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她的名号很响亮

    唐毅果断的懵了,彻头彻尾,脑袋一片空白的懵了。睍莼璩

    不是他没自信,而是他的能力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再加上他现在没有了武器,赤手空拳跟丧尸搏斗?

    所以,就他现在实力,只能被归纳到渣滓废物一类吧?是个正常人都会把他拒之门外,就算接纳了他,那眼中也会有鄙视和厌恶,谁会看个累赘顺眼?而她,不仅把他救了,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多余的绪,只是疑惑。

    她,就这样答应了?就不担心他会拖他们后退,又或者半路给他们使绊子?

    或许,他们是有足够的自信,也不怕他使什么小计谋吧?

    他看向模样另类的牧涵,这个世界连丧尸都有,出现半兽人什么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顶多在看到的第一眼会觉得惊讶罢了。

    裴涩琪不解的看向唐毅,微弱的烛光给她的脸上铺了一层柔光,眼睛里倒映着跳跃的烛火给她添加了几分灵动,她盯了唐毅那张错愣的脸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其实不坏。”

    简单的三个字,成功的让唐毅这有点小野心的男人,脸红了。最主要还是因为她的眼神,太清澈,也太过专注。让唐毅这开始把算盘打在她头上的人羞愧到无地自容。

    他不自在的默默后脑勺,吞吞吐吐的说:“我、我、……咳,谢谢。”

    “但你也不是好人。”淡定补刀。

    “……”

    “别往心里去,琪琪就是这样。”偶尔的一句话能让人抓狂到想把她吊起来抽打一顿让她老实。当然,这绝对不是牧涵的想法。

    “啊?好。”唐毅有点紧张的搓了搓手,说:“那个,我叫唐毅,没什么背景,末世前是普通的打工族,后来遇到了40基地的人,为了生存也就加入了进去。但现在加入了你们,自然会脱离那个基地。”

    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不知道你们是哪个基地的?”

    “我是朱倩,我也想加入你们。”没等牧涵他们回答,走过来的朱倩就坐了下来,打断了他们。

    她跟谁也不亲近,落座的位置很客气,有礼却不显得疏离。

    可能是因为今天发生的大转变让她也彻彻底底的看明白了一些事,也让她在格上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最开始的那股子淡化了许多。

    朱倩知道紧盯着一个人看是不好的,不仅会让人觉得不礼貌,也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为了能让自己顺利的加入他们,她的视线在牧涵温润如玉的脸上停留了三秒后,就带着不舍扫到了裴涩琪的上,她友善的对她问道:“琪琪,你刚才好厉害,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听到朱倩自来熟的称呼,裴涩琪只是扬了扬眉,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入殓师,可以给你打八折,请不要因为我的脸而质疑我的专业能力,就算是你脑浆崩裂我也能找碗豆腐脑给你填进去充数。欢迎预约。”

    “……”她觉得她问的问题真的很普通,为什么被她这么一回答,就有点诡异了呢?她是不是在诅咒她死?

    朱倩的心里有着一抹不舒服,她勉强的抿了抿嘴角,扯出笑痕,觉得有些尴尬的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自找话题的说道:“是吗?以前听说过有个叫童颜鬼手的年轻人风靡了入殓师这一行业圈,很多名人都指明要童颜鬼手负责家属的遗容什么的,不知道琪琪有没有见到过?也许哪位童颜鬼手跟琪琪是同辈呢?”

    轻快的语调让人听不出话里的讽刺,如果是同辈,人家那么出名,而你?算什么?

    裴涩琪摸摸脸,自语道:“末世果然催人老。”她不够童颜了么?哦,对了,这名声响起的时候她就十七八岁多点吧,具体时间给忘了,那会儿实在太忙。而现在她都双十多点了,难怪对方会看不出。

    “什么?”声音太小,听的不是很清楚。

    “我说我样子变化很大吗?竟然让你看不出来?”子坐正,上微微前倾挨近一脸错愕的朱倩:“你是童颜鬼手?!”怎么可能!

    点点头,“那会儿我也就十来岁,当然不能和现在比。”加上系统君上次的血统,外貌上确实有点点细微的变化,但也不会影响什么吧?

    那时候

    的她还不能做到万无一失,看到血淋淋的内脏时,正常人的反映她都有,晕血、作呕、心跳加速、恐惧、噩梦等等,不过事在人为,那时候为了争口气,她是硬着自己去做,再怎么害怕也要去做!

    最后,自然而然的也就习惯了。

    事业逐渐起步,同时也成功的让同学什么的都远离了自己,大部分人似乎都很忌惮,最后只剩下自己的时候,又陆陆续续的认识现在的一群损友,是那种就算互骂货都不会有其他什么不好想法的损友。

    刚刚拒绝了受多少名人点名服务的人的邀请,朱倩表示心里很复杂。虽然她的邀请不是太那什么,但她是名人中的名人啊!

    她认识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黑白两道中游走的人至今还活着,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她不是有着过人的运气,那就是她底子强硬!

    “认识你真是太好了……”朱倩把心里想的无意识的说了出来,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报上她的名号,恐怕没人会知道。

    她只要接一个单子,报纸上就会接连报道出来。无非是关于哪位去世的人有多么隆重的葬礼,又请了这入殓师行业里最杰出的年轻一辈云云。

    只是那些报道上只有她模糊的侧脸,只能让人猜测她很年轻,然后这名号就慢慢的浮出了水面。她还记得,她之所以成名,是在接了某地黑帮大佬的单。

    具体的她也不清楚,哪个报道敢随便上黑帮大佬的?上的也只是细写,寥寥几笔,赚个噱头。

    裴涩琪一愣,看她那脸色就知道她想到了些什么,她不语,反倒是牧涵转过来脸来问:“你就是那个童颜鬼手?”

    “嗯额……反正,大概就那么回事儿吧。”

    她也懒得细说,其实她知道她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出名,完全是因为大小乔。把他们养的白白胖胖放回去,然后顶着小受的脸霸气爆棚的端了自己生活了十来年的窝,顺道炸了自己的舅舅,然后雷厉风行的接管了产业,却也嫌漂白麻烦,直接承继黑道事业。

    可偏偏还把她也拉上,扬言她是他们的姐,眼睛擦亮罩子放干净了怎么怎么,让底下那帮见证了乔家历史改朝换代的小弟们吓到见了她就叫大姐,吓得她心肝儿噗噗跳。

    发布完还让她花了好几天的功夫把那虐到不成人形的舅舅大佬勉强的整回了原样。

    到最后迷迷糊糊的被他们拉住带个大帽子走了个过场,又迷迷糊糊的被送回去补觉。事的开头和结尾真没她什么事儿,她睡醒后世界就变了,现在想想,那真是跟末世降临一个节奏。

    牧涵带着些调侃的看着神色有点不自然的她,然后轻轻笑开来,说:“琪琪真的很厉害呢。”

    “一般般啦~”

    被夸赞的某人很开心,开心到尾音都小小的上扬了一把。

    这叫琪琪的是小孩子么?被随便夸了一句就露出跟猫一样的小得瑟,跟之前杀丧尸的她差别也太大了吧?

    朱倩看到牧涵对裴涩琪那么温柔,心里有些不好受。而唐毅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像猫儿一样蹭着牧涵的裴涩琪,心里痒痒的。

    她真像一只多变的小猫,可以很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绪,也会不造作的用自己的方式撒。真想,拥有她。

    唐毅一惊,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视线不自觉的落到了笑容微温的牧涵上,这个男人……应该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对待她的吧?

    在看到牧涵抬手轻挠裴涩琪下巴,而被挠的人很配合的稍稍抬起头来,唐毅的三观瞬间歪曲了一下,猫和狗吗?

    上一秒他还不确定牧涵的心态,这一下他确定了这个男人的私心。是想独占她吗?

    她刚才担心着她的朋友,而他那几句简单的安慰和刻意的转移话题,在唐毅看来,这无一不是某种导。

    觉察到这一点的唐毅没有像以前那样去算计和堤防,只是把这个发现藏在心里,他既然已经决定跟随他们,那就会规矩的收起自己的小心思。

    其实,唐毅是真的误会牧涵了,牧涵只是觉得裴涩琪只要开心就好,不需要想太多,她是一个应该被疼宠的人。

    不要看

    牧涵面上没多大的变化,他把那些负面的绪全部都死死的压在了内心的最深处,除了他自己,谁也挖掘不到。

    酒柜开始颤动,偌大的酒窖因为这些异动发出类似于地震的隆隆声,外面骤然发起的呼啸如雷贯耳,轰隆隆的磅礴气势让地窖里的人面色都为之一变。

    裴涩琪紧紧的揪住牧涵的衣角,她心中的不安得到了证实,这样的动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天灾!

    ------题外话------

    早六点死命爬起来撸个三千赶在吃完早饭出发前更新的我你们好意思不夸两句吗!求抚摸啊!不准摸

    明天不知道有不有得更?反正话先说好,你们要原谅因不可抗力因素断更的我!

    QAQ你们,新年快乐,多吃扣——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