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一坨变异泥巴?什么鬼!

    “是你啊?”

    绵软的天籁之音如同羽毛轻落在湖泊上的涟漪,让人放松了心神,消散了敌意。见裴涩琪那么大动作,还以为遇到了变异丧尸什么的危险物种,没想到从黑暗里走出来了一位比天使还要漂亮的美少女。

    安琪的嘴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浮着微光的右手在受了伤的左臂上轻抚而过,眨眼间那道一指宽的伤口就消失不见。

    王石眼前一亮,这是治愈能力的觉醒者?如果把她招到队伍里,基本上就不用担心药物不够的问题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安琪感受到那些因为看到自己特意展现的能力而露出的炽目光,她把得意放在心底,用一副高洁不可侵犯的圣女模样对裴涩琪说道:“他怎么没在你的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好心塞。”

    “什么?”

    “我说你还是那么漂亮。”裴涩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让乔安侧目。

    “呵呵,是吗?”安琪笑容加深,继续问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独孤信呢?”

    “嘶……独孤信?”

    听到这个名字,王石等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她竟然会认识独孤信?”

    “认识那个独孤信?”

    “这一代有谁敢取独孤信这个名?不知道很多人都把名字给改了吗?就连同音的都不存在!”

    “哇……那她是我们的贵人啊!”

    “呸,少说两句!”

    安琪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看向裴涩琪的眼神就更不怀好意了:“难道……你被他厌弃了吗?他又换新宠了?”

    一句话,又引来了一堆无关紧要的议论。

    牵着乔安的裴涩琪平静的看着她,沉默到他们都停止了呱噪的八卦后,她才慢吞吞的吐出一句让安琪脸色发青的话:“听说丧家之犬在遇到对自己产生威胁的存在后就会乱吠一通,以前我不懂,现在……”

    她停顿了一会儿,挑了下眉,说:“你做了个很好的示范,我兜里刚好有刚才在外面捡到的一块钱,当你的表演费了,别谢。”

    她是好人,做好事一般不留名。

    “噗呲!”

    乔安没忍住的笑喷了!

    他双手环抱住让他到心坎里的人,怎么办,她总是那么可

    裴涩琪任由乔安趴在她上笑得打颤颤,面色不改的对已经气到脸色发青的安琪问:“听说你找了个新靠山,你应该知道独孤信的规矩吧?”

    不要的旧宠就算死掉,也不能被他人拿去赏玩儿。

    安琪呼吸一顿,面色难看的说道:“谁在乱嚼舌根?就算他不要我,我也会始终如一……”

    “你如不如一跟我没关系,麻烦让让,我们赶时间。”安琪只一人出现在这里有点不正常,但她本来就是y市的人,在周边活动也有可原,不过……

    “美女,一个人?”王石带领的队员已经开始跟安琪搭讪了。

    越过安琪打算进去探个究竟的裴涩琪撇撇嘴,拉着乔安继续向前走。

    王石见几名队友显然已经不打算继续向前行,索吩咐他们照顾好安琪,自己则领着其他几人跟上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裴涩琪。

    “你似乎很不喜欢她?”王石小声搭话,可惜无论他再怎么压低声音,这空阔寂静的空间还是把他的声音放大了数倍。

    “吼……”

    粗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撞击在墙上的回响让人汗毛直立,肢体瞬间僵硬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王石尴尬的对队友投去歉意的眼神,而后又尴尬的朝裴涩琪看去,哪知道她跟没听见似得继续拉着她的伙伴向前走。

    这是无知还是不怕死?

    或许两者都有?

    越是里面,越黑暗。手电筒里发出的光让整个空间看起来很诡异,王石等人已经提起了枪支,准备随时迎战!

    嘎吱嘎吱……

    咀嚼声从一个柜台后面传来,裴涩琪无声的走过去,在看到一个缺了双腿还趴在死尸上面啃食的丧尸时,想也没想的一脚把那丧尸踩爆了头!

    在听到数道抽气声后,她才想起来不是一个人。于是,她回过头,让微弱的灯光打在脸上,面无表,甚至让人觉得她眼睛也跟着表瘫掉的说道:“抱歉,习惯了。”

    见他们没表态,歪头,问:“吓到你们了?”

    “不……”

    他们只是没见过谁能一脚把丧尸的头给爆了,就跟踩了块掉在地上的豆腐似得……

    当他们看到那地上溅落的一块块浓稠脑浆时,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他们觉得……以后就算是有豆腐也不吃了!

    裴涩琪把鞋子上的脑浆什么的擦在丧尸的衣服上,弄得差不多干净后继续带路。

    走到某处,乔安眼明手快的把放在柜台上的手枪快王石一步抢在手里,装上消音管和子弹秒速上膛,砰的一下打死从另一处冒头的丧尸。

    “还算顺手。”体还没恢复好,用枪到底还是勉强了。揉了揉被震痛的手臂,在裴涩琪询问的目光下点点头,亲亲她的脸蛋儿,说:“没事儿。”

    “唔……”老脸发烫,虽然周围黑乎乎的,但也不要在人前亲密啊!

    王石还是那副和和气气的样子,“没想到你枪法这么好。”他看起来不过是个孩子。

    “养家糊口的东西,不好怎么行?”乔安睇了他一眼,“以前谈生意的时候用得上。”

    “你是说x帮不听话想毁约结果你一枪崩了人家老大脑门的事么?”裴涩琪冷不丁的吐槽,当时她也在场,最后还是她给他收拾的场子。

    好在x帮前老大威信还在,而且也很赏她脸,主要原因还是自己给他的母亲画了次妆,要不然乔安这小子一定会被x帮追到天涯海角的!

    “那几天心不好。”谁让你谁在乔唯的房间了。

    “我知道,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嘛~”

    空的货架上淋满了或深或浅的血渍,弹孔和钝器刀具砍过的痕迹也清晰可见,这里显然经历过一场规模不小的恶斗。

    “这样的地方哪还有什么东西?”被黑暗侵蚀掉些许理智的队员消极的说出气馁的话。

    “一楼没有,我们再去二三楼。”

    “二三楼是卖服装电器的吧?哪有什么吃的?”

    “那就换一家超市,难不成这大地方只有这么一个商场了?”

    “周边的都被其他人搜刮去了吧?要找到我们需要的物资,恐怕还要往城市内部深入才行。”

    “再看看吧,如果没有,只有回去通知下他们,然后我们继续深入寻找。”

    “哎……我真希望自己是队伍里的那些老弱病残孕,起码能好好的休息休息打打酱油。”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唠着,裴涩琪和乔安完全不受影响的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找到物资,让那些说他们白吃白喝的人闭嘴。

    “要不要分头行动?”一队人堆在一起寻找,效率减半。

    “不。”裴涩琪拉住乔安,正视他的眼睛,说:“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乱跑。”体还没好,怎么能单独任务?

    心里暖烘烘的,“要亲亲~”

    裴涩琪一愣,抬手拧了下他的耳朵,“规矩点。”说是这么说,但还是稍稍垫脚亲了下他的脸颊。

    “都什么时候了还打骂俏……”有人看不顺眼了。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乔安耸耸肩,不把这种芝麻绿豆大的敌意放在眼里。

    一行人在大型超市里转悠了小半圈也没收获,心想可能真的没有物资了,正盘算着打道回府,或者去楼上碰碰运气。

    而就在此时,裴涩琪又做出让人意外的举动!

    她整个人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聆听着什么?王石把食指竖在嘴前,让队员们安静。

    乔安已经单膝蹲在一边,背部抵在柜台上,神色严峻的打量着四周。

    王石等人交换了眼神,有危险?

    一边思量可信度,一边纷纷找好位子,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更何况是在危机重重的地方。

    沙沙沙……

    细微的磨砂声不间断的从某处传来,趴在地上是为了确定方位,跟风吹动树叶似得行走声怎么听怎么诡异,到底是什么生物才会有这样的脚步声?

    ‘主人需要本系统的友提示吗?’

    要节吗?

    ‘看主人有所觉悟的份上,本系统这次免费提供帮助。就让本系统与蠢货主人的友谊长存,万岁~(心)’

    ……无力吐槽,友谊万岁的鬼畜系统君请说。

    ‘声音来源于一坨正在向主人靠近的变异泥巴。’

    ……啥?

    裴涩琪从地上坐了起来,对着无人处竖起中指,心底骂道:你特么逗谁呢?

    ‘鉴于有一群冲着本系统观看本剧的可读者在,本系统为了正直和善可亲的形象,会在这种时刻逗弄您?呵呵。’

    系统君透心凉牌专属呵呵让裴涩琪不得不信,一坨……变异泥巴?什么鬼!

    内心有点小纠结的裴涩琪想了想,最后还是拿出了系统君曾经打赏给她的那个耳坠,指尖敲了敲耳坠,老早就被她收到储物耳坠里的小狼就凭空蹦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拉风的嚎叫一声就被裴涩琪一个肘击打在了地上!

    “发出任何声音我就打死你。”凉凉的盯着重见天的小狼,秉持着给了一巴掌再给糖的原则,摸摸它的大脑袋,指了指前方,说:“前面有坨会动的泥巴,你帮我去看看。”

    除乔安外的众人:……卧了个宇宙无敌槽!那是变异狼?!丧尸狼?!

    ------题外话------

    之前,又去照顾了外婆几天哈quq

    为什么总是我照顾呢,因为,……啊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