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赫斯提亚带着狄俄尼索斯离开了他们比试的这个城市,不过她还没打算就这么把狄俄尼索斯带回自己的神去。在她看来,现在的狄俄尼索斯根本没有成神的资格,连做个普通的神仆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缺乏一颗人的心。

    于是赫斯提亚打算带着狄俄尼索斯去进行一场寻心之旅。

    赫斯提亚弄来了一匹马,她骑在马上,让狄俄尼索斯在地上牵着马走。

    一路上她不时的让狄俄尼索斯停下,然后按照她的指示去把某样可以做成食物的食材采集了。这些事都很繁琐,狄俄尼索斯很快就有些不耐烦了。不过赫斯提亚一看到他不耐烦就跟他提起他们之间的赌注。

    愿赌服输,狄俄尼索斯只能老实的按照赫斯提亚的命令行事。不过在他的心里,他无时不想再次打败赫斯提亚然后获得自由。虽然他觉得凭借武力,他一定能够打倒这个女人,可是自尊心让他只能再一次通过比试打败她。

    这一天他们两个来到一个城市,他们发现在城门口贴了一张告示,许多人围在那里窃窃私语。

    出于好奇,赫斯提亚带着狄俄尼索斯也凑了上去。

    原来这是一张城主寻找厨师的告示。城主的母亲已经病入膏肓,可是她在临死之前想吃一道幼时吃过的菜,城主是个孝子,为了母亲临终前的愿望,把全城的厨师都找了去。不过这些厨师做的都不对城主母亲的胃口,城主只能张贴告示来寻找厨师。随着他的母亲的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告示上提到的赏金也越来越高,但是即使这样,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能够做出符合城主母亲要求的食物来。

    赫斯提亚看完了告示,然后直接伸手揭了告示。

    她和狄俄尼索斯一起被城门的守卫带到了城主的府邸。因为涉及到母亲临终愿望,城主亲自接见了他们。

    你们就是这次揭榜的厨师?城主打量着赫斯提亚二人。赫斯提亚现在是一副普通到极点的中年妇女样子,而狄俄尼索斯虽然站在从属的位置,可是看起来桀骜不驯,又不太像是仆役之类的人物。总之因为他已经失望了很多次,这次也没有感到有多大的期望。

    是的,城主大人。

    你们有把握吗?我的母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请让我们试一试,城主大人。赫斯提亚很想满足一位临死的老人的愿望。

    好吧,姑且让你们试一试。城主只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达成母亲心愿的机会。我的母亲所想要其实并不是一道菜,而是一种面包。那是我母亲小的时候吃过的,当时她和我的外祖母相依为命,子过的很苦。

    那一年,她们所居住的地方遭遇了饥荒,食物都被吃光了,连树皮草根也快吃光了。母亲家里只有她和外祖母两个人,而母亲的年纪又很小,干不了什么活,只能靠着外祖母去到处找食物。

    然后有一天,外祖母出门很久才回来。她给已经饿了好几天的母亲带回一些葡萄酒,然后用葡萄酒做配料,制作了一种黑黑的面包。就靠着那些葡萄酒面包,母亲才熬过了那次的饥荒。现在母亲已经快走到生命的尽头,她无比的怀念当初吃过的那种面包,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了,我无论如何都要满足她。

    赫斯提亚静静的听城主讲述着,而狄俄尼索斯却直接开口答应下来。

    请放心,我一定能够达成您母亲的愿望。狄俄尼索斯略微有些狂妄的打包票。如果不是被赫斯提亚指使着干活的时候,他完全没有自己已经是个奴隶的自觉,而赫斯提亚似乎也对他这样子并不在意。

    你?城主有些怀疑的看着他。在他看来,狄俄尼索斯就是赫斯提亚的跟班,一个跟班能有什么本事?

    是的,就是我。我能酿出世上最好喝的葡萄酒,用这个葡萄酒做的面包一定很好吃。请放心。狄俄尼索斯一听城主说的食物中是用葡萄酒调的味道心里就有了数,他对自己的葡萄酒可是很有自信的,虽然他比试输给了赫斯提亚,可是他始终认为自己的酒要比赫斯提亚的菜好,只不过他倒霉遇到了两个不识货的人。

    好吧,我可以让你们试试。城主现在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只要是能满足母亲的愿望的办法他都会试一试的。

    赫斯提亚二人从城主那里离开,城主给了他们自由来去城主府,已经整个城市的权力,他们可以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

    这次算做是一场比试吧。看看是我的酒好,还是你的面包好。虽然最终城主要求的是面包,可是狄俄尼索斯觉得自己做的葡萄酒完全可以抢面包的风头。

    好,葡萄酒部分由你负责。如果你赢了,你就自由了。赫斯提亚不太在意,她的脑中还在回忆刚才城主说过的话。

    有了赫斯提亚的这句话,狄俄尼索斯浑充满了干劲,他在市集里转来转去,逐一品尝着市集里卖的各种葡萄,然后又去了种植葡萄的庄园。他终于找到了一种味道最好、最适合做葡萄酒的葡萄。

    因为葡萄酒要经过发酵才能做好,很显然城主的母亲很可能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狄俄尼索斯于是就用自己的神力来促使葡萄酒尽快的完成发酵的过程。

    他有着自己曾经是珀尔塞福涅和宙斯之子的记忆,也深刻的记着自己当初失去体仅剩一颗心脏的痛苦。在重新作为宙斯和塞墨勒之子出生之后,他深刻体会着由神之子到半神私生子的份落差。在这种落差下,他的心里越来越扭曲,也就有了要毁灭一切的愿望。

    因为不管是神之子还是半神,他体里都有宙斯的血,所以他也有一定的神力。虽然他的神力赶不上那些真正的神,但是比起其他的半神来说已经是很厉害了。而狄俄尼索斯也正是利用这种神力来加快发酵葡萄酒的过程的。

    在狄俄尼索斯酿制葡萄酒的时候,赫斯提亚只是平静的在一旁看着,即使看到他用神力来加快发酵的进程也没有说什么。

    很快狄俄尼索斯的葡萄酒就做好了,他因为使用神力的关系,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做好了葡萄酒。然后他得意的将葡萄酒送到赫斯提亚面前,现在该轮到她的施展手艺了。

    赫斯提亚很快就用葡萄酒做出了面包,她选择制作一种全麦面包,里面有着打量麸皮。

    这些麸皮不是应该去掉吗?狄俄尼索斯有些怀疑的看着她,他吃过的面包都是精面制作的。这样的粗的连麸皮都没去掉的面粉做出来的面包怎么能让人吃得下。

    试试看就知道了。

    两个人带着成品去了城主府。当他们把面包交给城主之后,城主就立刻送去给母亲品尝,过了好一段时间他才再次出现在赫斯提亚二人面前。

    这一次城主的脸色比之前见到他们时要好很多。看着他的神,狄俄尼索斯猜测是他们制作的面包获得了成功,他有些得意的膛来。他等着听城主对他们,对他的葡萄酒的赞美。

    我要谢谢二位,我的母亲说你们做的面包很像她当年小时候吃过的,只不过还不是那个味道。我想拜托二位继续努力一下,也许你们可以找到我母亲想要的味道来。我母亲的况已经很糟了,所以拜托二位快一些。

    赫斯提亚似乎已经预料到这种况,她很平静的就答应了城主的要求。而狄俄尼索斯则有些不可置信,他已经选择了最好的葡萄,拿出了最好的手段来,这样做出的葡萄酒居然还达不到那个城主母亲的要求。他几乎想冲进去,直接问那个即将死亡的女人。一个穷人家的小女孩又喝过什么样的好酒?

    我们走吧,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可是···可是我们应该要怎么做?狄俄尼索斯不得不承认自从比试输给赫斯提亚之后,他的自信心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了。

    当然是寻找最好的葡萄酒了。

    可是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人能比我更好的酿制出葡萄酒来。我的酒就是拿到奥林匹斯山也是最好的。

    确实如此。关于这点赫斯提亚很承认,狄俄尼索斯的酿酒技术确实是她所见过的最好的一个,即使是神族当中也没有人能比得上。

    狄俄尼索斯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他把赫斯提亚的话当成了对他的嘲讽。

    一路上两个人不再交谈。狄俄尼索斯只是大瞪着双眼远远的看着赫斯提亚到处转。他看到赫斯提亚专门往贫民区转悠,专门找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聊天。

    然后他又看到赫斯提亚出了城,来到乡村。她又继续找那些老人聊天,然后除了老人,她又开始找那些顽皮的孩子聊天。

    看着赫斯提亚跟所有的人都很亲切的聊天,狄俄尼索斯有些嫉妒了。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这么招人喜欢过。

    好了,我们走吧。

    去哪?

    去找葡萄酒。

    提到狄俄尼索斯擅长的葡萄酒,他的兴趣立刻就来了。他到想看看究竟什么人可以酿出比他狄俄尼索斯还要好的葡萄酒。

    两个人依然是一前一后的走着,赫斯提亚在前,狄俄尼索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他们慢慢走进了山谷。

    这个酿酒师隐居在深山里?狄俄尼索斯不相信作为一个出色的酿酒师会甘于默默无闻,他不就是凭着酿酒的手艺而游走于人类当中吗?

    是啊,就在这里。

    赫斯提亚依旧往前走着,他们越走越往山里去,道路也越来越崎岖。

    他真的就在这?

    是的,如果那些老人和孩子说的没有错的话,就是这里。

    前方已经没有人可以走的路了,他们只能拽着树藤缓慢的向前移动。狄俄尼索斯因为是半神之,所以体格强健,在这样困难的地方也可以坚持行走。他有些对同样脸不红气不喘的赫斯提亚感到敬佩了,一个女人居然也可以做到她这样的。

    在顺着一条树藤滑下去之后,赫斯提亚终于停下来。

    我们到了。

    狄俄尼索斯放眼望去,他们刚才滑下来之后来到了一个小小的山谷。这个山谷里到处都是野生的葡萄,因为山谷地处偏僻,没有人来采摘,成熟的果实都落到地上,积了厚厚的好几层,直接经过了自然发酵,整个山谷里到处都是葡萄酒的味道。

    狄俄尼索斯将信将疑的随手摘了一串葡萄品尝起来。他刚尝了两口,就吐了出来。然后他又换了一棵葡萄树摘了一串葡萄,结果又是马上就吐出来了。他再次换了一棵葡萄树,结果还是那样。

    这里的葡萄根本做不了好的葡萄酒,他看向赫斯提亚,这里的葡萄树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光照不好,所以葡萄的味道很涩,不是做葡萄酒的好材料。虽然他乐意看赫斯提亚出丑,可是想到现在他算是跟赫斯提亚一根藤上的蚂蚱,他只能出言劝说赫斯提亚打消主意用这里的葡萄酿酒。

    放心好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赫斯提亚却很有自信。

    你让我怎么放心,这里的葡萄又酸又涩,做出来的葡萄酒只能是最下等的那种。狄俄尼索斯差点冲赫斯提亚喊了起来,他努力的压抑自己的脾气。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去别的地方去弄最好的葡萄。我以前在各地游历的时候,知道哪些地方有最好的葡萄。用那些葡萄做出来的酒才是最好的葡萄酒。

    先用这个试试。赫斯提亚却毫不退让。

    气愤至极的狄俄尼索斯索一言不发,他静静的看着赫斯提亚把地下已经发酵好的葡萄收集起来带走,又静静的跟在她后回到城里,在静静的看着赫斯提亚再一次准备了面粉,并将那些发酵好的葡萄榨出汁来添加进面包里。

    趁着赫斯提亚不注意,他尝了一块做好的面包。即使他承认赫斯提亚的手艺确实不错,可是材料太差,也确实影响口感。狄俄尼索斯觉得赫斯提亚的好手艺完全被这些劣质的材料所影响了。

    我就等着看你这个女人失败的丑样子好了。狄俄尼索斯不再劝说赫斯提亚,就默默的在一旁看着赫斯提亚把烤好的面包送给城主。

    这次城主又让他们等了好长时间,然后他们才等到了红肿着双眼的城主。感谢你们完成了我的母亲的遗愿。母亲她在尝了您做的面包之后含笑而逝。真是太感谢您了。

    其实赫斯提亚已经看到塔纳托斯进到城主府了,塔纳托斯从她边经过的时候还冲她点了点头。她已经知道大概城主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心里已经有数了。

    请节哀。赫斯提亚婉拒了城主的谢礼,带着狄俄尼索斯离开了城主府。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在过年的时候写了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所谓的能做出最好的食物的材料其实是一颗心。

    明天还有这一卷的最后一章,还有一个波塞冬的番外。今天先上一个赫拉的番外吧,她也算是我在希神当中最喜欢的一位女神了。我把番外写的跟正文一样长,就当作是加更好了。

    另外今天初八,是发红包的最后一天,大家别忘了领。

    ——————赫拉的番外————————

    神后陛下,神王陛下去人间体察世去了。赫拉听到神王神的神仆战战兢兢的跟她报告道。

    哼,体察世?怕是去体贴美人了吧。赫拉握紧了拳头,上发出属于神后的气势。

    神仆因为她的气势已经吓得如同风中落叶一般。

    陛下。赫拉后的伊丽丝不免担心的提醒她。

    我知道了。不知道是跟神仆说,还是让伊丽丝不用担心她,赫拉扔下这句话就带着后的那一堆从神和神仆们浩浩的回到自己的神

    一回到神,赫拉就遣退了所有人,打算自己静一静。忠心如伊丽丝的带着担忧下去了,也有挤眉弄眼打算退下去之后找个地方去八卦神后被神王冷落的八卦的。

    赫拉坐在边,她抚摸着铺上精巧的花纹。有多长时间了,她一个人孤单的睡在这张上。

    她不免自嘲,当初费尽心机成为了神后,可是没有想到到头来过的却是这样的子。德墨忒尔不知道在背地里该怎么嘲笑她了,尤其是她不知廉耻的上了宙斯的之后。

    德墨忒尔或许认为这是她贪慕虚荣的报应,可是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确实是宙斯。

    ?赫拉苦笑了一下。她在第一次看到宙斯的时候就上了他。当时宙斯如同她心目中的英雄一样把他们几个从父神的腹中救了出来。当时她就上宙斯。后来为了更多的得到宙斯的好感,她甚至努力跟赫斯提亚姐姐学习厨艺。

    赫斯提亚姐姐?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叫过她了。赫拉的眼圈有些泛红了,自从她为了嫁给宙斯,而陷害了真心对她好的赫斯提亚姐姐之后,她就不敢再这样叫她了,即使是叫也只能在心里一个人的叫。

    赫拉觉得自从陷害赫斯提亚开始,她的灵魂就不再纯粹了。即使现在她已经能想明白,她当时是受到了墨提斯和德墨忒尔的蒙骗。可是错了就是错了。因为明白自己受骗,所以当德墨忒尔在墨提斯怀孕的时候传播流言她保持了沉默。

    可以说德墨忒尔的流言很好的把握了宙斯的心里,墨提斯最终被宙斯给吞下肚去。

    后位空悬,当宙斯的妻子位置再次空缺的时候,赫拉知道自己的心又再一次的激动起来。她宙斯,不想让宙斯娶别的女人。赫斯提亚已经不会阻拦她了,现在她最强大的敌人就是德墨忒尔。

    赫拉知道德墨忒尔在耍谋诡计方面要比她厉害,但她不能放弃宙斯,只能勉力一战。她拉拢了因为宙斯娶了墨提斯而愤怒的离开奥林匹斯山的母神瑞亚,她什么也不需要做,只要不经意的告诉瑞亚,赫斯提亚的处女神是怎么来的,跟德墨忒尔又又什么样的关系就好了。

    果然瑞亚大怒,她甚至找到了盖亚帮忙,一定要阻止德墨忒尔当上神后。

    有着前两代的神后帮忙,赫拉最终如愿成为新的神后。她激动的站在属于自己的神后神等待着宙斯,等待着她的丈夫。

    不过她等来的是一个用了然的目光看着她的宙斯,在那一刻她就知道,她所做过的一切宙斯都知道。现在他看自己的眼神跟看那些围在他边献殷勤的女神没有两样。

    就那一眼赫拉就知道自己的婚姻生活未必有她想象的那样美满,即使她有着一个婚姻的保护神的头衔又如何,她连自己的婚姻也保护不了。

    结婚不久,宙斯就迷恋上了不少的女神,像是勒托,像是迈亚,最后还有德墨忒尔。刚一开始赫拉作为一个吃醋的妻子,只要听到宙斯的一点风吹草动,她就会追过去。她追杀过临产的迈亚,差点让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都无法出世,也还追杀过其他的女神,可是结果又如何呢?她追杀勒托,宙斯可以去跟迈亚寻欢作乐。她追杀迈亚,他就会上了德墨忒尔的。在宙斯的边永远不缺乏女人,她赫拉是怎么也杀不光的。

    神后陛下只要您为神王生下子嗣的话,神王就会回心转意。赫拉边的从神们这样劝说着她。

    孩子?赫拉想象着一个属于她和宙斯的孩子,一个有些金灿灿的头发,蔚蓝色的眼睛,英俊神勇无比的孩子。她心动了。

    果然很快她就怀孕了,她小心的养着体,希望能够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可是临产的时候,她失望了。那是一个跟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孩子,丑陋是形容他的唯一的词汇。

    天哪!赫拉不由得掩面而泣。她该怎么办?这个丑陋的孩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她和宙斯的孩子,她几乎可以预料到会得到来自德墨忒尔那些始终觊觎她的神后位置的女神们的攻击了,估计很快神族当中就会出现神后偷人的流言了。到时候她和她的孩子都无法活下去,宙斯不管信不信那个流言,他都不会容忍自己有一个丑孩子的。

    这个孩子必须被送走,当时赫拉立刻就得出这个结论。可是又送到哪里呢?作为神后的她跟很多的女神关系都不好,那些男神她也不会放心,就是送到母神瑞亚那里她同样也不放心。

    赫斯提亚!赫拉脑中一瞬间闪过这个名字。只有她的赫斯提亚姐姐才会毫无芥蒂的接受这个孩子,她连墨提斯的女儿雅典娜都可以接受,又怎么会不帮她呢。

    赫拉站在高高的奥林匹斯山上,看着赫斯提亚抱着那个孩子离开,她甚至没有给那个孩子起名字。她知道如果一旦她给那个孩子起了名字,那么他们之间将产生羁绊,她会舍不得那个孩子的。她现在已经为他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在赫斯提亚边长大,他会很幸福的。

    果然就像是赫拉所期盼的那样,那个孩子长大之后成为了工匠之神,火神,成为了十二主神之一。在那一刻赫拉是无比的感激赫斯提亚,她在心中发誓,不管是为了弥补以前的错误,还是为了感谢她,她以后都会站在赫斯提亚这边。只要赫斯提亚需要,她就会帮助她。

    可是赫斯提亚也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失踪了!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赫拉没有亲见那个形,她听自己的从神说起过。据说海皇、冥王还有雅典娜他们几乎把整个大地都翻了个,可是依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那个人。

    海皇陛下几乎是疯了一样,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那耀眼的笑容了。冥王陛下也是,先后失去了冥后和姐姐,现在的冥王已经可怕的让人不敢接近了。还有雅典娜女神,那天阿瑞斯下只是说了一句,就被她给···赫拉的从神没有说下去,毕竟阿瑞斯是赫拉最疼的儿子,是她的希望。

    赫拉却难得的有一次没有在意阿瑞斯的事,她同样关注着赫斯提亚的失踪,她也在心中担心着自己的姐姐。虽然赫斯提亚平时看起来很温柔,甚至有些没心没肺,可是她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赫拉始终清楚的记得当年赫斯提亚是怎么一手菜刀,一手平底锅的揍的他们的父神变成猪头的景,这样凶悍的赫斯提亚姐姐怎么会出事呢?

    大地上会变得很乱吧?赫拉叹息的说。

    果然不久之后,传来雅典娜同时像海皇和冥王宣战的消息,所谓的圣战爆发了。

    赫拉沉默着,她发现宙斯也对这件事十分的沉默,甚至默许了圣战的打响。

    也许他也在盼着能找到赫斯提亚姐姐吧。赫拉有些伤感的想,其实她一直有个想法,如果当年坐在神后的位置上的是赫斯提亚,那么现在又会是怎么一个形呢?

    可惜这一切只能是假设,她清楚的知道,即使宙斯想娶赫斯提亚,他的另外两位兄弟也未必会同意,而且赫斯提亚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

    不管如何,赫拉始终坚信赫斯提亚一定活着,她一定在什么地方很好,很开心的活着。

    赫斯提亚姐姐,我会一直为你祈祷,期待你回归的那一天。赫拉对着天上的群星许下自己的心愿。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