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告诉你一个秘密

    最后,双方经过友好的协商,检查员草草的给他们做了个检查,却又能担保他们是真的没问题之后,就在他们的手背上挨个用特制的印章打了个合格证明。只是在轮到牧涵时,他苦恼的说:他这个样子,我是真的没办法放行。万一让他们知道因为我那什么就这样把你们放进去,我会没命的!不行不行,你们都可以,就他不行!

    你不怕死?腻在裴涩琪边的乔安好奇的问道。

    有谁是不怕死的?不过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现在就死在你们手上,省的整天提心吊胆!检查员实在是没办法了,干脆破罐破摔,他一个大基地做检查的,怎么着也得为里面的人负责吧?眼前这位半兽人的形象,能合格才怪!哪个正常人能长成这样?

    琪琪姐,怎么办?乔安软软的问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裴涩琪,要是哥哥在就好了。

    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把牧涵丢在这里不就行了?她说的非常轻松,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成功让牧涵温和的视线在她上凝固成冰,带给她一瞬的另类感受。

    琪琪果然是不想跟我一起组队打丧尸。牧涵落寞的垂下眸子,耳朵也很没精神的萎着,就连尾巴毛都似乎跟着他的神色暗淡了不少,他现在的样子,就跟那被遗弃在街边的宠物犬没两样。

    这招是从辰轩哥哥那里学的吧!

    乔安警惕的抱紧了裴涩琪的腰,博同装可怜,谁不会!

    琪琪姐~乔安抱着她的腰晃啊晃,没衣服穿,我冷。他就一条小内内,虽然他是男的,但在外人面前光着子这么久,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她在盯了牧涵好几秒之后,才把视线默默的转移到了唐毅的上,你……

    唐毅果断的把迷彩外脱下,态度还算友好的递给乔安,给你。

    看着眼前的衣服,乔安动了动手指,然后才慢吞吞的接了过来,客气的说道:谢谢。

    不用。

    虽然有点嫌弃是人家穿过并且不知道在地上打过多少滚的衣服,但好过光着子。

    当乔安穿妥当后,揪了揪到了大腿中部的衣摆,低着头撇嘴,啧,高。

    把过长的衣袖卷起,露出指尖的部分,轻轻的揪住裴涩琪的衣角,贴近她,乖巧的不说话。

    这样的依赖似乎已成习惯,裴涩琪也没有丝毫抗拒,任他靠近。牧涵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思,他说:琪琪一定要加入奥顿基地吗?

    她偏头思考,说:其实也没这个必要,只是基地的存活率要比小组织高一点?

    牧涵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检查员,那你们进去,我留在这里。基地都会派发一些任务才是,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任务?他不确定景王他们会不会到这里来,但他相信总有一天,通讯会恢复正常。到时候,或许能通过手机联系上,可是……他需要多长的时间去等待一个可能?

    或许,当她在这里安定后,他就可以动去找他们吧,而他,也有自己的事要做。

    裴涩琪没有回话,只是丢下一句话后就出去找古睦了:等我。唐毅,陪着牧涵,我跟小安进去转一圈。

    唐毅做了个ok的手势,听她这么说,他就觉得进奥顿基地多半是没戏了。

    一路上,裴涩琪一直都按着自己的手臂,离开检查室一段距离后的拐角处,她主动停了下来,在他们不解的注视下,她用指甲划开了手臂,手指钻入里,面无表的拿出了被打入的芯片。

    鲜红到不像是人类血液的液体低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了一滩水洼,乔安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冰凉的手紧紧地扣住她的,本来还很弱的声音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你做什么啊!

    失血的裴涩琪眯着眼睛看着他的脖子,说:那个检查员也不简单呢?从这东西钻入自己体的时候,她就感到一阵晕眩,还好系统君及时给了警告,让她捂住手臂,阻止芯片游走到大脑。

    科技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还是,本来就很发达,只是没搬在台面上而已?不耻的一笑,想用这种东西控制我?她看着面露异色的古睦,说:你知道?

    不知道。古睦否认,却也在下一秒如实告知:我只是听说基地里有几个团队在研究些东西,具体是什么,就真不知道了。他看着她手上的芯片,眼中闪过复杂:不知道他倒底想做些什么。

    乔安等着那闪着蓝光的芯片,非常气愤的说道:这玩意儿还能做什么?不就是想控制一些有价值的人,利用他们完成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黑暗的事他见的多了,这奥顿基地绝对不能待!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意思了。裴涩琪看着还在冒血的伤口,对古睦说道,你继续带路。

    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好感就这样被打碎了,古睦很郁闷,但他为了结交裴涩琪这个朋友,只能听话的继续带路。平时很少交流的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拿什么话题去跟她交谈缓和一下气氛,只能在前面听着她和乔安的对话。

    琪琪姐,你不会认真了吧?还他那个不精明,做事懒懒的琪琪姐!

    一点点。带着些玩味的一笑,算盘打在她头上?这种讨厌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原来不是认真,是生气吗?乔安小心翼翼的瞅了眼笑容有些扭曲的裴涩琪,以前,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不过不是直接发生在琪琪姐的头上,而是发生在阿姨的上。小三上门,用琪琪姐的抚养权来要挟阿姨,啧,要不是琪琪姐不让他做坏事,他早就……哼哼。

    其实,这种事,他是不应该知道的。可是,他关心琪琪姐嘛,所以,稍微花了点小钱,用了点小手段……

    乔小受,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事?裴涩琪瞄到了乔安那眯眼嘟嘴的小贼样,说:不会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吧?

    怎么会~油腻腻的蹭过去,担心的看着她的手臂,问:琪琪姐,要不要先止血?

    不用,反正流着流着就干了。她麻木的说道。

    ……

    走过几条僻静的街巷后,正如她所说,这血,流着流着就干了。她用指尖轻戳了几下结痂的血液,真像晒干了的鳄鱼皮。

    ……乔安选择沉默,这才是他熟悉的琪琪姐,让他无语到想翻白眼,却又很喜欢很喜欢的琪琪姐。

    古睦带着他们到了一栋楼房前,说:这里都是靠着任务晋级的,累计到一定任务量,就可以申请更好的住处了。

    跟着他上了三楼,安静的听着他的介绍,然后在左邻右舍的偷视下,果断的送走了古睦,进了屋。

    拿着钥匙,从里面把门拉开一条缝,阻止那些打算上前认识的人,乔安睁着无辜大眼,软绵绵嫩嫩的说道:不要想着跟我们近乎,不要想着我们是新人就可以欺骗我们利用我们,如果让我发现你们打算对我们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我想我有能力让你们后悔为什么末世了还要选择浪费空气。

    啪的一下关上门,从里面落锁,顺便把窗帘拉上挡住所有视线,屋内一片昏暗。

    裴涩琪瘫软在简单的折叠上,背部的冰凉让她有些清醒,她大女王似的命令着乔安:小受,把我把毛巾打湿了,洗洗脸,不要水。

    乔安很听话的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挑眉,竟然有水?

    扯下搭在架子上那条擦脚都嫌糙的毛巾,打湿,拧干,先放在一边把里面唯一的小脸盆和小水桶装满水后,才放心的走了出去,琪琪姐?睡了吗?这么快?

    嗯。闭着眼睛,招手,擦脸。

    乔安瘪嘴,就知道使唤他。

    乖乖的给她擦脸,擦擦脖子,然后又擦了擦手臂,擦着手指的同时问:琪琪姐,要不要洗洗脚?

    嗯……

    小安。安静的呼唤让本来转要去拿洗脚水的乔安顿住了脚步,他无法忽视心底的那份悸动,他是喜欢她的,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可是,她不知道,她只当他是弟弟,他带着心动的撒和亲昵的靠近,都被她当作是弟弟对姐姐的那种依赖。

    咬了咬嘴唇,回过神,微笑:什么?

    像要抱抱一样伸出双手,乔安眨眨眼,笑着靠近,抓住她的手,撑她好似有点迷糊的时候,与她十指相扣,琪琪姐?

    手腕一个用力,把他拉到在怀里,她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他向上推了推,自己则向下缩去,然后抱紧,微微睁开眼睛,说:小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温的呼吸轻洒在他的颈项,让他紧张的泛起了鸡皮疙瘩。

    什、什么?

    舌尖轻了下他脉动的地方,引得他一阵颤栗,我啊,其实我是……

    ------题外话------

    时间都去哪了——!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