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求求你,救救他们!

    可是,比面对两只变异体更让朱倩纠结烦躁的是江东的那声大喊!这煞笔!末世这么久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叫尼玛丽隔壁!

    这一次能全而退看她怎么削他!

    朱倩才刚刚抬起枪,就听见队伍里很少说话的那名成员说:“想死的话就开枪。”

    平淡无波的声音成功阻止了朱倩的动作,“唐毅,你什么意思?”不开枪难道还想近搏不成?

    唐毅无视她的不满,只是用食指指了指上面,朱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次奥!电线杆上怎么还有只!

    “不好对付。”唐毅冷静分析。

    他很紧张,但是不能表露出来,不,应该说全队的人都很紧张。

    可是,就算是紧张到浑冒冷汗,他们也没有一个人表露出丁点儿退缩的意思。

    因为他们都知道,无论是谁,只要表露一点点紧张和害怕,都会让队伍走向灭亡!人的绪是会互相影响的,他们要坚信他们能度过难关!

    就像以前好几次从丧尸堆里成功突围出来的一样,他们会有惊无险的渡过难关,他们会活下去!哪怕面对的是三只变异体也一定会活下去!

    “那怎么办?”光是一只变异体就够他们忙的了,何况现在是三只?

    “红黑的那只开始对猎食者手中的食物有兴趣,而电线杆上的那一只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动静,连尾巴都没甩动一下,不排除它是拥有较高智慧的变异体。或许它只是看一下闹?”最后一句是个玩笑,其实是坐收渔翁之利才对吧?

    朱倩紧张到抿成一条直线的唇在他刻意的玩笑下,很给面子的勾了勾,她说:“但愿它真的只是看闹吧。”

    躲在小店铺里的两人紧紧地挨在一起,裴涩琪小小声的开口说道:“他们会死。”

    “要出手吗?”

    为了方便对方能听清刻意压低的声音,牧涵现在是把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而裴涩琪也为了方便他听清楚她说的话,脸颊是稍微侧着的,所以牧涵一说话,他的唇瓣就不小心的触碰到她的耳朵。

    因为他们刚才的话题是生孩子,所以牧涵觉得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的把她推开了些距离。可是裴涩琪对这倒是没什么反映,事有轻重缓急,哪一种重要,哪一种更值得她关注,那么她会把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那件事上,至于其他,等她发现的时候再说。

    “再等一等,如果他们没有什么价值的话,就不用管了。”

    压低的声线带着不同寻常的冰冷,这种近乎无的冷让牧涵有些吃惊。他还以为她会拿出心底的那份善良去救助一些陌生人,看样子,她的善良具有非常强的针对

    “杀……杀了……我……”

    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阿茂朝远处的朱倩等人伸手,没有焦距的眼睛里溢满了痛苦!

    好痛,他实在是太痛了!他不要活着了,他宁愿现在就死掉!杀了他,求求你们杀了他!

    听到他的声音,拿着阿茂断腿的猎食者抬起巨大的爪子,轻松的把他提了起来,它眼眶边上堵着一堆像线虫一样蠕动的青筋,让人看了毛骨悚然!那没有规律的蠕动让跟它对视的阿茂胃酸泛滥,吓得浑抽抽,直翻白眼,就跟发了羊癫疯一样!

    猎食者那双蒙上一层青灰色的眼睛被青筋圈住,有的青筋甚至从眼白部分钻进去,然后又从暴突的眼睛中间部分钻了出来,犹如活物般的扭动着细线一样的躯。

    它慢慢的张开巨嘴,一股恶臭扑向意识不清的阿茂,当远处的朱倩一行人以为它是要把他吃掉时,猎食者却是把软绵绵的阿茂丢给了闭着眼睛在电线杆上打盹儿的变异体。

    “嗷——”青色的液体从裂开的嘴角滑落,那碗口大的喉咙里竟然也长满了尖刺!

    高处的变异体懒懒的睁开眼睛,抬手一拳把向它飞来的阿茂打了出去,直接让他摔成了一团泥!

    猎食者见那变异体拒绝了它的示好,懊恼的低吼了一声,却犹豫的不敢上去跟它打一场!

    这下,他们算是看出了些苗头。那电线杆上的变异体,等级要比它们高!它们在受着它的牵制!所以这只猎食者刚才是在讨好它!

    朱倩握紧了手里的枪,她的视线在接触到那团已经看不清原貌的泥后又迅速的收回,阿茂虽然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厌烦,可是,他是他们的伙伴啊!

    眼睁睁的看着一起求生的伙伴以这样方式死在他们的面前,除了愧疚,更多的是心痛!

    朱倩红着眼眶,努力的压制想哭的冲动,可眼泪还是跑出来了,视线变得好模糊,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继续活下去!

    她突然觉得好累,白天寻找食物,疲惫不堪,晚上寻觅个地方睡觉,却也不敢真正的熟睡过去,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她惊醒。

    虽然加入了一个组织,却整面临尔虞我诈,子不比在外执行任务简单。

    呵呵,他们实在是太弱小了,真的,太弱小了啊……

    朱倩心灰意冷,原本带有希望和的眸子渐渐的暗淡了下去,她突然觉得好迷惘。这种提心吊胆的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或许,死才是真正的解脱吧?

    “吼……”

    那蹲在电线杆上的丧尸已经不高兴的站起来了,倒三角的上像走在t台上走秀的衣架子,可是那双腿却很细,两腿并拢,也只跟正常人的一条腿差不了多少。

    双臂上的皮肤因为变异全部脱落,暗红的肌组织像心跳一样鼓动着,嚣张的展示着它可怕力量。它的双臂长至脚踝,巨大的手掌就像是鸡的爪子,拇指萎缩,其他三指成倒钩状,乌黑透亮散发着危险的光泽!

    一阵风来,吹动了它仅剩的头皮上的几根粘腻的毛发,它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它脚下的一切,仿佛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突然从电线杆上跳了下来。

    它慢慢的靠近猎食者,而猎食者除了站在原地发出颤栗的低吼以外,竟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不方便出去,先藏在店里。”如果光是变异体的话就好了,偏偏有几个人类。

    如果牧涵和她一起出去,并且跟这三只丧尸打起来,那几个人类就有时间逃跑。当他们回到了他们的组织后,大肆宣扬牧涵的事,要怎么办?保不准那组织里的老大下令杀丧尸又杀变异人类的命令,倘若一传十十传百,那就真正麻烦了。

    所以,现下的况只能是她主动出去。——那只变异体已经离他们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牧涵皱眉抿唇,虽然不太赞同,但也算是默许了她的决定,因为他也清楚他被其他人类看到的后果。

    那些人不是裴涩琪,不会那么简单直接的接受这样的他。

    掰开他搁在她腰间的手,裴涩琪沉着的……爬了出去。

    变异丧尸在裴涩琪推门出来的瞬间就不再继续向前靠近,它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出现在它面前的人类,歪着那颗奇怪的脑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朱倩等人看到一个穿着水手服,露出小蛮腰的小妹妹从cos店里爬出来,一致认为这小妹妹是疯了!而且她竟然还是用爬的方式出来!既然这么害怕,那你出来倒底是想干嘛啊!找死吗!

    裴涩琪用着跟青蛙差不多的姿势蹲在门口,跟变异丧尸一样不上前一步,眼底平静,没有一丝恐惧。

    两者之间,似乎在比谁的气势更强一点似的,一动不动的对视。

    看着看着,变异丧尸发出死板的低吼,却没有撼动它威胁的这个人类。

    裴涩琪还是瘫着那张小脸直视,这体形怪异的变异丧尸智商显然要比其他两只高一些,它刚才的那声低吼应该是在不满她不惧怕它?

    神经病,她没事怕它干嘛?都在丧尸堆里玩过了,还怕你一单个的?

    变异丧尸不甘心的又吼了一声,这一声比之前的更具威胁。可是,还是没有让裴涩琪有任何想法,倒是让观战的人吓得连胆囊都萎缩了!

    “小、小妹妹?”擦干净泪水的朱倩小小声的喊道,对面那只可是连猎食者都忌惮的变异丧尸啊!小妹你别犯傻了,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吧!

    小……妹妹?

    裴涩琪这下有反映了,就连还躲在店里,眼睛不离裴涩琪的牧涵都勾起了嘴角。琪琪的模样,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她淡淡的瞥了那边一眼,然后又把视线放到变异丧尸上,说:“你要干嘛?”

    “吼……”

    “我是人类,怎么跟你打?”

    “吼”

    “这里有猎食者和那只红黑相间的丧尸,你怎么不跟它们打?”裴涩琪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听得懂丧尸的话,还这么平静的跟丧尸做交流。这有点,诡异了吧?

    “吼吼”

    “……”它竟然说因为它们太弱才想跟她打,丧尸病毒让你头发没几根?就连智商……算了,丧尸有智商已经很不容易了。

    “吼”

    “什么?”她怎么可能是丧尸,她是吸血鬼好吗?

    “吼吼”

    “这样啊……”估计是吸了牧涵的血才会有丧尸的味道,但她还是很确定自己是吸血鬼的。嗯?会不会是吸了牧涵的血,所以才听得懂丧尸的话?

    “嗷——”

    等不及的猎食者此时已经把尾巴甩了过来,低智慧的它凭着直觉认为这个人类跟等级比它高的变异丧尸再交流下去,它就会很危险!它必须把这个人类杀掉!

    “嗷嗷——”

    街对面的红黑丧尸在看到猎食者发出攻击后,也加入猎杀人类的行列!不过,这三只变异体,不去攻击人多的武装队伍,却同时攻击高才一米六左右的裴涩琪!

    “靠!”

    这下可淡定不了了,像青蛙一样一蹬足,向一旁滚了一圈后利落起,侧躲过猎食者的攻击后,紧接而来的是红黑丧尸的力爪,眯眼,借着侧的力道做了个后空翻,快速躲过了红黑丧尸的攻击的下一秒,眼角的余光有瞥到变异体的攻击路线,她连忙又翻了几个后空翻,在翻到了安全距离后,姿势颇为狼狈的钻了空隙从三只突然发狂的变异体的围攻下逃出!

    紧接着,她一秒也不敢停顿的快速跑开了百米远,忙着逃跑的人没太注意逃跑的方向,竟然是直接朝那武装队伍靠近!

    “小妹!快过来!”心的朱倩再次举起枪,却被一旁的唐毅阻止了:“朱倩!要死你自己去死,别拖着我们!”

    唐毅说完,扛着自己的枪支,提起那小包弹药撤退!其他几人看了看朱倩,又看了可那已经跑远的唐毅,咬了咬牙,都拿起自己的东西跟着唐毅跑了。

    只有小张,他犹豫了一会儿,当朱倩以为他是要留下来帮她的时候,小张却突然抓起朱倩的手腕,提着自己和她的东西追上唐毅!

    “朱倩,平时我什么都听你的,这一次,你就听一听我的吧!那是三只变异体,我们打不过的!”小张抬起手臂,不太方便的蹭了蹭因为奔跑而下滑的眼镜,他都不敢去看朱倩铁青的脸!

    “你什么意思!你是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另一条人命消失吗?!”

    “收起你的同心!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那种东西!”跑在前面的唐毅狠狠地教训着看不清现实的朱倩,如果不是他当时果断的拒绝朱倩那带着仁慈的提议,他们能抢到这些枪支弹药?失去了一个阿茂也好,以后寻找到的物资也会分到更多。这有什么不好!

    他虽然会感到害怕感到遗憾,但为了能让自己能下去,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只有这个朱倩,还抱着那份可笑的仁善!

    “是啊,朱倩,你就放弃吧。以我们的能力,跟那几只变异体交手,下场只有死!”江东面色也不太好的告诫朱倩,“你可别因为你一个人的决定而毁了我们啊?”

    “再说了,那只是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有什么好值得去冒险的?如果她有点背景有点地位,那我们去冒一冒险还是可以的。”江东自以为是的又补充了一句。

    “无耻!”朱倩气不过,但心底又觉得他们说的对,他们的实力,只是以卵击石。

    她被小张拉着狂奔,却还是不放心的回过头看了下那被三只围殴的人类,却发现,那个穿着水手服的小妹已经解决掉了一只!

    “等等!”朱倩猛然停下,“你们快看!”

    “什么啊?”牵着她的小张背影她的举动被迫停了下来,他回头一看,惊呼:“靠!外挂啊!”

    本来还继续奔跑的唐毅和江东在听到小张那不淡定的喊声后,疑惑又好奇的边跑边回头,当他们看到裴涩琪那狠厉的招式后,差点摔倒!

    隔着这样安全的距离,他们能清楚的看到那不远处的激斗!

    面无表的裴涩琪快速的闪躲着红黑丧尸和有着奇怪体形的变异体,只见变异体长臂一扬,嗤啦一下,在红黑丧尸的退下撕下了一大块腐!顺手丢弃!

    红黑丧尸感觉不到痛,大腿上深可见骨的伤却让它感觉到力量在缓慢的流失,而造成这现象的祸首就是等级高过它的变异体!

    它愤怒的吼叫着,暗红的利爪狠狠地拍向变异体,只是还没碰到变异体,它手臂就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顿时血液喷溅,腥臭弥漫!

    拿着弓箭的裴涩琪见机退开,这场战斗可以说是乱打。谁有破绽就攻击谁!谁也别想讨到任何好处!

    不过也多亏了这场混乱的战斗,让她知道这弓箭其实是可以召唤的。只要心念一动,它就会出现在自己手中。

    “嗷——!”

    红黑丧尸也不管手臂上喷血的伤口,它怒红着爆出的眼扑向让它受伤的人类,不料却被变异体一掌拍飞!

    变异体在拍飞了红黑丧尸后,没有任何停顿的朝裴涩琪攻去,她神未变,只是一味的防守躲避。然后,找准时机,蹲下,两手撑地,一个下旋踢,狠狠的把变异体撂倒!

    被撂倒在地上的变异体丝毫不放过任何可以攻击的机会,它吐出长长的舌头,想要击穿裴涩琪的脑袋,而立刻站起的裴涩琪一个下腰就躲过了这致命的攻击!她就着下腰的姿势,子向旁边一侧,直接在地上滚了两圈后快速站起,对变异体拉开弓,一支水箭豁然出现在满弦的弓箭上,嗖嗖嗖——!

    在半空分成三支的水箭全部插ru了变异体的体里,变异体咆哮着站起,想把水箭拔出,却怎么也抓不到插在它上的箭矢!

    水,是无形的!

    变异体猛然再次吐出舌头攻击,而这一次却被裴涩琪直接抓住了!她后退几步,手猛然用力,这变异体的舌头竟然就这样连根扯断!

    她把长长的红色舌头当鞭子一样在半空甩来甩去,砸在地面啪啪响!

    “咔吼——”

    这声咔吼显然是被它自己的血液卡住了喉咙,没吼的顺畅。裴涩琪快速跑向一旁倒底的不锈钢垃圾桶,用力撕下那为了取垃圾而做的小门,像拧毛巾一样的拧了几下,那四四方方的不锈钢板就成了圆柱形,两端被她格外用力的捏了几下,变成了尖头。

    看着朝她奔来的变异体,眼中戾光一闪,双脚猛然发力,轻松的跃了起来,一脚踢开变异体攻过来的巨爪,然后手臂用力一挥,手中那不算尖锐的圆筒直接从它的眼睛插ru,从脑后钻出!

    让人悚然的摩擦声响起,裴涩琪竟然就着那样不着力的姿势,硬生生的用那自制圆筒把丧尸的大脑给挑出来了!

    血红的大脑啪的一声掉落在地,随着坠落的冲劲还晃动了几下,接着,一颗血红的晶核从那坨恶心的东西里显现了出来。

    失去大脑的变异体彻底的安静了,在裴涩琪跳下它体的时候,就僵硬的倒在地面,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见变异体已死,被拍飞的红黑丧尸高兴了,它兴奋的喘息着,它虽然恼怒那个人类用凭空出现的奇怪武器打伤了它,它却没有再把主意打在她的上。

    拥有低级智慧的它知道它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所以,它要找寻新的猎物。比如,那不远处还没有离开的——!

    “嗷——!”

    兴奋的狂吼换回了朱倩等人的神智,可是当她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红黑丧尸已经近在眼前!

    巨爪一挥,牵着朱倩的小张被狠狠拍飞!他的口瞬间出现了三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那破碎的衣服已经遮盖不了什么,他们甚至能看到他的内脏!

    “小张——!”朱倩失声痛呼!怎么、怎么会这样!

    红黑丧尸吃着手里的鲜,一步一步的向不断冒着鲜血的小张走去。

    砰砰砰——!

    朱倩连续开了三枪,“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朱倩你疯了!”那只红黑丧尸的注意力显然在已经去了半条命的小张上,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他们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撤离!可是现在朱倩胡乱开枪,已经引起了那红黑丧尸的注意!

    “是!我疯了!我确实是疯了!我疯了才会听你的话不开枪!你怕死就滚远一点!”朱倩留着眼泪,继续开枪!

    可是,这种火力对这红黑丧尸起不到任何作用,乓乓乓的打在它的皮肤上,它那钢铁般的皮肤上连一点烧灼的痕迹都没有!

    “救救我们,求求你,救救我们!”

    被红黑丧尸近的朱倩失声求救,她虽然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在这个末世生存下去,但是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她知道她在那边观察着他们,只有她可以救他们!

    所以,求求你,救救他们吧!

    ------题外话------

    今儿个是除夕,是过年了吧?

    ——以下小剧场是真实的——

    我昨儿个问我表哥:明天是过年不?

    吃饭的哥停了筷子懵着看我:节才是过年吧?明天过年?

    我问:你不知道?

    哥理直气壮的答:不知道你哥过的是浑子么?今儿睡了一天。

    我鄙视的问:大年三十,应该是明天过年吧?

    哥刨了口饭:那节是干嘛的?

    我想了想:那节是过年?除夕是什么?

    哥:……

    我:……

重要声明:小说《丧尸禁域极品女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