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杨家惨案

    虽然赫斯提亚没去过瑶姬的家,但是她只要往那片云最密集的地方赶过去就可以了。

    不过她似乎来的有点晚,还刚到瑶姬家附近,她就看到云朵上瑶姬大声悲喊着,被五花大绑押往天庭。她一直挣扎着,并努力的往下界低头看过去,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自己一家人曾经愉快的生活过的家,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自己那些倒在血泊里的人和子女。她大声的哭嚎着,哭诉着一个母亲、一个妻子的悲伤。

    师父。孔宣有些被吓到了,他一出生就生长在昆仑,有疼他的师父、师叔伯们,以及一群不靠谱的师兄弟们。可以说他一直是无忧无虑生长着,除了玉鼎那个混蛋给他添乱之外,他就没有什么烦心的事。可是今天他却看到了瑶姬被抓往天庭的一幕,更是感受到她的心中泣血。

    我们来晚了。赫斯提亚也有些懊恼,她原本还打算明后天去拜访瑶姬一家的,结果瑶姬居然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知道天庭是怎么发现她私嫁凡人的。

    也罢,相识一场,我们去看看瑶姬的家人吧。赫斯提亚带着孔宣进了瑶姬的家。

    一进门她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瑶姬的丈夫杨天佑倒在门前的血泊里,已经没有了呼吸。他即使是临死前,还保持着向前探手的姿势,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抓住自己的妻子。

    在他的不远处,则是同样一动不动的杨蛟。赫斯提亚已经不用上前查看了一番了,因为他整个人都差点被烧成黑炭,只是勉强能从没有被全部烧掉的脸才能认出是谁来。没想到白天还生龙活虎的少年转眼间就会变成这样。

    师父,你看。孔宣忽然指着杨蛟的尸体不远处。

    我看见了。赫斯提亚神严肃的回答。她和孔宣都看到了杨蛟的魂魄,只不过是不是杨蛟因为生前和天庭来捉拿瑶姬的天兵天将战斗过,他的魂魄看起来不全,而且有些飘忽,似乎这点残缺的魂魄随时都会消失。

    赫斯提亚立刻拿出原始特意为她炼制的葫芦,这个葫芦有将各种生物保持在某一刻的作用,是原始给她用来收集食材用的。此时顾不上其他,赫斯提亚将杨蛟的魂魄装进了葫芦里,这样至少能保持他的魂魄不会消散。

    不过回收杨蛟的魂魄的过程不算顺利,虽然他的魂魄不全,可是他似乎还沉浸在生前与天兵天将的争斗中,整个魂魄都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赫斯提亚一没注意,还弄伤了自己的手,让鲜血滴到杨蛟魂魄上。而被沾染上赫斯提亚鲜血的杨蛟的魂魄反而变得结实很多,不像之前那么虚虚渺渺了。

    赫斯提亚一看,索在把杨蛟的魂魄塞进葫芦之后,又将自己的血滴进去不少。

    然后赫斯提亚又回到杨蛟尸体边,她检查了一下杨蛟的尸体,然后无奈的摇摇头。杨蛟的尸体生前曾被剧烈的燃烧过,即使她修复了杨蛟的魂魄,他的尸体也无法承受魂魄了。

    走,去看看杨戬和杨婵。赫斯提亚带着孔宣往杨家的其他地方找去。

    孔宣瞪大眼睛,努力的寻找着杨戬兄妹。他不相信下午还跟他斗嘴斗的不亦乐乎的那个小混蛋会这么就死了。不过把整个杨家找了两圈,快要把地都翻过来了,他们师徒俩也没有找到杨戬兄妹的一根毛。

    没有尸体是件好事,这说明他们有可能并没有遭到不测。赫斯提亚这样对孔宣说,这也是她安慰自己。那对兄妹只是半神之体,如果不是有机缘的话,一定不可能躲过天兵天将的。最有可能的是像杨蛟一样被火烧死,烧的连灰都不剩了。

    这样好了,我们先去你大师伯那里,让他医治一下杨蛟的魂魄。说着赫斯提亚带着孔宣就直奔首阳山八景宫而去。

    首阳山八景宫,这是老子的道场所在地,赫斯提亚以前经常过来,所以守山的童子一看到赫斯提亚就立刻往里面通报去了。

    四圣母来了!圣母娘娘来了!

    老子唯一的徒弟玄都立刻迎了出来:师叔,孔宣师弟。

    玄都你师父在吗?赫斯提亚顾不上客,直接询问老子的下落。

    师父正在打坐。看赫斯提亚的样子似乎是有急事,玄都急忙前头引领赫斯提亚师徒去找他的师父。

    大哥。赫斯提亚一见正端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的老子立刻上前。

    妹妹你来了。老子微微一笑睁开眼睛。

    大哥我找你帮忙。赫斯提亚说明了来意,她讲述了瑶姬一家的事,然后把葫芦递给老子。大哥你能让杨蛟复活吗?她觉得老子最炼丹,应该是三清当中医术最好的了,所以原始、通天谁也没找,直接就奔老子这来了。

    先让为兄看看。老子没说有没有把握,而是接过了装着杨蛟魂魄的葫芦。他招出杨蛟的魂魄看了半天,然后手捋胡须陷入了沉思。

    大哥难道不行吗?这可能是瑶姬唯一的孩子了,求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

    有些难办,这个杨蛟的魂魄应该是在死时被天神特意驱散过,如果他不是瑶姬的儿子,有一半的神仙血统的话,恐怕在你到来之前就魂飞魄散了。不过···

    那怎么办?赫斯提亚一听就急了,她虽然跟瑶姬的交没有跟昊天、瑶池那么深厚,可是跟瑶姬也算是相识一场。原本瑶姬只要小心的在人间呆个三十年,也就是天庭的一月,等杨天佑老死之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天庭就好了。结果谁想到她会这么倒霉,落得个夫死子丧、陷囹圄的凄惨下场。赫斯提亚同她的遭遇,自然希望尽量能帮到她。

    你别急,我还没说完。

    那你倒是快说啊,大哥。赫斯提亚将一杯水送到老子前。

    不知何故,杨蛟的魂魄沾染到神血,这神血减缓了他魂魄消散的速度。只要在给他的魂魄上浇灌上一定量的血,就可以遏制住他魂魄的消散。然后经过数年的温养,他的魂魄凝实了,就可以还阳了。

    赫斯提亚一听就立刻笑道:原来如此,没想到我无意中洒到他上的血还帮上了忙。那我就再给他一些血好了。说着,老子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弄出一个伤口,直接让鲜血低落到杨蛟的魂魄上。果然随着越来越多的鲜血滴落,杨蛟的魂魄越来越真实,到后来就跟生前一模一样了。如果不是他飘在空中,就会以为他已经死而复生了。

    你这丫头,我还没说完,你就把血给了他。老子一边埋怨着,一边用法力把赫斯提亚的伤口弄没了,还找出丹药给她吃。

    我这不是着急吗?

    着急?你这一着急,就给自己弄出一个儿子来。老子没好气的开口。

    什么?赫斯提亚吓了一跳。

    你的血让他不至于魂飞魄散,这如同再造,可不就跟生养他给予他血的父母一样了。老子叹了口气,他这个妹子心太善了,这样很容易惹上麻烦的。

    不至于吧,我只是顺手救了他一救,怎么就让他成了我的儿子呢?赫斯提亚干笑的辩解着。

    信不信由你。老子知道跟赫斯提亚讲不明白这些洪荒的说到,反正他就知道此子跟赫斯提亚今后结下了不解之缘。

    对了大哥,杨蛟怎么还没醒啊?赫斯提亚忙岔开话题,她发现杨蛟即使魂魄已经稳定下来,可是依然双眼紧闭。或许是真如老子所说的那样,她似乎对于这个杨蛟多了一分在意。

    你的血只是让他不再魂飞魄散,他已经失去的魂魄是补不回来的,只能靠以后的温养了。过个百十年就好了。

    哦,原来如此。赫斯提亚一想,干脆把杨蛟的魂魄又收回了葫芦里。

    看着那个一向被赫斯提亚当成食材保鲜用的葫芦被她当成给杨蛟温养魂魄的地方,老子只能无奈的抽了抽嘴角。

    你还是回昆仑,让你二哥为你炼制一个聚魂温养灵魂的法宝吧。想来想去,老子还是不忍心让杨蛟的魂魄跟一堆菜一起挤在葫芦里。他心想反正这个杨蛟已经算是他们三清的侄子了,多少看在妹子的面子上也要照顾一二的。

    嗯,我这就回昆仑。大哥下次再来看你。赫斯提亚又拉着孔宣踏上了回昆仑的路。

    一进入昆仑仙境,他们就落到地上,这是他们师徒的习惯,回到昆仑山就一定要脚踏实地的走路。

    两师徒正走着,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唱歌的声音。随后几个樵夫打扮的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原始虽然收徒没有像通天那样多,但是也有不少徒弟的。他对这些徒弟们也有区分的,分为亲传弟子和外门记名弟子。亲传弟子也就是十几个人,这些人个个都得了原始的真传,每个人拉出去都是什么真人、天尊什么的。

    而那些几名弟子就不行了,他们都是资质不够,仙缘不够的,原始也就是看在他们还算诚心向道的份上才勉强收下的。这些弟子一般入门就是从事杂役的工作,负责砍柴、烧饭、打扫等活计。而且他们也只能在玉虚宫的外围活动,给外门的弟子烧饭,打扫的地方也就仅仅是这些外门弟子所居住的区域。

    赫斯提亚看这几个人的打扮估计就是原始的外门记名弟子了,她其实早在心里嘀咕,原始收这些记名弟子不会是打算让人负责昆仑山的环境建设吧。

    你是何人?当先的一脸凶相的青年率先冲赫斯提亚他们大声问到。赫斯提亚带着孔宣从人间急匆匆的冲到老子的八景宫,在八景宫还没怎么停留就回来昆仑山,她上还穿着凡间的打扮,只是头发变回了红色的。这么看过去,她就像是刚化形不久的在人间厮混过的小妖之类的。

    反而这个青年觉得自己已经列入元始天尊的门墙,比这个小妖却是高人一等,他自然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质问赫斯提亚他们的来历。

    申师弟。在他后的另一个青年连忙阻止他。他笑着看向赫斯提亚师徒:相逢就是有缘,二位也是来昆仑寻元始天尊老爷拜师学艺的吗?

    因为赫斯提亚的份,那些外门的记名弟子是没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的,所以这些外门弟子也就不认识她,不知道面前这位是昆仑山地位第二高的人物。

    正是。赫斯提亚有些好奇,她还真没跟二哥的外门弟子相处过,而且被人当成前来拜师的人,这种感觉很新奇。所以她索就顺着这两个人话说下去。

    孔宣安静的跟在师父边,他眼睛冷飕飕的扫过之前说话的那个人。那个人应该是这几个外门弟子当中资质最好的了,不过就冲着他刚才对师父无礼,他就绝不会让这个人得到他二师伯的真传。此人上有一股妖气,显然是什么妖族修炼成人的。这样的妖修一般都去东海碧游宫拜他三师伯为师的,真亏他敢跑到昆仑山拜到二师伯门下。估计他这一辈子也就是在昆仑山外围砍柴了。

    孔宣又看向在那人之后说话的人,这个人看起来顺眼多了,对他师父有礼貌多了。只不过这个人资质太差,估计这辈子能会个算命卜卦,五行遁法装装神棍也就到头了。真是可惜!

    那二位应该沿着此路走,且要记住一定要谨守礼仪,不可东张西望。那个后开口的人心的指点赫斯提亚他们路程。

    子牙你与他们说这些作甚?头一个开口的人那人有些不满的跟那个被他称作子牙的人说。

    他们也是来拜师求道的,相逢即是有缘嘛,申师弟。叫子牙的笑着对那人说。

    可是你有没有想到,我们都是外门的记名弟子,如果让他们成功的拜在天尊门下,那我们的机会不就少了吗?那个申师弟继续大声不满的说。

    他的话引来了其他人的赞同。本来这些人在昆仑山只混到了外门的记名弟子就是因为上有种种缺陷,这些缺陷也包括品格上的缺陷。人都是自私的,他们确实跟那个申师弟想的一样,别人拜师成功的机会大一点,就意味着他们被原始天尊收为亲传弟子的机会又小了一点。

    因为这申师弟的一番话,一些人当时就用不友好的眼神看着赫斯提亚师徒。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一更。

    我终于可以把之前有一章关于二郎真君的省略号补全了,我把他哥给保住了。同时也给了赫斯提亚一个儿子,因为杨蛟的魂魄不全(猛然想起切片v),赫斯提亚用神血助他聚魂,相当于给了他新生。同时因为这血有了血缘关系,当然也得瑶姬那边承认把儿子交给赫斯提亚才行。总之杨蛟就算是赫斯提亚的儿子了,非亲生有血缘的儿子,而且这个儿子会跟她离开洪荒世界,我在综漫的世界里给他找了个份,剧透一下是个弟控哦。

    老橘皮的姜子牙还没出场,我先让嫩版的姜子牙先出来,既然子牙和豹子都出现了,也就是说封神快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