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入洪荒遇三清

    这是一个如同混沌的空间,这个空间没有边际,既没有上下左右,也没有东南西北,就好像一颗鸡蛋一样。

    在这颗鸡蛋一样的混沌空间里孕育了一个叫盘古的大神,盘古一直沉睡着,直到有一天他醒过来。

    醒来的盘古发现自己周围黑乎乎的,一点光亮也没有。他就伸出胳膊用随的斧子把这个空间劈开。混沌里的清而轻的气成为天空,重而浊的气则化为大地。成功的分化天地的盘古站起头顶着天,脚踩着地,天地随着他的高的增长而离的越来越远。

    后来盘古死去了,他的血化作山峦河流,左眼化为太阳,右眼化为月亮。虽然盘古死去,他却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无数的精灵异兽,巫妖二族生活着,他们称这个世界为洪荒。

    这是洪荒的一个非常普通的一天,某处不知名的山上。突然半空中出现一个火球,直直的向这座山上撞来。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整座山剧烈的都摇晃了一下。

    山上的某处出现一个大坑,坑里有一个红发的少女,少女似乎是陷入昏迷,一动不动的,她的上的衣服已经有些残破,还有不少的血迹。

    在这个火球还没有出现之前,不远处的天空中有三个人从远处的空中飘飘的飞来。这三个人年龄搭配很奇特,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还有一个青年。

    二哥,你感受的地方应该是这里吧?三个人当中唯一的那个青年看看四周问道。

    那个中年人就是青年的二哥,他摸了摸胡子,有些迟疑。我本心中一动,感知此处有一灵物现世将与我有师徒之缘,可是现在到了这里,这种感知反而变弱了不少。大哥不知可否卜算天机?他看向那个老者。

    老者有一双似乎总也睡不醒睁不开的眯眯眼,不过当他睁开眼睛时,眼中闪过道道精光。

    天机有些若隐若现,我只算到此地确有一物与二弟有师徒之缘。不过天机转瞬即变,现在显示的变化却说跟我们三人都有缘。老者有些皱眉,这次天机的变化确实很怪,仿佛突然出现一般。如果他也弄不明白的话,只能去向老师询问了。

    难道是说二哥一个人的徒弟要变成我们三个人的?青年人心直口快直接说出心中所想。他们三兄弟自化形以来就一直在一起,连拜师都是一起拜的。谁承想今天他二哥忽然灵机一动,就说他的徒弟要出世了。对于收徒弟的事让二哥抢了先,青年自然不愿意了。这下好了要收徒弟,他们三个一起收好了,三个人都有份。

    休得乱讲。那位二哥习惯的训斥着自家弟弟。

    三个人正在空中讲话,忽然远处的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红色的火球飞速的向不远处的山砸过去,紧接着他们就听到剧烈的震颤声。

    三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然后同时驾云向火球最后砸到的山飞过去。然后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火球的落点,也看到那个被砸出的巨大的还在冒火的坑,以及坑的中心那个少女。

    此时少女已经苏醒过来,她正茫然的看向四周,她的上还带着伤,行动上有些不便,这让她有些皱眉。

    小姑娘你是什么人啊?三兄弟当中的老三,也就是那个青年人蹲在坑边看着这个少女。他有些好奇这个少女是什么人,以他的修为根本看不出这个少女是什么精怪所化形的。还有如果他推测没错的话,刚才那个划空而过的火球就是这个少女吧,能够撞山而没有被撞成饼,这个少女的修为可是不简单啊。他也想去撞座山试试了!

    三兄弟当中的另外两个人的想法跟他们的三弟一样,所以两兄弟就默许了自家三弟跟那个他们也看不出本相的少女搭话,而他们则站在青年的后,隐隐成保护的姿势,以防少女突然暴起对他们的三弟发动突然袭击。

    这个少女就是在希腊神话的空间里遭遇偷袭几乎重伤死的赫斯提亚,她在濒死的状态打算让小宇宙爆炸已达到跟敌人同归于尽的目的。只不过无论是她还是她的敌人都没有死成。在爆炸发生的时候,敌方来了一个增援的人,那个人的特殊神力打开了一个空间将自爆小宇宙的赫斯提亚扔了进去。而原本应该被关到某个异次元空间的赫斯提亚却因为小宇宙爆炸而被炸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也就是现在这个洪荒世界。

    因为是神体,赫斯提亚的伤势在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过半。不过毕竟是差点死亡的重伤,还是让她的体从二十多岁的样子退化到十多岁刚出头的少女样子,也就是在克罗诺斯肚子时那么大。再加上刚才猛烈的撞击山体,她还是在体上留下了隐患,也就是她现在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大概是雏鸟节,赫斯提亚醒来之后就看到了面前这三个人,她本能的觉得这三个人不是坏人,所以就如实的说出自己现在的状况。

    记不清自己是谁了?青年有些理解的点点头,他心里说,他就估计这小姑娘的脑袋没山硬。好在他没打算学她一样去撞座山试试。

    所以当后来洪荒著名的共工怒撞不周山的事件发生的时候,这个青年还感叹了一句——这家伙没撞傻吧?当然这话引来了当时已经跟青年非常熟悉的赫斯提亚的一顿暴力打击。

    赫斯提亚有些无助的点点头: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只要一想想这些事,头就很疼。脑袋里空空,一个人也不记得,她越是想想起来,头就越痛,她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脑袋。

    别着急,慢慢想,慢慢想。青年看她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的把她捂在头上的手拉开。然后他看到了泪眼汪汪的赫斯提亚,心里的柔软的地方不经意间被触动了。

    大哥,二哥,我想这小姑娘就是大哥所说的与我们三人都有关的造化吧?不如这样,她没有记忆,我们收留她好了。

    青年越说越兴奋。他忽然想起来,他们三兄弟一化形就在一起,可他偏偏是最小的一个。他一向被两位兄长管的死死的,弄得他经常想弄个弟弟来抖抖兄长的威风。现在没有弟弟的话,有个妹妹也不错。尤其是这个妹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有一种特别需要他这个哥哥保护的的感觉。

    妹子好,妹子妙,妹子贵易蹂躏。青年的心里开始对着赫斯提亚流起了口水。

    说到做到,青年连忙开口:我看我们不如收她做妹子吧。

    妹子?青年的两个兄长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不像三弟一样顽皮,乖乖顺顺,柔柔弱弱,会甜甜的叫他们兄长大人的妹子,听起来好像不错啊。

    这三兄弟完全忽略了赫斯提亚落地砸坑,砸出的那个恐怖的大坑了。一个能够砸出那样的坑的女人又怎么会是乖乖顺顺柔柔弱弱呢?

    小妹妹,你愿意认我们三个为兄长吗?这次开口的是三兄弟当中的老大。一个一脸褶子的老人蹲在坑边冲着坑里的小姑娘摆出了他自认为最亲切的笑容,只不过对于一个从化形之后就一直忙着清静无为,甚少笑的人来说,这个笑容十分的难看。

    不过显然失去记忆的赫斯提亚还是能从现象里抓出本质的,她从面前这三个人上、眼中看出他们对自己的善意,这对于现在如此无助的她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就如同溺水的人所能抓到的浮木一样。

    我愿意。赫斯提亚觉得说出这句之后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这是因为她是这个时空的外来者,这个时空在排斥着她,而她与这个时空中非常强大的三个人之间有了羁绊,也才被这个时空所接受。

    太好了,先来叫声通天哥哥。为老三的通天是最高兴的一个,他抢先让赫斯提亚叫他哥哥。

    通天哥哥。

    听到属于少女的清脆而甜美的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通天得意的差点蹦了起来,然后他就不小心的掉到坑里。

    妹妹来叫声原始哥哥。作为二哥的原始漫不经心的收回刚才推通天下坑的黑手。

    原始哥哥。因为角度的问题,赫斯提亚对于刚才发生的事看的一清二楚,立刻在心里为二哥原始定位到不能招惹的人的位置上。招惹这位二哥的下场大概跟现在正在坑里陪着她的三哥差不多。

    乖,这是大哥老子。原始的脸上出现一个淡淡的笑容,对于一个出生后就没有笑过的人来说可是来之不易了。

    老子大哥。赫斯提亚立刻从善如流的叫道。

    同样对于被软妹子叫哥哥感到高兴的老子也手抚胡须感到十分的满意。

    对了妹子记不得自己的名字了,我们应该给妹子起个名字。从坑里爬出来并且顺道把赫斯提亚也拉出来的通天说。

    不错。老子赞同道。

    原始也点点头。他们的妹子怎么可能没有名字呢,一定要给妹子起个天地之间最好听的名字。

    有了,刚才我们看到那个大火球从空中落下,然后就发现了妹子,也许妹子是火之精所化也说不定,干脆就叫火灵好了。通天的脑袋反应很快,抢在两个哥哥之前把赫斯提亚的名字给起好了。

    老子跟原始互相看了一眼,他们难得的对一向不靠谱的三弟满意了一次,名字起的不错。看来有个小妹妹在,三弟会懂事很多,这个妹妹收的值了。

    妹妹你看火灵这个名字怎么样?老子温和的问赫斯提亚。

    我喜欢,谢谢哥哥们。对于失忆的赫斯提亚来说,有个名字比什么都好,这样她就不会有一种自己是虚无缥缈的感觉。

    在洪荒中的某处,某座道观里,一个正在闭目静坐的道者忽然睁开眼睛。奇怪刚才天道那一闪而过的示意是什么?三清上的天机怎么会有变化?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卷中国神话卷开始。这一卷要比上一卷写起来费劲不少,有很多资料要查。好想直接进第三卷。

    这一卷的一开始是赫斯提亚失忆来到洪荒,我在这里有个设定。就是她没到一个世界都要服从这个世界的法则,神力都要受到限制。如果她的神力强于这个世界的法则的话,她很快就可以摆脱法则,甚至成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人。关于洪荒世界,赫斯提亚来之前就受了重伤,而且我设定洪荒的法则强,所以现在是赫斯提亚最弱的时候。当然随着伤势的痊愈以及越来越适应这个世界,她的神力会逐渐强大回来的。

    关于失忆,早晚都会恢复记忆的。当然恢复记忆也就是她要离开的时候。不过失去记忆不代表会失去本,所以除了萌了一点之外,还是那个赫斯提亚。

    另外为了方便一些亲有选择的阅读,从这一章开始,标题不再采用数字章节。我会尽量把这章的内容概括出来。

    还有十二发现原来系统会自动送红包,所以大家还是可以留言的。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有一份幸运降临的。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