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提亚慢慢从自己原先坐的地方起,抻了一个不太淑女的懒腰。如今她已经不是当初刚出生时的婴儿样子了,在克罗诺斯的肚子里,她慢慢的长大,虽然可能比在外面长的慢,现在也有六七岁的样子了。

    不过赫斯提亚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还是感到不太满意,尤其是她每次看到在她之后被克罗诺斯吞下肚子的哈迪斯的时候。哈迪斯如今已经有十多岁的少年样子了。每次看到哈迪斯,再对比自己的豆丁样子,赫斯提亚都满腹怨念,难道自闭儿会长得比较快?

    没错自闭儿就是赫斯提亚悄悄而哈迪斯起的外号,因为从哈迪斯到来,到赫拉和德墨忒尔也相继到来,她还没哈迪斯说过几句话。哈迪斯喜欢安静的缩在克罗诺斯肚子里最黑暗的地方睡觉。这家伙绝对是宅男!赫斯提亚每每在心中如此称呼哈迪斯,然后就奇怪究竟什么是宅男。

    至于虽然没有哈迪斯长得快,但是现在看起来也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赫拉和德墨忒尔,赫斯提亚也心中满是怨念。明明自己才是克罗诺斯和瑞亚所生的长女,怎么在她后面出生的兄弟姐妹都比她长得快?这种对于能够快快长大的怨念,让她和赫拉与德墨忒尔之间的关系也很一般,当然跟宅男、自闭儿哈迪斯比起来,她跟赫拉、德墨忒尔之间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闺蜜了。

    赫斯提亚站起走到老地方,准备观察她的父神老爸今天吃了什么东西。这是她的一个好,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克罗诺斯每的食谱分外关心,对于每天观察克罗诺斯的食物这一活动乐此不彼。可以说这是她在克罗诺斯的肚子里打发漫长而无趣的时间的唯一好。从这一点来看,她果然和哈迪斯是亲姐弟,两人一样的怪。

    虽然赫斯提亚他们都呆在克罗诺斯的肚子里,但是却在各种器官的环绕下,有一块属于他们的空间,使他们不至于像那些食物一样经过消化系统最终变成哔一样被排出去。呆在克罗诺斯的肚子里,里面没有花花草草,也看不到蓝天白云,看来看去也只能研究一下人体解剖学,以及神王的食谱。所以赫斯提亚觉得自己其实真的很正常。至少是跟一睡不醒的哈迪斯,还有像只大猴子的波塞冬比是无比正常。

    波塞冬,克罗诺斯和瑞亚的次子,在赫拉和德墨忒尔之后被吞进来的。他的到来给克罗诺斯的肚子这个沉闷的世界带来了喧嚣。他仿佛上有使不完的活力,让他无法在一个地方安静的呆着。他的好就是踩着一块西瓜皮滑来滑去,让整个空间里都充斥这他快活的大叫声。(克罗诺斯:我吃西瓜干嘛要连皮一起吃?)

    这不,在赫斯提亚偶尔发呆的这一会,波塞冬已经踩着他的西瓜皮滑板,在克罗诺斯的肚子里玩起了飞檐走壁,他时而还从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的赫拉与德墨忒尔边经过,并且顺手扯了扯她们的头发。这引发了赫拉二人的尖利的叫声,不过这只会让波塞冬更加兴奋,他发出的笑声的大大超过了赫拉她们两个人的声音。

    不过走夜路走多了终有遇到鬼的时候,在波塞冬洋洋得意的再一次从赫拉她们边离开,经过赫斯提亚边的时候,冷不防的被赫斯提亚用一根她精心收藏的克罗诺斯吞下肚子的骨头(囧!)给狠狠的敲到了脑袋,一下子从西瓜皮滑板上拍了下来。

    “波塞冬,再让我看到你欺负赫拉和德墨忒尔,我就把你拍到父神的胆汁里。”赫斯提亚狠狠地挥舞着骨头威胁道,为长姐,她自认还是很有权威的。

    “赫斯提亚凶婆娘!”波塞冬用一根手指往下拉自己的眼皮,顺便还吐了吐舌头嘲讽着。他对于水有一种天生的吸引力,所以对于用滑板仿效在水面上的滑行也特别的喜欢,不过蠢老爹父神的胆汁可不是什么好去处。他虽然不怕赫斯提亚那个总也长不大的凶婆娘,也不会傻到去那里玩的。

    “吵死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让波塞冬和赫斯提亚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哈迪斯被吵醒了!

    赫斯提亚和波塞冬不由得同时缩着肩膀窝到角落里去。开玩笑,在起气严重的哈迪斯面前,无论是长姐的权威,还是活泼玩的天都会被打压的一根毛都不剩的。

    “都怪你!”安静的窝在角落里的波塞冬和赫斯提亚冲着对方同时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狠狠的别过头去。

    好不容易在哈迪斯再次合上眼帘之后,两个人才慢慢的从躲着的角落里一点点移出来。

    “呼——”波塞冬长出了一口气,沉睡的大魔王哈迪斯真是不好惹,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吵醒哈迪斯的时候,仿佛让沉睡的大魔头醒来,狠狠的让哈迪斯揍了一顿。

    也就是那个时候,赫斯提亚才知道,整天看起来要一睡不醒的哈迪斯实际上手不凡,收拾“多动症患儿”波塞冬绝不在话下。也就是这个时候,让赫斯提亚在心中确立了惹谁也不能惹沉睡中哈迪斯的这一信念。

    看到哈迪斯又进入了梦乡,波塞冬又重新活跃起来,当然他还记得要离哈迪斯远一点。

    赫斯提亚一撇嘴不再去关注波塞冬的蠢样子,开始去进行今天的例行活动,观察她的父神今天又吃了什么。

    就在赫斯提亚一边在心里感叹老爹这个神王的伙食也不怎么地,还不如兔子国(咦,那是什么东西?)的普通百姓吃得好的时候,她听到波塞冬那边传来一声惨叫。

    波塞冬这声惨叫同时引起正小声交谈的赫拉和德墨忒尔的注意,同时哈迪斯也不悦的再次睁开眼睛。于是这个空间里所有居民都有幸看到波塞冬捂着脑袋呲牙咧嘴的蠢样子。

    “混蛋老爹,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们几个活活砸死吧?”波塞冬捂着脑袋大声的叫嚷着,当然他口中的混蛋老爹什么也没听到。

    “闭嘴!”哈迪斯的声音再次传来,波塞冬也只得降低了咒骂的音量。

    赫拉和德墨忒尔也没有太在意,她们在这个分不清月时光的地方已经呆的麻木了,连波塞冬的傻样也早就看腻了。

    赫斯提亚却向波塞冬走了过去。

    “还是大姐你关心我···”波塞冬满脸感动,果然是大姐够意思还来关心他这个脑袋被砸了的弟弟。结果他却催悲的发现赫斯提亚从他边擦肩而过,捡起了那个砸了他的脑袋的东西。

    “你们都不关心我,连赫斯提亚蠢女人都不关心我,我伤心死了,呜呜呜···”波塞冬捂着脸假哭起来,不过他却时不时的从捂着眼睛的手指缝隙里往外看。很可惜他注定失望,没有人搭理他,连赫斯提亚都在看过那件她感兴趣的东西之后默默的回到她原先呆的地方。

    波塞冬撇了下嘴,拾起他的西瓜皮滑板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神明是不生不死的,他们呆在这里不知道要呆多久,还是找点有意思的事吧。

    滑来滑去的波塞冬无聊的四处看着,他其实也不是那么衷滑板,只不过太无聊了。不过他偶然看了眼赫斯提亚,忽然觉得自己能够从那个蠢女人没有任何表的脸上看出高兴来,似乎是在他被砸了脑袋之后,这个女人才开始这么高兴的。想到这,波塞冬的心更加不美妙了。

    就想波塞冬观察到的那样,赫斯提亚确实很高兴,虽然她的表还是一贯的没表

    因为她发现刚才砸中波塞冬的是一个襁褓,可是襁褓里面并不是婴儿,而是石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块石头,她的心就变得很愉快,有一种她终于能离开老爸的肚子的感觉。她终于快要等到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