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凶凶的林子乐

    唉哟嘿?浑软得跟被醋泡过的骨头一样还好意思跟她叫板?

    裴涩琪充满恶意的把手松开,满意的看他差点跌回地上才重新伸出援助之手,非常假好心的说道:“哼哼,姓林的,知道错了吧?也只有我才会懒得去嫌弃你没二两体。”

    林子乐把目光调到一边,打死也不看这满眼闪烁着‘快夸我,快赞美我’的伪面瘫,“我想你应该遇到过一些奇怪的丧尸吧?”

    “……”裴涩琪听到这话之后沉了脸,她没有立即回答,选择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出声的林子乐有些不自在,难道是他们不在她边的时候,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思来想去,她再怎么着也是个女人,所以他抿了嘴角,脸上虽然是极度不悦的表,但别扭的他其实是打算开口安慰的。

    可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到她有些纠结的皱着眉头,然后把视线放到了他的头顶,准确的说是死死的盯着他的头发,说:“比起奇怪的丧尸,从青蛙肚子里滚出来的你更奇怪吧……”连毛发都变成臧绿色了,玩非主流?

    原来这个死女人沉默这么久就是为了酝酿这么一句话!

    如果他有多余的力气,绝对要赏她脑门好几个脑瓜蹦!害他白担心,自作多

    “不过子乐你还真厉害,睡在青蛙肚子里还能活着出来,还好你遇到的是我,要是换成其他人,一定会把你当成青蛙儿子砍了的。”仅用一只手就撑起一个大男人的裴涩琪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子乐,你欠我一条命哦,记得要还。”

    抬脚按了下电梯,说:“这个楼层的人都被青蛙吃了吧?”不然为什么那青蛙那么壮硕,皮肤上还有一堆人脸呢?

    “还?怎么还?”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电梯里,也没回答她因为无聊才问出的问题,说:“你不觉得应该想办法给我弄块布遮一遮?”

    “很简单,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子乐你有生之年所赚的钱都要归我,名下的产业也是我的,牧涵不在的时候要负责我的饮食起居,我饿了你要第一时间洗干净脖子,我起了你就要事先把牙膏挤好……之类的。”

    电梯在—2层停下,地图上说这里是办公的地方,应该有遮羞布,“子乐你再用眼神杀我,我就让你一直遛鸟到Y市。你想在跑车上感受风吹两边倒的快感么?”

    “女人你的羞耻心跟节一样没下限!”林子乐感到很头痛,这死女人看到全的他没点意外就算了,还这么厚脸皮的说关于遛鸟的话题!她还是女人吗!

    “子乐,我现在可能会有点忙,所以你自己骑着轮椅去找找有没有可以穿的衣服吧。”这层楼的构造跟—3不一样,这里基本是办公桌和透明玻璃组建起来的,她刚才把灯打开的时候着实有被吓到,那一间间透明的办公室里,竟然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

    林子乐在她开灯的瞬间眯起了眼睛,等适应了灯光看清了形势后,皱起了剑眉,话里带了些少有的严肃:“死女人,你刚刚的战斗够呛,现在就别逞强,别管什么衣服了,我们先上去!”

    他在青蛙肚子里是有意识的,被砸来砸去,当然知道她的消耗有多大。而他现在的战斗力为零,在青蛙肚里为了防止自己不被腐蚀掉,一直在用防御异能给自己撑起一个保护罩,这也是为什么他从青蛙肚子里滚出来的时候,是被什么东西包着的。

    时间长了,保护罩上也就自然而然的凝固了青蛙肚子里的一些奇怪物质,这种物质慢慢的侵蚀保护罩,如果今天不是裴涩琪差阳错的撕开青蛙的脑袋,恐怕再过些子,他也会因为精力耗尽,死在青蛙肚中。

    他抬手抓了抓长长了一些还变了颜色的头发,自己应该没感染到病毒吧?可是发色变了,又怎么解释呢?

    “子乐。”观察丧尸动静的裴涩琪突然转过,面带严肃的看着他。

    “什么?”看着她严肃起来,林子乐的心也不觉得绷紧,可能是因为现在的环境不适合打闹开玩笑,所以他很自然的忽视了裴涩琪的劣根

    裴涩琪动手解皮带,边解边说:“我想来想去,救人就倒地,送佛送到西,不如你穿我的裤子临时装装鸟好了……”

    咚!脑门被砸了!

    裴涩琪委屈的捂头,“干嘛打我。”

    这种四周全是丧尸,电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极可能因为坐不成电梯而被困的环境下,她竟然敢给他开这种玩笑!

    他脚下施力,坐着办公椅滑到一旁,拿起笔盒,说:“死女人,你再不给老子认真点的话……”托她的福,因为生气,他恢复了些力气!

    “我很认真的……”悄悄的噘着嘴嘟囔,“子乐这么凶以后你是不可能嫁不出去的!”

    说完,拿出黑剑,砸开了最近的办公室的门,开始单方面的厮杀!

    斩杀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凌厉的气势恍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冷峻的眉眼带着浩瀚的杀气,冷漠的样子比职业杀手更令人畏惧!

    这一刻,林子乐竟然看痴了。

    约莫一刻钟的样子,裴涩琪就已经把这层的丧尸清理干净了,节值也唰唰唰的往上涨,心一高兴,她就打算慷慨解囊的去系统君那兑换男士衣服给林子乐遮羞,可当她带着愉悦的眼角瞄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时,脚下一顿,唔……这尸体的体形虽然不如子乐健硕,但高算差不多了。

    秉持节约是美德的小女人动作爽利的扒下了无头尸的衣服和裤子,然后在系统君那儿花了五点节兑换了条印有无数草莓的内裤,走到林子乐跟前,把衣物递过去,说:“喏,给你。”

    脏兮兮的衣物加上攒新的草莓内裤让林子乐脸色是黑了又青,青了再黑,最后还是凶狠的抓过她手里的衣物,当着她的面儿穿了起来,只是刚刚才把草莓内裤穿上了,就听到不怕长针眼的女人耍流氓的吹了记口哨,惹得林子乐恼羞成怒,已经恢复些体力的他一个脑瓜蹦砸了过去,“死女人!转过去!”

    啧,不就是目睹了小草莓变大草莓的过程么,凶什么凶。

    裴涩琪把子转了过去,没一分钟就被人按住了脑袋,头顶响起林子乐充满恶意的话:“裴涩琪,你对男人的体很感兴趣是不是,哈?!”

    系统君,她要退了那条草莓内裤!

    ‘货已售出,不退换,强行退换,扣节五十。’

    “我是入殓师,对人体都很感兴趣。”淡定的拍掉他的手,抱过被她放在大大的办公桌上的裴天宝,说:“走了,封启翔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封启翔?”把衬衫袖子挽起的林子乐不爽的黑了脸,“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被他们列入危险人物的人怎么还没死?竟然还在这死女人边晃?

    “反正就在一起了啊?本来牧涵也是一起的……”把牧涵拿出来,子乐就算再不愿意跟封启翔那家伙一组,也不得不组吧?

    “牧涵怎么了?”关系到自己兄弟,林子乐立刻压下了那股不悦,跟着她进了电梯直达地面。

    电梯快速上升,没多会儿就到了裴涩琪刚来的那走廊上,两人出了电梯,裴涩琪还在详细而简短的说着关于牧涵还有Y市的事,最后林子乐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说:“你是吸血鬼,牧涵是你的初拥?”

    裴涩琪骄傲的点点头。

    “初拥的话,你应该能用你的能力联系到牧涵吧?”林子乐不解,虽然他不了解吸血鬼,但……这种特殊的关系应该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吧?

    听他这么一说,裴涩琪果断的愣住了,好像……是可以联系噢?

    她僵硬的眨眨眼,然后一头撞在墙壁上,把完好的墙壁撞出了个坑,越想越觉得自己渣,于是一下又一下的用脑袋不停的砸墙,牧涵……呜呜呜……对不起,为主人的我竟然把你这个初拥忘掉了!要不然早就可以掌握你的行踪了!

    乓乓乓——

    无辜又可怜的墙壁被砸出了好几条裂缝,林子乐双手环看着她抽风,等她抽得差不多了,才说:“砸完了没?”

    “嗯。”沮丧的点点头,那可怜的小模样怎么看,怎么像受了什么大委屈的小媳妇儿。

    “快用你的方法试着联系牧涵,蠢。”骂完蠢的林子乐伸手揉乱她的发,说:“别想那么多,牧涵会没事的。”

    “唔……”用脑袋蹭了蹭他还没有离开的手掌,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把牧涵他们弄丢了。”如果早点离开那破村子,早点到停车的地方,牧涵他们也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不管他们是不是刻意被抓,但……

    啪!

    林子乐瘫着脸,一巴掌拍在她光洁的脑门上,说:“关你事,追究起来,是他们太无能!死女人,快点联系牧涵,不然我开揍了!”

    死女人,不准露出这种碍眼的表

    ------题外话------

    我阔耐的亲亲们。一天至少给我一条留言让我过一下回复的瘾啊!梦雪乖乖!寡人会好好安置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