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狄俄尼索斯和赫斯提亚约定了赌注,两个的比试正式开始。

    他们约定在围观的人们当中随便找人做评判。

    首先是狄俄尼索斯选择的人,他选了围观的人群当中衣着最华丽,材最肥硕的那个老男人,在他看来这样功成名就的男人早就应该因为吃多了美食而不在意食物了,他应该更容易取胜。

    看到狄俄尼索斯所选择的人,赫斯提亚没有说完,只是笑眯眯的站在一边等待着。

    狄俄尼索斯所选择的这个老人是这个城邦里最富有的人,他也确实是因为生活条件太好了,吃过太多的山珍海味,而对那些食物反而没有更高的了。

    老人接过狄俄尼索斯递过来的酒,还没有喝,就先陶醉的闻了闻酒散发的气味。光凭味道我就可以确定这是我这辈子所喝过的最好的酒。

    狄俄尼索斯洋洋得意的看着老人把酒喝下。

    只见老人刚把酒喝下,他就把酒杯一扔,肥硕的体崩了起来。他像是年轻了几十岁,在场地当中疯狂的跳了起来,并不时的抓起跟随狄俄尼索斯的那些女人的手挑逗起来,引来那些女人一阵阵的尖叫声。

    过了好半响,他才恢复了平静,不过肥胖的体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而不停的抖动着,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刚才喝了你的酒,就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几十岁,就迫不及待的跳起舞来。老人说的有些遮掩,他其实是在那一刻早就因为年纪而有心无力的色心又复活了。他有些惋惜的看着被他扔到地上的酒杯,不知道这个狄俄尼索斯还有多少这样的酒,能不能卖给他?

    围观的人则发出阵阵的惊叹声,刚才老人的样子他们都看到了。这个老人因为份尊贵,所以平里可是很庄严的,根本不会让人看到他刚才那样疯狂的样子。

    很显然狄俄尼索斯的美酒已经为他赢得了一个很高的分数,他手下的那些女人们已经开始庆祝他的胜利了。有些围观的人也觉得赫斯提亚不用比了,她已经输了。

    赫斯提亚把自己做好的食物端到刚才的那位老人面前:该我了,请品尝我做的食物。

    老人正因为刚才在众人面前的失态而羞恼,也有些迁怒于赫斯提亚。他随意的看了眼赫斯提亚送上来的食物,脸上出现不屑的神色。这些食物的食材没有什么特殊的,菜色也就是普通的人家所常食用的,他这个最富有的人早就不稀罕吃这样的东西了。

    不过作为德高望重的人,他既然被选为评判,自然要品尝赫斯提亚的菜。带着一种挑剔的心里,他先夹了一点沙拉送入口中。在咀嚼了几口之后,他顿住了。然后又夹了一口沙拉,再次吃了起来。这一次他吃的比刚才要慢,也不像刚才那样漫不经心的。

    这一口沙拉他吃了很长时间,在口中的沙拉全部咽下去之后,才带着怅然若失的心夹起一块羊。结果在品尝羊的过程中,他再一次重复了刚才的过程。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平里喜怒不形于色的老人眼中已经出现泪花。他用颤抖的手拿起一块面包,只是咬了一口,就开始止不住的大哭起来,只不过他即使是大哭的时候,也还紧抱着面包不放。

    围观的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老人上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菜太难吃了,把他给气哭了?

    狄俄尼索斯显然不会给他继续哭的时间:说出你的评判结果。

    我判定这位女士所做的菜获得胜利。老人哽咽着说出自己的评判结果。

    不可能!狄俄尼索斯不相信自己会输,他大声的喊道,眼睛紧盯着那个老人。为什么?说出你的理由,你刚才明明说过我的酒是你所喝过的最好的酒,为什么最后获胜的是那个女人?

    不过你的酒让我感受到欢乐,感受到年轻,确实是我所喝过的最好的酒。可是这位女士的菜却让我想到了小时候,想到了早就去世的母亲。我的父亲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们家很穷,每一餐吃的都很简单,可是母亲却努力让那些饭菜变得可口。我还记得我离开家乡出来闯一片天地的那天,母亲就一直在家门口目送着我离开。我当时就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她过上好子。可是没等到我发迹起来回家乡去接她,她就···老人最后泣不成声。

    这位女士,我很感激您。您的饭菜让我回忆起母亲的味道,这种我以为今生都不会在体会到的味道,呜···老人哽咽着难以自制。

    在老人的解说下,人们已经明白了这场比试的胜利者是赫斯提亚。

    我不信。狄俄尼索斯沉着脸,他从来没有在比试当中输过。

    我想这次该轮到我找一位评判者了。赫斯提亚没有纠结于这次比试的胜利,反而给狄俄尼索斯找了个借口。

    赫斯提亚看向人群,打算找一位评判者。因为她的菜给那位老人所带来的深刻感受,围观的人们都很切的希望赫斯提亚能够选择他们担当下一位评判者。

    不过赫斯提亚并没有选择这些人,她来到一边角落里,那里有一位乞丐。

    在这个时代,人的心还是很淳朴的,也很劳动。所以乞丐出现的很少,甚至人们对于这些有手有脚却不事生产只知道乞讨的人还是很讨厌的。因此见到赫斯提亚居然选择了一位乞丐作为评判,很多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请尝尝我做的菜。赫斯提亚一脸温和的笑容看向这位惴惴不安的看着她的乞丐。

    乞丐做梦也没有想到评判的重任会落到他的上,本来他在赫斯提亚做菜的时候,闻到香气口水就不停的流了。现在闻着送到他眼前的饭菜香,他更是不停的咽口水。

    乞丐拿出自己最斯文的吃法拿起食物送入口中,围观的人们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乞丐居然可以吃的这么优雅。

    乞丐吃的很慢,尽管他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他细细的品味着口中的食物,务求让食物的味道更久的留在口腔中。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谢谢您,尊贵的女士。

    现在该尝尝我的酒了吧。狄俄尼索斯的声音有些冷冰冰的插了进来,他对于要把自己最得意的美酒给一个乞丐喝这件事很不高兴,只不过为了赢赫斯提亚,他只能这样做了。

    乞丐接过了狄俄尼索斯的美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就跟之前的老人一样又蹦又跳起来,他拉着那些漂亮的女孩跳起舞来。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个乞丐跳舞居然跳的那么好,他就像是一位贵族一样举止优雅。

    美酒的效力终于过去了,那个乞丐眼神有些茫然的回到现实当中。

    狄俄尼索斯有些得意等待着他的评判,在他看来刚才那个乞丐的表现足以说明比试的胜利者是谁了。要知道刚才那个老人吃了食物之后可是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的,这个乞丐可没有。

    说出你的结果,乞丐。

    我认为是这位女士的美食胜出。

    什么?这不可能!狄俄尼索斯这下子彻底火大了,他根本不可能输的。

    是的,狄俄尼索斯您的美酒确实很不错,是这辈子从来没有喝过的美酒。

    乞丐的话引来了狄俄尼索斯的一声嗤笑,一个乞丐这辈子喝过什么美酒?

    我出生在一个富商的家庭,从小作为独生子的我就备受父母的宠。他们的宠让我变成了一个无知自大的人。后来在我长大之后,做一笔生意的时候。因为我的自大,我顾不上父亲的劝告,我将全部家产都押上了,结果我却让我的家庭失去了所有的财产。而我也因为无法面对失败,而沦落成一个乞丐。我一直没有勇气回家向我的父亲承认错误。可是这位女士的饭菜却让我回想起家的味道,回想起我的父母亲。他们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如果我再不回去跟他们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谢谢您,尊敬的女士。您给了我勇气。

    乞丐郑重的向赫斯提亚行了一个礼表示他的感谢。

    他又看向狄俄尼索斯:还有您,狄俄尼索斯,您的美酒让我想起了当年的我。我刚步入商场的时候,那些人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对我的恭敬,那个时候真的是一段美酒在握,美人在怀的子。可是当我生意失败之后,那些曾经无比恭维我的人都对我视而不见。您的酒给我带来一段虚幻的美景,可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乞丐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越过人群离开了,虽然衣衫褴褛,可是看着他的背影却给人一种拔高大的感觉。

    狄俄尼索斯的脸有些涨红了,他的酒使他过于自信了。

    还要比吗?赫斯提亚很是平静的问。她对于比试可是很有自信心的,她的每一道菜都凝聚着她对食物的的,这可是的料理。

    我输了。狄俄尼索斯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来。承认失败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很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要听从我的指示。

    赫斯提亚很残忍的下了第一道命令,那就是解散追随狄俄尼索斯的美女军团。

    狄俄尼索斯很是痛快的答应了,对于他来说让这些追随者一直跟在后面目睹他被人奴役的过程也是一件让他无法接受的事

    好了,那就跟我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记得以前看小当家的动漫的时候,那里的人们品尝食物的时候都是会发出这样或者那样的感想,又或者想起了家,想起了母亲,所以估计赫斯提亚这里做出的菜应该也可以带来这样的感觉,不算太夸张吧。另外上章提到的赫斯提亚做的几道菜,是我看希腊菜谱改编出来,据说希腊菜不算好吃。我还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外国美食节目,里面有一期介绍希腊菜,真没什么意思。好吧应该说中国人看到外国菜都会有这样的感想。

    下面还有两章就进入下一卷了,我在想幸亏砍掉了特洛伊之战的章节,否则光是第一卷的字数就太可观了。

    节假期终于要结束了,我的存稿居然坚持住了,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从下周开始,每周会在周六加更一次。

    还有投过霸王票的朋友们的红包是不是都收到了,我发现有一位叫小小熊的朋友投过地雷,可是我怎么也没找到他的留言,也没办法发红包,所以麻烦这位小熊朋友补一句留言,十二好红包派出来。

    今天还有红包别忘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