闭关思考应对对策的师父居然跑到人间开起饭馆来了。想到这,云中子的脸色变得分外的苦涩起来。撞师父枪口上什么的太讨厌了!

    燃灯?赫斯提亚听到了这个不太熟悉的名字。

    燃灯是阐教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他在拜入原始门下之前就已经有很深的道行,可以占据一座山做一个逍遥散仙了。可是他却偏偏要拜入原始的门下。

    而原始对他的态度也怪,起初原始是不打算收他入门的,结果架不住燃灯的死缠烂打同意了。在燃灯入门之后,原始并没有把他和其他的亲传弟子相提并论,当然也没有一竿子把他支到外门去,而是给了他一个副教主的头衔。

    副教主是一个看起来很大的职衔,可是在原始地位稳如泰山的时候,一个副教主又有什么权力呢?而且阐教的核心,也就是原始的亲传弟子们又怎么会放着自己师尊的命令不停,反而去听一个外来户的指挥。

    而原始对于燃灯的态度还可以从他对赫斯提亚的嘱咐看出。从燃灯入门之后,原始就一直吩咐赫斯提亚少跟燃灯接触。作为一个听兄长话的好妹妹,赫斯提亚自然会按照原始的吩咐去办。所以到现在为止她跟燃灯很不熟。现在乍一听到燃灯的名字,赫斯提亚都觉得这个人似乎有些问题。

    原始哥哥···

    我们先回昆仑山。原始略一沉思,就下了决定。

    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原始看着云中子有些怒其不争的说。

    可是师父,那狐妖?云中子实在不想放弃这除妖的功德。

    蠢材,如果事是这么简单的话,为师为什么呆在朝歌这么久,却一直没出手?原始狠狠瞪了云中子一眼。他真当他这个师父是个摆设了,真当他来人间是来玩的了?

    于是一行人收了小饭庄,悄无声息的离开朝歌。老子和通天先回了各自的道场,赫斯提亚跟着原始回了昆仑山。一到昆仑山,原始就带着云中子急匆匆了走了。

    赫斯提亚也回了自己的住处。刚一回来,孔宣就找了来。

    孔宣这几年长得很快,已经从六七岁的孩童样子长到了十一二岁。不过每次跟玉鼎或者杨戬打架的时候,他还会因为被那两个混蛋叫成长不大的矮子而气的跳脚。

    师父,您回来了。因为原始下令不许弟子随便下山,赫斯提亚索也把孔宣给关在昆仑山了。她这个做师父的可不怕天道,可是做徒弟的未必不怕。她也怕孔宣万一在外面出什么事怎么办。不知不觉中,她也把三清对徒弟的在乎有样学样的学了去。

    孔宣,师父这次回来的匆忙,没给你带礼物。赫斯提亚有些抱歉的说。

    孔宣倒不在意,他急着跟赫斯提亚说他的新发现:师父,你不在的时候,那个燃灯来找过我。

    前面都说了燃灯在阐教的地位有些尴尬,这也提现在他和孔宣之间。算起来孔宣拜在赫斯提亚门下要比燃灯拜师原始要早得多,也就是说,孔宣应该是燃灯的师兄。

    阐教其他在燃灯之前入门的弟子,在看到燃灯的一张苦脸之后,索都退一步叫他一声燃灯师兄。一来二去,在外人看来,那燃灯赫然是阐教的首席大弟子,十分的有面子。

    不过孔宣一向心高气傲,即使其他的师兄都叫燃灯为师兄,他也不愿意自降份。当面就叫燃灯,背地里也是燃灯长,燃灯短的。

    赫斯提亚一听,又听到了燃灯的名字,她有些在意这件事,就让孔宣一五一十的道来。

    原来那天孔宣一个人在昆仑山里溜达,因为赫斯提亚不许他下山,他只能跟玉鼎师徒他们打斗作为消遣。可是这也不能天天这样,剩下的时间,他就只能一个人溜达了。

    结果他就遇到了燃灯。其实在孔宣看来,这根本就是燃灯特意来堵他的。毕竟他溜达都是找的人迹罕至的僻静地方,平里哪个师兄弟都没遇到。他可不相信他跟燃灯这么有缘,一下子就能碰到。

    既然燃灯是有预谋的跟他相遇,他就决定先看看燃灯究竟要干什么,于是就装作质很好的跟燃灯交谈起来。

    燃灯先是说他的气色不错,然后又有些遗憾的说赫斯提亚下山没带他一起去。再然后,他又描述了人间是如何如何闹,人间的帝王多么贤明,任用了很多的修道的人士做官。像是通天师叔那边的许多弟子都在商朝得到了重用。

    接着燃灯话锋一转,说很是为孔宣惋惜。孔宣是凤族族长的遗子,本事应该享受享不尽的富贵权势的。结果却跟赫斯提亚一起窝在昆仑山里,他很为孔宣惋惜种种。

    说完这些燃灯就走了。

    然后又过了几天,燃灯又跟孔宣巧遇了。然后他送了孔宣一些人间的东西,说是他的门下孝敬的。然后又借此感叹了一下人间的繁荣富贵。

    师父,弟子经过这第二次的巧遇,彻底弄清楚了那燃灯的心思。他无非看着我年纪小,以为我好骗,想要把我骗到人间去给那纣王卖命。我估计他不是收了那纣王的好处,为他招揽人手。就是那纣王恐怕王位坐的不稳,他打算把我拉去一起倒霉。孔宣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当时就想喷燃灯一脸。难道他孔宣看起来脸上就写了傻子好骗的字样吗?

    弟子一直跟那燃灯虚与委蛇,等师父回来定夺。

    赫斯提亚眨眨眼,心中怒火顿时点燃了。燃灯这家伙不光骗了云中子,还打算骗她的徒弟孔宣,真是不可原谅。她现在就想把他扔进五谷轮回之所,看看他能不能继续燃灯了。

    走孔宣,跟我去见你师伯,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虽然生气,赫斯提亚还知道这件事不小,一定要先告诉原始的。

    那边原始还召集了几个亲近的弟子商议事,就看到赫斯提亚带着孔宣来了。

    原始哥哥,孔宣有些事要告诉你。赫斯提亚报孔宣推到前面来。

    孔宣又把之前给赫斯提亚讲过的事再讲了一遍。

    原始听后沉吟不语。

    师父,弟子觉得这燃灯师兄行事蹊跷。原始首徒广成子先开口了。

    赤精子脾气急,直接抢白道:还师兄长,师兄短的。这燃灯已经算计了云中子师弟和孔宣师弟,他还算哪门子的师兄?

    他的话引来了其他人的赞同。

    不知道这燃灯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慈航真人有些疑惑。从表面上看,燃灯顶多是把人忽悠到人间去享福了,还真没看出什么坏心。

    不过深知封神内的原始和赫斯提亚相互对视一下,他们似乎有些明白燃灯的想法了。燃灯打算把阐教牵扯进人间的朝代更替里,然后借助借助这种朝代更替,让截教和阐教自相残杀起来,从而消耗掉截阐两教的力量。

    原始不由得感叹一声,燃灯好算计啊!他虽然在燃灯来拜师的时候,就觉得此人野心颇大,并不像是一心向道之人,所以才在推辞不下之后,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不轻不重的副教主之位。他原本想着只要燃灯耐不住,早晚会离开阐教的。谁想到这么些年他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呆了下来,还在暗中策划了一系列计划。

    原始思及此,不由得冒了一冷汗。如果燃灯的计划得以实行,那么最低等的弟子开始,阐教会在不知不觉当中被拖入到人间的纷争中。然后消耗掉有生力量,也有可能最后演变成他和通天这两个教主的争斗。那时候大哥也自然不能坐视,这就有可能变成圣人之间的争斗。最后的结果就不好说了,要么是截教灭亡,要么是阐教灭亡,在要么就是两教同归于尽。总之,他和通天都讨不到好。

    这样燃灯只要能在封神之战中独善其,凭他现在阐教副教主的份,想必又能在洪荒当中拉起一股新的势力。说不定到时候又是一个圣人也说不定。

    好歹毒的心思!原始暗恨。好在他一向沉稳,如果换做是通天的话,恐怕现在已经风风火火的把燃灯抓到近前了。

    原始哥哥,你打算怎么办?赫斯提亚有些磨刀霍霍了,她虽然没有原始想的那么深。不过也算是知道燃灯肯定没安好心,这让的人就不应该让他安稳的活着,她一把菜刀就可以解决了。只要原始一声令下,她立刻就去找燃灯的晦气。

    妹子稍安勿躁。此事还须为兄再考虑一下。原始不确定单凭燃灯一人能否完成这么一个大计划。他可以鼓动阐教弟子下山,那么如果通天那边也严令不许弟子随意下山,他的计划岂不是很难实施了?原始现在怀疑在燃灯的背后恐怕还有其他人的影子,他需要把这些人都揪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敢算计他元始天尊,敢算计三清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想来想去,原始决定将计就计。于是没几天,孔宣就有些耐不住寂寞,跟赫斯提亚撒,然后跑到人间去玩去了。当然他在人间玩的乐不思蜀,索在商朝弄了个不大不小的官职,当起官来。而且他还当的有声有色,官职越做越大。

    而关于孔宣在人间的作为,赫斯提亚似乎一概不知。她最近都埋首在厨房里研究新的菜肴点心,并且不时的将新开发的菜肴点心送给师侄们品尝。

    赫斯提亚做的菜一向很受欢迎,玉虚宫的上仙们惯常很乐意为她试菜的。只不过这次看着其他的同门一个个吃的津津有味,燃灯的脸色却越来越苦闷。为什么他尝到的菜不是苦的就是辣的,总之一点正常口味也没有?

    看着燃灯的苦脸,躲在暗处的赫斯提亚脸上出现诡异的笑容。哼哼,麻辣苦瓜可是她特意给燃灯准备的。接下来还有糖醋苦瓜,臭豆腐拌苦瓜什么的伺候。因为原始不让她动燃灯,还把孔宣也拉了壮丁,她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先报复一下燃灯了。为此,堂堂厨神居然开发出了黑暗料理来。

    作者有话要说:燃灯,封神中的燃灯道人,后来的燃灯古佛。我觉得他在封神中很是不地道的,他被人撵的到处跑的时候,有人好心救了他,然后回头他就把恩人忽悠上了战场。还有每每破阵的时候,这位总喜欢派一些炮灰先上场。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