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为什么?狄俄尼索斯一路上都在思考问题,他如果没有赫斯提亚适时的拉住他的话就撞到车上去了。终于在离开这座城之后,他按耐不住问出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为什么你明明用那最劣等葡萄烤出来的面包,却比用我所酿制的最好的葡萄酒烤制的面包得到那个城主的母亲的喜欢?总不会是她临死前味觉已经失灵了吧?

    赫斯提亚脸上没有多少的笑意,丝毫没有又赢了狄俄尼索斯一次的得意。

    事实上,那位城主母亲所怀念的味道是她的母亲的意。你也听到那位城主的介绍,他的母亲幼时的子过的很苦,又加上赶上饥荒,很难弄到食物。城主的外祖母孤一人养育幼女,是没有多大的能力给女儿弄到食物的。我想她是无法弄到葡萄酒的,唯一的来源很有可能就是来自野外的野生葡萄。如果是野外的话,也应该是非常偏僻,非常难吃的葡萄。

    城主的外祖母,在野外好不容易寻到了那片野生的生长不好的葡萄林,用那里发酵的葡萄榨出天然的葡萄酒。然后用麸皮和糠做了面包。我想就是那些麸皮和糠,恐怕她也费了不少的周折。这就是母的力量啊。即使城主的母亲现在多么的富有,她依然怀念着儿时深着她的母亲。

    赫斯提亚轻轻的说着,发出一声叹息声。

    狄俄尼索斯沉默不语。半晌之后,他才开口:究竟是什么?父母对子女的是什么,人之间的又是什么?他从来对所谓的都嗤之以鼻,从来都不想弄懂它。但是现在他有想弄懂这种他从来都不屑一顾的东西的冲动。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可以一起了解的。你愿不愿意跟我学习?赫斯提亚忽然转换话题,语气轻松的问狄俄尼索斯。

    狄俄尼索斯眨眨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赫斯提亚见他在思考也就不打扰他了。

    我先见个老朋友,你慢慢想。

    喂,塔纳你还要跟着我们多久,你在跟下去,人们该把我们当成灾星了。赫斯提亚冲不远的地方喊着。

    随着她的话音,银发的死神显出形来。他本来是来城主府收那位城主母亲的灵魂的,结果他却看到了伪装状态的赫斯提亚。作为死神,他自然认出了赫斯提亚的伪装,出于好奇想看赫斯提亚究竟在搞什么鬼,他出了城主府就一直跟在赫斯提亚他们后了。

    你是刚才城主府里的那个家伙?狄俄尼索斯指着塔纳托斯叫了起来。作为半神,他的眼睛可以看到隐状态的死神。不过当时他并没有发现死神是隐的,只以为是一个人从他边经过。

    无知的人类,我是死神塔纳托斯。塔纳托斯高高在上的表明自己的份。他对狄俄尼索斯十分的鄙视,能被赫斯提亚那女人忽悠的家伙估计脑袋也不怎么灵光。忙着鄙视别人的死神大人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曾经被赫斯提亚忽悠。

    死神···塔纳托斯?狄俄尼索斯自然听过死神的名号,他也确定不会有人胆大到冒充死神的。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死神的话,那么那个有一个叫长今这么古怪的名字的女人又是什么人呢?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看着赫斯提亚。你也是神族?

    笨蛋塔纳托斯,人家本来还想在当两天凡人的。赫斯提亚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平底锅,并且直接把锅敲到了塔纳托斯的脑袋上。

    该死的女人!塔纳托斯早就被赫斯提亚拿平底锅敲习惯了,也就在口头上说两句。

    你究竟是什么人?因为赫斯提亚和塔纳托斯的打闹而被冷落在一边的狄俄尼索斯有些咬牙切齿的问。

    那个,我是赫斯提亚。说着赫斯提亚恢复了本来面目。

    赫斯提亚?家灶女神?宙斯的姐姐?那个在大洪水中救了人类的女神?纯洁的处女神?狄俄尼索斯一连说出好几个问号。

    那个,好像说的都是我。赫斯提亚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她的心里却在惨呼,她的处女神的名号都传到了人界,那么她是不是就一直嫁不出去了?希望她不要给她的侄女雅典娜树立一个坏榜样。

    狄俄尼索斯,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你愿意跟我学习吗?

    狄俄尼索斯一愣,因为赫斯提亚的份揭穿,他已经忘了刚才赫斯提亚要他跟随的事了。如果赫斯提亚不是女神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现在赫斯提亚偏偏是他最讨厌的女神,而且还是一个相当高阶的女神。

    伟大的女神难道需要一个小丑长期跟在边愉悦心吗?他有些冷嘲讽的开口。难怪他会在比试当中输给赫斯提亚,因为在人类的传说中,人类所会的食物制作方法都是这位赫斯提亚女神教导的。她虽然没有厨神的神职,可是厨师们都自觉把她当成了守护神来祭奠。

    我只是觉得你擅长酿酒很适合做我的从神而已。赫斯提亚一路观察狄俄尼索斯,觉得这个青年虽然桀骜不驯,但是在酿酒上的天分确实是无人可及的,所欠缺的就是对于酒的。她无论从宙斯的拜托上,还是对于他的才之心上来说,都应该帮这个青年一把。

    在我心中,狄俄尼索斯是我见过的最擅长酿酒的人了。在整个神族当中也没有人能超过你。而我恰恰在酿酒方面不算太擅长···赫斯提亚看到狄俄尼索斯听到她的话之后有些迟疑忙又添了一把柴。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狄俄尼索斯大爷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好了。狄俄尼索斯昂着头一脸高傲的答应下来。他也觉得自己在酿酒方面似乎有所欠缺,而面前这个女人,不,是女神恰恰能帮助他改进。他可不觉得自己是折服于赫斯提亚的实力而投效她的,绝对没有。

    姑姑,就这样你就把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带回来了?来赫斯提亚神蹭吃蹭喝的雅典娜一面忙着品尝赫斯提亚新研究的点心,一面问道。

    是啊,狄俄尼索斯是个很单纯的孩子。赫斯提亚的好姑姑心里又有些萌发了。继续跑狄俄尼索斯,不许停!

    在赫斯提亚殷勤的为心的侄女介绍新开发的点心的时候,狄俄尼索斯正拎着两个尖底的水桶围着赫斯提亚的神跑圈。

    一边跑着,他一边在心里痛骂赫斯提亚,也痛骂自己。原本以为赫斯提亚是个温柔的女神,谁知道居然是表里不一的家伙。自己本来是把珍藏的最得意的酒给她喝,结果这个女人喝完就变了脸。说自己的酒缺了很多东西在里面,为了让自己体会到这些缺失的东西,她要刻苦的锻炼自己种种。

    然后他就开始了苦子,每天要拎着一对尖底的水桶去打水,围着神跑圈。还要在神的附近挖坑,种树。也还要负责神厨房处理食材的工作。总而言之,他一天到晚都很忙碌,忙的连想着毁灭世界的计划的时间都没有了。

    狄俄尼索斯的自认为悲惨的遭遇不但没引来同,反而遭到了雅典娜的嫉妒。我可没看出他哪里可了。估计波塞冬的私生子都比他可。听到赫斯提亚的话,雅典娜担心她在自家姑姑的心中的地位下降,忙拼命诋毁狄俄尼索斯。同时还给她的另外一个争宠对象波塞冬下绊子。

    波塞冬的私生子?

    是啊,波塞冬最近迷上了不少女怪,其中一个最著名是一个叫美杜莎的女怪,波塞冬和她们生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私生子出来。

    赫斯提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的三个弟弟的婚姻生活看来都不怎么样。她还记得前一阵子去冥界,她发现哈迪斯对于珀尔塞福涅也已经没有当初迎娶她的时候那么了。哈迪斯更像是恢复到了单时的状态,宁愿呆在自己的宫里睡觉,也不愿意亲近珀尔塞福涅。她还记得当时看到珀尔塞福涅那幽怨的表差点打了个冷颤。

    对了姑姑,赫淮斯托斯昨天给我传信。他为我打造的神衣,还有我的战士的盔甲都打造好了。雅典娜为了不让赫斯提亚把注意力放到狄俄尼索斯和波塞冬上忙转换话题。

    真的已经打造好了。上次雅典娜来告诉赫斯提亚,她已经在雅典建立了据点,准备召集忠诚于她的人类战士。赫斯提亚就对此很感兴趣,她提议雅典娜按照战士的强弱给他们分发一定等级的盔甲,并且还是赫淮斯托斯亲手打造的。

    是吗?赫斯提亚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件事十分的感兴趣。

    我准备了八十八,其中最高级的是十二黄金盔甲,分别做成了黄道十二星座的样子。

    我总觉得盔甲这个词不适合你的战士。赫斯提亚斟酌着提出自己的建议,圣衣怎么样?我们神族的盔甲叫做神衣,你的战士的叫圣衣应该很恰当。

    姑姑你说的对,我的战士们穿的应该是圣衣。雅典娜很有气魄的拍板决定,还有我的战士们就叫做圣斗士好了,听起来就比阿瑞斯那个混蛋的狂战士要好听的多。

    对了姑姑,赫淮斯托斯让我转告您,他已经把您的神衣打造好了,您随时可以去他那里拿。赫淮斯托斯这些年越来越不出门,没办法作为姑姑和姐姐的赫斯提亚和雅典娜只能自己上门。

    好啊,我早就想看看赫淮斯托斯一直说要为我打造的神衣究竟是什么样子了。赫斯提亚从很早以前就没有自己的神衣,以前哈迪斯他们反抗克罗诺斯的时候,她被留在营寨里负责做饭,所以也就没有盔甲。后来她的神职又不像其他那些神明那样要一直打打杀杀,所以即使她的神当中就拥有以手巧著称的独眼巨人,她也没怎么在意有没有神衣了。

    这一切直到赫淮斯托斯长大才得到改变,作为火神和工匠之神的赫淮斯托斯怎么也不可能给自家的姑姑和姐姐用次等的东西。他到处搜集最好的材料,费尽心思来为他最亲近的两个人制造神衣。

    对于侄子的孝心,赫斯提亚自然是乐呵呵的笑纳了。不过考虑到雅典娜是战争女神,赫斯提亚觉得她会更频繁的用到神衣,所以让赫淮斯托斯给她先打造神衣。没想到赫淮斯托斯的速度不慢,雅典娜的神衣还有她的手下的圣衣刚打造完,她的神衣也已经完工了。

    在雅典娜离开后不久,赫斯提亚就把神里的事布置一下就准备去赫淮斯托斯那里拿自己的神衣。

    赫斯提亚因为是去侄子那里取东西,也就没有太急着赶路,一路上慢悠悠的走着,不过她刚走到琴海的上空的时候却遭到了袭击。

    刚开始赫斯提亚还一无所觉,直到感到莫名的杀气,进而已经来不及躲避,上挨了一刀。

    哈迪斯?不可能!因为是看不到的敌人,赫斯提亚第一反应就是哈迪斯的隐形盔甲,然后她就反应过来,绝对不可能是哈迪斯。可是虽然她看不到来人,却能感受得到来人上的属于冥界的气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有些分心赫斯提亚又挨了两刀,此刻她的上的衣服已经全被鲜血染红了。她将自己的菜刀和平底锅召唤出来,严阵以待。

    终于她抓住一个机会,直接近那个看不见的敌人:抓住你了!她冷冷的说。不料她突然之间脸色一变,一柄剑从她的后扎了进来,直接穿过她的体。

    她有些艰难的回过头去:是你!原来···如此!在重伤濒死的一刻,她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

    我不会···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去伤害···他们的!赫斯提亚突然将自己的小宇宙发挥到极点,她一手抓住那个隐的敌人,一手抓住后的偷袭她的敌人不放,然后让自己的小宇宙自爆。

    在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之后,海面上恢复了平静。紧接着,一道水柱从水面上爆发出来,波塞冬从水面下逐渐升到水面。他严肃的看向四周,他在刚刚察觉到赫斯提亚的小宇宙剧烈震,感到不妙立刻赶了过来。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发现了属于赫斯提亚的小宇宙残留以及属于冥界冥神的气息。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克罗诺斯和瑞亚的长女,神王宙斯的姐姐赫斯提亚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奥林匹斯山,神王神。十二主神当中的十一位俱在,只缺少一人。

    鉴于赫斯提亚的小宇宙消失了,我想她可能遇到了不测。虽然我感到很遗憾,可是十二主神是吾等神族的最高代表,不能总是缺少一人,所以我建议由新升任的酒神狄俄尼索斯接替赫斯提亚的主神一职。德墨忒尔脸上带着哀痛的说道,不过她的眼中却看不到任何的哀痛。

    我无所谓。阿佛洛狄忒说。

    反对!赫拉、雅典娜以及赫淮斯托斯和阿波罗异口同声说。

    宙斯、哈迪斯、波塞冬则沉默不语。

    也许要让我们见一下酒神才能做出决定。这次说话的是月神。

    要和我打一场,赢了我才能当主神。发表这种脑残言论的自然是阿瑞斯。

    我反对,这次说话的是被召唤到众位主神面前的酒神狄俄尼索斯,他在赫斯提亚失踪之后得到了酒神的神职。我已经向赫斯提亚女神宣示效忠,直到我的生命终结,我都会向她献上我的忠诚。作为从神的我是没有资格替代我的主君的。

    狄俄尼索斯的话让德墨忒尔一皱眉,她本来想拉拢这个曾经的外孙的,结果没有想到他居然站到了赫斯提亚那边。该死的赫斯提亚,即使死了也要跟她做对。

    我宣布在赫斯提亚的生死确认之前,她的位置由她的从神狄俄尼索斯暂代。宙斯的决定会这空缺的主神席位争夺画上了句号。

    雅典娜走出神,远远的她看到海皇波塞冬和冥王哈迪斯都站在那里。

    开战吧。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为了我们所在意的那个人,我们发誓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真相,等待她的回归。

    不久之后,第一届圣战爆发。战争女神以雅典的圣域为据点和海皇、冥王之间展开了旷许久直到他们在意的那个人回归这个世界才结束的战争。

    作者有话要说:赫斯提亚终于离开希神的空间了,这一卷我居然写了四十二章,好庆幸我把特洛伊之战给砍掉了。

    秀一下我在过年期间得到的小萌物们,感觉像得到红包一样高兴,亲你们一口。

    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天宇扔了一个地雷

    唯安小熊扔了一个地雷

    紫姬扔了一个地雷

    飞过沧海扔了一个地雷

    小小熊扔了一个地雷

    冷漠.眼扔了一个地雷

    明天开始第二卷——厨神

    送上波塞冬的番外,这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我会放到第四卷。其实这也不能全算是波塞冬的番外。另外,目前波塞冬还是男主的第一人选,如果我能保证他的黄瓜和菊花都是干净的,你们是不是就反对了呢?

    ————波塞冬的番外(一)————

    波塞冬站在海面上,海浪不时的拍打着他脚,试图得到这位海之王者的垂怜,只可惜现在的海皇只关心一件事,对其他事一概不闻不问。

    波塞冬还没找到姑姑吗?紫发的女神凌空而来,她的脸色有些憔悴,自从那个女人失踪之后,她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休息了。

    另外一道黑色的影无声的出现,哈迪斯沉默的站在海面上,他的眼睛也在无声的询问着波塞冬。

    没有,海界没有任何关于赫斯提亚的线索。波塞冬的声音中有些许的愤怒,原本平静的海面也变得十分的不平静。他又一次痛恨自己的迟钝,如果那天他动作快一些来到海面上,是不是就来得及救下赫斯提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找。

    塔尔塔罗斯也一切正常,并没有被关押的家伙逃出来。哈迪斯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只不过作为几千年兄弟的波塞冬能够听出他的声音要比之前还要冷上许多。

    是啊,波塞冬在心底冷笑。如果他只是来不及救下赫斯提亚,那么哈迪斯甚至可以算是加害赫斯提亚的帮凶了。

    在赫斯提亚的小宇宙彻底消失之后赶到的波塞冬感受到属于冥界的气息。而之后同样急着赶来的哈迪斯也证实他的隐形盔甲不见了,甚至他的冥后珀尔塞福涅也神秘的消失了。显而易见的有人偷了他的隐形盔甲才成功偷袭了赫斯提亚,而这个人现在最大的可能就是珀尔塞福涅。

    我一直监视着德墨忒尔的神,并没有异常。雅典娜说出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她皱紧了眉头:我这几天一直试图感知姑姑的小宇宙,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姑姑她···雅典娜不敢说出那个可怕的猜测。

    不可能,她一定还活着!

    我已经见过了命运女神她们,她们说赫斯提亚的命运线还存在,只不过出于停滞的状态。哈迪斯的话让雅典娜稍微放下心来,只要命运线没有断,就说明赫斯提亚还活着。

    其实我有去见普罗米修斯,雅典娜斟酌着说出自己这几天干过的一件事,去见让她颜面扫地的普罗米修斯这已经是让她放下尊严的一件事了,不过为了找到赫斯提亚她必须这么做。

    波塞冬和哈迪斯都盯着她。他们同时想到了普罗米修斯的预言天赋。

    普罗米修斯跟我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他说他也无法看清姑姑的未来,不过他说当海之皇者被杀死,当冥界充满光明,当大地上女神的神像流出血泪的时候就是姑姑回来的时候。

    波塞冬和哈迪斯同时思考起来,海之皇者指的应该是波塞冬吧。可是被杀?能够杀死海皇的是什么人?还有冥界一片黑暗,如果让冥界充满光明,难道是冥界与大地的接壤的地方被破坏?那么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冥王又在干什么?难道冥王也遇到了不测。还有大地上女神的神像指的又是谁的神像?大地上的女神有很多,赫斯提亚自己的神就在。除了她之外还有德墨忒尔和雅典娜的神

    我想女神的神像指的应该是我,我的圣域前几天正好立起了一座神像作为我放神衣的地方。雅典娜语气很平静,如果按照这个预言的话,很有可能等到我们三个死亡或者即将死亡的时候姑姑才会出现。

    那个蠢女人一定不会看着我们去死的。波塞冬冷哼了一声。到那个时候,不论她躲在哪个角落里都会出现的。

    可问题是谁又能杀死我们三个呢?雅典娜揉着太阳思考着。

    然后她突然看向两位男神。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三个陷入厮杀。

    不错,雅典娜的眼睛变得闪亮,姑姑是在海界的势力范围内失踪的,而失踪的现场又留有冥界的气息,作为侄女的我自然会找海界和冥界讨个说法的。一言不合打起来是很有可能的。好歹毒的计策!究竟是什么人!

    海界里是哪些家伙参与我想我的心里有数了。波塞冬死死握住自己的三叉戟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他恨自己的无能,作为海皇却始终无法真正的掌控整个海界。

    哈迪斯没有说话,他也在思考着什么。

    那样我们就顺着他们的心思打一场好了。雅典娜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她没有想到这一场战争会一直打下去,打上千年,用一种无比惨烈的方式。

    让我们放手一战!哈迪斯和波塞冬同时说道。

    在约定好盟约之后,哈迪斯和雅典娜都相继离开,徒留波塞冬自己还在海面上。

    他看向天空,看向不知名的远方。等着我!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