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赫斯提亚快乐的在哈迪斯的神住了下来,对于这点哈迪斯是十分满意。没有什么比睡醒之后,能够吃上一顿美食更让他感到舒心的。

    为了美食哈迪斯甚至考虑过干脆娶赫斯提亚当冥后好了,毕竟赫斯提亚手艺好,格也不讨厌,材还有发展的空间。不过考虑到他一旦娶了赫斯提亚,某人可能会炸毛,他的冥界可能会因此变得混乱,他还是作罢了。他本来是为了享受的,也不是为了找麻烦的。

    对哈迪斯的想法一无所知的赫斯提亚到是在冥界过的很快乐,她白天去冥界的河流山川游览,顺便研究一下冥界有什么特色的食材。或者她去拜访一下黑夜女神尼克斯,这位女神跟她有很多共同语言,比如一起欺负一下尼克斯的双胞胎儿子睡神修普诺斯和死神达拿督斯。

    那天达拿督斯被精分版的赫斯提亚给欺负的是哭着跑回家的。他本来想跟自己的母神告状,让母神出头教训一下哈迪斯和赫斯提亚的。结果尼克斯对于赫斯提亚很感兴趣,主动前来拜访赫斯提亚,一来二去两个人一见如故,居然成了朋友。这让达拿督斯气的直跳脚。

    这一天赫斯提亚正在和哈迪斯一起吃晚餐,她一边给哈迪斯布菜,一边跟他说她今天和尼克斯又去了冥界的什么地方。这让哈迪斯在享受美食的同时,又十分气闷。为冥界出名的懒人尼克斯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既然她变勤快了,她能不能来分担一下他的工作?

    就在哈迪斯在脑中思考该如何从冥界的那些老不修那里拐到劳动力的时候,他察觉到有人闯入到他的神

    不过哈迪斯马上又放松了警戒,在察觉到有闯入者的同时,他也辨清了闯入者的份。

    “哈迪斯,赫斯提亚在你这里吗?”波塞冬如同的奔涌的潮水般直接冲进了,他还没看清神里的人,就大声问出自己的问题。

    “她就在这。”哈迪斯说完也不再搭理波塞冬,专著着吃起饭来。

    赫斯提亚略微低着头,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波塞冬。自从那次两人在奥林匹斯山不欢而散之后,他们就没有见面。

    以前赫斯提亚不是没和波塞冬吵过架,不过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她跟波塞冬吵完之后,就不愿意见他,不愿意先向他妥协。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一直赖在哈迪斯的冥界,迟迟不动前往海界的。

    为了掩饰自己不自在,赫斯提亚给自己夹起一点青菜吃了起来。

    她的举动让波塞冬气的够呛:“你还有心在这里吃东西,你这个蠢女人!”

    他的话让赫斯提亚当时就生气了。

    “我亲手做的吃的,为什么不能吃。哈迪斯你多吃点。”她还殷勤的给哈迪斯夹菜。

    “吃,你就吃吧,外面···”波塞冬差点跳了起来,不过他看到赫斯提亚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努力往下压制自己的火气。

    波塞冬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你来冥界多久了?”

    “有一段子了。”赫斯提亚头也不抬继续津津有味的吃着。

    “你去···你去过斯缇刻斯河了?”波塞冬语气中有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颤抖。

    哈迪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当然去过了。”赫斯提亚不耐的说,她不光把斯缇刻斯河逛了个遍,冥界的其他名山大川她也都逛得差不多了。

    不料她的回答引来了波塞冬更大的反弹,“你真的去了?真的去了?”他双手紧紧抓住赫斯提亚的肩膀,完全忘记了赫斯提亚不喜欢跟人亲密接触的事了。

    赫斯提亚不由的眉头一皱,她扒拉开波塞冬的手。“我当然会去。”她的表已经趋于平静,或者说是面无表。本来两个人之间上次在奥林匹斯山就有了裂痕,现在波塞冬奇奇怪怪的表现更是让她不高兴。

    结果令她奇怪的是,波塞冬凝视着自己被赫斯提亚打掉的手看了半天。“很好,你就去当你的处女神吧。再见!”

    说罢他转直直的走了出去,期间一次也没有回头。

    “什么处女神?这家伙该不是撞伤了脑袋了吧?”赫斯提亚目送着波塞冬离开,有些疑惑的看向哈迪斯。

    哈迪斯的表却严肃起来,他顺手一抓,就把一直躲在一边的达拿督斯抓了过来。

    “去叫你母神,我要她帮忙。”

    达拿督斯被哈迪斯的表吓了一跳,愣愣的答应了。

    不同于以往的拖延,尼克斯很快就来到了冥王神

    “找我有事?”她问到。这个冥王除非真的发生大事,否则绝不会求她帮忙的。

    “我需要你派人出去打听一件事,关于这家伙,最近外面有什么传言。”哈迪斯直截了当的指了指一边还在生闷气的赫斯提亚。

    尼克斯点点头,也没有拖延。

    在冥界的真正老大发号施令下,懒人一族的冥神们难得的离开冥界,上了大地,上了奥林匹斯山。很快他们就带回来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为三界之主的长姐,最有可能成为神后的赫斯提亚女神,对于宙斯的追求很厌烦,她甚至因此厌倦任何男神的追求。为了省却一切麻烦,这位女神已经前往冥界,面对斯缇刻斯河的河水发下誓言,终不嫁,成为一名处女神了。

    冥界的神明发现这个传言是现在大地和奥林匹斯山最门的话题,每个人都言辞凿凿的,说他们派去跟赫斯提亚学厨艺的神仆都亲耳听到赫斯提亚亲口说了前往冥界的事。而打探消息的冥神们因为来自冥界,所以反而被追问是否看到赫斯提亚对着斯缇刻斯河发誓的景了。

    事被打探清楚了,赫斯提亚也有些傻眼了。她只不过是来冥界看看哈迪斯,顺便旅个游,怎么变成她是专门来发誓当什么处女神的?老娘还想嫁人呢?老娘才不要做老处女!

    “你打算怎么办?”哈迪斯看着赫斯提亚不知道在想什么,陷入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我可以去帮你证明,你并没有去斯缇刻斯河发誓。”哈迪斯确信如果自己出面证实赫斯提亚没有发誓的话,外面的那些留言就应该会不攻自破了。那样赫斯提亚还会是神后的第一人选。而宙斯也会因为迫于母神瑞亚的压力选择她做神后的。

    “就这样好了。”赫斯提亚竟然选择保持沉默。

    哈迪斯没有意外的点点头,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他对赫斯提亚的估计没有错误,直觉感到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赫斯提亚没有管哈迪斯的离开,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半晌她苦笑了声:“如果我退出了,她们应该就有机会了。只不过神后只有一个,恐怕她们之间又会···”

    赫斯提亚虽然看起来傻呵呵的,但是她也不是傻到家。她只要把前后一想,就明白了。德墨忒尔跟她一向没有那么亲,那一天却特别积极的劝说她去冥界。还有赫拉,她当时屡次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虽然外界传说她是冥后的第一人选,赫斯提亚也知道自己的两位妹妹同样有机会。而自己是挡在她们前面的一座大山,自己为长姐,有母神的支持,怎么看也要比她们稍占一点优势。所以她们两个索联手,先把自己的最大对手干掉。

    赫斯提亚估计外面的那些传言应该出自她的两个妹妹之手,这让她有些心寒。为了一个神后的位置,她们可以把她们姐妹之间曾经相依为命的感抛掉?

    一时之间赫斯提亚有一种不再相信自己的手足的感觉,这对于从来都重视亲的她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索躲在冥界,不关注外面发生的事

    在赫斯提亚陷入低潮期的这段时间,外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本来神后的第一人选赫斯提亚女神突然发誓成为处女神之后,她的两位妹妹德墨忒尔和赫拉就成了神后的有力人选。

    一时之间,大地上的神明络绎不绝的前往拜会德墨忒尔在大地上的神,为了一睹这位女神的风采,献上了丰厚的礼物。

    在奥林匹斯山上,赫拉则时常出现在宙斯的边,特别是在宙斯接见众神的时候。她也充分的向人们展示着她的姿态,让人们充分意识到她也有足够的资本可以成为神后。

    一下子在天地间,关于神后的人选成了最为门的话题。有很多的神明开始下注,究竟德墨忒尔和赫拉两位女神,哪位能够成为神后。人们都把目光投向奥林匹斯山,投向神王宙斯,等待他的决断。

    在人们的切期盼下,宙斯终于决定了神后的人选。她既不是德墨忒尔,也不是赫拉,而是墨提斯!

    对于墨提斯的意外入选,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墨提斯并不是宙斯同父同母的姐妹,血缘上已经远了一层。而她除了聪慧之外,也并没有什么特殊出众的实力。从容貌上看,她也比不过宙斯的几个姐妹,为什么宙斯最后选择的会是她?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打算在宙斯迎娶神后的结婚仪式上看个究竟了。

    不过他们马上又要面临一个难题,海皇波塞冬决定跟宙斯一天结婚,他将在同一天迎娶海仙女安菲特里忒。他们究竟该去参加谁的婚礼?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