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昆仑二害离昆仑

    昊天和瑶池成了新的玉帝和王母,天地之间的秩序重新建立起来,大地上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巫妖两族因为元气大伤,而暂时退出了洪荒的舞台。人族因为坚强的熬过了巫妖大战,那些剩下的人族继续在洪荒的土地上扎根繁衍生息,渐渐的又有了兴盛的架势。

    人族当中很多的有识之士,因为有感于人族在巫妖大战中的无助,于是决心修道,纷纷的去寻仙求道,也都有了一番作为。而天道似乎也格外的青睐人族,后来人族的极为优秀的首领都被点化成仙,被称作是三皇。渐渐的人族就成为了洪荒人口最多的种族,大有要纵横洪荒的感觉。

    不管外面的世界现在多么的精彩,昆仑山还是一如既往,或者说是一如既往的闹。

    砰的一声,一座山峰被斜斜的削掉一半,紧接着另一个山头忽然歪倒一边,有一种随时要倒的架势。

    一个披头散发,手持宝剑的道人凌空而立,他手中的剑光华熠熠,更是蕴含着让人畏惧的杀气。此时道人正冷冷的看向前方。

    他的前方是一只五彩斑斓的孔雀,孔雀有高耸的羽冠,后拖着长长的多彩的尾羽,每一次尾羽打开都如同让人见到彩虹一般。现在这只孔雀,扑扇着翅膀,带起阵阵的罡风,他同样目露凶光看着前方的道人。

    一人一鸟默默的站在那里,忽然两人同时冲向对方。孔雀张开翅膀直接对着道人拍去,而道人则扬起手中的剑迎上。

    碰!两人所在的位置又一座山峰塌了。

    一人一孔雀还在空中胶着着战在一起。忽然孔雀形转换,化作一个六七岁的童子。这个童子着五彩仙衣,在加上他漂亮的脸蛋,让人不由得怀疑起他的别来。不过童子脸上的杀气却让他漂亮的容貌不那么引人关注了,尤其是在他手上又凭空出现一把菜刀,一个平底锅之后。

    童子一手菜刀,一手平底锅,两件厨具撞在一起放出砰砰的响声。紧接着他再次冲向了道人,抡起手中的平底锅对着道人的脑袋敲了过去,同时菜刀也对着他的脖子砍了过去。同时他的后还出现五色彩光,直接对着道人刷了过去。

    道人脸色沉静,对于童子的攻击只是依然抡起手中的宝剑迎架。不过童子越显然对这柄剑有些忌讳,他微微偏过子躲开剑的来势。

    轰!道人的剑气直接轰倒了两座山峰。

    砰!童子这边也不示弱,他的平底锅也拍飞了一座山峰。

    哇!玉鼎师兄和孔宣师兄真是太厉害了。站在远远的一座山上观望着战局的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大声的赞叹着,只不过他上的绿衣红裤搭配削弱了不少他的仙人气势。

    不过这个道士刚说完话,就被人把嘴捂住了。

    住嘴,太乙。你想把他们两个引到这边吗。好几个同样看起来仙风道骨的道士争先恐后的捂住了名为太乙的道士的嘴。开玩笑,他们是看闹的,如果把那两个煞神引来,那岂不是让他们从看闹的变成被看闹的。你没看到隔壁山上的家伙也在看闹吗?

    不过也看不了多久的闹了。被放开嘴的太乙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他已经可以看到一道火红的人影正从远处向战场赶来。

    唉!其他看闹的人同样叹了一口气。

    那道红色的影已经来到战场中心,那是一个女子。她毫不畏惧面前交战正酣的两个人所散发的杀气,手上拎着一个平底锅就直接冲了进去。

    砰砰!

    原本打得兴起的两人脑袋上同时各挨了一下。

    玉鼎,孔宣,你们两个家伙够了。这是第几次了,你们非要把整座昆仑山都弄成平地吗?赫斯提亚叉着腰开始训斥她的师侄和她的宝贝徒弟。

    我看他们是打算把昆仑山彻底从大地上抹除掉,妹妹。原始的声音恻恻的从她后传来。

    赫斯提亚习惯的把师侄和徒弟挡在后,然后转干笑着看向原始。

    原始哥哥···赫斯提亚也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这样的形都出现很多次了,弄得她都词穷了。这两个混蛋打架的阵势也不能小点!

    玉鼎,你给我滚出来,不要躲到你师叔的后。原始冲赫斯提亚一笑,然后立刻沉着脸大喝。

    一颗乱糟糟的脑袋从赫斯提亚后探出头来,他有些畏惧的看向原始,这就是刚才手持凶剑逞威的道士。师父,玉鼎这里有礼了。

    原始一看玉鼎的样子就觉得头疼得厉害,玉鼎从拜入他门下的第一天起就让他这个做师傅痛并快乐着。平时的玉鼎,可以把所有的道书都倒背如流,所有的炼制法宝的法门,各种阵法都了如指掌,但是到了用的时候就差强人意。可是如果认为这样玉鼎就是玉虚一脉最可欺的那就错了,等到玉鼎精分的时候,那个煞神玉鼎一出现,一定会把整个昆仑山弄得乌烟瘴气、鬼哭神嚎的。当初玉鼎就是在出师的考试当中直接精分以一柄斩仙剑愣是得到了玉鼎真人的名号,顺利出师的。

    玉鼎出师也就出师吧,反正谁惹到他,直接精分就可以了。原始如此安慰着自己。谁承想等到赫斯提亚的徒弟孔宣可以化形之后,这两个家伙俨然成了昆仑山二害,他们两个天生不对盘。整天不是孔宣一路欺负着玉鼎,弄得他最后精分;就是精分后的玉鼎直接抡着斩仙砍孔宣。反正这两个人倒是没有怎么受伤,可是倒霉的都是昆仑山的座座山峰,花花草草。

    玉鼎,你知道昆仑山多久才可以出现一座新的山峰吗?

    这个···玉鼎还真的一本正经的思考起来,他平生最大的好就是看书,书看多了立刻想出答案就不太可能了。

    看着玉鼎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原始终于压抑不住怒火了。他直接上前一脚把玉鼎踢飞:你给我滚出昆仑山,什么时候昆仑山有新的山峰出现,你再回来!

    师父这次气大了,玉鼎这家伙也该有人收拾了。在不远处的山峰偷窥的原始的徒弟们窃窃私语起来。没办法,玉鼎一般人都不敢得罪。谁知道得罪了那个平时一脸好欺负样子的玉鼎后,不会被那个煞神玉鼎给报复回来。

    不过也有人关注点不在已经化作流星消失在空中的玉鼎上。

    太乙摸着下巴,看着赫斯提亚还拎着的平底锅:师叔的锅子砸起人来真是很带劲啊,我决定了我的下一个法宝,就做一个可以这么砸的。嗯,就炼制一块金砖好了。

    广成子宽袍广袖一脸的仙风道骨,他摸了摸揣在袖子里的番天印,心道还用你说,我早就觉得直接砸脑袋是一个很爽的招式了。

    那边还不知道自己的平底锅成了师侄们心仪的法宝的赫斯提亚紧紧搂住宝贝徒弟孔宣,唯恐原始一个不高兴把孔宣也踢出去。

    那个,原始哥哥,我决定出门去游历一番,等我研究出几道新菜式再回来做给你吃。说完这句话,赫斯提亚已经带着孔宣也飞也似的消失了。

    妹子···原本为终于把玉鼎这个祸害踢出门去而感到高兴的原始发现连自家妹子也跑路了。他有些郁闷了,回头狠狠地瞪了那些躲在不远处山峰偷窥看闹的徒弟们之后,闷闷的背着手离开了。

    玉鼎,希望你这次出山能够顺利得到机缘。原始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前不久老子告诉他,玉鼎不久会有大机缘,而且这个机缘会跟三教都有重大关系,对三教未来的气运有大影响。这也是已经忍了玉鼎很久的原始为什么会这次忍无可忍的把玉鼎踢出门去的原因。

    放下玉鼎如何在外面过着颠沛流离的子不说,单说同样从昆仑山跑路的赫斯提亚师徒。

    他们隐去真,扮作普通人来到人间。

    此时洪荒人口最多的族群已经是人族了,赫斯提亚一看到此时熙熙攘攘的人族城市,就会想到当年人族最初的时候,就有不少的感慨。

    现在人族经历了三皇五帝,启所建立的夏朝也已经被成汤的商朝所代替。人族现在的繁华已经跟当初的兽皮衣草棚屋时代相去甚远了。整个大地上到处都是人族建立的城市。城市里有市集、茶馆酒肆、各种铺子,十分的繁华。

    因为城市的繁华,所以多了一个简单的小吃摊子就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即使这个摊子是两个神明所开的也一样。

    师父,我一定要这么穿吗?孔宣不知道多少次苦恼的问赫斯提亚。他有些懊恼的扯着自己上漂亮的花裙子,这裙子颜色是很好看,可是如果这不是女装就好了。

    笨徒弟,忘了我跟你说的了。在外面要叫我姐姐。赫斯提亚轻轻敲了孔宣的脑袋一下,要记住叫姐-姐。

    看着赫斯提亚那隐藏在笑容下的威胁,孔宣不得不屈服。姐姐。孔宣嘴上这么叫着,心里却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他师父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还装嫩。

    这才乖吗,妹妹。赫斯提亚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她这才给孔宣解释:我们来到人间,不能暴露份的,这样才能享受一下当一个普通人的乐趣。至于为什么给你穿女装,原因只有一个,只有给你穿女装,你才能穿花衣裳。

    说到这,赫斯提亚还有些火大。她这个徒弟哪都好,就是这个衣着打扮让她郁闷。孔宣或许是因为真是孔雀的原因,他平里就喜欢穿五颜六色的羽衣。可是到了人间,她这个做师父的都为了不引人注意,而把红发变成黑发。他这个做徒弟的,要是想穿花衣裳就只能穿女装了。反正孔宣长得漂亮,穿起女装来一点不会让人怀疑的。

    听到自家师父的回答,孔宣郁闷了。没办法,他就是喜欢颜色鲜亮的衣服,那些一色白的、黑的什么样的衣服,他就是不喜欢吗。

    好了,水开了,把馄饨下进去吧。赫斯提亚笑眯眯的吩咐孔宣。反正孔宣从还是一只小孔雀的时候就跟在她边了,煮个馄饨难不倒他的。

    是,姐姐。孔宣闷闷的大声答应着,手脚麻利的把馄饨都下进锅里,很快锅里就飘出了阵阵浓郁的香味。

    美貌的姐姐和可漂亮的妹妹,再加上浓浓的香味,这个馄饨摊引来了无数的客人。

    作者有话要说:玉鼎已经出门了,也就是说他的徒弟在向他招手了。不过可能别人会比他先碰上也说不定。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