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捉虫)

    一手紧握着象征海皇权威的三叉戟的波塞冬正慢慢从海底升到海面。

    “海皇陛下!”特里同跟他的仆从都俯下去。

    因为见到许久未见的波塞冬,赫斯提亚一时晃神,没有注意到为海皇子的特里同对波塞冬的称呼跟其他人一样,而不是称呼他为父神。

    “海皇陛下,您一定要为我的帕拉斯报仇啊!”特里同抢先开口,他更是让波塞冬看到了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女儿的尸体,好让波塞冬先入为主的站在他这边。

    波塞冬只是淡淡的扫过特里同和他怀里的帕拉斯的尸体,然后看向如同发光源的阿波罗。

    “阿波罗?”波塞冬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同为主神,且为一界之主的他有资格在亲缘上还是地位上以高姿态凌驾于阿波罗之上。更何况对于阿波罗母子三人,他还有救命之恩。当时勒托生产是在大海包围的小岛上,这是他海皇的领域。如果没有他的庇佑的话,他们三人同样逃不过赫拉的追杀。

    “是的海皇陛下。”果然对于波塞冬,阿波罗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高傲姿态。他一边说着,一边微微的打量着波塞冬。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波塞冬。因为波塞冬自从受封为海皇之后,就没有去过奥林匹斯山。其实也不只是他,哈迪斯也同样。

    目前十二位主神并没有全部受封,除了常住奥林匹斯山的宙斯和赫拉之外,阿波罗只在奥林匹斯山山上见过同样位列主神的德墨忒尔。这位应该在大地的女神似乎更喜欢奥林匹斯山,所以经常去到奥林匹斯山跟她的兄弟姐妹联络感

    至于另外一位占据主神位置的赫斯提亚女神,他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只是从德墨忒尔那里听说过只言片语,据说是一个嗜吃如命的平凡女神,终和那些低的仆从为伍。

    “什么时候宙斯的儿子可以狐假虎威的在我的海界闹事了?”波塞冬出言讥讽着,维持在三十多岁样子的成熟男神站在号称奥林匹斯山第一美男子的边毫不逊色,甚至在气势上稍稍凌驾于对方之上。

    “我想海皇陛下,您可以听听另一方的陈述,相信作为公正、正义的化的您一定会做出公正的判断。”阿波罗现在已经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在波塞冬面前保下他的意中人一家三口,这已经攸关到他这个太阳神的面子了。

    “哦,有必要吗?”波塞冬听到的是特里同的神仆的描述,这自然是偏向于特里同父女一方的。虽然波塞冬对于特里同父女的跋扈了如指掌,不过面对着奥林匹斯山的神族,尤其是宙斯的儿子,他并不打算妥协。

    “当然有必要。”一直沉默的赫斯提亚终于开口了。本来在做心理准备如何跟波塞冬讲话的她,在听到波塞冬不要脸的打算偏袒自己人之后立刻火大的开口。

    “是你。”虽然上次见面,赫斯提亚还是一副小女孩的样子,可是面对现在的成熟感女样子,波塞冬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眼中闪过一丝飞速而逝让人无法察觉的惊艳。

    “当然是我,就知道你不想见我。”过着这么多年,赫斯提亚觉得自己已经平复好了心,已经可以原谅当年波塞冬跟她吵架的事。当然她还记恨着波塞冬结婚不请她的事,所以她也赌气绝不踏入海界一步。

    “是你杀的帕拉斯?”波塞冬的语气里的高傲没有了,只是很平和的询问。这让熟悉他的作风的海界众人都感到有些奇怪。

    “当然不是我,是我侄女雅典娜。”赫斯提亚一边说着,一边把雅典娜推到波塞冬面前。“雅典娜是我一手养大的。”

    “哦,是你一手养大的,那也是一个凶巴巴的臭丫头了。”波塞冬话中甚至包含了一丝嘲笑的意味。作为幼年时一起长大的亲姐弟,他亲领略过赫斯提亚的凶悍。毕竟赫斯提亚发飙的时候一大半都是对着他。

    他的话让他得到了面前一大一小的两位女神的怒视。雅典娜自然是因为波塞冬把她和她的温柔而慈祥的姑姑形容成凶女人而生气,在加上波塞冬在一出现之后就显得在偏袒特里同一方,她决定从这一刻起讨厌这个包的海皇,她所谓的二伯父。

    而赫斯提亚在怒视着波塞冬的同时心里还有些心虚,她觉得她好像把雅典娜教的过于凶悍了。她是不是应该多来点淑女教育了?

    特里同和阿波罗看到波塞冬跟赫斯提亚的熟稔心各异。对于特里同来说,他所依仗的就是他海皇子的份,或者说波塞冬就是他的靠山。现在这个靠山有可能要不稳,他的心中自然有些着急。

    而阿波罗心里同样也不舒服,波塞冬的花名他早就听说过了,容貌、地位使这位男神在女神当中很是吃香,很多的女神都盼望着成为他的人。很显然波塞冬对他的意中人态度很不一样,难不成他的意中人也跟波塞冬有一腿?还有好像雅典娜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海皇陛下,请您一定要为帕拉斯报仇!”

    “海皇陛下,请您公正的处理这件事!”

    特里同和阿波罗同时出声阻止波塞冬继续和赫斯提亚交谈。

    波塞冬心底有些不悦,不过他不动声色的开口:“阿波罗你说的不错,我是应该听听双方的说法。你说说看吧。”他的前一句是对阿波罗说的,后一句则看向了赫斯提亚。

    结果赫斯提亚却把赫淮斯托斯也推到他的面前:“我的侄子目睹了一切,让他说比较好。”

    面前如花似玉的脸被一张丑脸所代替,波塞冬有些气闷,在心里暗骂奥林匹斯山山上的那对夫妻不是东西,生了孩子都扔到赫斯提亚那里。虽然赫斯提亚从不踏足海界,波塞冬也从不去往赫斯提亚的神,可是他却对赫斯提亚边发生的事一清二楚,包括赫斯提亚成为了宙斯的一对儿女的妈的事

    波塞冬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漫不经心听着面对他的威压有些结结巴巴的叙述事发经过的赫淮斯托斯的描述。

    “事我已经清楚了,帕拉斯确实有错,不过她本人确实在这里死亡,死在那个小丫头手上也是不争的事实。我想这需要一个说法。”他看向赫斯提亚。波塞冬计划下一步就跟凶手的监护人好好谈谈,最好能谈上个几年才好。

    “海皇陛下,我愿意帮助这位小妹妹承担赔偿的责任。”阿波罗却抢先一步开口,他一出口就把事的善后定位到赔偿一点什么就能解决上。

    对于阿波罗横插一杠子,波塞冬心里十分不悦,尤其是当他看到阿波罗看赫斯提亚的眼神。

    “这个女人就是当了处女神,也还到处招蜂引蝶。以前长不大的时候就这样,现在材好了,更是如此。”花名在外的波塞冬在心里却如此的嘀咕赫斯提亚。

    当然看他威严的外表是看不出他内心的吐槽,波塞冬看了阿波罗一眼:“太阳神,请让本皇继续说下去。”他特意点出阿波罗的神职和自己的份。

    “我的意思确实如此,只不过是两个小女孩的争斗,双方都有错。你们这些大人又怎么会插手到孩子的争斗当中。”波塞冬用责难的眼神看向特里同还有赫斯提亚,特别重点的扫过阿波罗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特里同的神色愤愤的,显然他已经从波塞冬的话音中,听出了事最终不会向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赫斯提亚则用满是希望的眼神看着波塞冬,这让波塞冬有些飘飘然,多少年了,赫斯提亚没有看过他了。

    “小丫头,虽然这件事的起因确实错在帕拉斯,但你毕竟杀死了她,你愿意向她忏悔吗?”波塞冬看向雅典娜。

    雅典娜紧咬着嘴唇,她已经充分体会到权力的吸引力了。她是神王宙斯的女儿,可是她却什么都不是,连海界的普通仆人都敢欺负她,这让的她如何保护她所想要守护的人呢?

    但是现在她不能不低头,即使她认为自己并没有错。

    “我会向帕拉斯忏悔的,并且我将把她的名字加入到我的名字中,从此我就叫帕拉斯·雅典娜。帕拉斯之名将随着我扬名,为众神所知晓。”雅典娜高昂着头,慨然的说着。

    一个小女孩却偏偏信口开河说要在神族当中扬名,周围的那些海界的神仆有的已经嗤笑出来。

    不过波塞冬却有些诧异的再次打量了一下雅典娜,心中感叹,不愧是宙斯的种,就是被赫斯提亚那个傻女人养大,也还是那么有野心。希望这个丫头不是一个白眼狼,以后咬赫斯提亚一口。

    波塞冬点点头:“希望你记住今天说过的话,我希望能早听到帕拉斯的名字为众神知晓。”

    “海皇陛下,这就完了吗?难道我的帕拉斯就白死了?难道这个杀人凶手就不需要偿命吗?”特里同那边已经悲愤的叫了起来。

    “特里同,你今天已经几次挑战我为海皇的权威了?”波塞冬不悦的看着特里同,这个特里同教不好女儿,让女儿出来为害,结果被人家给收拾了,他又蹦出来喋喋不休,早干什么去了。

    波塞冬海皇的威压席卷到在场的每一个人上,除了为高位神的赫斯提亚和阿波罗不太在意之外,包括特里同、雅典娜和赫淮斯托斯都有种紧张的感觉。

    阿波罗看了波塞冬一眼,没想到同为主神,只是对方多了个一界之主的份,就能有如此的威严。海皇波塞冬不愧是宙斯的亲兄弟,不知道他没有见过面的冥王哈迪斯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威严。

    在波塞冬的威严下,特里同只能带着帕拉斯的尸体悲愤的回到海界。

    此时这里就剩下了波塞冬、赫斯提亚姑侄三人,还有阿波罗。

    “好久不见了,波塞冬。”赫斯提亚以她是姐姐要让着弟弟为理由,硬着头皮先跟波塞冬打招呼。

    “是啊,某人忙着吃,忙着做饭,忙着替别人带孩子,就是没有时间来看我。”波塞冬已经收起了海皇的威严,一脸的痞子样。

    赫斯提亚低头对着手指,她好像确实没时间去看波塞冬。

    见到波塞冬和他心仪的美女如此的样子,阿波罗按耐不住插嘴。

    “亲的姑娘,我已经帮你解决了麻烦,现在你是否可以考虑答应我的追求了?”他突然开口并顺手抓起了没来得及反应的赫斯提亚的手。

    波塞冬觉得眼前的俊男美女执手相握的景实在是太难看了。他眼珠一转,坏心眼出现了。

    “阿波罗,你没有问她的名字吗?你知道她是谁吗?”

    阿波罗眨眨眼,是啊他一直没有机会问。他现在就知道意中人有一对侄子侄女,并且那个惹祸的侄女叫雅典娜。好像雅典娜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好像在那里听到过。

    波塞冬的话提醒了赫斯提亚。

    “我是赫斯提亚,你的姑姑。要叫姑姑啊,阿波罗。”她笑眯眯的从阿波罗的手上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如同慈祥的长辈一样拍了拍已经呆愣住的阿波罗的金灿灿的脑袋。果然跟阳光一样温暖,赫斯提亚心里回味着刚才的触感,又顺手摸了几摸。

    阿波罗整个人都石化了,他追了半天的姑娘居然是他姑姑,素未谋面的家灶女神赫斯提亚。最要紧的这位是处女神,怎么也不会回应他的追求的,否则他才不管什么姑侄呢,一定会追到手的。

    “我忽然想起我还要驾驶太阳车巡视,我先走了。”阿波罗扔下一句话,就跑得没影了。只不过从天空中越来越多的乌云可以看出,这位太阳神似乎心很不美妙。

    打发掉了无关紧要的人,波塞冬觉得这下他可以好好跟赫斯提亚谈谈了吧。结果赫斯提亚却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波塞冬,雅典娜打死了你的孙女真的没事吗?你儿子真的不会迁怒你吗?”她记得刚才离开的特里同的眼神似乎很凶恶的看向波塞冬。

    “谁说海皇子就一定是我的儿子了?”本来想跟赫斯提亚好好说话的波塞冬又一次被打断了,他没好气的开口。

    赫斯提亚微愣,然后她同的看向波塞冬的那一头海蓝色的头发,总觉得它已经变得绿油油了。波塞冬我错了,我就不应该让你小的时候吃那么多的菠菜。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