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分家不分心

    本来赫斯提亚刚开始听到老子的声音的时候,还有些为他创建人教的事感到高兴。在她看来,这位大哥整说什么清静无为,那都是懒的借口。现在他主动站出来说要建立人教,那么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什么也不管了。

    不过当她听到老子的道场设在什么首阳山八景宫之后,她就觉得心有些不好了。因为在她看来,三清跟她的家就是昆仑山,难道是老子他们这次出门决定搬家了,为什么也不问问她这个做妹子的呢?

    紧接着原始的声音又传来,这下赫斯提亚的心相当不好了。老子已经说要设道场于首阳山八景宫,原始却说设道场于昆仑山玉虚宫,这不是说老子是离家出走了吗?

    再然后通天的话让赫斯提亚的心彻底不好了。通天的道场既不在首阳山,也不在昆仑山,而是在东海那边的什么碧游宫。

    三清,到最后分别在三个不同地方建立自己的道场,这不是说他们要分家了吗?

    所以接下来的三清成圣,昆仑山玉虚宫拔地而起的盛况,赫斯提亚都无心欣赏,她也不像其他的三清门下那么高兴。现在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有一种怒火要让她的体爆炸开来的感觉。

    师父。小小的孔雀一直紧紧跟着赫斯提亚,他敏感的感觉到自己师父不高兴,歪着头努力昂着脑袋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赫斯提亚忽然一把抓起孔宣就往昆仑山外冲,路上遇到摇头晃脑的背道书的玉鼎,直接把孔宣塞进玉鼎的怀里。

    帮我照顾他,要是他掉一根毛,我就把你从玉石变成玉石粉!说完这话,她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慢半拍的玉鼎慢慢的低头正和正抬起头看他的孔宣来了个对眼,忽然他大叫一声:啊!不好了。师叔发火了!对了,孔宣师弟,你让为兄点点你究竟有多少羽毛,以防师叔回来查问。玉鼎呆头呆脑的就打算开始点孔宣上的羽毛数。

    孔宣自然不会让玉鼎翻弄他上的羽毛,连忙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

    玉鼎见孔宣蹦出他的怀抱,慌忙又去捉他。

    一人一孔雀在一起扑腾起来,弄得此处尘土飞扬。

    忽然一声暴喝传来:给我站住!

    原本已经成功的逃脱出玉鼎的捉拿范围的孔宣不由得站住,因为他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气传来,而那杀气的来源正是玉鼎。

    头上还粘着几根孔雀毛的玉鼎森森的拎着寒光四的斩仙剑正盯着孔宣。孔宣不由得挪动一下小爪子,他觉得玉鼎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好可怕。

    还要跑吗?玉鼎嘴边出现一个极浅的笑容,不过孔宣觉得他还是不要笑比较好,这个笑起来的玉鼎太可怕了。

    少一根羽毛都要找我算账?那样不如就一根羽毛也不留好了。玉鼎的眼睛紧盯着孔宣那一漂亮的羽毛,手中的斩仙剑发出轻颤的声音,似乎在考虑从哪块开始剃毛。

    那个···那个我师父回来会找你算账的。孔宣强壮着胆子开口。

    那正好,师叔法力深刻不可测,我正好讨教一番。

    玉鼎话音一落,手中的斩仙剑寒光闪了几闪,紧接着一只羽毛被剃的干干净净的脱毛鸡就出现了。

    孔宣彻底傻了,他是孔雀,美之心从还是蛋的时候就有了,他从来都以自己那漂亮的羽毛为傲。还有他一向都瞧不起整天被原始训斥,只会背书,却什么道法都学不好的玉鼎。结果就是这个玉鼎,居然把他一的羽毛都剃光了。他还能感觉得到,那柄冰冷森杀气十足的剑在他上划过的感觉,那种全都被杀气笼罩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啊不好了,孔宣师弟,你的羽毛呢?怎么眨眼之间就成了这样,师叔交代过少了一根羽毛都要惟小玉是问,这下如何是好。小玉不要变成玉石粉啊,呜呜呜···玉鼎那哭号声把孔宣给惊醒了。

    孔宣的爪子努力的蹬着地,他想要跳起来抓花玉鼎的脸,可是最后他只能默默的运着气转离开了。那落寞的影,那光溜溜的体,让人怎么看怎么感到伤心。

    一定要学好本事,一定要!孔宣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发誓。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好好学习,到时候一定给玉鼎好看。

    赫斯提亚可不知道因为她顺手把孔宣交给玉鼎照顾,居然让孔宣和玉鼎乃至整个玉泉山一脉结下梁子。她正满心焦急的去找三清。

    三清分设三个道场的事,让她既生气,又担心。她担心,三清因为分家而发生争吵,乃至打斗,三兄弟已然分家就已经够让她闹心的了,要是再打起来,那么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赫斯提亚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三清,他们正都集中在老子的首阳山八景宫正里。不过与赫斯提亚之前想象的剑拔弩张、电闪雷鸣的形不同,三清正喝着茶在聊些什么,一点紧张的气氛也没有。

    看到这一幕,赫斯提亚一路上积攒的怒气一下子就被打散了,双腿也觉得十分的无力。你们究竟在搞什么?她听着自己用无比虚弱的声音问。

    从赫斯提亚来到洪荒的第一天,她就跟三清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度过了无数的岁月,她无法想象三清和她天各一方的形。

    妹子你来了?通天率先发问,或许是成圣的原因,他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冲动了,语气也平和了许多。不过他对赫斯提亚的关心还跟以前一样,他见赫斯提亚站在门口像是没有力气走路,于是就上前把她扶进来,安置在椅子上。一旁的原始则把一碗茶水摆在她面前,老子则将手搭上她的手腕通过号脉打算看看她是否哪不舒服。这三人动作默契跟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你们究竟在搞什么?赫斯提亚见三清跟往常一样配合默契,这火气又上来了。既然你们没闹翻,那么这分家是为的什么?

    三清互看一眼,他们想起在做出分家决定前,他们似乎好像大概是没有通知妹妹。三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他们都意识到为什么刚才赫斯提亚是这样一副样子跑来的了。

    说!见着三清心虚的样子,赫斯提亚的火更大了,一个闪神间,金光闪闪的菜刀出现了。

    啪的一声,八景宫的一把椅子宣告解体。哐的一下,平底锅也出现了,直接拍在桌子上,把茶水都震到地上。

    给我说清楚!这次是菜刀和平底锅撞在一起的金属碰撞声。英姿飒爽一个跟平里的软妹状态完全不同的赫斯提亚瞪着他们厉声喝道。

    三清同时缩了一下肩膀,他们平里也见过妹子发飙,把他们的弟子连追带砍的形。当时他们也躲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偷看议论着,谁成想有一天会轮到他们面对妹子的菜刀和平底锅。

    那个妹子有话好说,先把刀放下。老子有些心疼的看着被平底锅拍出裂纹的桌子,这可是他的八景宫。早知道妹子会来兴师问罪,还不如去原始的玉虚宫或者是通天的碧游宫。

    那一边原始和通天也在庆幸,幸亏不是他们那。

    给我先说明白,为什么要分家?赫斯提亚的菜刀一下子砍进桌子里,大有一副不说明白不罢休的架势。

    那个妹子你还记得当年的龙凤大战的事吗?原始清清嗓子开口。

    赫斯提亚点点头:龙和凤打起来了,然后都死了。她对龙凤的印象就是她和她的三个哥哥弄了不少材料回来,紧接着她就想起了当时三个哥哥齐心协力的样子,脾气又上来了。

    看着赫斯提亚的表不对,原始忙接着说下去:昔年龙凤大战,双方两败俱伤。我事后曾研究过这两族究竟是怎么打起来的。我发现导火索都是一些芝麻绿豆小事,可就是这些芝麻绿豆小事就让曾经称霸洪荒的两个族消亡了。

    然后我又想起了现在的巫妖两族,他们此刻在洪荒的处境跟之前的龙凤两族何其相象,两族之间时有摩擦。我不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是不是有一天巫妖两族也会走上龙凤两族的老路?

    我在想龙和凤之间本无深仇大恨,巫族和妖族也同样,可是为什么他们之间的矛盾却越来越多,最后累积成一触即发的大战?

    想来想去,我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无论是龙族、凤族,还是巫族和妖族,他们都越来越强盛,这样的强盛是不被它所许的。原始做了一个手指指天的手势,他并没有明确说出这个它是谁,不过他的动作似乎说明了一切。

    如果巫妖二族最终踏上龙凤的老路,那么在他们之后又该轮到谁粉墨登场了。我想破了头,最后得出了一个无可奈何,最不想的可能。原始露出一丝的苦笑。一旁的老子和通天脸上也出现了相似的苦笑。

    不知何时赫斯提亚已经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

    在那之后恐怕要轮到我们三清上台演戏了。我们三清是盘古父神的元神所化,一化形就带着大量的先天功德。再加上为了成圣,我们一直在努力修行。我们又有了不少的徒弟,这些徒弟也算成才。在我们帮助人族在洪荒站稳脚跟之后,还会有人族的人慕名前来拜我们为师。原始脸上现出自傲的神,三清一直为自己的出而感到骄傲。

    那样下去,我们三清门下的势力恐怕并不比之前的龙凤、巫妖差,可以说称霸整个洪荒了。到那时候,恐怕它不会坐视我们继续做大。原始又指了指天。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为天道也。为今之计,只有一分为三,将三清真正变为三清。原始的意思很明白,他们以前以三清自居,三清一体门下弟子都是三清门徒。现在他们分了,三清是就是三清,门下各自有道统。

    没错,分就分呗。咱们来个分家不分心,妹子你就当今后多了两处玩耍的地方。等我回到碧游宫,我一定给你准备一间最好的房间。你可要常来我的碧游宫,我可想着吃你做的菜呢。原始把三清分家的缘由讲完,通天马上跟进。

    为兄这里给妹子准备了一间房,妹子一会去看看,看看哪里不如意。老子也立刻跟上。

    三清发现赫斯提亚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妹子?通天小心的叫了一声,他有些担心妹子是不是还在生气。

    原始和老子二人脸上也带着关切,他们小心的看着那两件金光闪闪的凶器——菜刀和平底锅。

    半晌,赫斯提亚忽然哭了出来:你们分家了,是不是连我也要分。呜呜···我不要被分成三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第二更,话说今天不知道是电脑还是浏览器有问题,开什么网页都很慢,还不容易打开。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