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洪荒旅行团出发

    鸿钧让三清带着赫斯提亚回到昆仑山之后紧守门户不要出门,三清也打算听从老师的吩咐。不过在回家之前,他们打算先带着妹妹慢慢的溜达回去。毕竟那个妹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什么地方也没去过。

    赫斯提亚还是犹豫了一下:哥哥们,鸿钧老师不是说让我们回家的吗?这样慢慢的回去可以吗?

    无妨,我最近打算炼一些丹药,顺便采一些草药回去。作为大哥的老子拍板道。他说的也确实是实话,老师的意思是龙凤二族迟早要有一战的,不过估计也不会马上就打起来的,他正好趁此机会多采一些草药,回家慢慢用,要不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出门的。

    原始和通天也点点头,他们也顺道看看有什么奇珍异宝什么的。

    那好吧,我也想看看洪荒有什么适合拿来做菜的材料,到时候我还要给哥哥们做饭的。赫斯提亚也有去到处看看的想法。

    于是四人商定从紫霄宫离开之后,就慢慢朝昆仑山飞。路上遇到什么灵山大川就停下来看看。反正以他们的速度只不过是晚几天回家而已。

    于是一个神出鬼没的洪荒旅行团就此开团了。

    一路上基本是以老子的意向为主的,他要采药,所以他说在哪里停,大家就在哪里停。然后老子采药,赫斯提亚就顺便在周围转转收集一些适合拿来做菜的食材。而通天和原始则以保护妹子的名义跟着赫斯提亚在山里转来转去。

    基本上等老子这边把山上的草药采集的差不多了,赫斯提亚那边也差不多了。往往这时候,她就索让原始和通天帮她就地搭个灶台,然后就地取材做上一两道菜。对于以前只偶尔吃过几顿不算难吃也不算好吃的饭的三清来说,这段子确实过的十分轻松愉快。

    唉,回头哥哥们回家之后再帮我做几个锅子什么的。出门在外,赫斯提亚边只有跟她的灵魂绑定在一起的平底锅和菜刀,这也导致了她所有的菜都只能用平底锅做了。她严重的感到自己的装备不足。我打算把楼下的那间空房弄成厨房。她跟三清说出自己的打算。

    一切都按照妹妹的要求办。虽然三清不吃饭也不会感到饿,他们这种境界的人也根本不需要吃饭。不过吃着赫斯提亚亲手烹制的美食确实是一种享受,三清自然不打算放弃,所以打算放纵一下自己的口腹之

    这一天四人又来到一处深山,他们驾云站在空中往下望去。

    妹子,我告诉你,我们兄弟曾在这里得到一件先天法宝,也不知道如今这里是不是还有什么法宝,我觉得这里的灵气似乎特别的旺盛。二哥你说是吧?通天先是跟赫斯提亚讲述他们三兄弟曾经夺得至宝的事,然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又问起对法宝最有研究的原始。

    这里的灵气确实比上次来的时候又多了不少,确实不能排除这里仍有先天法宝的可能。原始站在空中凝视那座云遮雾罩的山严肃的说。大哥你觉得呢?

    老子看了看山,又掐了恰手指头。他摇摇头:我并未算出此处有何法宝出世。上次他们能够得到宝贝正是因为老子的掐算,算得天机的。

    不管那些,先去看看好了。通天说着已经降下云头。

    老子和原始对视一眼,无奈的跟着落下云头。

    妹妹待会紧跟着兄长我。原始还记得叮嘱赫斯提亚注意安全。

    嗯。

    通天选择的是他们三兄弟上次得到宝贝的地方着地的。妹妹来看看,就是这里。这里原先有一条先天葫芦藤,藤上有七个先天葫芦,分成七色。其中的三个就被兄长我们得到了。看来此处风水很好,这不这里又长出了一棵大柳树。

    七彩葫芦?赫斯提亚眨眨眼,她觉得以前似乎听过这样的事。她有些疑惑的走到通天所指的原先葫芦藤生长处看看,现在这里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柳树。

    妹子你在找什么?通天有些奇怪,他妹子围着柳树转来转去,一会抬头往树上看看,一会又低头猛往地上看。

    我在看看这里有没有蛇或者穿山甲什么的,总觉得葫芦的附近一定会有这些的。赫斯提亚回了通天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赫斯提亚很快就不找什么蛇或者穿山甲了,她被这棵大柳树给吸引了。这棵树好粗,好高。

    哥哥,我想要这棵树。赫斯提亚指着大柳树冲三清说。我还想要这里的泥。听通天哥哥说,这里以前长过先天葫芦,现在又能长出这么一棵大树,想必这里的泥土特别的好。我想移回昆仑山在我们住处附近弄一个小菜园,还有不知道这泥土适不适合做锅子什么的。

    听赫斯提亚这么一说,三清还真特别去看了几眼这块的土地。

    正如妹子所说,此处的土壤似乎很适合万物生长,我们弄些回去,回头我也弄一个草药园。老子决定向赫斯提亚所的那样把土带回去。

    那妹子要这棵树做什么?原始则看起这里的这棵大柳树来。这棵树虽然长得很旺盛,可是看起来平凡无奇,一点灵也没有,连做法宝都不能。

    我想做一张。赫斯提亚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又要麻烦到三位哥哥了。我的屋子里连张也没有。

    妹子要的还废什么话。通天索把青萍剑弄出来,直接卷起袖子打算砍树了。

    不过还不等通天的青萍剑碰到那棵大柳树,那棵大柳树居然开口讲话。

    住手,快些住手!随着话音,这棵大柳树居然在树干上出现了脸来。

    三清大惊,急忙抓着赫斯提亚退后。以他们的修为,在这棵大柳树还没开口说话之前,他们居然没有发现这棵柳树已经有了灵智。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这棵柳树的实力在他们之上。三清一向自视甚高,在他们心中实力在他们之上的也就只有他们的老师鸿钧和已经死去化为万物的盘古了。至于什么帝俊太一,伏羲女娲,祖龙盘凤他们都不曾看在眼里。

    尔等何人?通天执剑大喝,他有一种你不说个明白,他就把这棵大柳树给砍了的打算。反正他妹子说了,想要一张

    赫斯提亚有些吃惊,她想不明白自己只不过就是想要一张,怎么会又惹出麻烦来?不过她也担心会危及到三清,手上已经幻化出菜刀和平底锅来。尤其是那把菜刀,迎风而长,甚至赫斯提亚还要高一个头。小的妹子拿着比自己大的武器本来是件可乐的事,不过三清现在都顾不上乐,他们的心神都用在戒备这个敌我不明,实力不明的柳树上。

    柳树看四人的样子,树干上的表生动的做出一个无奈的表。然后整棵柳树逐渐缩小,最后幻化出一个老者来。

    老者摸了摸长须,十分无奈的说:吾乃杨眉大仙,鸿钧就是这么教徒弟的吗,真是一点礼貌也没有。他还摇了摇头以示自己的不满。

    三清大惊,他们师从鸿钧,曾经从鸿钧口中听过杨眉大仙的名字。据鸿钧说杨眉大仙甚至比他活的还久,道法深厚莫测,他的本体不就是一棵大柳树吗。他们不由得苦笑,他们妹子的眼光真好,一选就选中了杨眉大仙的本体。

    这个时候作为三清之首的老子上前,他恭敬的如同面对鸿钧一样冲杨眉大仙行了一礼。

    晚辈三清见过老祖。杨眉大仙自称为大仙,不过大仙显然没有老祖更为恭敬。

    晚辈三人携妹出游,吾妹年幼不知事,见老祖本体欣喜而加以冒犯,此都是三清管教不严之错。错在三清,吾等在此向老祖赔罪,请老祖责罚。

    哥哥。赫斯提亚紧咬嘴唇,她知道老子大哥这么说是为了她开脱的。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就被原始给拉住了。

    杨眉大仙的眉毛长得跟胡子一样长,因此众人也看不清他的眼睛,更不知道他的表为何。只能从他的声音当中听出他的心如何。

    就听着他用恻恻的声音说:赔罪?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找了一块清静的地方,结果却被你们几个毛头小子、小丫头扰了清静,这是赔罪能解决的问题吗?今天这事即使去你们老师鸿钧那里,他也不能偏袒你们的。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三个毛头小子就留在此处,为我执役万年。至于小丫头嘛,大仙我就开恩放她离开好了。杨眉大仙似乎越说越得意,还伸手捋了捋长须。

    三清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怒火和无奈。他们三清是盘古元神所化,世界万物除了那些跟盘古父神来历差不多的魔神之外,他们还没惧怕过谁。这世间万物都是盘古血所化,更是没有谁敢驱使他们为奴的。可今天,他们偏偏遇到的是盘古开天前就存在的魔神,而且对方的实力还深不可测。他们即使不想为奴,今天似乎也无法走出这里了。

    不过他们三兄弟同出一源,心念相通。在彼此的眼神当中都看到了对方的打算。他们打算今放手一搏,即使对方是盘古同时的人,他们也要斗一斗。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要先把妹子平安送走。

    通天握紧了手中的青萍剑,他本来是打算用剑来砍树的,结果树化成了杨眉大仙。不过那又如何,反正都是一棵柳树。他一会直接上前挡住杨眉大仙的。二哥原始会驱使法宝助他一臂之力。然后大哥老子会把妹妹送出这里,相信以大哥的玄黄宝塔护着那棵老柳树也不能一下子就伤的了她。

    不过虽然不明白三清心中所想,赫斯提亚却明白一件事。她绝不会让她的哥哥们给别人当奴才的。事是她惹出来的,理应由她来解决。

    于是赫斯提亚从三清后走上前:这位···大仙,都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的三个哥哥吧,如果你要找仆人的话,就找我好了,我很会做饭的。不过说完她又有些迟疑,一棵柳树的饭该怎么做?

    一个小丫头也敢跟我如此说话,就是那三个毛头小子的师傅在我面前也不敢这样说。我今天偏偏就要让那三个小子当奴仆不可。杨眉大仙似乎有些生气了。

    三清已经将各自的法宝亮出来了,他们知道今天事是不能善了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妹子平安的送出去才行。

    不料赫斯提亚火气也上来了,她心里很火大,本来事是他们理亏,如果她不是要砍树回去做的话,也不会惹出这些事来。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让她的三个哥哥去当奴仆吧,他们又没真的砍到树,那老柳树连块树皮都没刮破。这老柳树就是胡搅蛮缠,蛮不讲理。

    对付不讲理的人自然要用不讲理的办法了,赫斯提亚手上金光一闪,平底锅和菜刀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今天就这么跟你讲话,怎么了?想拿我哥哥当仆人,你得先问问我的菜刀同不同意?

    况似乎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元宵节,祝大家一切都圆圆满满的。

    今天加更,这是第一更。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