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战狼佣兵团

    没有起伏的冰冷音调让黄寺有一种体迅速冻结的窒息感,他猛地回头,看到车窗上那张放大的没有眼白的丧尸脸,吓得他猛地弹跳起来撞到头又痛缩了回去!

    双手抱头,浑直打哆嗦的看着把脸都要贴变形的t6,“不、不要过来!”

    t6把脸移开,说:“你逃不掉的。”如果在最开始t6只是为了吃饱跟着裴涩琪,那现在完全是带了些敬畏的成分在里面。

    已经无法感知害怕和疼痛的t6怕裴涩琪,不要问她为什么会怕,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开始害怕。

    裴涩琪蹲在车盖上,屈指敲了敲玻璃,“出来。”被丧尸病毒侵蚀的嗓子僵硬而沙哑,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清脆。

    见对方只忙着发抖,她一拳砸碎了车窗,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黄寺的衣领把人从车里提了出来!

    简单粗暴的把人摔在地上,像踩蚂蚁一样的踩着他脆弱的脖子,:“黄院长对那份数据还满意吗?”

    “你、你是怎么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快就出来了!”黄寺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在他的印象里,全国也就那个实验基地最先进最好,防御网更不用说!她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层层防御!

    “啊,说到这个……”裴涩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磁卡,说:“你丢了件东西,我帮你送过来了。”

    黄寺看着被丢在自己面前的磁卡,恨不得狠狠地甩自己两个巴掌!出于对秘书的信任,他亲自给秘书办了一张无障碍的磁卡,有了这张卡,实验基地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哪怕是蓄养丧尸的区!

    “你……你是凭着这张磁卡找到我的?”

    裴涩琪挠挠下巴,说:“不算,但也可以这么说。”感受到脚下的颤栗,她脚尖用力,问:“这风和丽的,黄院长很冷吗?”

    风和?丽?

    他妈的这乌云密布,很快就要打雷下雨的天气你跟他说风和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简直超神!

    黄寺小命被人提着,他纵使有天大的怒气,也不敢乱撒。

    “丧尸?人类?”一直静观其变的男人终于下车开腔,把自己包的很严实的裴涩琪稍稍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没多少绪的收回视线开始放空。

    独孤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没有认出她,而且看黄寺的样子,关系匪浅?

    独孤信从一开始就有点看不透,做任何事都会把握一个很好的度,如果他跟黄寺有关系,那这个实验项目他也肯定参与了进去。这样的话……

    没用太多的时间衡量利弊,踩断了黄寺的脖子后就拦腰抱住t6,眨眼间消失在独孤信的面前。

    “瞬移?”独孤信踢了踢黄寺的尸体,“有意思。”

    “苏,把这团烂带回去。”

    “是。”

    空无一人的地方出现一个姿妙曼的女人,她面无表的注视着裴涩琪消失的原地,停顿了几秒后,才拎着黄寺的衣领,与独孤信保持三米的距离跟在他后。

    “骄傲如他,如果他知道他边的人一个个都开始背叛他……不知道得知真相的他会是怎样的一个表?”独孤信嘴角勾起邪笑。

    “他不会在乎。”

    “喔~?”

    “全世界,他只在乎裴涩琪。”

    “……”说到裴涩琪,独孤信奇妙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用一种近乎叹息又似怀念的温柔声音说道:“她啊……”

    ——

    “嗷啾!”

    不想打喷嚏却没忍住打喷嚏的裴涩琪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这让一直安静的跟在她边的t6侧过子,用只有眼白的眼睛好奇的盯着她,问:“人类打喷嚏的声音好神奇。”

    “别说的你以前没做过人一样。”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沙哑到已经偏向御姐音的声线让她不习惯的揉了揉嗓子,“你饿不饿?”

    扬了扬手中抓着的残肢,道:“你要吃?”

    “是你的,我口渴。”唇角,尖牙已经露了出来。

    t6没多少异议的抬起手臂,说:“别吸光了。”

    “嗯。”

    “冰冷冷的……”吃完血的裴涩琪略带嫌弃的擦擦嘴角,“比海水还咸。”

    t6看着手臂上那两个牙洞,淡定吃

    “我们……这是到哪了?”

    “……”

    “好吧,你不知道。”裴涩琪看着天空,思考了半响,才说:“我们先找个躲雨的地方吧。”

    “好。”

    加油站。

    她们分别坐在油箱上,看着远方……

    夜幕降临,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裴涩琪招呼t6一起跳下油箱,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还以为乌云会散开让我看到北斗七星呢……”

    “北斗七星?”

    “迷路了不应该看着那七个星星走吗?”打开半掩的门,“我们今天就在这里面睡一觉,明天再想办法。”

    “……好。”她是老大,她说了算。

    不过,她的脑回路是怎样的一个构造?为丧尸的她不懂!为什么迷路要跟着星星走啊!

    丧尸几乎是不需要睡眠的,所以t6一个晚上都在想为什么迷路要跟着星星走的问题,也是变相的守了熟睡过去的裴涩琪一夜。

    清晨,被雨洗涮一夜的空气格外清新,路面上没了让人心塞的血渍。端着水杯嘴里叼着牙刷走出来的裴涩琪还没踏出第二部,心脏的部位就被一个小红点给盯住了。

    “小妞,能把帽子拿下来么?”穿着防弹服的武装人员开口调侃,现在一小部分的丧尸进化到外形跟人无异,智商也开始发生变化,不再是只知道寻找食物的单细胞怪兽。

    “别过来。”裴涩琪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刚好阻止了t6想上前的脚步,她把帽子摘下,经过一晚上的血液融合,她银灰的皮肤已经转变成不健康的灰白,“有事?”

    “小妞皮肤可真白。”像丧尸又不像,丧尸的眼睛没有她清澈,难道是人类?可是一个人类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加油站?而且还是独自一人?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没见过白化病?”也不管那个还在心脏上红点,她自顾自的开始刷牙,刷完后从兜里拿出数字梳头发,说:“你们是谁?”

    “战狼佣兵团,游走在各大基地的小组织。”带头的人手臂上纹着一头长着大嘴的狼头,看样子是团徽。

    “佣兵团?”扎了个马尾照照镜子,不错,很好,完美。

    “来这搜集物资?”裴涩琪像转篮球似得转着手里的木梳子,“里面还有一点,自己进去拿。”

    “你进去拿出来给我们。”拿枪指着裴涩琪的那人发话道:“快点!”

    裴涩琪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进去拿东西。

    进了店子,路过隐藏气息在黑暗中待命的t6时小声说道:“从后门走,保持一段距离跟踪,我想他们不会放我离开,但也不会伤害我。这种武装组织可以带出很多有利的信息,现在还不是你出现的时候。”

    t6继续藏在暗处,等裴涩琪带了几大包东西出去的时候,才用奇异的速度离开了加油站。

    佣兵团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同时也发现裴涩琪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高等级丧尸,于是带头的较为友善的说道:“哎,小妞,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去哪。”

    “我们是走哪算哪,中途可能接点那些大基地里比较难办的任务换取我们想要的东西。”

    “旅游?”

    带头的一愣,随机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没错,就当是旅游了!我跟我的弟兄们都觉得,与其待在一个牢笼般的地方苟且偷生,不如四处游,哪怕是世界末,那也有大好的美丽风景等着我们!”

    啪、啪、啪……

    裴涩琪面无表的鼓起掌来:“想法不错,那我就跟你们一起玩一玩好了。”

    这种屈尊降贵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带头的无语了那么几秒,然后很大方的介绍了他自己跟他的兄弟们,完后说道:“小妞介意我们没告诉你真名么?”

    “告诉我真名你们也不会出现在我户口本的配偶栏上,有什么用?”翻他个白眼后问:“我坐哪里?”

    “……跟我坐一辆吧。”这小妞嘴巴可真厉害。

    “你们没有固定路线?”懒懒的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手里端着温的红糖水,一副霸道酷总裁谈合约的即视感。

    “基本都是投票决定了,现在我们打算去ws市看看,听说那里有个古迹很不错。”

    “ws的古迹啊……”裴涩琪看着他在地图上指着的地方,点点头,“刚好旁边有个博物馆,顺路的话,我想去那看看。”

    “博物馆?”地图上没有的话估计是个小地方吧?

    “嗯。”

    “博物馆里面都有些什么?书?”开车的男孩子门牙有点大,所以外号兔子。

    “有馆!”副驾上的猴子翻了个白眼,推了推镜架,道:“让你平时多读点书,就是不听。”

    “那里面……有书。”裴涩琪把红糖水喝光后,说:“不过更多的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

    “什么?”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如果没被摧毁的话。”

    ------题外话------

    气到我头都痛了。会不会早死啊我!

    ...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