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提亚的猜测没有错,这块被包着襁褓一起扔下来的石头,正是代替了已经被偷偷送走的宙斯。

    现在宙斯已经被盖亚带到了克里特岛,在那里他安全的长成了一个少年。然后就像他的母亲所期盼的那样,宙斯悄悄的潜入到奥林匹斯山,混进了克罗诺斯的神。他打算把他的那些被克罗诺斯吞进肚子的兄弟姐妹给救出来。

    不过很显然神王的实力不是一个没有神职,神生才十几年的少年可以独自抗衡的。宙斯知道自己如果正面跟克罗诺斯对上的话,他一定不会是克罗诺斯的对手,一定会被克罗诺斯抓住的。到那时候等待他的一定不会是区区被克罗诺斯吞下肚子里这么简单,他肯定会死得很惨。

    所以宙斯打算智取,简而言之,他化妆成神的侍从,将一壶掺了强力呕吐药的酒端给了克罗诺斯。

    躲在一根柱子后面的宙斯悄悄观察这克罗诺斯喝下酒之后的反应。果然克罗诺斯就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在喝完酒之后开始感到不适,拼命的抠喉咙,想要呕吐。不过令宙斯感到期望的是,他已经看到克罗诺斯把刚才吃下的食物都吐出来,也没有把他的兄弟姐妹给吐出来。难道他们并不像他的母神所说的那样,还算安全的呆在父神的肚子里,而已经被父神当成食物给消化了?

    就在宙斯躲在一边心无比复杂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克罗诺斯的肚子里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赫斯提亚他们像过去的每一天的那样打算度过这无趣的一天,不过突然之间,他们所在的地方开始发生剧烈的震动,弄得他们都东倒西歪的,不能直立的站立。

    地震了?!赫斯提亚脑中首先闪过这样的想法。不过她马上就否定了。他们的父神的肚子里,不可能感受到外面的世界的变化。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赫斯提亚忽然灵机一动,她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他们离开这里的契机。

    想到这,赫斯提亚顾不上会摔倒,拼命的蹦了起来,并且还不时的用她珍藏的骨棒击打周围那些克罗诺斯肚子里的器官,偶尔还会抬脚狠踹。

    “蠢女人别发疯了。”拼命想要稳住形站稳的波塞冬,一把拉住赫斯提亚。在他刚刚被吞进克罗诺斯的肚子的时候,他天天都会用拳头、用脚去击打,踹着,希望能够从这里出去。可是结果怎么样,他现在不就只能在这个漫无天的呆着吗。

    赫斯提亚挣脱开波塞冬的拉扯,并顺手给了他一棍子。“废什么话,想要出去,就像我一样做,外面一定是有人来救我们了。”

    “照她说的做。”很难出声的哈迪斯开口了。他说完就单膝跪地,狠狠的朝他们脚下的地方来了一拳。

    虽然赫斯提亚在他们几个人当中年纪最大,但是无形之中,人人都以哈迪斯为首。在他开口之后,赫拉和德墨忒尔立刻行动起来。她们也终于展现了为盖亚、瑞亚之后的彪悍女神本色。最后波塞冬也不不愿的行动起来。

    本来克罗诺斯就被宙斯的呕吐药弄得很难受,现在他肚子里的几个人又开始造-反,这下子里外的夹击,终于让他受不了了。恶的一下,他猛地一张口,把赫斯提亚他们几个人都吐了出来。

    赫斯提亚他们本来在拼命的捣乱,忽然一股吸力过来,将他们几个都向上吸了过去,然后突然眼前一黑,然后眼前就变得一片明亮。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站在一个金碧辉煌的神里。

    这几个人都是在一出生的时候就被克罗诺斯吞下肚子里的,他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个世界的一切。所以当他们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时候,他们都忘记了自己处的环境,还着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前这个金灿灿的世界比起他们之前呆过的那个黑暗世界真是好上不知道多少。

    不过他们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看这些让他们着迷的东西。

    宙斯已经从藏的柱子后面出来,他来到赫斯提亚他们几个人边。“你们就是我的哥哥姐姐们吧,赫斯提亚,哈迪斯,赫拉,德墨忒尔,还有波塞冬?”宙斯一脸笑容的跟他们几个人打招呼,让他们把注意力从周围金碧辉煌的装饰上转移到他的上。

    “是我们,你是谁?”在赫斯提亚跟哈迪斯懒得说话,赫拉和德墨忒尔忙着扮淑女的时候,波塞冬作为几个人的代表开口问到。

    一开口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声音跟以前有了不少改变。知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不光是他,还有哈迪斯、赫拉、德墨忒尔甚至发育缓慢的赫斯提亚都长大一些。除了赫斯提亚现在像是十一二岁的干瘪豆芽菜(波塞冬语)之外,他们几个人都已经有十六七岁岁的样子。他和哈迪斯跟面前这个一脸傻笑的傻瓜(宙斯)年纪差不多,赫拉和德墨忒尔已经拥有了让人羡慕的凹凸有致的魔鬼材。

    看来他们一离开父神老头子的肚子就长大了不少,老头子的肚子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们的发展。这种发展不光是体外表上的,也包括内在的力量。波塞冬已经察觉到自己体里充满了力量,这一刻他才确确实实的感受为神王和神后所生的天之骄子的实力。

    “我是宙斯,是你们的弟弟。在我出生的时候,母神为了不让我被父神吞下肚子,用一块石头代替了我。而我则被送到克里特岛。我经过千辛万苦,抱着牺牲自己的决心,终于想出办法把你们从父神的肚子里救出来。呜呜呜···”宙斯还很动的苦出来几滴眼泪。

    宙斯在克里特岛上长大,作为神子,他在充斥这精灵,低等神明的克里特岛上说一不二。在来到奥林匹斯山,见识到克罗诺斯作为神王所拥有的权势之后,他的心底已经产生了一种对权力的向往。或者说在这一刻他的野心已经滋生出来。

    宙斯现在已经不光考虑为了疼自己的母神把几位兄弟姐妹给救出来,他心中已经产生一种“他的父神克罗诺斯可以打败他的父神乌拉诺斯成为神王,那么为什么他不能呢?”的想法。在这种想法的支撑下,眼前这几个他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既有可能成为他的阻碍,也会成为他的助力。为了让他们成为助力而不是阻碍,宙斯一开始就打算用自己的亲和力去得到赫斯提亚他们几个的好感。

    不过或许是同排斥,宙斯在跟波塞冬交谈过这两句就感到他的这个二哥波塞冬不会成为他的助力,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对手。毕竟他也是父神克罗诺斯的儿子,而且排行也在他之前。想到这宙斯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不发一言的宙斯和赫斯提亚,还有一直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的赫拉和德墨忒尔上。波塞冬跟他们相处的时间更长,可以说是共患难,在这一点上他没有什么优势,要想拉拢这些人,就要更加亲和,展现自己的实力。

    “宙斯弟弟,谢谢你了。哥哥以后会记得你的好的。”波塞冬吊儿郎当的拍了拍宙斯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你们···这群兔崽子们···我果然就应该在你们出生的时候就杀死你们···”在宙斯极力跟自己的兄弟姐妹近乎的时候,他们的老爹已经渐渐摆脱之前因为中了呕吐药以及把赫斯提亚他们吐出来的不适了,他已经能够扶着桌子慢慢的站起来了。他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亲生的几个孩子,仿佛跟看到杀父仇人一样。在这一刻,他已经不会在留,为了不让乌拉诺斯的诅咒实现,为了他的神王宝座,他会亲手杀死这个不该存在的孽种。

    “糟糕!”宙斯和波塞冬同时在心里叫声不好。他们同时看向对方,这个时候,他们还是同盟,不管在打败克罗诺斯之后,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此刻他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打败克罗诺斯。

    不过一道黑影比他们还要迅速的冲向克罗诺斯,一向喜静不喜动的哈迪斯居然抢在他们前头了。

    “原来哈迪斯才是深藏不露的。”宙斯在心理觉得既然同样是克罗诺斯的儿子,他和波塞冬都存在这推翻克罗诺斯的王座,自己坐上去的野心,那么为长男的哈迪斯也一样。看来他今后争夺神王宝座的对手还有一人。比起张扬的波塞冬,深沉的哈迪斯应该更可怕。

    “哈迪斯那家伙一定是打算早点收拾了混蛋老爹好去睡觉。”波塞冬凭着自己数次弄醒哈迪斯的经验精确的分析哈迪斯打冲锋的原因。

    虽然想法各异,波塞冬和宙斯也在哈迪斯冲出去之后,立刻也冲了上去。克罗诺斯和他的三个儿子战在了一处。父与子的战争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