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米苏

    


        “鬼鬼鬼……不会是鬼吧?!”顺着裴涩琪向上看的视线看去,发现只是染了老旧橙黄的墙面时,田鼠整个人都不好了。∷四∷五∷中∷文

        “鬼你妹!”同样有点后怕的猴子一巴掌打了过去,“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小子胆儿这么小呢!给老子松开!”

        手腕被看不见的生物抓住的裴涩琪并不指望陌生人会出手相救,手臂肌紧绷,手背上的血管因为紧握封闭了回路而暴起。

        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后退,势均力敌的刺激让裴涩琪体内忙着跟丧尸病毒相冲撞的吸血鬼因子变得活跃。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这书柜里的东西,我要定了!”

        “资料是我的。”冰冷的声音传出的同时,对方也不屑隐战斗一般的显出了形。

        看到一黑色紧制服的人时,裴涩琪愣了一下,而就是这一下,她就被人捏住手腕甩了出去,撞倒了整排的水晶棺!

        砰砰砰叮叮当当的撞击声让田鼠跟猴子感觉到都痛了,还没等他们抓紧时间上前扶起被水晶棺盖住了的裴涩琪,就只看到一抹黑影迅速的从堆成一座小山的棺木中窜了出来,并迅速的跟那个冲向书柜要拿东西的人!

        眼前的人或许曾经是同盟是好友,但此时此刻,已经是敌人!

        “米苏,我不想跟你打。”嘴上说着不想打,下手却一点也不含糊。

        米苏一脸漠然,像是不认识裴涩琪一样,一边闪躲着她毫不留的攻击,一边说道:“很多事,不会因为你的不想就可以不去做。”

        裴涩琪动作一顿,不过接下来的攻击变得更加犀利,角度刁钻到一旁帮不上忙只能观战的两人夹紧了双腿,“你说裴小妞这功法是不是专门用来对付男人的,怎么专往下面踢了?”

        “嘘!闭嘴!当心她听到了爆了你的小兄弟!”猴子拿着枪企图靠近书柜,她两争执的源头就是这个书柜里的东西,没准……对他们有用?

        乓!

        巨大的水晶棺砸在了向书柜移动的人的脚前,差点撞到鼻子,还没等他转过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一句森森的提醒:“你要是再靠近那个书柜,下一个砸的就不是地板了。”

        “不愧是你,哪怕是跟我对打,也有时间分心。”米苏冷冷的笑了起来,“多久了,你还是喜欢跟着一些没有前途的将死之人混着。”

        “这就是背叛宙斯的原因么?”一个下腰躲过攻击,起后一拳挥了出去道:“将死之人?你确定你不是在说自己,又或者……说的是你的新老板?”

        米苏几个后跳拉开距离,道:“无论是什么时候,哪怕是他就要死掉的况下,他的计划还是围绕着你展开。你以前说不需要太大的地方,只要安心就够了,所以尊贵如君王的他放弃自己的野心,跟在你后做一个普通男人,哪怕是到了世界末,他也只是拿下了一个城市,为的只是保你平安,让你累的时候有一个避风港。”

        “而你呢……”米苏嘲讽的勾起了嘴角,“边的男人一个又一个,却不给他一个份,他是你什么人?你需要的时候找一找他,说两句不痛不痒的话然后拍拍股走人,而他呢?继续为你奔波,为你筹划……”

        “你就是这么一个不知感恩的女人。我他,你不知道吧?我他所以我屋及乌的去接受你,去你,去疼惜你,可当我看到你用那种态度对他的时候,我犹豫了,更令我反感的是,你那么冷漠,可他却依旧那么执着,执着到看不到我对他的好!我嫉妒,我憎恨!所以我宁愿选择背叛,让他讨厌我,我也不要再虚伪的做作下去!”

        说到这里,米苏蕴在眼眶中的眼泪掉了下来。

        比起米苏的真流露,裴涩琪反而漠然到让人害怕。当田鼠跟猴子可怜米苏,在心底指责裴涩琪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让两男人膝盖发软,要给她跪下的话。

        “米苏,你又精分了吧?上次你还跟我说你牧涵什么的……”

        米苏一愣,潇洒的擦掉眼泪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重要的是我现在看你很不顺眼!”米苏狞笑着向裴涩琪攻去,拳头像铁锤一般砸在裴涩琪做为防御的手臂上,砰砰的闷响让只能围观的两个人搓了搓手臂,真疼。

        被人打了十几下也没还手的裴涩琪一直在后退,就当对方以为是她打不过她的时候,她一个扫堂腿扰乱她的节奏,触到书柜的左手一挥,两米高的书柜连带一旁的椅子都不见了踪迹!

        在米苏错愣的眼神下,裴涩琪得意的扬了扬下巴,瘫着一张脸,对她勾了勾小指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你使诈!”米苏表示输的不服气!

        “绝对的武力并不能弥补你的智商。”裴涩琪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她冷冷的注视着掐着自己喉咙想要多呼吸一口气的米苏,说:“这一次我放过你,下一次见面,如果你还是站在我的对立面,我会杀了你,绝对。”

        米苏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栽了,但想到独孤信给她下的命令是拿到那份资料……

        “独孤信叫你来的吧。”她像高贵的女王一样迈着轻而慢的步伐走到呼吸困难只能跪坐在地上的米苏面前,说:“你想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跟他是一伙……的?”

        裴涩琪低头看向被插了一把匕首的腹部,眸色暗了暗,透着隐隐的红,“你没有受到影响?”

        “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制约的了我?”米苏像胜利者般的站起来,握着匕首的手向前推了推,“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米苏了啊?”

        “裴小姐!”田鼠想上去帮忙,可明显比田鼠更理智也更无的猴子拦住了他,说:“别管闲事。”

        “可……!”

        “闭嘴!”

        她们两个都不是好惹的,有那样的战斗力,恐怕能单挑t5吧?他们只是觉醒了一点点异能的佣兵罢了,犯不着为了陌生人去送死。

        暗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像潺潺的溪水一般沿着腿部滑到铺了灰尘的地板上。裴涩琪紧紧地抓住米苏的手腕,阻止她想要搅碎她内脏的动作。

        昔的朋友,分开久了,变化可真大啊……

        “呵呵……”裴涩琪为自己想要放过她的那种想法感到悲哀,还不是因为她曾经是她的朋友,所以她才会心软。然而,心软的下场……

        “米苏……”她松开她的手,米苏也想借这个机会把刀出来再捅她几刀,当她动了动手腕,却发现插在裴涩琪腹部的匕首动都没动,不信邪的又转动了几下,还是纹丝不动,怎么回事?!

        双目变得赤红的裴涩琪一把揪住米苏的发,强硬的力道让她不得不松开手护住头部,失去重心的米苏被裴涩琪单手甩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百八十度才砰的一声被砸在了地面!

        木质地板因为强大的撞击出现了轻微的裂痕,她在她头晕目眩的时候用膝盖抵住她的胃,另一只脚则是踩住她的手肘,一手抓着她的发,一手控住她的手腕,完完全全的封住她的行动!

        “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裴涩琪吗?”血红的双目似乎要滴出血来,眼眶边上却有着丧尸才有的蓝绿色的一直延伸到太阳直至耳根的青筋,伸出舌尖尖利的虎牙,“你在害怕?”声音开始变得沙哑,近乎于低级丧尸的嘶吼。

        腹部还在流血,而她却一点也不在意。

        “为什么要怕我?我们以前还是朋友呢……”抓住她头发的手慢慢的移向她的脖子,拇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跳动的颈动脉,“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回去告诉独孤信,总有一天,我会找他讨账的。”说完,从她上起来,单手掐着她的脖子把她像丢抹布一样往窗户那扔了出去!

        从头至尾,她都是低着头,所以田鼠跟猴子并没有看到裴涩琪的异样,现在的她也是背对着他们,把手放在匕首的手柄上,闭上眼睛,用深呼吸来平复心

        脑袋里似乎有苍蝇在嗡嗡嗡的扰着她本就脆弱的神经线,让她把后那两个人吸干好治愈自己较深的伤口!

        可该死的是,她还存有一丝理智,紧紧地握着刀柄,深吸一口气,没有半分犹豫的把匕首拔了出来,血红的眼睛和脸上的青筋也随着这个举动瞬间消散,她软软的瘫倒在地,田鼠连忙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缓解她的冲力。

        “谢谢……”用清醒着的意识跟血统还有病毒做斗争真是累死了……干涩的嘴角,说:“我觉得,我需要输血……”

        捂着还在冒血的伤口,对那个想用水晶棺的板子把她抬走的猴子说道:“别白费力气了,那是特殊材料制作的,普通的力道不可能掰的开。与其担心我会因为乱动而失血过多死掉,还不如现在就背着我跑到野豹那求支援。”

        多亏了丧尸病毒才让她感觉不到痛,但她还是能感觉到血液的流失啊!她的吸血鬼血统都在哭了好吗!

        

        

    (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