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我回来了

    总是梦到自己不是陷沼泽就是腰上被绑了好粗一条铁链的裴涩琪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在并不算宽的空间里翻过来又翻过去,最后发现哪怕是翻到大姨妈侧漏也没办法再次入睡后,她才气馁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瞪着车顶。

    系统君,她想请假一周用来睡觉,可是现在睡不着,有药没有?

    ‘请主人停止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幻想使人堕落,且疼且珍惜。’

    那能不能兑换个妇科千金片压压惊,作为高冷吸血鬼,失血过多什么的太失格。

    ‘主人。’

    唔?

    ‘本系统似乎存在漏洞,有一点忘了提醒您。’

    系统君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恭敬!

    ‘本系统商店前几页所能兑换的物品,均由主人自己提供。’

    哈?

    ‘主人,还记得当时挂在您耳朵上的小耳坠吗’

    ……系统君你非要用大明湖畔的苦语调说这句话吗!敢儿她那么多节都奉献给自己了?!

    ‘主人么么哒’

    系统君你给老子回来说清楚!欧次奥!内心太激动小腹一用力大姨妈出来了!

    顾不得纠结那只知道吞节的系统君,勉强的挪动着受伤的双腿慢吞吞的下了车,看到外面其乐融融的景象并没有觉得多惊讶。她弓着子蹭到牧涵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被牧涵打横抱了起来。林子乐这时凑上来用手指戳住她大腿上的两处伤口,鄙夷的笑道:“死女人不错啊?睡了一觉把伤都睡好了?都能下地了?”

    说完还用力的戳了两下,把裴涩琪痛到冷气直抽!

    “痛痛痛——!”

    “哟?还知道痛?”有种人就是不给点颜色就不知道好歹的。这样一想,在不裂开伤口的况下,林子乐又用力的按了按,满意的看到她吃痛后悔的隐忍小表后,才满意的收回了手,屈指弹了下她脑门才算完。

    牧涵笑容淡淡,“我还以为琪琪的痛觉神经已经被封启翔切断了呢?原来没有啊?”

    请不要用这么遗憾的语气说她没被切断的痛觉神经啊喂!

    “抱歉,我知道错了。”在他怀里动了动子,撅嘴吻吻他的下巴,“牧涵么么哒!”

    “啧!”在边上看他两秀恩的林子乐不屑的冷啧一下,“才睡一个小时怎么就醒了?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裴涩琪一巴掌挥了过去,“你才做亏心事!”

    听她这一说,林子乐的脸突然泛起可疑的度,他怕被别人觉察到,索大步离开,嘴里还不服输的嚷嚷:“就算我做亏心事,也没你这死女人做的多!”

    她想了想,在牧涵无奈又宠溺的眼神下很认同的点点头,“确实是这样。”

    “好吧,那我们来说说琪琪到底做了哪些亏心事?”正打算抱着她走到一旁摆好的矮凳坐下,就被她捏了捏手臂阻止了。

    “给。”闻声而来的封启翔食指上挂着个黑色的塑料袋,调戏小姑娘似得笑了笑,“这可是好东西哟”

    塑料袋里的隐形轮廓已经让裴涩琪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眼下的况也容不得她矫,她从牧涵怀里跳了下来,好在有牧涵扶着,不然得直接跪下去,“小裤裤什么的……有?”

    “当然”

    她抿唇,想到他有空间,于是对他勾了勾手指头,待他听话的弯下腰贴过来时,她拉住他的衣领凑到他的耳边,问:“洗的水有没有?”

    封启翔一愣,耳畔的温在他的腹中埋下一颗足以燎原的火种,漆黑的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他轻笑了几声,在牧涵看不见的角度了下她的耳垂,道:“你后不就有一个现成的移动水库么?”

    火异能用来生火,水异能用来洗洗澡么……Orz

    那她的能力能做什么?……让人类排除体内废血增强免疫力?噢NO,那她岂不是就变成了垃圾站!?

    本来还以为吸血鬼多高端,结果……

    啊……多么痛的领悟……

    ——

    等裴涩琪收拾完自己回来,就看见几个带着大耳环,穿着比较暴露,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小少女杵在她回部队的必经之处。她捏了捏搭在脖子上的毛巾一角,正打算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就看见比她高了几公分的妹子恶意的伸出脚,打算绊倒她。

    毫不留的一脚踩在人家的脚背上,足踝一扭,看着对方那疼到扭曲的脸,她冷然的警告道:“别来招惹我。”不知道大姨妈有特权啊!

    “你、你站住!”

    “什么事?”

    “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留着妹妹头的女孩子在同伴的催促下硬着头皮发问,她们人多,但她还是很怕前面那个面无表的女人。她有看到她面不改色的把插在腿上的刀抽出来,看着血流如注的伤口也没有半分动摇,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她退避三舍,打死也不想跟她对上。

    可无奈朋友们见那几个刚搭伙的男人太优秀,再加上她和他们互相看起来很亲密,实在是太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才结伴一起来问的。

    “我跟他们是什么关系关你们什么事?”姨妈痛加腿伤让裴涩琪的脸色和语气都不怎么好,仅仅只是回头极其蔑视的扫了一圈后,才迈开步子走人。那轻快的步伐完全看不出来她是腿上有伤的人。

    “晓然姐,你看她那态度!”梳着马尾的女孩很不爽的对着裴涩琪离开的方向竖了个中指,“她以为她是谁啊?腿伤得那么重,指不定哪天受感染就死了,嚣张什么啊?!”

    “季梨,当心祸从口出。”齐刘海下的黑眸映着不符合年龄的睿智,赵晓然的笑容里带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绪在里面,不会让人不寒而栗,却会让人忌惮三分。

    “哼,知道了!”

    “那几个人不是你们能想的,还是打消那个念头吧。”赵晓然把搭在前的发勾到耳后,“我这样说的对不对?哥、哥?”

    赵晓然突然的一声哥哥,让其他几个妹子惊了一下,随即就看到牧涵从树上跳了下来,儒雅俊俏的面容上还是那抹淡淡的笑,只是如玉的眼睛里多了些复杂。他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他本来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跟所谓的‘亲人’见面了。

    赵晓然,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只不过他是被丢弃的那一个罢了。

    “你好。”牧涵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妹妹而产生其他什么绪,只当是刚认识的陌生人,正常而平淡的打着招呼。

    赵晓然笑容加深了些,“你好,我叫赵晓然,请不要因为你跟我有那一层的关系就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你不需要担负任何责任,我会过得很好。”她知道他很强,而且很温柔,只对自己认可的人温柔。对其他人,也仅仅处在某条合适的水平线上而已,例如她。

    牧涵一愣,而后笑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帮忙的。”

    “谢谢。”赵晓然矜持而有礼。

    牧涵点头示意后,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琪琪太倔强了,明明已经做了好几次,却不让他帮她洗澡。是还不够亲密吗?

    “晓然姐,你跟那个牧涵……”季梨目瞪口呆的指着牧涵还未消失的背影,眼睛来来回回的在牧涵和赵晓然上扫视着,“看着不像啊?”她可没漏听赵晓然那声极具目的的哥哥一词。

    “是啊,不像。”不同父,不同母,又怎么会像?知道这件事,也是她无意间发现的。可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时候的她,已经深深地上他了啊……

    到义无反顾,到伤害他最的人,到……死在他面前。只是没想到,怀着歉意和悔恨死去的她,竟然会重生在几年前,病毒刚刚爆发的时候,她寻着记忆,遇上队伍,中途劝说提议让队长走这条路。她知道,走这里,会遇上他。

    真的很想对他说对不起,她不应该参与那个计划伤害他的人,不应该看到他痛不生的模样还讽刺着大笑,数落那个叫裴涩琪的女人伤的有多重,活的几率有多小。太多太多的对不起,压在她的心头,让她每每夜备受煎熬。

    她想,她的重生,是为了赎罪。

    这一世,她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他们。

    ,不一定是占有,她,要换另一种方式去他。

    只有她自己知道,当他看到他对她露出那样柔软的笑容时,她自己竟然是那么那么的幸福……

    季梨感觉赵晓然的气场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挽着刚才鼓起勇气对裴涩琪问话的朋友于露露说道:“露露,你是不是也觉得那个女人特没礼貌,特高傲?”

    于露露体一僵,显然不习惯季梨突然的亲密举动,她干笑了几声,说:“还好吧……”

    “什么还好?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哪有什么还好?!”听于露露这么敷衍,季梨不高兴了,“你不会是奴难改,对那种高傲型的女人上心了吧?”

    “季梨,你胡说什么啊?”揭人不揭短,她于露露以前是没钱,贫穷到去酒店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但至少还是洁自好的,顶多只是陪酒跟客人玩点小游戏,又没接那种客人,这季梨凭什么抓着她的过去不放?她子是比较软,但不代表好欺负!

    “我哪有胡说?”根本就没把视线放在于露露上的季梨满不在乎的随口嘟囔,她不信于露露会冲她发脾气,因为于露露的脾气是队里出了名的好。提出的要求只要是她能做到的,基本都给做了。她还真没见过谁活的像于露露这么卑微的!

    于露露见季梨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索甩开她缠着她手臂的手,挽住以前的同事王小敏的手,说:“小敏,我们走!”

    被拉走的王小敏回头看了眼面露不屑的季梨一眼,无声的说了句——、货!

    会点唇语的季梨哪会不明白王小敏在说什么?她怒冲冲的转头对赵晓然说道:“晓然姐,你看看她们,竟然比你先走!她们眼底根本就没你这个老大!”

    “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老大。”赵晓然散漫的看了眼怒红了脸的季梨,道:“不要为无意义的事争吵动怒,不值得也没必要。”曾经的她就是那么较真,所以才有那种下场。

    “晓然姐说得对,为一个陪酒女动怒,确实不值得!呸!”季梨压根就没听懂赵晓然话里的意思,她只捡着自己乐意的字眼听。

    赵晓然只是笑笑,格决定命运,季梨,走不远。

    ——

    “嗷啊啊……痛痛痛——!”又被林子乐抓包戳腿的裴涩琪坐在凳子上死命哀嚎,“死男人你轻一点啊!换药哪是你这样换的!你到底会不会……嗷!景王,我要景王!不要你!呀呀呀——!”

    林子乐无语的拿着干净的绷带蹲在一旁看她闭着眼演戏,“我早就没戳了好吗?”

    “……”裴涩琪小心的掀开眼皮,发现戳自己的人是封启翔后,她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扇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你要死啊!”眼泪都痛出来了他还戳!

    “腿伤成这样也乱跑,看样子我应该把你的骨头剔出来。”封启翔揣着满满恶意戳了戳已经冒血的伤口,“你说剔出来的骨头用什么药水泡会好一点呢?恩……不如就用硫酸吧?我很好奇伤成这样的腿的骨头到底有多坚强呢?”

    不,它一点都不坚强。请不要让它跟硫酸结婚!

    ------题外话------

    一波三折

    word没排版不知道发出去是怎样的。找个码字软件去。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