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周山倾

    在三清解释下,赫斯提亚明白了他们分家的缘由。虽然不太愿,她还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也从那种精分的母暴龙状态回归到正常状态。不过她马上就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在她的脑中,三清分家就跟离婚一样。离婚那么肯定是要分割财产的,她这个妹妹也算是三清共有财产吧,那么是不是她也要被分成三份?

    赫斯提亚脑中闪过这样一个画面,三清拿着一把小锯子,把她捆在一张小长凳上,然后用锯子把她慢慢的锯成三份。而且最要命的是,他们还觉得自己的那份少了点,还要重新锯。

    赫斯提亚被自己想象的画面吓到了,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三清一看妹妹哭了,忙围着她安慰。当听到赫斯提亚断断续续的说明她为什么哭之后,三人都有些哭笑不得。他们的妹子还是这么的可

    好在在安慰妹子这方面,三清这些年也算是有些经验的,很快就哄好了赫斯提亚。老子还亲自领着赫斯提亚去看了自己为她安排的房间。最终赫斯提亚是笑着拉着原始离开回昆仑的。

    大哥,我忽然觉得后悔。应该把二哥撵到东海去。望着赫斯提亚和原始离去的方向通天说。

    老子没有说话,不过他心里也跟通天想的差不多。这么可的妹子岂不是让原始一人霸占了,难怪当时他说留在昆仑,替他们看守大本营呢,当时分家的时候真应该把妹子一起分了。

    赫斯提亚可不知道老子和通天的酸葡萄心里,既然知道三清分家不分心,她也就不再担心了。虽然有两个哥哥不再住昆仑山,两人的门下也被带走了。可是昆仑山还是那个昆仑山,二哥原始和他的门下也还在,她周围熟悉的那一切都在。

    想到这些赫斯提亚豁然开朗,心好了许多。于是急着回昆仑山看徒弟去了。她走的太急,把孔宣交给了玉鼎,玉鼎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不知道他会不会照顾孔宣。殊不知等待她回去的是一只变成秃毛鸡的孔宣。

    三清成圣给洪荒带来了极大的震动,之前女娲成圣众人还没觉得怎么样,现在一下子来了三个,那三人同时成圣带来的震撼可是用言语难以形容的。

    像是妖族的帝俊太一,巫族的祖巫都有些担心三清成圣之后会称霸整个洪荒,不过听到他们三人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点建立道统,显然是分家了,都渐渐放下心来。分家的三清要比齐心协力的三清威胁小了不少。眼下对于他们来说威胁最大的还是巫族/妖族。

    就这样虽然三清依托人族建立了三教,却并没有让巫妖两族产生多大的戒备心理。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无动于衷的,西方的接引准提就对三清成圣警惕不已。他们已然将三清视作他们西方未来兴盛的一大障碍。同时他们又对三清成圣的经过很感兴趣,也派人往人族来传教。

    关于因为三清成圣给洪荒带来了多大的影响,赫斯提亚并不关心,她还忙着在昆仑山带徒弟。

    她上次出山去找三清,结果回来就发现自己的徒弟孔宣居然上连根毛都不剩。看着秃毛鸡状态的孔宣郁郁寡欢的用色的股对着自己,当时她就立刻精分了。拎着菜刀和平底锅去找玉鼎算账,叫嚣着非要把玉鼎给磨成玉石粉。结果原本被她追杀的慌不择路逃命的玉鼎最后也精分了,两个人掀起了昆仑山的第一场毁灭内斗。在原始赶来把两个人分开前,他们已经毁了昆仑山数座山峰,被波及到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就更数不胜数。

    孔宣全程围观了他师父跟那个玉鼎混蛋打架的全过程,越看眼睛越亮。他决定一定要好好跟师父学习,将来做一个跟师父一样厉害的人。

    三清分家对于赫斯提亚的生活没造成多大的影响,除了要看哥哥可能要跑三个地方才能看到外,也没多大的区别。她专心带着自己的徒弟,后来等到孔宣稍大一些,带到外边也放心的时候,又带着孔宣去了人族,帮助人族在洪荒当中生存下去。

    这一天,赫斯提亚正在人族的一个部落当中教那些女人们学习做菜,突然之间天摇地晃,天色变得昏暗,大地似乎也在不停的咆哮着。刷拉拉的大地裂开了许多道巨大的裂缝,许多人没来得及躲闪都掉到裂缝里了。

    赫斯提亚在地动刚发生的时候还一愣,然后她立刻抓起一直蹲在一边看着她教人族做菜的孔宣,然后大声喊道:地震了,大家快去空旷的地方。

    因为赫斯提亚一直都在尽心照顾人族,所以这些人族都很听她的话。他们跟在赫斯提亚后,来到部落中最空旷的地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着那些惊魂未定人族,赫斯提亚有些奇怪的看着越来越黑的天自言自语。她总觉得这不像是一场普通的地震。

    师叔。在附近人族部落帮助人族的正好是广成子和龟灵,他们在地震稍微平静的间隙带着其他住在附近的部落赶了过来。在自然灾害面前,人族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抵御灾害的侵袭。

    发生了什么事?赫斯提亚问。

    弟子也不知道。广成子也觉得这次的地震很不寻常。

    师叔!正说话间,一朵祥云从远处飘来,玄都也到了。

    师叔,玄都冲赫斯提亚行了个礼,然后说:弟子奉吾师之命而来,吾师命弟子禀告师叔,不周山倒,人族危矣!

    什么不周山倒了?怎么可能!不光是赫斯提亚感到大惊,广成子和龟灵同样不可置信的叫道。

    吾师只是推算出不周山倒了,天地之间将迎来一场劫难。原始师叔和通天师叔已经亲往不周山查探了。

    恐怕是真的,这下子麻烦了。赫斯提亚不知道为什么对玄都带来的坏消息深信不疑,她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些一直用不安的神看着他们的人族。

    不周山倒,天塌地陷,对于他们这些有道法的人来说还没有那么大的危害,可是对于没有法术的人族来说,这可是一个绝对的难以逃避的劫难。

    不管怎样,先把这些人族安置一下吧。广成子提议说。

    几人点头,他们把这些因为地震灾难聚集到一起的人族组织起来,并在周围设了结界,在结界之内还暂时可以避免灾害的侵袭。在忙完这些之后,他们还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原始和通天的消息。

    很快天上香风阵阵,祥云数朵飘来。三清同时到来。他们的神严肃,可见事很麻烦,很紧急。

    三清见到赫斯提亚顾不得问候,直接对她说:昆仑山也需要人坐镇,妹子你先带孔宣回昆仑吧。

    赫斯提亚立刻摇头:哥哥,况是不是很危及。我虽然力量有限,可是也可以贡献绵薄之力的。

    妹子,祖巫中的两个共工和祝融打架,结果共工把不周山给撞倒了,天柱倒了,天也被捅了个窟窿,事非常的麻烦。我们三人既然借助人族成圣,自然要护他们一二的。不过妹子你边却没有什么趁手的法宝,也没有什么可用的法术,未免为兄等担心,你还是回昆仑吧。原始把不周山是怎么塌了,还有为什么要让赫斯提亚回昆仑山都说得一清二楚。

    虽然三清知道赫斯提亚有法力在,平里也可以凌空飞行什么的,可是并没有看到她有什么移山倒海的法术,他们很自然的将赫斯提亚的平底锅和菜刀忽略掉了,认为她并不是善于战斗的。所以在这种危机时刻,作为兄长的他们自然要让妹子先回到安全的昆仑山了。

    我不,赫斯提亚拒绝了三清的提议,我虽不才,但是哥哥们的妹妹,哥哥们可以为了人族不畏艰险,我也可以。至少我可以在照顾好自己的况下,帮你们的忙。

    无论三清如何苦劝,赫斯提亚就是决定要跟他们一起帮助人族度过危机。无奈之下,三清只好同意。他们暗自决定,一旦有危险发生,立刻不光不顾先把赫斯提亚送回昆仑。

    这边三清刚商量好,那边空中又来了一位。

    伏羲怀中抱琴徐徐而来:诸位道友,他顾不得跟三清他们致意,直接说明来意。

    吾妹女娲,已知不周山倒,天柱断裂之事。吾妹已有应对之法,不过还需诸位相助。

    愿闻其详。三清异口同声道。

    吾妹打算炼制五彩石补天,不过炼制需要时间,在尚未炼制完成之前,吾妹希望诸位能够照顾洪荒大众,并且能暂时遏制天塌的速度。

    自当从命。三清此时也不拿架子,天塌了可是大事,既然女娲有办法解决,那么在她没完成之前,他们可以照顾洪荒大众的。何况洪荒当中需要照顾的恐怕也只有面前这些没有法力的人族了,他们三清既然借助人族才得以成圣的,自然要照顾人族的了。

    三清立刻命令门下所有弟子立刻展开行动,将人族都集中到一处地势高,目前看起来安全的地方。他们三人则联手用法力遏制天塌的速度。伏羲也留下跟他们一起施法。

    不过随着天色越来越黑,三清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因为即使他们三个和伏羲联手也没有让天塌的速度慢下多少。天色越黑,就说明天塌的速度越快。

    而因为天色越来越暗,那些随着三清门下撤离到安全的地方的人族行进就越发困难。许多人都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人族的悲伤无助心也传播到那些带他们的撤离的三清门□上,他们有些道心不够坚定的都有一种今天要死在这里的感觉。

    何止是他们,即使原始这样道心坚固的都不由得在心中想,这是不是天道终于不耐烦了,打算把他们都一勺烩了。

    赫斯提亚也带了一些人族转移,她听到人族越来越大的悲哭声,也看到天色已经快黑的无法行进了,这让她不由得很着急。

    师父,天会塌下来吗?我们会死在这里吗?孔宣现在还只是一只年幼的孔雀,还不是后来那个只是一个名字就能吓倒一片人的孔宣,他也会感到害怕。

    不会的,师父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有事的。赫斯提亚说的很坚决,可是她心里却很焦急。她想要自己的兄长、自己的徒弟,还有后的那些人族都安全,为了这些她在意的人,她愿意付出一切。

    愿意付出一切吗?脑中仿佛有一个声音问她。

    是!

    即使会因此而再次想起不愿想起的那些事?

    是!

    那么就想起来吧!

    想起来吧!想起来吧!!想起来吧!!!

    赫斯提亚忽然神色一变,手中出现一只火炬,或者说是用黄金打造的如同火炬形状的物体。然后她飞速的升到空中,那只火炬也发出耀眼的火光,照亮整个洪荒。

    作者有话要说:恢复记忆,要离开了。——那是不可能的,赫斯提亚现在还无法离开洪荒,得等到封神时候。

    对了顺道问一句啊,你们想看一个什么样的姜子牙,是老版的仙风道骨,还是新版的帅哥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