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赫斯提亚和宙斯在说话之间,大地上人类的家园就被洪水给淹没了。

    赫斯提亚想要去营救那些人类,可是却被宙斯给拦下了。

    “赫斯提亚这是宣示吾等神族的威严的时候,你不许去。”

    赫尔墨斯见机立刻小心的抓住了赫斯提亚的胳膊,他实际上还有点害怕,生怕这位女神发生传说中的暴走,那样他的小板可是挡不住啊。可是宙斯既是他老爹,又是他老板,作为老板边的狗仔还是孝顺的儿子,他都得站在宙斯这边。做神好难啊!

    赫斯提亚已经可以听到人类的家园被洪水淹没,亲人丧生时的哭泣声,他们痛哭着,哀嚎着,向神明祈求着。

    她的双手紧握成拳,子有些颤抖,她的眼睛已经闭上,她不愿看到人类凄惨无助的样子。

    “赫斯提亚女神,神王陛下其实是给人类留下了一线生机的。您忘了那对招待了我和宙斯的老夫妻了吗?”赫尔墨斯生怕赫斯提亚受刺激暴走,所以小声的在她耳边耳语着。

    赫斯提亚猛地睁开眼睛,她看向赫尔墨斯。赫尔墨斯坚定的点了点头。她又看向宙斯,宙斯却一直从山峰上往下俯视着,并没有看她。

    “他们来了。”宙斯忽然说道。

    赫斯提亚往远处看过去,一棵巨大无比的断树正在洪水中艰难前行。在这棵断树上还有许多的人,而且树上的人还在不停的救助还在洪水中挣扎的人。

    “他们?”

    “是丢卡利翁和皮拉,那对招待过宙斯和我的夫妻。宙斯认为他们是真正善良纯洁的人,所以选中他们来救助那些同他们一样善良的人类。”赫尔墨斯向赫斯提亚介绍说。

    赫斯提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棵断树,她生怕它一不小心就被迎头而来的巨浪打翻。

    在看到几次断树险险的躲避开巨浪,还有人不时的从树上掉到洪水中,赫斯提亚终于忍不住了。她挥开赫尔墨斯,召唤了自己从封神时得到但却没有用过的火炬状权杖。

    火炬状的权杖周发散出火焰,将已经漆黑的夜空照亮,这是家灶女神的神力所带来的效果。

    赫斯提亚一手擎着权杖,飞到空中,她在用自己的权杖所发出的光亮为人类指明生存的方向。

    “宙斯?”赫尔墨斯有些担心的看向宙斯,他生怕宙斯会把赫斯提亚的事怪到他的上。

    “无妨。赫斯提亚的神职本来就会得到人类的膜拜,她也算是为了我们神族树立了威严。赫尔墨斯一会轮到你了。”

    “是宙斯。”赫尔墨斯应道。他已经从宙斯的几句话中推测出他对赫斯提亚的态度,看来宙斯对于他这位姐姐还是很重视的。他以后也要跟这位女神打好招呼,至少现在看来这位女神要比那位一直嫉恨他们母子的神后还有那位高傲的农神要好相处的多。

    那一边,本来已经濒临绝望的人类忽然间看到夜空中高举火炬的赫斯提亚,他们顺着赫斯提亚指示的方向努力控制着断树前进。终于他们最后在赫斯提亚的指引下来到宙斯他们所在的高山山脚下,这里没有被洪水所淹没,也代表他们暂时安全了。

    “你是维斯塔?”在这棵断树上也有赫斯提亚所在的部落的人,他大声的叫出赫斯提亚的名字,他有些不敢相信一向除了厨艺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维斯塔怎么会是神呢?

    这个时候,人类和神明是混居在大地上的,对于神明,人类的印象是一群有些浮夸的家伙,心里却没有多少的尊敬,尤其是这次洪水来临之后,有许多神明直接一走了之了。所以许多人看到赫斯提亚的行为都是发自内心的敬她。他们纷纷问那个认出赫斯提亚的人赫斯提亚究竟是什么人。

    “这是神族十二位主神之一的家灶女神赫斯提亚。”赫尔墨斯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了赫斯提亚边。

    相比于赫斯提亚的低调,赫尔墨斯却更广为人知,毕竟他是奥林匹斯山的神使,负责向各处传播奥林匹斯山的神意。即使没有亲见过他的人,也会因为他上的那些特征而一眼就认出他来。

    “是神使!”

    “是赫尔墨斯!”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吵嚷声。

    赫尔墨斯一举自己的权杖,示意人们安静下来。

    “你们这些人类生来就带着罪恶,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尤其是神王陛下亲体验了你们的自私与伪善。神王陛下决定降下大洪水,惩罚你们。不过陛下慈悲,还是决定给人类留下一线生机,让那些邪恶的人丧命,而你们这些还算是善良的人可以活命。赫斯提亚女神同样心地善良,不忍心让你们受苦,她才亲临此处为你们指明了道路。从今往后,你们要衷心的信仰神明,孝敬神明,要心存善念,否则神还会再次惩罚你们的。”赫尔墨斯出于要和赫斯提亚交好的打算,在人类面前也着力突出了赫斯提亚的作用。

    赫尔墨斯慷慨激昂的说了一通,不愧是口才绝佳的神使,他的话让人类都不由得跪伏在地,大声的喊着神王宙斯的名字。

    “女神我们走吧。”

    赫斯提亚点点头:“请等我一下。”

    她看向人类:“就像赫尔墨斯所说的那样,你们以后一定要做善良的人,只有善良、勤劳的人神明才会保佑你们的。”

    “女神您要离开我们了?”那些幸存的人类有些如同惊弓之鸟,他们如同溺水的人一样希望抓住眼前的浮木,而赫斯提亚就是他们眼中的浮木。

    “是的,我相信人类会成为一个独立而强大的种族,我不会干涉你们的生活,但会永远保护你们。”

    跟那些在人类当中显灵,显示自己的力量的神不同,赫斯提亚更希望人类能够独立。她觉得虽然现在人类还如同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需要她的扶持,但是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她应该学着放手,让人类更加独立,这样他们也可以独自面对所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成为一个不依附于任何人的独立而骄傲的种族。

    赫斯提亚随着赫尔墨斯离开,那些幸存的人类都跪伏着目送他们的离开。在他们离开之后,这些幸存的人类在丢卡利翁和皮拉的带领下,来到山顶上举行了祭祀奥林匹斯众神的仪式。他们特别的向神王宙斯和在灾难中帮助过他们的赫斯提亚献祭。在祭祀仪式完成的同时,原本突然出来的洪水,又突然一下子消失了。

    这些幸存的人类,牢牢的记住了赫斯提亚和赫尔墨斯的话。他们将善良无私的信念传达给自己的子孙。也在各处为众神建造了无数的神庙。

    因为在洪水中帮助了人类,赫斯提亚这位本来在众神当中不太突出的女神也得到了相当规格的供奉,专门为祭祀她而建造的家灶女神神庙被建造的美轮美奂。

    而赫斯提亚也会不时的隐藏份来到人类当中帮助那些需要她帮助的人类。这项工作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更让她乐此不彼的来到人间。

    这一天赫斯提亚又来到人类当中,她听说附近新建了一座专门祭祀她的神庙,据说很漂亮,她也不由得有些兴趣想去看看。

    顺着那些人所说的方向,赫斯提亚老远就看到了属于自己的神庙。其实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他们所建造的神庙根本跟赫斯提亚那座由独眼巨人和百臂巨人们共同建造,后期又经过赫淮斯托斯再加工的神没得比,不过赫斯提亚还是很高兴的。这座神庙代表了人类对她的喜,受人欢迎总是一件令人感到高兴的事

    赫斯提亚特意等到夜深人静才进入神庙参观,白天这里不停的有人前来,她也不能细细的看,还不如晚上没有人的时候她可以尽的看。

    不料刚刚进入神庙,赫斯提亚就听到一个微弱的哭泣声,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赫斯提亚皱了下眉,难道这个哭泣的人有什么伤心的事?她在自己的神庙里哭泣,也许是想要自己帮助她,那么她既然遇到了,自然会义不容辞。

    赫斯提亚顺着哭声找了过去,她看到一个女人正捂着脸跪在她的神像下面哭泣着。

    “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吗?”她柔声的问道。

    那个正在哭泣的女人听到她的声音立刻抬起头来:“是你,维斯塔?哦,不,是赫斯提亚女神。”她慌忙的站起,然后又想到什么,又匆忙的恭敬的跪在赫斯提亚的脚下。

    “你是潘多拉?”赫斯提亚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她正是埃庇米修斯带回部落的那个女人潘多拉。

    “是的女神。”潘多拉低垂着头,她的脸色很憔悴显然经历了不少的事

    “潘多拉你怎么在这里?埃庇米修斯怎么没跟你在一起?”赫斯提亚有些奇怪,按理说埃庇米修斯是个神,他在大洪水爆发的时候应该可以保护得了自己的妻子的。

    提到埃庇米修斯,潘多拉又开始哭泣起来。

    “呜呜···埃庇米修斯把我赶出来了,他在怪我害了人类。”

    “你害了人类?”赫斯提亚更加的迷惑了。

    “因为我是众神创造出来送给人类的,我好奇的打开了众神送给我的盒子,然后放出了洪水。埃庇米修斯认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人类不会遭遇到不幸。我被他撵出来之后,也没有人收留我,他们都知道我是带给他们灾难的潘多拉。我是个不祥的人,无论到哪里都会被驱逐。我是走投无路,才在这里哭的。如果女神您也觉得我是一个不祥的人,那么我立刻就离开这里。”潘多拉几乎是一边哭着,一边叙述着事的经过的,到最后她甚至泣不成声。

    赫斯提亚听后摇了摇头:“我并不觉得你有多么的不祥,如果不是人类当中确实有着那些不好的人存在,如果人类一直都是那么的善良的话,即使是宙斯也不会找到毁灭人类的借口的。你不该为那些人承担责任。我必须说不要一出什么事就把事怪罪到女人头上,那样的家伙才是最可恶的,我见一个就要揍一个!”赫斯提亚活动着手腕,她真恨不得那样的家伙立刻就出现在她面前,她好久没有揍人了。

    “女神···”潘多拉微张着嘴,这是在大洪水之后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在提到她的时候不是用怪罪的口吻,尤其这还是出自一位女神之口。她用感激的目光看着赫斯提亚。

    赫斯提亚却在考虑如何安置她。她看向潘多拉:“潘多拉你愿意到我的神里担任侍女吗?”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