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天气虽好,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如猪食般酸馊的味道,也不知道是裴涩琪承受能力强,还是总是在死人堆里打滚的原因,走在人群中的她比上发出酸臭的人更加淡定。

    有轻微洁癖的皇甫宙无法忍受这种味道,早早的抱着孩子浮在不远处的半空,偶尔移动一下阻止封启翔想要过去的动作,道:“你待在这里就可以。”

    “我要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本实力其实跟皇甫宙不相上下的封启翔也不再低调,同样与他稳稳的浮在半空,偶尔闪避一下想要突出他的防御。

    哪怕是抱着个孩子,堵人动作也非常流畅的皇甫宙没有把封启翔的挑衅放在眼里,他动他堵,他停他站,休想靠近他的女人!

    夹在两个大男人中间的裴天宝头都要晕了,电视剧什么的他有看,加上早熟和现在的生活环境更让他知道了这两个大人是在争风吃醋。可,这有必要吗?难道他们就没注意到他的宝贝妈妈都快被人潮淹没了吗?

    一心想要找出封启翔说的超等级丧尸的裴涩琪不停地在人群中穿梭,如果不是封启翔说他是追寻超等级丧尸才会来到这里,她估计已经离开了吧?超等级丧尸这种生物是绝对不许存在的,很可能因为他们的忽视不管而导致人类的灭亡。

    世界已经开始洗牌,不需要再出现更多的意外。

    高等级丧尸就已经够觉醒了异能的人挣扎了,现在竟然还出现了超等级?那是什么概念?他又是怎么发现的?

    这样的问题,哪怕是她主动开口询问,脑子不太正常的那货也只是莫测高深的勾着嘴角浅笑不答。

    裴涩琪只当他是格使然,不想回答就是不想回答,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他的脑回路有时候是绝对不正常的,而就因为她是这么觉得的,所以也没去想太多。

    反倒是一直在用眼神交流感的两个大男人除了心知肚明以外,观点也奇迹般的达成了一致——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碍眼!死了最好!

    在人群中走动的裴涩琪靠着吸血鬼的嗜血本能都察觉不到封启翔说的超等级丧尸。

    她想,如果是丧尸的话,她应该能感觉到已经停止流动的血液,可这些人的血液都在体里潺潺流动,心脏健康有力,充满了生机,没有一丝受到感染的迹象……

    等等!他们只是普通人,普通人在物资缺乏的况下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健康的心跳!

    一路走来,哪怕是在市区的基地走动,她感觉到的心跳都夹杂着一丝虚弱,血液的流动也要比完全健康的人缓慢一些。

    体得不到充分的营养摄入,自然会放慢以往的节奏来进行调和。就好似减肥一样,最开始的绝食可以瘦的很快,但越到后面减的越慢,这是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体感觉到了外界的危险,而自行降低消耗的能量回到储电状态了么?

    就当裴涩琪这么想着,边唉声叹气的人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的动作开始变得缓慢,面容开始泛青,眼睛开始暴突,指甲也开始变长!

    “嗷——!”

    颈后削来一阵沁骨的凉风,裴涩琪想也没想的下蹲躲过之后眼前又是银光闪过,急之下也不顾姿势的不便用手掌撑地,单手弯曲施力,直接弹到丧尸圈的上方!

    子来不及摆正,在空中半旋的空挡把脱臼的手骨接回去之后从空间里抽出长剑挡住迎头劈来的巨刃!哐——!

    碎铁星火灼痛了面颊,纵使是让手骨生疼的力量,裴涩琪也咬牙硬抗了下来,还没看清对方的脸,她就已经被对方强行摔至地面!整个背部着地,砰的一下砸出了个一米多深的巨坑!

    对方似乎是要至她于死地,完全不给她做出反应的时间就再次对她发出致命的攻击!

    一时间,裴涩琪只能听到锵锵锵的尖锐的兵器碰撞声,灼沐的火星印在眼瞳里似她憋屈的怒火,哪怕是被打到手臂发酸她也没吭一声,倔强子上来她谁也不求!

    自己在社会上摸滚打趴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今天她还不信这个邪了!

    双手紧握刀柄,用力一抓,原本只是普通长剑的黝黑剑体眨眼间就变成了双剑!

    她挽出绚丽的剑花骗过对方的眼后开始反攻,眼看不清的速度和刁钻的角度让力量型的变异丧尸节节败退,手臂、后背、小腹、大腿、小腿肚不停地被划伤,伤口虽浅,但流出血却异常吓人!

    跳至它后的裴涩琪双膝击打在它的后肩,借着冲力直接把这大块头压回坑里,在双膝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她换了姿势,足下一点重新弹跳了起来,可哪怕是这样的速度,也被一条从丧尸体里钻出来的虫给黏住了脚。

    眼看那类似蚂蝗的虫已经快钻进小腿肚,她果断的从空间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接削去了一小片

    血如泉涌,鲜红的液体像一条直线从半空落下,而她还没有腾空的能力,落在地上的那一刹那,小腿传来的痛让她踉跄了一下。

    没时间处理伤势的她快速的扭过头看向皇甫宙他们,确定他们只是被其他丧尸缠住并没有受伤之后松了一口气,脚下用力继续弹至空中,那蝗虫过境般的蚂蝗触目惊心,难道她之前感觉到的并不是血液的流动,而是这些蚂蝗在丧尸的体里爬行?!那心跳又是怎么回事?不对,那不是心跳,那只是蚂蝗在体里爬行所引起的类似于心跳的震动而已!

    光是她砍掉的这头丧尸就已经有这么多蚂蝗,那……

    降落到房顶的她再次蹬足过去,眼看封启翔要用手术刀收拾一头丧尸,她忙喊:“封启翔,住手!”

    他在意的女人叫他住手?唔……那就住手好了。

    接到命令立即停手的封启翔一个闪躲过丧尸的攻击,而看到他收手的裴涩琪只差没喜极而泣,感谢这货听了她的话!不然蚂蝗得喷他一脸!

    “不要砍伤它们,最好是火烧!”看到皇甫宙抱着裴天宝,裴涩琪非常干脆也非常利落的如雏鸟般透入了封启翔的怀抱!

    皇甫宙眉角一抽,看她受伤的腿也知道她实在是没办法才会挡着他的面去了另一个怀抱。

    梗了一口老血的皇甫宙冷冷垂眸,面无表的看着一脸无辜和担忧的裴天宝,他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只是想在这个小女人面前树立一个‘他会是好父亲,他值得托付终生’的好形象而已,却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状况发生,导致他自己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她透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果然,小孩子这种东西……

    裴天宝打了个冷颤,他眨巴眨巴眼睛,“宙斯爸爸?”

    ……算了,他一个大男人跟小孩计较什么。

    “嗯?”心不好,连带着一个嗯字都如同下了道拉出去砍了的圣旨。

    “没没没什么。”呜嘤嘤,麻麻他要的抱抱,宙斯爸爸好可怕!

    “嗯。”不想多说什么的皇甫宙整个人都显得懒懒的没什么干劲,对窝在封启翔怀里的小女人投去森寒实则幽怨的一眼后,他单手凝出蓝紫色的雷球,“只要烤焦就行了吧。”

    “嗯……”还在流血的人脑袋已经开始恍惚,作为吸血鬼,她对血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现在还流了这么多血,整个人都不好了。

    封启翔脸上还是挂着笑,只是手臂却紧紧地抱着她,深藏在眼底的担忧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用脸颊蹭蹭她开始冒冷汗的额头,脚下开始冒出血红的火圈,“你确定你的雷管用?”

    话语间的蔑视让人怒火中烧,可皇甫宙不是一般人,本来还想说低调的甩几个雷球就好,既然眼前的人这么嚣张,他也奉陪到底!

    充满力量的雷电迅速的从皇甫宙的体里钻出到天空形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雷龙,他的力量几乎把半边天空都映成了华丽清贵的蓝紫色。封启翔见状,不屑的笑笑,脚下的火圈狂暴的炸开,不到一分钟,一条与雷龙不相上下的火蛇出现在了雷龙的对立面!

    两人气势汹汹,脚底下的那些丧尸蚂蝗什么的早已经被他两的气场冲刷的干干净净,就连建筑物都成了砂砾。

    在百公里外的幸存者又或者是o市出来做清扫任务的人都看到了这天空异象,纷纷传说这是不是又要变天了,要不要去哪躲躲之类的。

    闭着眼睛养精蓄锐的裴涩琪倒是没太注意这个,而裴天宝小朋友真真是哭无泪,因为是被皇甫宙抱着,加上他上的电力,让他顺滑的小碎发全数炸起,任他怎么啪啦都没法还原……

    人家好不容易见到妈妈,人家想要帅帅哒,嘤嘤嘤,宙斯爸爸好坏!

    两人斗气场约莫斗了五分钟,裴涩琪的伤口早已经接着系统君的力量开始结痂,只要吃几口血估计就复原了。她久久没听见动静,待她觉得奇怪的睁眼一看……

    卧了个大槽!她她她她都看到了什么鬼!科幻大片么!

    再看看脚下,——你们有这本事为何不早些拿出来!她拿刀削到底是为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